《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300章 冲突不可避免

腓力二世占领德尔菲,自然不可能公然宣称要发兵征服,而是以两个名义:一是向众神献祭,祈求神灵赐福希顿各城邦能够联合起来;二是请求众神之父赐福于全体希顿人,将波兹帝国势力逐出希顿半岛。国王出行当然要带卫队,只不过腓力二世这次带的卫队规模大了些,足足有一个整编军团。

腓力二世将这支按照全新方式组建与训练的军团命名为德尔菲军团,就已经表明了他的用意——希顿联合王国的圣地德尔菲,将来便要在这支军团的守护下。

目前德尔菲控制在基巴达同盟的手中,进攻德尔菲当然会遇到基巴达人所率领的各城邦同盟军的抵抗。但是腓力二世选择的时机非常好,精锐的基巴达战士数量有限,正在南方攻击雅伦同盟,抽不出主力到德尔菲来与马其顿作战,而其它各城邦松散的联军也不是德尔菲军团的对手。

腓力二世的举动,果然遭到了基巴达人的强烈抗议,斥责马其顿人为圣地侵略者。按照希顿联合王国自古以来的传统,德尔菲是各城邦名义上共享的圣地,所有进攻圣地的人都是各邦国共同的敌人。

基巴达人号召各城邦组织联军抗击马其顿,自己也抽调了一支规模不大的军队赶来。正在与基巴达作战的雅伦城邦,虽然没有派出军队赶往德尔菲,但也公然谴责腓力二世侵占圣地的“罪行”。

留在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听说了消息很是担忧,嫌侦骑报信不能及时掌握前线的情况,又担忧父王的安危。他清楚自己请不动阿蒙,于是央求神通广大的梅丹佐悄悄去前线刺探状况,他并不要求梅丹佐参与战斗,只要把战况及时告诉他就好。

阿蒙则对梅丹佐道:“既然如此,你就去一趟吧。不必现身也不必动手,将那里发生的事情如实的告诉我。我在此地既然不可以是神灵、这里也不是我的神域,我无法动用神灵的手段了解那么远的事情。但我感觉这不仅是人间的战争,奥林匹斯诸神也必然会插手。”

梅丹佐领命而去,过了大约半个月,前线的战报已经送回马其顿,腓力二世的大军大获全胜、占领与控制了德尔菲,亚历山大组建的德尔菲军团实至名归。亚历山大终于松了一口气,感到异常欣喜,可是梅丹佐迟迟都没有回来,他不禁又开始为梅丹佐担忧。

梅丹佐又过了十来天才回到马其顿,这位九级神使隐藏身形从天而降,直接到了亚里士多德府中见阿蒙。阿蒙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耽搁了这么长时间?”

梅丹佐心有余悸的叹道:“惨啊,太惨了!德尔菲一战,殒落了几十位神使啊!”他没有多说,直接以信息神术将自己所看到的情况印入阿蒙的灵魂中——

正如阿蒙先前所预言,亚历山大开创的新战法是一场军事革命,新型战阵强调军纪严明、整体配合所发挥的战斗力。各城邦赶来的抵抗军是一触即溃,根本无力对抗人数、军纪、训练水平都占了绝对优势的马其顿德尔菲军团。

基巴达城邦派来的三百名战士是最后赶到的,他们本以为能够轻松取胜。可这一次的交锋不再是当年的温泉关之战,配合作战的各城邦联军已溃败,三百名基巴达战士面对号令严整、如一座移动的枪山压过来的马其顿军阵时,根本发挥不了个人战斗力的优势。

他们想撤退到高处的隘口再组织阵线,但是马其顿人两翼的骑兵已经包抄切断了退路,步兵方阵趁势前推,将基巴达战士全歼。城邦军队之间的战斗就是如此顺利,腓力二世轻松取胜,但是另一场不为人知的战斗却进行的异常惨烈。

圣地德尔菲是由建在山腰上的很多神殿组成,奥林匹斯神系诸神在这里几乎都有神殿,甚至包括那些众神之战前古老的神灵,这是在希顿其他城邦所见不到的。从某种意义上,可以把奥林匹斯神系视作一个大神系中包含着很多小神系。

奥林匹斯众神不会直接现身参与人间城邦的争斗,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会插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命令那些在人间的神使出手。在占领圣地德尔菲这么敏感的事件中,各路平日隐藏不出、只专心修炼本源力量的神使纷纷现身。

暗中观望的梅丹佐发现,很多神使平常就以祭司的身份藏身在神殿中,德尔菲每一位神灵的神殿里,至少都有一名神使守护。这样的神使未必引人注目,也不一定拥有很高的地位,比如阿波罗神殿中一位强大的九级神使,平时就是管理灯烛的普通底层祭司。

腓力二世的军事行动,引发了奥林匹斯众神的矛盾,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众神不直接动手,却派出神使纷纷出手,展开了一场混战。这场大战在距离德尔菲不远的峰顶之上的高空展开,有很多位神使殒落,就连经历过不少大阵势的梅丹佐都看得胆战心惊。

梅丹佐也是一位九级神使,他更能体会到这种战斗的残酷。得到本源力量的指引、有可能通过考验拥有生生不息的生命、甚至有机会超脱永生,这是人间难得的大幸运。所以这些神使很少与凡人拼命,而互相之间也习惯于像神灵一样通过约定解决问题,但这次的事件完全不同。

据马其顿人的战报记录,腓力二世进入德尔菲发表演说的时候,远处高山顶上霹雳阵阵、光华四射,那是众神赐福于马其顿以及全体希顿人的象征。而据梅丹佐亲眼所见,那实际上是众神使在开片混战呢!

这场混战一直持续到马其顿与各城邦联军的战斗结束之后,最终却戛然而止,所有没有殒落的神使都同时住手,在高空对峙了好几天,然后纷纷撤离了战场。也许是众神见到神使的损失过于惨重,不想再斗下去,毕竟指引一位合适的神使并不容易;也可能是奥林匹斯众神达成了妥协或有了新的协议,这些就非梅丹佐所能知了。

阿蒙在梅丹佐传达的信息中也看见了那场混战,场面确实相当惨烈,就连超脱永生的神灵置身其中,也难保不会殒落。还有一件事让他感到震惊,奥林匹斯神系远比他先前认为的要强大,仅是参与这场混战的神使,有好几位的成就与法力都不在梅丹佐之下,而且其中有人还殒落了。

他们应该是奥林匹斯神系众神使中的精锐力量,尽管还不是全部,但已经比阿蒙的天国融合阿努纳启与九联神国之后,所指引的全部神使加起来都要强大几分。阿蒙虽然还不完全了解奥林匹斯众神的情况,但是看神使的力量,该神系的强大也超出了阿蒙的预料。

阿蒙皱着眉头问梅丹佐道:“你向我展示的信息似乎不全,有那么多强大的神使在场,天国中的神灵一定也在关注。混战时你还有可能潜伏偷窥,等到他们结束混战于高空对峙,怎么可能不发现你。你一定暴露了,是怎么回来的?”

梅丹佐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丢人的事不好多说,我后来确实被发现了,于是赶紧开溜,但有几位神使已经摸过来想把我留下。幸亏其中有一个人认识我,没有出手硬拦,我趁机脱身而走。”

阿蒙:“什么人,竟然会认识你?”

梅丹佐提醒道:“您忘了吗?奥西里斯冥府的守门人提丰,就是那只三头黄金犬,后来不是跟随薛定谔大人加入了奥林匹斯神系吗?我遇到的就是他,灵魂中还听见了薛定谔大人的声音——你既未插手,还不快走!”

阿蒙惊讶道:“薛定谔也说话了?看来奥林匹斯众神也在关注着那里,你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梅丹佐不无担忧的说道:“我的神啊,我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啊!奥林匹斯众神使战的那么激烈,然后突然就停手了,肯定是天上的众神达成了什么交易。腓力二世的举动,显然有宙斯神谕的指引,这下真的是捅了马蜂窝!

而您一直就在马其顿,奥林匹斯诸神不可能没有想法。要说我们与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恐怕也不是实话,众神也不会相信。我担心您是被宙斯利用了,宙斯用您来转移诸神的矛盾、实现他自己的目的。您难道不觉得,我们进入奥林匹斯神域太顺利了、日子过的也太平静了吗?”

阿蒙又锁起了眉头道:“我与宙斯之间有过约定,我在这里不能以神灵的身份行事,我答应与他合作统一希顿半岛,马其顿王国就是选择。在这之后,将重演马尔都克故事,融合天枢大陆各地的神域,我的目的只是为了在求证中寻找道路。

如果说他利用了我,那么我也利用了他。假如奥林匹斯众神真的达成了什么新协议,将爆发的矛盾转移到我身上,也是我自找的,我将面对它。梅丹佐,你有很久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了,都是高高在上冷眼看着人间的纷争,偶尔插手也只是凭兴致而已。假如真的卷进去,你会害怕吗?”

梅丹佐扬眉道:“怕?我什么时候怕过!”随即却又忍不住叹息一声道:“我的神,您说的太对了!平静的日子确实过得太久了,平静的几乎让我感受不到内心的冲突。直到今天亲眼看见那些神使殒落,我才清楚所面临的挑战远未结束,好久没有那么心惊的感觉了。”

不仅是梅丹佐在感慨,阿蒙本人也陷入了沉思。自从开创天国之后,阿蒙仿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也许什么都不必做,只需像很多神灵一样在天国中享受永恒;也许还有很多事情可做,因为他的天国尚不完美,灵魂中所创建的世界还可以更加多姿多彩。

但超越创世神的成就之后,阿蒙并没有实现最初的誓愿,他与他曾经鄙视与嘲笑的神灵并无本质的不同。所以阿蒙才会离开撒冷城来到希顿半岛,展开一段全新的经历、在这个过程中追索未知的道路,也得到了很多全新的感悟。

确如梅丹佐所说,自从阿蒙来到希顿半岛,感觉与以前相比完全变了,日子过得太平静了,平静中几乎体会不到冲突,这对于他来说是不正常的。无论是人间还是众神灵之间,远不是这么平静,奥林匹斯众神已经爆发了矛盾,与他之间肯定也会有什么冲突要发生。

恰在这时,门外有仆人通报:“阿蒙先生,有人想见你。”

阿蒙朗声问道:“什么人?”

仆人答道:“是个大姑娘,长得可漂亮了,自称名叫薛定谔。好奇怪的名字,阿蒙先生认识她吗?”

阿蒙赶紧起身道:“快请她进来!”然后朝梅丹佐道:“你去王宫一趟吧,亚历山大一直在为你担心。”

梅丹佐:“我这就去王宫,不打扰您与她相会。……她果然是第一个来的,一定是想告诉您什么,奥林匹斯诸神的事情,我们也要小心了。”

梅丹佐离去,恰好与进门的阿尔忒弥斯女神擦肩而过,还不忘行礼问候。阿蒙迎到门前笑道:“薛定谔,你想见我的话,直接来就是了,何必还让人通报呢?”

阿尔忒弥斯却没有笑,板着脸说道:“你在这里,就是凡人的身份,我来见你,当然也应该像见凡人一样。”说话的同时一招手,以神术笼罩了房间隔绝了内外声音,就连神灵都无法暗中窥探两人的谈话。

阿蒙请她坐下,凑近了说道:“城邦之间的战况你应该都清楚,而奥林匹斯神使之间的冲突我也听说了。你今天来找我,是代表奥林匹斯众神宣布什么决定吗?”

阿尔忒弥斯瞪了他一眼:“当然不是,我不是代表众神来的!只是因为关心你,才会在众神找你的麻烦之前赶来提醒。”

阿蒙仍然笑道:“奥林匹斯众神要找我的麻烦?我一直遵守约定,从未以神灵的身份行事,也没有得罪过他们啊?……薛定谔,你为何一进门就板着脸呢?我还以为你是代表众神来驱逐我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