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299章 圣地争夺战

阿蒙若有所思道:“天枢大陆上的军团组建形式,很可能因此而改变。亚历山大今天使用的战阵,最大程度的发挥了马其顿现有的优势。就怕后人不明白,当形势变化之后仍然固守陈规,胜也由此、败也由此。

梅丹佐,你又动了收门徒的心思吗?其实不必惋惜,各人有各人的追求,就算唤醒了本源的力量,成为神灵也希望渺茫。亚历山大的誓愿是做一位王者,那就去做一位王者吧,你为他惋惜,请问世人还有谁不值得同情?”

……

阿蒙在马其顿住了下来,毫不引人注目,除了少数几个人知道他的身份,绝大部分马其顿人甚至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至于梅丹佐,这位英俊威风的武士很是惹人注目,但绝大多数人也不清楚他的特殊身份,只知道他是曾在路上帮助过使团的异域武士,很受亚历山大王子的器重。

国王腓力二世听了亚历山大的建议之后,详细询问了王子殿下与阿蒙等人的谈话经过,然后召集群臣商议军事改革,按这种方式组建了第一支军团。

马其顿虽是希顿半岛北部最强大的邦国,但也只有一千八百名唤醒了血脉力量的武士,常备骑兵也只有一千多。腓力二世最大限度的发挥步兵的战斗力,组建了长枪战阵,也就是后来威震大陆的马其顿方阵,这支正规军团的第一任军团长,就是他的儿子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年仅十八岁就当上了军团长,这是国王陛下对继承人的考验,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新的步兵战阵便是亚历山大所创造。这个军团正式编入四千零九十六名长枪兵,每一千零二十四人组成一个步兵千人队,由一名将军率领。

每个千人队下辖四个长枪方阵,每个方阵包括二百五十六名战士。其中每一百二十八人组成一个作战单位,在战斗时可以轮流交替上阵。这个最基础的作战单位又分成两个小队,每队六十四人,有一名队长指挥。

腓力二世派出了王国中最有经验的将领,辅佐亚历山大操演军阵,而梅丹佐也时常指点亚历山大,帮忙出谋划策。

这四千多名长枪兵是军团的作战核心,而阿蒙已经指出了这种战阵存在的致命缺陷,所以平时还要训练各兵种配合与侧翼保护,骑兵以及辅助步兵也是这个军团重要的作战力量,他们大部分都是由正规武士组成。

腓力二世有一统希顿半岛的雄心,想实现它,就从打造这个军团开始,而且让亚历山大在组建军团的过程中建立权威。亚历山大这位十八岁的军团长,是马其顿王国将来的继承人,腓力二世也希望他从现在起就能够逐渐掌控军方。

自从亚里士多德率领的使团归来之后,雅伦人背信弃义的可耻行为已经公开,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腓力二世何时发兵讨伐雅伦。然而当新军团组建之后,腓力二世第一个征服的目标,竟然是希顿半岛中部的德尔菲。

亚历山大亲手组建的第一个军,名字就叫作德尔菲军团。当腓力二世决定御驾亲征的时候,却决定将亚历山大留在马其顿监国,国王陛下亲自代理了军团长的职务。这个军团有一名主神官和两名副主神官,曾经的雅伦大祭司梅林就是副主神官之一,与梅林一起归降的大武士伊莫莱,也是四名指挥千人队的将军之一。

用一年时间组建与训练军团,等到真正要出征的时候却被留下了,亚历山大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腓力二世却对他说道:“我的儿子,你不要着急,马其顿的一切在将来都是你的。德尔菲对于全体希顿人来说是个很特殊的地方,有些事情不适合由你来做。”

德尔菲到底有多特殊?它是奥林匹斯诸神在希顿半岛上的“圣地”。德尔菲从规模来看只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城邦,它没有城墙,建立在一座大山的半腰,主要建筑是各式各样的神殿,主要的居民是各座神殿中的祭司,还有各城邦献给这些祭司们的奴隶。

众所周知,奥林匹斯神系共有十二位主神,各城邦所信奉的主神不尽相同,它们在人间各行其是。但是“希顿联合王国”这个概念的存在,又不仅仅是因为地理原因,虽然众邦国各自为政,但一直以来也确实存在着一个“泛希顿联盟”,维系这个联盟的核心就是德尔菲神谕。

当希顿各邦国要联合行动的时候,会派出代表到德尔菲来向神灵请示,在这里得到的神谕叫德尔菲神谕,它具有超越各城邦神谕的最高权威。而这里每年一度的献祭大典,各邦国都会派代表参加,它是希顿联合王国最重要的祭神仪式。

所以德尔菲的地位,名义上独立于各邦国之外,并不卷入城邦之间的内战纷争。但德尔菲这种表面上的超然地位,也必然受到人间复杂的政治军事影响,在雅伦同盟称霸的时候,德尔菲神谕的颁布权控制在雅伦人手中,领导各城邦在德尔菲向神灵献祭的也是雅伦人。

如今雅伦同盟处境艰难,基巴达同盟在争霸中占了绝对的上风,德尔菲神谕的颁布权又控制在基巴达人的手里。这在希顿半岛的历史上已是司空见惯,往往是最强大的邦国凭借实力掌握德尔菲神谕的颁布权,从而在事实上成为希顿联合王国的领袖。

但是腓力二世要做的事情,与历史上的前辈都不同,按照原本的传统,他须让各城邦臣服、建立最强大的马其顿同盟,然后再设法掌控德尔菲神谕。然而他却很干脆的出兵,决定直接占领德尔菲,此举必然会引成其它各城邦的忌惮与反对。

腓力二世这么做,会导致所有潜在的敌人都成为公开的反对者,但他还是决定了。这也许与宙斯的神谕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腓力二世并不是只想做希顿半岛的霸主,也不是想建立强大的马其顿同盟,而是要统一希顿半岛成为一个完整的国度。

若占据德尔菲成功,则奠定了马其顿王国将来彻底统一希顿半岛的基础;若是不幸失败,则是树敌之举,说不定还会开罪神灵,让所有潜在的敌人都暴露出来。所以这一次腓力二世决定亲征,并且不让自己的继承人亚历山大参与。

以亚历山大的年纪,正是天性中爱好探险与冲动的时候,这么重大的事情,出征的还是他一手组建的军团,他本人却无法参与,心中自然闷闷不乐,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这时候他又想起平日里那个总是谆谆教诲他的老学究亚里士多德,于是跑到老师这里诉苦。

亚里士多德则微笑着宽慰他道:“国王亲征,留王位继承人监国,这是最正常的做法,你的责任也在于此。肩负自己应付的责任,你为何要叹息呢?”

亚历山大有些懊丧的说道:“我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乖乖的留在马其顿。可那是我自己创造的战阵、一手组建与训练的军团,要执行这么重大的任务,我却没有机会参与,无法亲自验证它的战斗力,享受那荣耀与成就。”

亚里士多德又劝道:“战争不仅意味着荣耀与成就,这一战将决定希顿半岛的未来,甚至决定了众神的地位。没有人会让一个只有十九岁、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将军去指挥,这样是对整个王国的命运不负责任。

如果你的父王成功了,荣耀与成就仍然属于你,因为那是你组建与训练的军团,只是战场上的指挥应该由更有经验的人去负责。在实战中总结这种新战法的得失,可以让你在将来更好的操演与训练军阵。

如果这次出征不幸没有成功、甚至开罪了众神,也不是属于你的罪过。马其顿王国还在,你将继承它,也继承所有的经验与教训。你父亲的做法,实际上是背负了可能会遭致的罪名,为你扫除尽量多的障碍。你不应该叹息,而是充满感激。”

亚里士多德分明在告诉亚历山大,脏活、累活都由腓力二世去干,可能得罪神灵的后果以及招致的骂名也都由他来背,却扫平道路上的障碍,将荣耀与成就留给将来的继承人。腓力二世可能并不是一位仁慈而贤明的君主,但从父亲的角度,他为了亚历山大所做的已接近于完美。

亚历山大心气稍平,这些道理他当然能想通,却又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我听说当年的阿蒙先生担任埃居安·拉军团军团长的时候,也不过只有十九岁,那也是他与梅丹佐老师一手组建与训练的军团。假如在出征的时候,阿蒙先生却被留下,他会怎么想呢?”

亚里士多德微微一笑:“你可以去问阿蒙。”

阿蒙恰好走了进来,平静的答道:“王子殿下,我与你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没有监国的责任,而且我上战场的目的是为了救我的族人。当时的安·拉军团只是一支偏师,纯粹为了吸引敌方注意力,没有人指望我能打胜仗。

那次出征,真正的主力是法老率领的荷鲁斯军团与伊西丝军团,正因为主力败了,才有了我的功业。而今天您所组建的德尔菲军团是马其顿大军的主力,由您的父亲亲自率领。你拿我举例,难道是希望你的父亲失败,等待着自己成功吗?”

亚历山大赶紧站起身来解释道:“我绝无这样的想法!”

阿蒙点了点头道:“既没有这样的想法,就不要有这种叹息。当我们叹息的时候,一定要清楚在叹息什么!”

亚历山大在这位神灵面前,不由自主总是规规矩矩,他躬身道:“我明白了,多谢先生开解。”

亚里士多德又说道:“你的身份可不仅仅是一位军团长,感兴趣的也不能仅仅是军事。你在将来要继承这个王国,现在正可向大臣们学习如何处理各种政务,解决治理一个国家方方面面的问题。既然明白了,就赶紧回王宫吧。”

亚历山大走了,梅丹佐走进屋中,皱着眉头说道:“腓力二世首先攻占德尔菲,这可是树敌之举啊,弄不好会开罪神灵,无论胜败都是在捅马蜂窝。”

阿蒙似笑非笑道:“恐怕某位神灵的用意就是如此,统一希顿半岛,就是统一奥林匹斯神域,完成这个任务的马其顿王国,首先就要控制奥林匹斯众神在人间的圣地。”

梅丹佐又说道:“如今的德尔菲神谕,是由阿波罗神殿发布的,而很久以前的德尔菲神谕,是由忒弥斯神殿发布的。这位忒弥斯女神,可不是您所认识的阿尔忒弥斯,也不是奥林匹斯如今的十二位主神之一,您听说过她吗?”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是很了解,这种情况可能是诸神之战造成的,因为宙斯取代了原先创世神的地位。”

梅丹佐又问道:“可是如今的德尔菲神谕,为何是由阿波罗神殿发布的呢?”

亚里士多德解释道:“关于神灵的事情我不想插嘴,但我更了解希顿的历史。根据古老的传说,在你们提到的众神之战中,宙斯取得了胜利,而阿波罗可能出力最多,这是他取得的胜果。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在人间曾受到的进献最多,这是历史传承的结果。至于忒弥斯女神,是希顿神话中的公平与正义之神,德尔菲神谕在很久之前是由她的神殿发布的。”

梅丹佐笑了:“如果腓力二世占领了德尔菲,马其顿王国控制了德尔菲神谕的颁布权,那么德尔菲神谕恐怕就要改从宙斯神殿发布了,阿波罗也许不会愿意。”

阿蒙也笑了:“宙斯却愿意看见。”

亚里士多德苦笑道:“你们还记得在雅伦城中看过的戏剧吗?阿波罗神殿掌握德尔菲神谕,因此这位神灵在人间受到的嘲笑也最多。在《俄狄浦斯王》那出戏里,阿波罗神殿的墙上铭刻着一句话‘认识你自己’,说的就是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

阿蒙感慨道:“其实那样的话,也是写给神灵看的,神灵更应该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神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