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296章 神谕中的人

听见亚里士多德的话,阿蒙不禁若有所思,又想起了米都利的贤者泰勒斯。那位泰勒斯终日在广场上向人们宣讲与传授各种知识,大家却嘲笑他那些知识对于米都利城中的商人们没有用处。结果泰勒斯就向伊索借了一笔本钱去做生意,赚了一大笔钱,然后接着又去宣讲与传授各种知识。

泰勒斯做生意只为证明一件事,他所传授的知识对商人并非无用,但他本人所求也并非如此。泰勒斯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个出色的商人,但他也确实不是商人,再看看眼前的大神术师亚里士多德,确实不是一位神术师,也没有必要追求一位神术师的身份。

阿蒙又想到了自己,宙斯曾与他约定:“在这里,你不可以是神灵!”这个约定听上去有些滑稽,因为阿蒙就是神灵,这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事实。那么如何既遵守这个约定又能寻求内心的宁静呢?与亚里士多德一见面,阿蒙便得到了答案。

凡人们经常在心中说感谢神灵,阿蒙此时只能说感谢亚里士多德。

见阿蒙沉吟不语,艾森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怎么处置这些刺客呢?尤其是那位梅林大祭司,他可是雅伦城的一个重要人物!”

亚里士多德看了一眼躺在大道上昏迷不醒的刺客们,想了想答道:“全部带走,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说。”

阿蒙说道:“亚里士多德先生,有我在,就是安全的地方。”

艾森又问道:“审问之后呢,该怎么处置这些人?我们没法带着这么多俘虏上路。”

这些刺客目前的身份已经相当于战俘。在希顿各城邦的冲突中,对战俘的处理手段基本上都差不多,有身份的贵族都会被扣押起来,要求对方支付一大笔赎金,没有“价值”的平民战俘可能会被转卖为奴隶,有时候也会被处死或释放。

由于这些人是被阿蒙抓住的,他们是阿蒙的“战利品”,该怎么处置还得征求阿蒙的意见。亚里士多德又说道:“这一批刺客对马其顿王国很重要,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把他们全部带回去。阿蒙、梅丹佐,如果你们想要赎金的话,马其顿王国可以支付,请让我把人带走。”

阿蒙一摆手:“您尽管处置,我不需要什么赎金,从现在起,他们就是您的俘虏了。”

艾森皱眉道:“这么远的路,我们怎么把这些刺客押回去?这些人是来杀人灭口的,如果消息泄露出去,恐怕还会有人设法在半路杀掉这些刺客灭口。”

梅丹佐笑道:“不用担心,我们就是来护送亚里士多德先生的。这三十名刺客交给我一个人押运就可以,我保证让他们老老实实的上路,你就不用操心了。”

亚里士多德吩咐众护卫道:“先把这些刺客都缴械,身上多余的东西搜出来,就算你们的战利品。他们在深山中设伏,不可能是步行来的,马匹肯定藏在附近某个地方。我们的战马有损失,去把那些马也搜出来。”

护卫们一听有便宜可占,兴高采烈的去搜刺客的身,还有人去找山中隐藏的马匹。承蒙阿蒙与亚里士多德大人慷慨,大家也算是发了一笔小财吧,别的不说,就是那些刺客随身带的武器也是很值钱的。

这时有一位大武士已经醒了过来,浑身酸软动弹不得,发现有一个护卫在他怀里乱摸,涨红了脸气愤的吼叫道:“我是雅伦城的大武士莫伊莱,你们不可以这样无礼!就算我是俘虏,也要求得到俘虏的礼遇!”

梅丹佐走上前去不轻不重的踹了他一脚,冷笑道:“礼遇?你埋伏在这里要杀人灭口的时候怎么不提礼遇?大武士了不起吗,别在这里抖威风,老实趴着!”

护卫们果然在附近山林的隐蔽处搜出了几十匹战马,梅丹佐把刺客们都拍醒,不仅用神术手法限制了他们的力量,而且反绑双手拴成两串,让他们跟随在使团车队后面步行。梅丹佐骑着一匹马殿后押送,而阿蒙则与亚里士多德同乘一辆车上路。

艾森至此才清楚,原来刺客队伍中不仅有一名大神术师,竟然还有两名大武士!不由得更加后怕,幸亏有阿蒙和梅丹佐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样一支队伍看上去真是太奇特了,当天下午他们走出山地来到一处市镇中,引起了当地居民的围观。

梅丹佐将那些刺客反绑双手,用绳子一个连着一个串在一起跟着车队走,而亚里士多德并未阻止,阿蒙就猜出了这位贤者的用意,于是也悄然吩咐了梅丹佐几句。

雅伦城邦的大祭司梅林何尝经受过这种羞辱?被反绑双手用绳子串着,与一群俘虏一起走在街巷中接受围观,还有小孩朝他吐口水扔石块,就像在看耍猴。镇上的官员得知马其顿王国的使团竟然在山中受到了袭击,都大惊失色,又获悉没有人员伤亡这才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又开始犯起愁来,因为有人认出了梅林还有另外两名大武士。

这天晚上在驿馆中休息时,就有当地官员前来慰问并致歉。他们表示特使大人在此地遇到了歹徒,是治安管理不善的责任,希望特使大人把这批歹徒交给当地治安官严加惩处。艾森接待了这批人,他摇头道:“他们不是歹徒而是刺客,现在是我们的俘虏,要带回马其顿王国处置。”

当地官员又说道:“亚里士多德与艾森大人需要多少赎金,我们都愿意支付。”可是艾森在亚里士多德的授意下拒绝了这个要求,赎回战俘要向马其顿王国提出请求,等使团回到马其顿再说,米都利的地方官员就不必插手了。

镇上的官员无奈,只得连夜派人到雅伦城邦报信,第二天,亚里士多德的车队继续出发,离开了米都利境内进入了奥林托斯城邦。在奥林托斯城邦里,三十名刺客依然被绑成两串跟着车队,几乎引起了满城人的围观,梅林与两位大武士当然又被人认了出来。

于是又有同样的事情上演,有人请求赎回“战俘”,也有人请求亚里士多德将“刺客”交给当地治安官严惩,但是又被亚里士多德以同样的理由拒绝。这一路上,亚里士多德没问刺客都是什么身份,也没有审问任何人。那些俘虏也是心惊肉跳莫明其妙,不知道亚里士多德大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又有怎样的命运在等待他们?

尤其是那三位高傲的大成就者,这样的折磨比一刀杀了他们还难受,一路上好几次要求赶紧被审问,可是梅丹佐并没有理会。他们是刺杀马其顿使团的刺客,就算有人想搭救或者灭口也不好公然动手,只能在隐蔽的地方设伏。当车队离开奥林托斯城邦边境的时候,在山中又遇到了另一伙“刺客”。

刺客攻击的目标并不是亚里士多德的车队,而是跟随在车队后面那一批毫无反抗能力的俘虏。结果等队伍走出山林之后,梅丹佐押送的俘虏从三十名变成了九十名,走在大路上颇有点浩浩荡荡的意思,再往北行就进入了马其顿王国控制的地盘。

第二批刺客也是雅伦城邦紧急派来的,照样被阿蒙与梅丹佐拿下。梅丹佐故意将第一批刺客与第二批刺客混在一起,重新用绳子绑着串好,让他们在路上可以互相说话,结果俘虏们自己吵了起来。

被俘的大武士莫伊莱破口大骂第二支刺客队伍的指挥官,声称自己奉城邦的密令冒着危险刺杀马其顿王国的使团,不幸失手被俘,城邦派援兵赶来竟然不设法搭救,还要杀他们灭口,实在太无耻了!

梅丹佐忍不住骂道:“亚里士多德先生与你们无冤无仇,刚刚签署盟约转眼就想撕毁,却采取卑鄙下流的刺杀手段,还好意思骂别人!”众俘虏尽低首不言。

二十多人的使团带着九十名战俘,穿过马其顿王国的各个市镇,在民众的一路围观下来到马其顿城邦。他们还没有看见马其顿的城墙,远处就扬起了烟尘,马蹄声隆隆旗号飘扬,国王腓力二世亲率卫队出城迎接,给了归来的使团最高规格的礼遇。

……

马其顿王国是在希波战争后期崛起的一个邦国,现国王腓力二世也算是一位了不起的英雄人物了。在波兹大军刚刚入侵时,马其顿王国曾一度臣服于波兹,波兹人征用当地民夫修筑军事要塞、运送后勤军需。

那时腓力二世的身份是年幼国王的叔父,他派了一批亲信混到了民夫队伍中,刺探与收集波兹人的各种情报,并分析整理出了波兹大军在希顿半岛上的兵力分布状况、物资运送路线等一系列资料,提供给南方的基巴达与雅伦。在后来的希波决战中,腓力二世提供的军事情报起到了重要作用。

希波战争结束之后,波兹军队撤出希顿半岛,马其顿的局势一度很混乱,腓力二世趁机废黜年幼的国王亲自登基,不仅平定了本邦国的局面,马其顿王国还趁势崛起,填补了波兹撤走后周边一带混乱无主的力量真空。

这时在希顿半岛的南方,雅伦同盟与基巴达同盟争霸,内战此起彼伏。而局势相对平定的北方,马其顿王国控制的势力范围一直在悄然扩张,波兹人退出的地方,随即就被马其顿占领。等到身陷内战泥潭的雅伦与基巴达都元气大伤,马其顿王国气候已成,成了希顿半岛北部最强大的一股力量。

国土扩张、国力日渐强盛,既无内忧又无外患,马其顿王国迎来了黄金发展期。腓力二世特意请来着名的贤者亚里士多德为宫廷教师,教导自己的幼子亚历山大。当野心家福克斯挑动雅伦与基巴达之间的混战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局面,波兹势力又卷土重来的时候,腓力二世终于决定平定希顿半岛的南部。

他派出使团前往雅伦城邦商谈结盟事宜,用意就是要结束内战统一希顿,并把波兹人的势力彻底驱逐出去。雅伦人缔结了盟约,可是一转身就反悔了,派出刺客企图让使团永远消失。但刺客失手被擒,反而被带回了马其顿。

亚里士多德还没有到,腓力二世就接到消息了。这位国王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是大喜过望。在他看来,已经穷途末路的雅伦是自己在找死啊,本来他只是按照希顿半岛各邦国之间传统的习惯定立盟约而已,而雅伦城邦背信弃义的行为,却给了他彻底统一的借口。

亚里士多德能将刺客活捉,做为活的证据带回马其顿,简直做的太漂亮了!在这种情况下,假如马其顿大军南下,希顿半岛各邦国也无话可说,所以腓力二世亲自出城迎接使团。他不惜出城几十里、心情如此迫切,还有另一个原因。

马其顿信奉的主神是宙斯,就在亚里士多德归来的前一天晚上,腓力二世接到了宙斯降下的神谕,告知有人会跟随亚里士多德来到马其顿王国,此人会给这个王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功业,甚至超乎所有人愿望中的想象!

神谕中并没有说这个人是谁,而腓力二世欢心鼓舞,在他看来,仅仅是亚里士多德带回的那些俘虏,就已经拥有巨大的价值。

……

亚里士多德将签署好的盟约与俘虏交给了国王,就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这也许是希顿联合王国有史以来最有戏剧性的一份盟约,因为它在交到另一方手上时,就已经被撕毁。

不知道雅伦城中的权贵们会不会哭,因为那份盟约中明明白白的写着两个邦国结成同盟、互不侵犯,将共同抵御外敌。可现在盟约已经失效了,那批俘虏就是雅伦人毁约的证据。

由于宙斯的神谕中并没有提到那个“人”的名字,理论上他可能是亚里士多德新带回来的任何一个人,也有可能就在那批战俘之中。所以腓力二世不得不谨慎处理,那些俘虏他一个都没杀,都单独软禁起来分别审问,给予优待但也不允许赎回。

审问并没有什么难度,甚至不用动刑,很多人就主动招供了。梅丹佐这一路将他们折腾的也够了,而优待他们的腓力二世简直就像是神灵派来的救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