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295章 看不见的成就

前方的山路经过两个隘口之间的一小片开阔地带,两侧都是山崖乱石,密林里果然埋伏了三十个人!

有二十四个人手里端着弩,弦尚未拉开但箭已经搭上,黑色的箭杆和尾羽在树木的阴影中一点都不起眼,箭簇上隐约浮现出青蓝色的光泽,好像是喂了巨毒。这是民间禁止持有的强弩,弓弦发出的声音很小、弩箭的尺寸不大,却能射的很远很准!

黑色的弩身上铭刻着神术阵花纹,那强劲的弩弦需要血脉有力的武士才能拉开。二十四名弩手分别埋伏在山道两旁,每边都是十二人。从梅丹佐与阿蒙所在这一侧密林望过去,道路对面的高处埋伏着一个人,手持法杖总揽全局,隐约散发出的气息竟然是一名大神术师!

在弩手中间,还各有一名佩剑的武士无声无息的潜伏在那里,无形中具备的那种力量感应竟然是大武士。刺客中还有三名神官,路这边两位、对面一位。

梅丹佐倒吸一口冷气道:“清一色的神术弩,埋伏了两个完整的小队,有一名大神术师指挥,令外还有两名大武士配合!这是什么阵仗啊?就算是我发现了他们,也不可能悄悄将这些刺客全部制伏。”

阿蒙点了点头:“他们埋伏的位置非常好,在道路两旁可以互相监视对面的情况,有一名大神术师居中警戒,两名大武士保护策应,三名神官布阵侦测。就算是我出手,也不可能在无声无息间一下子全部解决掉,必然有人能察觉动静、发出警报。”

梅丹佐皱眉道:“这些人是来刺杀亚里士多德的?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阿蒙也皱眉道:“刺杀一个人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一击而中趁乱脱身便走,刺客并不是越多越好。你看这个架式,他们是想干什么呢?”

梅丹佐低语道:“杀人灭口,一定是为了杀人灭口!他们不仅是想杀了亚里士多德先生,而且连整个车队一个活口都不会留下,让这个使团彻底在人间消失。”

阿蒙点了点头道:“我听说亚里士多德先生带的卫队,也是两支小队共二十四名骑士,卫队长应该是一名大武士。如果刺客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刺杀一位特使,而是为了让这个使团消失、永远也回不到马其顿王国,那么这个阵容倒也可以理解。”

梅丹佐又问道:“至少是一个邦国的力量才能派得出这种刺杀队伍,会是什么人呢?”

阿蒙提醒道:“你看看那些武士的打扮。”

梅丹佐微微一怔:“是基巴达人的装束!可我看这些人不像是基巴达武士,真正的基巴达战士脸上的皮肤不可能有那么细,手指上也不可能有戴过好几枚戒指的痕迹,分明是故意装扮成基巴达人的样子。”

阿蒙:“嗯,你的眼力还不错。那你说他们会是什么人呢,波兹人?”

梅丹佐不解道:“他们的样子分明就是要杀人灭口,同时也做好了万一的准备,假如使团中有人能够逃脱、跑回去报信,那么就嫁祸给基巴达人。但波兹人没必要这么做啊,杀一个使团没有意义,雅伦城邦若与马其顿真心结盟,使团的遇难反而会激起他们对波兹人更大的仇视。”

阿蒙意味深长的又问道:“那你说谁最有可能这么干呢?情报掌握的这么准、埋伏的又是这么巧?往最不可能的地方想!”

梅丹佐又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会是雅伦人?”

阿蒙遗憾的叹息道:“签定了盟约,一转身又后悔了,可是又不好公然撕毁盟约、遭致马其顿的报复,该怎么办呢?看似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让这份盟约永远也送不到马其顿,让使团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却又不能让人知道是谁干的。”

梅丹佐:“雅伦人会这么阴险?”

阿蒙:“是不是这样,等拿下这批刺客审问,一切不就清楚了。”

梅丹佐悄然拔出了命运之匙:“现在就动手吗?”

阿蒙摇头道:“不必着急,你也是战场上的将军,我问问你,在什么情况下我们可以在无声无息间将他们全部制伏?现在这种互相警戒的阵式,不太好下手。虽然他们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但若时机选的不对,会把这片地方打的乱七八糟。他们还没有行刺,现在动手就等于是我们偷袭了。”

梅丹佐想了想道:“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作战,选择的时机也要尽量对自己最有利。那么最好的机会就是亚里士多德的车队进入埋伏圈、他们恰好动手的时候,我们同时出手。”

阿蒙点头道:“就这么定了,我负责那边包括那名大神术师在内的十五人,这边十五个就交给你了。一旦出手就不要让他们有机会还手,否则那些武士手中的弩箭很麻烦,乱射说不定会有误伤。至于亚里士多德先生的安全,由我负责便是。”

……

亚里士多德的车队进入了山中,一共是三辆马车,使团所携带的重要物资都放在车上,随车还有特使大人的仆从。一共有两个小队二十四名骑士护送,卫队长艾森是一名大武士,他本应该坐在第一辆车上,然而进山之后却骑马跟随在第二辆车旁边,这辆车中坐的就是亚里士多德。

经过一道隘口,前方两山高耸又是一道隘口,这里是一小片开阔地带,两侧山深林茂。艾森突然听见了亚里士多德的声音:“此处地势险恶,是个伏击的好地方。骑兵看不见密林里的情况,也无法骑着马冲进去,刺客埋伏在林中却可以射出冷箭。叫大家注意戒备,把盾牌都拿起来。”

艾森一声令下,随行的骑士带好头盔拿起了盾牌。骑兵配盾以挡流矢并在冲锋时护住要害,但行军时并不把沉重的盾牌拿在手里,而是挂在马臀上作战时才摘下来。沉重的头盔也一样,那玩意总戴着很不舒服,平时行军也是挂在马肩上。

卫士们做好了戒备,艾森有些不解的问道:“大人,您觉得会有人斗胆行刺吗?我们已经与雅伦人缔结了盟约,现在再来捣乱,意义不大了吧?”

亚里士多德不紧不慢的答道:“谨慎一些总无过错,我虽然号召雅伦公民大会通过了结盟的决议,但那也是因为很多人无法当众回答我责问他们勾结波兹人的事情,不得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我能看出来,雅伦城邦真正掌权的那些人是不愿意向马其顿屈服的,我一走,就会有人反悔。而且我也听说了,波兹人的使者在我走后就到达了雅伦,可能会给雅伦人施加新的压力,让他们改变主意。”

艾森吃了一惊道:“难道雅伦想撕毁盟约?这未免也太快了吧!”

亚里士多德叹了一口气:“他们不需要撕毁盟约,只需要装作这份盟约从来没有签署过,让我们这个使团下落不明。……这只是最坏的推测,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

话音未落,只见左侧树林中有飞鸟惊起,陡然间杀意弥漫,十二支黑色的弩箭带着凌厉的风声,嗖、嗖、嗖射了出来。幸亏骑士们持盾在手有所戒备,弩箭的来势惊人,甚至将盾牌击出裂痕,有的骑士也摔下马来。还有骑士纵马闪避,人躲过去了马却中箭扑倒,护卫队伍瞬间乱成一团。

袭击并不只在队伍的左侧发生,混乱只是一种掩饰,右侧山林中也同时射出了十二支羽箭,无声无息仿佛包裹着半透明的光影,一眨眼就到了,分明有一位大神术师施法配合。这十二箭都射向了队伍正中央的马车,马车旁的艾森与车中的亚里士多德都是攻击目标。

大武士艾森也有些措手不及,大喝一声拔剑挥了出去,他只能格开攻向自己的四支羽箭,还有一箭射向了他的马,另外射向车中的七支箭已经来不及阻挡了。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嗡的一声轻响,一个淡蓝色的防护罩凭空出现,护住了这辆马车以及车外的艾森。

弩箭射入蓝光中,发出似打碎冰层的脆裂声,神术护罩碎了,但箭势已缓。艾森的长剑发出毫光带着狂风卷过,将十二支羽箭全部击落。

他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低呼一声道:“多谢大人出手相救,原来您的神术这么高明!”然后朝卫士们大喝道:“下马结阵,举盾收缩队形,保护大人要紧!”

在这种山间密林中,骑马没有优势,卫士们纷纷下马,举盾环绕在亚里士多德的马车周围,手持武器如临大敌。从刚才那一轮弩箭来看,碰见的刺客绝不一般,接下来肯定是排山倒海般的雷霆手段,谁也不知道周围潜伏了多少敌人。

然而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刺客们仅仅是射出第一轮弩箭而已,随后便寂然无声,错过了最好的攻击机会,好像是在等着亚里士多德的卫士们下马布置好防御队形,一直都没有再出手。

像那种弩箭,是可以快速连续发射的,在那些骑士队形混乱的时候,连续射来的冷箭威胁更大,绝对能造成很大的伤亡,更何况还有一位大神术师掩护配合,怎么就没了动静呢?

艾森手握长剑紧张的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

密林中有一个人远远的飞了出来,卫士们正准备发起还击,却又看见此人张牙舞爪的摔到地上,随即一动不动了,看架势是被人打昏了扔出来的。紧接着另一侧密林中也有人被扔了出来,一个接着一个扔到路上摆的整整齐齐。最后一个人被扔出来的时候,他的手上还握着法杖。

艾森失声叫道:“那是雅伦的大祭司梅林!亚里士多德大人,您猜的一点都不错,雅伦人果然想暗杀我们!……谁?是哪位高人出手相助?”

亚里士多德已经挑帘走下了马车,向着前方躬身行礼道:“不知是哪位神灵,赐福予我这位不幸的世人?”

这时有一人笑道:“两位老朋友路过,恰好看见有刺客潜伏在路边,帮您顺手拿下。你们没有折损什么人,是不幸中的万幸。”

随着话声,阿蒙从右侧密林中走了出来,梅丹佐也从左侧钻了出来跟随在他的身后。艾森愣住了,他不认识这两人。亚里士多德的神色也很惊讶,但怔了怔随即就恢复了自然,分开护卫走上前去行礼道:“原来是您!”

在阿蒙只有十四岁的时候,亚里士多德就在都克镇见过他,后来阿蒙成为埃居大将军镇守红岬防线,亚里士多德也在军中。如今这位贤者已经两鬓银丝,而阿蒙还是二十出头的模样,他身边的梅丹佐相貌与当年相比也没什么改变,亚里士多德一眼就能认出来。

亚里士多德很清楚面前站着的是一位神灵,而且是如今埃居人所信奉的主神,在此时此地,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才合适。

阿蒙抢步上前托住了亚里士多德的胳膊道:“先生,您不必向我行礼,能有机会报答您,一直是我的愿望,您也是我此生最尊敬的长者之一!”同时还在灵魂中说道:“您不必当我是神灵,我就是那位已经卸任的埃居将军、都克镇上长大的孩子,我的名字还叫阿蒙。”

不用阿蒙多提醒什么,亚里士多德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时艾森走过来问道:“亚里士多德大人,您认识这两位英雄吗?”

亚里士多德转身解释道:“他叫阿蒙,是我在天枢大陆游历时结交的朋友,也是看着他长大的。……至于这位英雄叫梅丹佐,曾经是一位能征善战的将军。他们是来希顿半岛游历的,本想来拜访我,却恰好遇到了这件事。”

阿蒙?这个年轻人好像与埃居的神灵同名!而梅丹佐的名字,马其顿的大武士艾森并没有听说过。

艾森也上前行礼致谢,同时心中一阵骇然。世上的每一位大成就者都是高傲的,因为他们拥有常人难以想像的神奇,可是在阿蒙与梅丹佐面前,艾森怎么样也骄傲不起来。这两人竟然在无声无息间解决了这么多强大的刺客,手段未免太惊人了!

在阿蒙和亚里士多德没有做出吩咐之前,艾森就老老实实站在一旁,其他的护卫们自然也不敢乱动乱说话。

阿蒙却语气诚恳的问亚里士多德道:“我们认识已经很长时间了,在我十四岁那年,您就救过我,那时候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等我获得大成就之后,也曾见过您。可是直到您出手施展神术之前,我却始终都不知道您的神术原来如此高明,您刚才甚至没有拿法杖,请问是如何做到的呢?”

亚里士多德伸出一只手,张开手指,掌心里有一枚幽蓝水心。他朝阿蒙微微一笑道:“我虽然没有拿法杖,但手里却握着这枚神石,以它为中介施展了水元素神术。……还记得吗?它就是你在海岬城邦曾送我的礼物。”

在刚才那些刺客动手之前,阿蒙并没有出手惊动他们,当弩箭射出之后,阿蒙施展了非常巧妙的气元素扰动术,减缓了弩箭在空中飞行的速度与力量,否则那些神术箭也不会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当亚里士多德的马车受到重点攻击的时候,阿蒙也准备出手拦下那些箭,但坐在车中的亚里士多德已经祭出了蓝色的神术护罩,帮助大武士艾森挡住了那些箭。这出乎了阿蒙的意料,他直到这一刻才清楚——原来亚里士多德也是一位高明的神术大师,看他手握神石瞬发神术的手段,至少也拥有八级成就。

阿蒙看着那枚幽蓝水心道:“如果有人告诉我,您也是一位大神术师,而我又不曾认识您的话,一点都不会感到意外。但我们已经认识您很多年了,从来就没有察觉到您会神术。您的成就甚至能逃脱我的眼睛,这是我从未遇过的情况,我想请教其中的奥妙。”

阿蒙身为天国之主、这片大陆上成就最高的神灵之一,竟然要向一位凡人请教。这不是谦虚,而是真正的求教,他遇到了前所未见的情况。世间没有哪位大神术师能够逃过阿蒙的神灵之眼,就算判断不出力量有多么强大、手段有多么高明,至少能从气息中发现痕迹。

可他从来就没有察觉到亚里士多德会神术,更别提他是一位如此高明的大神术师了。眼前的刺客已经成了小事,这种意外的发现,是阿蒙一定要搞明白的。

亚里士多德微微一皱眉,却仍然微笑着答道:“你从来都没有察觉出我是一位大成就者,原因也许有两个。一是你尊敬我,不会放肆的用侦测神术去窥探我;而另一个原因嘛,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忘记了。”

梅丹佐好奇的插话道:“什么,您自己忘记了?这是什么意思?”

亚里士多德解释道:“那神奇的力量我虽然拥有,但并非是我所求,我只把自己当作一位传播思考的人,而从不用神术去证明什么,我没必要使用它时就不会使用它,也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位神术师。这是真正的忘记,连想都不会想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