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294章 翻云覆雨

在卷土重来的波兹海军帮助下,福克斯撕毁和约反攻基巴达取得了一连串的胜利,他实现了无与伦比的辉煌功业。——他就是胜利与成功的象征,这世间不论如何争斗,都是他建功立业的名利场!

基巴达同盟在福克斯的反攻下节节败退,权贵们不想失去已经得到的霸主地位,也受到了福克斯各种手段的启发,于是派人与波兹帝国谈判。只要波兹帝国放弃支持雅伦同盟,转而支持基巴达同盟,他们承诺将给予波兹帝国更多的利益。

战况演化到这个地步,互相敌对的两个集团简直是在比赛谁更卖国!

曾被驱逐出希顿半岛的波兹势力,如今又被希顿人自己请了回来,而且波兹还握了一手左右逢源的好牌。于是波兹帝国向雅伦同盟提出了更多的要求,甚至要他们承诺将希顿半岛上多个城邦割让给波兹帝国,否则他们就将支持基巴达同盟。

这时雅伦人终于愤怒了,准备利用公民大会放逐福克斯。福克斯闻讯逃亡,但这位政客的野心并未到此为止,他直接去了波兹商谈条件。福克斯告诉波兹人,自己有办法带领波兹大军杀回希顿半岛,只要任命他为全希顿之王,他便可以帮助波兹帝国实现当年大流士没有实现的愿望。

如果波兹人真听了他的蛊惑,局面说不定会怎样,但波兹人却杀了福克斯,这位野心家的生命到此为止。形势的发展已经使波兹人不需要一个希顿之王,雅伦同盟与基巴达同盟都已经元气大伤,都在请求波兹的援助,波兹自可以控制整个希顿。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宙斯来到葡萄园找到了阿蒙。奥林匹斯的众神之父被触怒了,他要降下惩罚,并且真正的统一希顿,再彻底击败波兹,而阿蒙又会怎么做呢?

……

宙斯走后,阿蒙仍然留在伊索的农庄中从事着农夫的工作,仿佛并没有任何改变。赫尔墨斯可急坏了,天天盯着葡萄园,心中暗道:“这位神灵什么时候才走呢?”

当葡萄都酿成了酒、酒都入了窖,阿蒙才带着梅丹佐来向伊索告辞。他对伊索说道:“老朋友,我得离开了。你已经寻回了故土,在这里过得非常幸福。只要你向我发出呼唤,我就能听见你的声音,你的神依然与你同在,也在天堂等着你。”

伊索在米都利城邦中安享晚年,与堂弟和三个侄子在一起,还交了睿智的朋友,正是这位老者所寻求的故土生活,日子过得很舒心。阿蒙也清楚,伊索的生命就快走到尽头了,他们下一次见面的地点,不出意外的话将是天堂。

梅丹佐跟着阿蒙离去,出了米都利城邦一路北行,在路上好奇的问道:“我们难道不去伊甸园也不去天国吗?我听说林克刚刚通过了考验,已经成为天国中的天使。他前两天还在天国中对我说话——炫耀他走在了我前面。”

阿蒙答道:“梅丹佐,你正走在路上,成就不是用来炫耀的,而是你自己的求证。你仍是我的众门徒之长,将来也是众天使之长,我之所以把你带在身边,就是因为你需要经历。还记得葡萄园的故事吗?我付给早上进园的工人与下午进园的工人是一样的工钱,对于天国而言,后来者与先到者,得到的是一样多。”

梅丹佐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您那件事也是做给我看的!”

阿蒙微笑道:“我做给所有人看,当然也包括你,人们从中可以得到各自所需的启发。”

梅丹佐眨了眨眼睛道:“我的神,我们现在去哪里,又要做什么呢?”

阿蒙答道:“从现在开始直至我们离开希顿半岛之前,在任何公开的场合,你都要称呼我为阿蒙。我们要去护送一个人,他是一位我自幼尊敬的长者,名叫亚里士多德。”

……

亚里士多德怎么会到米都利来?他是路过。亚里士多德做为马其顿王国的使者,不久前刚刚去过雅伦,代表马其顿王国与雅伦缔结了盟约。

该盟约的内容从表面上看,是马其顿王国与雅伦城邦结盟,联合抵抗波兹。而实际上这是一份雅伦向马其顿屈服的盟约,所谓的同盟以马其顿为主,马其顿王国享有神谕的发布权。以前的雅伦,都是以盟主的身份与其他邦国缔约的,而这一次却成了屈从者。

马其顿能够取得这样的外交成果,国王腓力二世派出的全权特使亚里士多德功不可没。亚里士多德本就是出身于雅伦城的贵族,他的老师是着名的贤者柏拉图,后来他被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聘请到王宫去当宫廷教师,这次又出使雅伦城邦商谈盟约事宜。

亚里士多德回到雅伦城,不仅与城中各位权贵交流,而且还在广场上、神殿中向民众宣讲。他痛斥了福克斯的所作所为,告诉人们目前的希顿各城邦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希顿人曾经联合起来打退了波兹大军,却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享受胜利的战果。雅伦与基巴达争霸,在翻云覆雨的野心家福克斯的挑动下,双方先后都勾结了波兹势力企图增强自己的力量,不惜出卖整个希顿联合王国的利益。

曾经被打退的敌人又被人们主动请了回来,大流士率领的铁蹄没有实现的目标,希顿人却自己帮助敌人实现了!

亚里士多德号召希顿各城邦团结起来,不要为了某个城邦的野心而出卖所有人的利益,这样才能实现真正的强大与繁荣。团结首先就从马其顿和雅伦的结盟做起,马其顿王国要报复波兹人的侵略,也要惩罚那些勾结外敌的叛徒。

亚里士多德说的都是事实。是雅伦城邦先勾结了波兹人,而后来基巴达城邦也勾结了波兹。雅伦城邦在基巴达强大的攻势下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们也希望能够得到北方日渐强大的马其顿王国的帮助,将波兹人的势力驱逐出去,并打败基巴达恢复往日的繁荣强盛。

但是帮助并非没有代价,马其顿的目的是联合希顿各城邦结束内战、驱逐波兹势力,而不是重新支持雅伦成为霸主。雅伦城邦势必要受制于马其顿,于是雅伦人分成了两派,分别属于支持与反对马其顿的集团,在城邦的决策中争执不下。

而亚里士多德的宣讲打动了很多民众,最终使城邦公民大会做出决定,签署了盟约。雅伦人希望暂时借助马其顿的帮助打败基巴达,先从眼前的困境中解脱出来,并没有打算在将来长期遵守这个盟约。福克斯虽然已经死了,可他的流毒仍在,影响着雅伦城中的很多人。

亚里士多德获得外交上的巨大成功,带着缔约文书在卫队的护送下离开雅伦返回马其顿,途中要经过米都利城邦的北境。阿蒙早就想去看望亚里士多德,正可在路上相会。

……

阿蒙带着梅丹佐上路,并没有飞天直接去找亚里士多德的车队,而是来到米都利北境的必经之路上等候。此处是多山地形,蜿蜒的道路横穿一条连绵的山脉,在密林间时隐时现,山中接连要经过好几个隘口。

梅丹佐说道:“这里的地形很险要啊!不适合大军通行,最适合伏击刺杀。”

阿蒙点了点头道:“就是这种地形,我们从密林里悄悄摸过去看看。”

梅丹佐问道:“您要检查道路周围的状况?难道有人会在这里刺杀马其顿王国的特使吗?那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阿蒙答道:“胆大包天的人,世上有的是!别说是小小的马其顿王国特使,就算是居鲁士或辛纳赫那样的大帝,不也一样有人去刺杀吗?我还记得你一人一骑冲向辛纳赫卫队的情形,当时真是威风的不得了!”

梅丹佐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只是吸引人注意而已,并不是刺杀辛纳赫的主力。”然后又叹了一口气道:“刺杀辛纳赫成功了,小茜公主也跟着吉尔伽美什走了。”

阿蒙看了他一眼道:“你有必要叹气吗?”

梅丹佐岔开话题道:“亚里士多德又不是辛纳赫那样的暴君,而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贤者,谁没事会刺杀他呀?”

这回轮到阿蒙叹了一口气:“如果没人埋伏,当然是最好不过,我只是要你看看这条路是否安全。假如真有人行刺,不会是因为别的事,只会为了亚里士多德所携带的缔约文书。”

梅丹佐不解的问道:“可谁会这么干呢?波兹人还是基巴达人?这毫无意义啊!结盟是雅伦城邦与马其顿王国的决定,杀了使者也改变不了既成事实。就算想用这种办法阻止马其顿与雅伦结盟,那也应该在亚里士多德到达雅伦城之前动手,而不能等到现在。真要是这么干了,反而会引起雅伦与马其顿的共同报复,傻的不能再傻了!”

阿蒙又叹息一声道:“你说的没错,正因为如此,才令人意想不到。”

就在此时,梅丹佐于灵魂中发出一声惊呼:“我的神啊,前面真有刺客埋伏,人还不少呢!原来您早就发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