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292章 上什么山唱什么歌

宙斯呵呵笑出了声:“那好,你付钱吧。”

阿蒙转身看去,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园中所有的葡萄都已经收完了,装在藤条编成的筐里,在葡萄架边码放的整整齐齐。宙斯悄然使用了世上最高明的空间神术,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神迹吧,然后笑着问道:“我摘下了所有的葡萄,而且都把它们整理放好,超额完成了工作。作为雇主,你是否会答谢我呢?”

阿蒙苦笑道:“请问您想要什么答谢呢?”

宙斯:“我听说有一位神灵来到米都利,亲手种植葡萄,还自建酒窖酿酒,但奥林匹斯天国中的诸神却从来没有闻见过酒香。我很好奇,想尝一尝你这里的美酒。”

阿蒙:“您怎么会注意到我这里的酒窖呢?”

宙斯:“其实不是我注意到了你,在整个希顿半岛上所有的葡萄园中,你这里是唯一在收获季节不向酒神献祭的。酒神狄俄尼索斯很诧异,想来看看,结果我却发现你在这里,所以就亲自来了。”

阿蒙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梅丹佐,唱歌!”

梅丹佐正在葡萄园中,猛然听见阿蒙的话,感觉有些莫明其妙,好奇的问道:“我的神,唱什么歌呀?”

阿蒙:“《酒神颂》,这里的人们唱的《酒神颂》。”

梅丹佐怔了怔,随即扯开嗓门高唱道——

“把你的酒杯高高举起,

让我们尽情歌唱。

欢乐洋溢在高山顶上,

起舞直至神醉魂销。

美酒像红色的河流奔淌,

将忧愁一扫而光。

神会降临吗?

我们彻夜欢歌将他召唤。

美酒滋润着歌喉,

头发承受轻风的沐浴,

仰望星空神圣的光辉,

直至星光消失,

赤着脚奔向初升的太阳,

沿着河流与峡谷前进,

张开怀抱奔向神灵。

就像回到了家乡,

向神灵倾诉烦恼,

举杯畅饮忘却一切忧伤。”

梅丹佐长的很帅,歌声也很嘹亮,但这《酒神颂》唱的却有点像驴叫。农庄中其他的农夫听见了,纷纷窃窃私语——那位武士肯定唱醉了,也不知在酒窖里拿了多少酒!

这曲《酒神颂》,是人们在喝酒时起舞欢唱的歌曲,以庆祝葡萄丰收、感谢酒神,同时也祈求酒神护佑他们在来年酿出更好的美酒,带醉歌出才有味道。而梅丹佐根本没喝酒,就是按照阿蒙的吩咐扯着嗓子干嚎。

一曲歌罢,阿蒙笑眯眯的问道:“好听吗?”

宙斯直皱眉,实话实说道:“真的好难听!你何苦要他唱呢?”

阿蒙笑着解释道:“谢谢你今天的提醒,这是入乡随俗。”

宙斯:“可酒神是听不见的,你的门徒就算在米都利唱出《酒神颂》,心中也不是在歌颂狄俄尼索斯。”

阿蒙:“葡萄丰收之后,人们饮酒欢唱,希望来年能酿出更好的美酒,是多么朴素而可爱的情怀!假如今天我雇到了足够多的米都利工人,我也不介意拿酒招待,他们也自会歌颂他们的酒神狄俄尼索斯。可是您一个人把葡萄都给收了,照说应该是您唱歌才对呀!”

宙斯岔开了话题,又问阿蒙道:“你到底请不请我喝酒?”

阿蒙取出一枚神石递给他道:“请,当然要请!这是您的报酬,请先拿好。”

他们来到了葡萄园里农夫住的小屋中,这里有一张桌子和两个凳子。阿蒙取出了一桶酒,拿出两个陶杯和酒壶,给宙斯斟了满满一杯酒,坐下后说道:“请尝尝我酿的酒。”

宙斯喝了一口,咂了咂嘴道:“这和米都利城中的酒是一样的味道,虽然还不错,但还不算世间上等的美酒。如果不是你亲口告诉我,简直不敢相信它是神灵酿的。”

阿蒙解释道:“不是神灵酿的酒,是米都利的农夫酿的酒,你在城中已经喝过了?那就是这里运过去卖的。葡萄是去年刚种的,酒窖也是去年新修的,想和最上等的美酒相比,确实还差的远,但这个农庄已经尽量做到最好了。”

宙斯举起酒杯道:“米都利的农夫,我敬你一杯!”

他把手伸了过来,阿蒙也举杯迎了过去,却突然感到一股浑然的力量扑面而来。

宙斯坐在对面,举起的只是一杯酒,可是小屋外的农庄、农庄外的山野、包容山野的天地,仿佛都随着这杯酒撞了过来。陶制的酒杯不适合用力去碰,稍不注意就会碎掉,而宙斯敬的这杯酒更是没法喝。

阿蒙不动声色的端起了杯子,屋外是黎明,太阳刚刚升起,远处的农舍上空飘动着袅袅炊烟,山野刚刚从沉睡中醒来,在阳光下仿佛还显得睡眼朦胧。阿蒙的杯中酒在轻轻的荡漾,映衬出这一片天地景象,两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

只听“叮”的一声响,庞然的力量碰撞在一起,又在一瞬间湮灭的无影无踪,两人的酒杯都完好无损。宙斯的神情稍感意外,以赞许的眼光看着阿蒙点了点头,然后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两位神灵都是各自的天国之主,拥有创世神之上的境界,几乎不可能直接相斗,在人间也更不可能真正的动手。

宙斯突然敬酒发起攻击,有点出乎阿蒙的意料之外,但这并不是真正的决斗,而是一种境界比拼。就算有人站在旁边看着,也不会发现任何异常。宙斯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是想试探阿蒙的底细?

干了第一杯,阿蒙又将酒斟满,提杯道:“您是客人,我是主人,应该我敬您!”然而话未说完他就愣住了,手呈举杯状停留在空中,身形也定在那里。

只听宙斯意味深长的反问道:“阿蒙神,在这里谁是客人、谁又是主人?”

发生了什么事?阿蒙伸手拿酒杯,他的手却像虚影一般穿过酒杯没有拿住。酒杯放在桌子上、桌子放在地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和天地融为一体不可分割,而阿蒙成了局外人。他还坐在原地,却成了一位不相干的旁观者,宙斯在无声无息间把他踢出了这个世界。

好高明的手段,没有触动人间的一切,却将一位神灵“送走”,拥有创世神以上的成就才能施展!假如阿蒙不想真的与他动手,若没有相当的境界,此刻也只能干瞪眼。

阿蒙随即就笑了,把手放下重新端起杯子道:“若是以农夫的身份,我是在请雇工喝酒。但来的既然是您,我的确是客人。”

他又把这杯酒给端了起来,形神在无声无息间又融入了这个世界,阿蒙还是阿蒙,酒还是酒,这个动作等于向宙斯证明了一件事——他们所取得的成就是一样的,就境界而言,谁也不比谁高明。

宙斯赞了一声:“谢谢你敬的酒!”

两人喝了第二杯酒,宙斯举起酒壶给阿蒙斟了第三杯,然后端起这杯酒递了过来,阿蒙伸手去接,却发现拿不到!宙斯悄然改变了两人之间的时空,仿佛都离开了这个世界,虽然隔桌相坐,却相距无限之远。阿蒙将手伸过去,却怎么也碰不到那个杯子。

他们就坐在屋中,一人端着杯、一人伸着手,阿蒙的指尖堪堪要碰到酒杯的边缘,两人之间却似有什么奇异的东西在飞速的流失。这是大法力的比拼,宙斯想让阿蒙拿不到这杯酒,比阿蒙想接过这杯酒要困难的多。

仿佛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只听阿蒙开口道:“此酒正好,再不喝就偏酸了。”两位神灵都动了动,身形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刚才那一幕根本没发生,阿蒙把酒接了过去又说道:“多谢!”

刚才屋外还是清晨,然而宙斯倒了一杯酒递过来,此刻已是黄昏。这一番比拼终究试出了底细,宙斯的法力显然在阿蒙之上。宙斯笑呵呵的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两位神灵再次举杯对饮。

试探与比拼到此为止,宙斯没有再动手,边喝酒边说道:“阿蒙,听说你去年也在这里雇短工,闹的本地人议论纷纷。我想问一句,假如有人未经允许跑到你的葡萄园中干了一天活,然后问你要一个银币的报酬,你会不会给?”

他分明话中有话,在责问阿蒙未经允许进入奥林匹斯神域的事情。阿蒙若只是偶尔路过也罢了,然而却一直赖在这里不走!阿蒙一副憨厚的样子,很“老实”的答道:“宙斯,我没问你要报酬。”

宙斯说道:“以你我的身份,就不必兜什么圈子了,你的来意是什么?”

阿蒙答道:“为了求证,当我开创天国、超越创世神的境界之后,却发现并没有完全实现我的誓愿。于是我便知道,我所追求道路还有未知的境界,但却不知向何处寻找。这里与我所曾经历过的国度不一样,所以我来了,见证形形色色的人间故事。”

宙斯问道:“你这样做,是否在借用奥林匹斯的神域呢?”

阿蒙没有回答,但又没有否认。他以一名赶车人的身份进入了希顿半岛,又以一名农夫的身份留在了这里,但也确实是在借鉴另一个神系神域中的不同信仰,身在其中寻求感悟。他既然是神灵,宙斯的话也没说错。

见阿蒙不答,宙斯又问道:“你是否打算加入奥林匹斯神系呢?”

阿蒙开口了:“当然不会,你不是明知故问吗?”

宙斯:“既然如此,你应该与我做出约定。”

阿蒙:“您想与我做出什么约定呢?”

宙斯反问道:“你说呢?”

阿蒙未经允许进入了奥林匹斯神域,以普通人的身份并未展现过任何神迹,不想引起奥林匹斯众神的关注以免导致意外的冲突。但他并没有打招呼也没有做出任何承诺,他在这里究竟会干出什么事情,宙斯也不清楚。

况且神灵未必需要在人间展示神迹,还可以用别的办法来引导民众的信仰,让人们接受另一种新的指引,在世间传播信仰的人未必都是神灵。若是别人偶尔路过也就罢了,可阿蒙身为另一位天国之主赖在这里不走,怎可能不引起奥林匹斯众神疑忌?宙斯当然要把话问清楚。

阿蒙想了想答道:“我的誓愿,并非想成为天枢大陆上已有的神灵。但您说的也是事实,这里目前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神域,我在其中参悟求证。你找到了我,理应提出要求,有什么话就说吧。”

宙斯直言道:“你在这里,不可以是神灵!”

这话什么意思?宙斯并没有要驱逐阿蒙,却让阿蒙遵守一个协定:他不可以宣扬自己神灵的身份,也不能展现神迹、指引人们的信仰,更不能以神灵的身份干涉这里的事情。虽然阿蒙以前就是这么做的,但他并没有承诺过什么,而宙斯此刻要他明确的答应。

否则的话,如果阿蒙在这里一待几十年,以他的手段若刻意要实现某种目的,估计附近的城邦都得改信阿蒙了。就算宙斯不管,赫尔墨斯也不能愿意呀,附近城邦的众守护神更不能答应。马尔都克吞并了整个阿努纳启神系的神域,借助了波兹帝国的扩张,而阿蒙的手段就更简单了,他只需自己来到另一个神系的神域,就可以在潜移默化中慢慢的“挖墙脚”。

阿蒙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既然您提出了要求,只要这里还是奥林匹斯众神的神域,我便不会以神灵的身份出现,也不会以神灵的手段来干涉这里的事情。但你别忘了,就算我不是神灵,仍然是一位顶尖的魔法师与大武士。”

宙斯笑了笑:“那没什么关系,人间的魔法师与武士有的是,有你不多、没你不少。”

阿蒙又说道:“宙斯,其实我与你的想法不一样。我可以允许奥林匹斯神系的神灵进入我的神域,只要他们以合理的方式行事,也可以去传播另一种信仰,让人们自行去选择。”

宙斯答道:“那是你的事情、你的想法、你的承诺,但你不能这样要求奥林匹斯众神。”

阿蒙摇头道:“我并不想以同样的方式去要求你,只是向奥林匹斯众神做出另一种承诺。你到这里来找我喝酒,不仅仅是为了做出这么一个约定吧?”

宙斯又笑了:“这个约定,是赫尔墨斯希望你做出的,我怕他把你给惹火了,而他可不是你的对手,所以会亲自来。在你我之间,其实应该谈些别的事情。”

阿蒙:“你刚才出手试探我,也是这个目的吗,想知道我有没有资格与你谈?”

宙斯有些尴尬的端杯道:“有资格与我谈论某些事情的人,这里只有你了。”

阿蒙反问道:“难道你忘了马尔都克吗?”

宙斯冷笑一声:“这屋里坐不下他!”

阿蒙笑了:“可你心里还在想着他。”

宙斯似笑非笑道:“你到奥林匹斯神域来印证,难道不也是在窥探我的天国吗?我就不信你没琢磨过马尔都克,你在寻找着求证的道路,自然会思考能见证的一切。而在我看来,你其实还差的很远,谈论你所谓的誓愿,恐怕还为时过早。”

阿蒙苦笑道:“早在我成为神灵之前,就已立下了誓愿。至于马尔都克的世界,实话实说,我已经去过了。”他向宙斯的灵魂中引入了一段信息,介绍了他在‘自在天世界’的所见所闻。

宙斯微微一怔:“你跑的可够远的,就像个迷路的孩子。”

阿蒙:“心里清楚方向的人,是不会迷路的,区别只在于有没有路。”

宙斯:“实话跟你说吧,我到这里来就是想和你商量——怎么对付马尔都克。”

阿蒙:“我为什么要对付他?”

宙斯眯起眼睛道:“你的信徒奉你为唯一的神灵,撒冷城还在波兹帝国治下。你完全可以留在天国享受荣光,可偏偏要到人间来,又是为了什么呢?反正你也不清楚路在何方,那么就以人间的方式去尝试吧。……也许不能说是对付他,而是我的愿望、也是你的尝试。”

阿蒙想了想答道:“这倒是可以考虑,但你也说过,我在这里不可以是神灵。”

宙斯笑道:“大流士在人间也只是帝王而已,他能做到的,别人也能做到。”

阿蒙又想了想道:“好吧,我们可以合作。马尔都克已经做到的事情,我也应该去印证,否则还谈什么超越?……但我也想提醒你,就我在希顿半岛的经历,奥林匹斯神域可够乱的,你还是先把自家事情处理好再谈其余吧。”

奥林匹斯神系与天枢大陆以往的各神系都不同,仅一种情况就很令人惊讶,它竟然同时拥有十二位主神,而宙斯也只是其中之一!各城邦都有自己守护神,形成了不同的神域,虽然名义上都属于奥林匹斯神系,但众神在人间各自为政。

宙斯号称众神之父,在天国中拥有权威。至于人间各城邦该怎么干,众神却自有主张、不受宙斯的约束,各地的主神殿也并非宙斯的神殿。希顿半岛上大大小小几百个邦国之间的混乱局面,也完全符合这个背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