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291章 上帝的葡萄园

在希波战争结束之后,雅伦城邦建立雅伦同盟称霸海上,与基巴拉城邦建立的基巴达同盟之间冲突不断,摩擦与战斗越来越多、规模也越来越大。

在阿蒙这位曾经的埃居帝国大将军、战场总指挥眼里,希顿半岛上的战争多少显得有些滑稽,有时候简直就像一种竞技游戏。虽然战争总伴随着伤亡,但这里发生的城邦冲突的伤亡率,却比天枢大陆上其他国家的战场上要小的多,而投降就像是家常便饭。

希顿半岛缺乏大片的开阔平原地带,而各城邦的规模相对较小,因此大陆列国所流行的战车军阵在这里非常少见,城邦军队主要以步兵为主。重装骑兵也有,但是骑兵的装备比较昂贵,基本上由贵族武士组成,他们也是在战斗中发起冲锋的主要力量,后面跟着一窝蜂的步兵。

在城邦之间小规模的战斗中,贵族武士的冲锋砍杀与单兵格斗往往成了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双方的声势也决定了士气。一旦战线溃散,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也不会誓死血战,而是非常见机的选择投降,获胜的一方通常也不会赶尽杀绝。

这样的战斗,很像神话传说中英雄时代的角力,失败的一方向胜利的一方臣服。等过了一段时间,盟约改变或城邦力量对比出现了变化,又会有新的冲突发生,因此希顿半岛上各城邦之间的局面很混乱,基巴达同盟与雅伦同盟控制的势力范围也在不断的变化中。

这样的军事组织,怎么能打败波兹大军的入侵呢?实际上在波兹入侵时,很多邦国都望风投降了,是雅伦与基巴达联合众城邦,利用后勤与地形优势,与劳师远袭的波兹军队打了一场持久的消耗战。决定胜负的关键是雅伦城邦强大的海军以及训练有素的基巴达战士,雅伦人精通海战,而基巴达武士军团拥有重装战阵。

波兹大军退去之后,希顿半岛又陷入低烈度却反复频繁的内战冲突之中,这也是社会各阶层分化最剧烈的时期。希顿各城邦中的居民成分复杂,主要包括贵族和公民,贵族当然也享有公民身份。所谓公民与平民或自由民并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享有城邦政治权利的成年男子。

在城邦同盟争霸时期,因为种种原因丧失土地和公民权的自由民越来越多。这些自由民为了谋生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在战乱时就去当雇佣兵,谁给钱就帮谁打仗,不论作战的对手是谁。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城邦之间的战争只是以征服或投降的方式解决,而不殊死相斗。

那些失去土地的自由民,在没有战争发生时往往无所事事,经常到各种商行或田庄中去打短工。阿蒙所在的田庄外面,有不少这样的人。

阿蒙一大早就来到葡萄园外的大道旁,他吆喝道:“无所事事的人们啊,谁能帮我完成葡萄园中的工作?”

很快就有人围了上来问道:“要雇短工吗,给多少工钱?”

阿蒙伸出一根手指,说出了一个丰厚的令人惊讶的报酬:“一直工作到日落之时,每人支付一个银币。”

很多人兴高采烈的走进了葡萄园开始工作,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阿蒙还站在葡萄园门口雇人,又有人来问工钱,他仍然开价一个银币,更多的人走进了葡萄园忙碌起来。中午的时候,阿蒙仍然站在门前雇人,不断有工人进入葡萄园,直到下午阿蒙还是站在门前,开出的雇工价格仍然是一个银币。

葡萄园中一片繁忙景象,等到太阳落山之后,工人们陆续走了出来。阿蒙还站在门口,他的双脚从日出时开始就没动过地方,给每一个走出葡萄园的雇工发工钱,每人一个银币。

一大早就进入葡萄园的工人不高兴的嚷道:“这不公平!我们在烈日下工作了一整天,而下午来的工人只干了一会儿,为什么都是一样的报酬呢?”

阿蒙答道:“因为我答应他们,工钱就是一个银币,我要信守承诺。”

上午进园的工人们又不满的嚷道:“可是我们做的工作要比他们多得多,理应得到更多的报酬!”

阿蒙又说道:“可是你们也答应了我,报酬就是一个银币,你们也要信守承诺。”

有人还想争执,这时威风凛凛的梅丹佐骑着高头大马从路上走了过来,看架势来意不善,于是大家都领了工钱迅速散去。梅丹佐下马向着阿蒙行礼,阿蒙笑道:“梅丹佐,你来的正好,否则我恐怕会挨揍了。你来评价一下这件事,我做的对不对?”

梅丹佐眨了眨眼睛道:“我的神,您刚才所说的道理完全正确,但没有哪个农庄主会这么做事,您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阿蒙却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才答道:“我只是把简单的道理展现在有点复杂的事情中,看看人们会有怎样的反应?”

梅丹佐说道:“您并没有做错什么,既给了这些游手好闲的人们一个工作的机会,让他们得到了远比这份工作所应得更丰厚的报酬,又表达了您对承诺的信守以及对劳作者的慷慨。”

阿蒙笑了笑:“但我也没有做对什么,世间的事情自有世间的道理,人性也有人性的特点,我明天早上再来的话,恐怕就雇不着人了。”

阿蒙所料果然没错,当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来到葡萄园门外时,附近闲逛的人很多,却没有人肯进葡萄园工作。阿蒙招唤道:“阳光下无所事事的人们啊,为何不工作呢?是没有人雇佣吗,那就来帮我干活,工作到日落之时,我愿望支付一个银币的报酬。”

可是没有人过来,大家都在等待。有几个不知情的新人听说报酬这么优厚想接受雇佣,却被旁边的人拉住耳语了几句,于是又站定了脚步。就算有人想进葡萄园,这种情况下也不好再过来了,否则会被大家嘲笑为愚蠢的。

人们一直等啊、等啊,想等到下午日落之前再说。但是中午一过,阿蒙就转身走进了葡萄园,直到日落再也没见他出来。在下午的时候,已经有一群人围在了葡萄园门口,纷纷叫嚷着:“我们要进园工作,那个叫阿蒙的人呢?他怎么不守信用!”

梅丹佐从葡萄园中走了出来,板着脸道:“阿蒙什么时候说过下午会雇人?当他雇不到工人的时候,自然也就离开了。”

人群又一次散去了,梅丹佐走进葡萄园看见了阿蒙,笑着说道:“我的神,你也够坏的,这是在逗人玩呢!”

阿蒙笑着反问道:“那他们又损失了什么呢?我从未有一字一句的欺骗,可是他们自以为聪明,却认为受到了欺骗。”

梅丹佐没多说什么,只是笑道:“明天你能请到足够多的工人。”

梅丹佐的预料也果然不错,第二天一大早当阿蒙出现在葡萄园门口时,这里早就等了很多人。阿蒙仍然表示愿意雇佣他们,工作到日落之时,工钱是一个银币。这一天葡萄园中所有的活都干完了。

当工人们都离开之后,梅丹佐又问阿蒙道:“我的神,我想知道您自己对这三天是什么看法?”

阿蒙沉吟道:“人们对我无可指责,但是这三天,我做的事情并不符常理,只是彰显了我的自由意志。而人们做出的选择,则是根据他们的反应与感受。当世人习惯了所谓的人之常情,往往忽略了最简单的思考,他们做出一切选择的时候——最初、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呢?”

阿蒙在葡萄园中的故事大抵如此,人们把他看作一个脾气固执的怪人,而东家伊索却对他相当的宽容。

而希顿半岛上的局势正如伊索所预言,雅伦同盟发动了一次海上的远征,却在陆战中输给了基巴达同盟,与很多城邦之间的商道被切断,失去了经济霸主的地位。米都利城邦也受到越来越严重的影响,这个冬天仿佛变得格外寒冷,商人们该如何摆脱困境成了城邦中最热门的话题。

伊索与米都利的贤者泰勒斯成了好朋友。泰勒斯经常在城邦广场上宣讲他对万事万物的看法,他有两句名言,一是“水是万物之源”。他告诉人们,水、气、冰的变化也存在于世上的万物之中,我们能看见的世界是由物质构成的。他的另一句名言是“万物皆有神在”,这世上的事物不论你了不了解它们,都有其存在的原因和方式。

泰勒斯非常博学,曾远游过天枢大陆很多国家,他在广场上向民众传授各种知识。比如他曾告诉工匠如何测量梯子够不着的高度,可以用一个标尺测量地面上影子的长短,按同样的比例去推算。他还向人们讲解天文历法,内容非常复杂深奥,没有几个人能听懂,但他却宣称这些知识很有用,还预言过日蚀的发生。

于是有人就诘问泰勒斯道:“米都利城中的居民大多都是商人,不是商人也是商人的伙计,大家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挣钱。如果你所谓的知识不能挣到更多钱,又有什么用处呢?至于天上的日蚀会不会发生,那只是神灵的事情!”

泰勒斯听完之后就对伊索道:“既然如此,我有一笔生意要做,你愿不愿意与我合作?如果你肯出资的话,我将收益的一半分给你。”

伊索笑呵呵的答道:“我很愿意,你需要多少本钱就尽管拿去。”

旁边有好心人劝道:“你怎么能相信这样一位只会空谈的学究呢?他确实很有知识,但哪里会做生意!”伊索却笑而不言。

在冬天的时候,伊索出资给泰勒斯,泰勒斯用这笔钱租下了很多橄榄榨油器。当时并没有人和泰勒斯争,都觉得这件事莫名其妙,等着看泰勒斯和伊索的笑话呢。

精通天象的泰勒斯,预料到了第二年城邦附近的山地中橄榄大丰收,而由于战争的影响,这些橄榄很难运出去。新鲜的橄榄无法长期储存,必须尽快榨成油才好存放。

橄榄油一直以来都是雅伦同盟最重要的出口物资之一,就算暂时通商受阻,商人们也会把它储存起来等到日后运到外邦出售。于是泰勒斯挣了一大笔钱,他根本用不着亲自去操作那些榨油器,也用不着雇人来榨油,只要把所有的榨油器加价转租出去就轻松搞定。

这位贤者在城邦广场上向众人说道:“知识就是财富,而所谓财富不仅仅是你们所看到的那些。我的学识并不是不可以挣钱,只是我的所求并非如此。”

伊索也闷声发财,跟着泰勒斯赚了一大笔,而阿蒙自始至终也在无声的关注着这些事。

……

又是一个秋天来临了,米都利城邦的物产不能及时的运送出去,外界的物资进口也受阻,而伊索田庄中出产的麦谷与葡萄酒价格飞涨。这位老者不仅挣了很多钱,而且也用事实证明了他对这座城邦中商人们曾经的告诫。

阿蒙在米都利已经呆了一年,身为农夫迎来了丰收的季节。葡萄成熟了,又需要雇短工来收摘。这天他来到了葡萄园外,还没等吆喝,就有一个人走过来问道:“阿蒙神,你要雇人收葡萄吗?假如我帮你把园中的葡萄都摘下来,你打算付我多少工钱呢?”

阿蒙微微一怔,此人他在雅伦城中的剧场里见过,正是行走人间的宙斯。

该来的人终于来了,自从赫尔墨斯出现在伊索商铺的门前时起,阿蒙就想到了会有今天。宙斯叫他“阿蒙神”而不是“阿蒙”,就等于挑明了身份。而在宙斯开口的同时,阿蒙也确定了一件事,眼前这个人就是直接从奥林匹斯天国来到人间的宙斯本人,不是任何化身。

阿蒙笑着答道:“宙斯,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雇佣,又能完成所有的工作,我可以给你一枚神石做报酬。”

宙斯走进了葡萄园,而阿蒙还站在门口没动。宙斯又回头道:“米都利城外的农夫,难道你不进来监工吗?”

阿蒙仍然笑着答道:“我不需要监工,就算您是雇工的身份,所做出的也一样是神灵的承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