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卷:诸神黄昏
第289章 最接近于神灵的人

伊索却主动为自己的亲戚解释道:“他们也不清楚我有没有继承人,况且我还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来历也很可疑。而宅子和田庄可是实实在在的财产,已经属于他们,他们聪明还是傻,只有神灵才清楚了。”

赶车的阿蒙耸了耸肩膀道:“我不清楚,我就是个赶车的!”

梅丹佐问道:“你足够有钱,其实把宅子和田庄买下来也不难,如果这样做的话,我想他们会乐意承认你亲戚的身份。”

伊索却反问道:“梅丹佐,我们活在世上,你考虑过一个问题吗——我是谁?你是梅丹佐,但你为什么会是梅丹佐?……我若是那样做,便失去了寻找故土的意义。其实我并不介意给他们一大笔钱,但这是为了什么呢?就从证明自己的身份开始吧,我是伊索,就以伊索的身份去行事。”

梅丹佐又问道:“碰到这样的亲戚,你有何感慨啊,是否有点失望?”

伊索坦然道:“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更不会失望。他们都是芸芸众生中的小人物,所谓的‘小’并不是指他们的身份地位低,而是具备普遍的人性弱点,可能显得市侩、自私、多疑,看起来很可笑,但他们的想法与做法在世间很常见,也是很正常的人,就连雅伦城中那些剧作家也经常将神灵描写成这样。

既然芸芸众生如此,谁家的亲戚都有可能是那样的小人物,我伊索的亲戚为何就不能呢?他们的反应可以理解,其实我一点不怨恨,相反,我甚至很感激、感激神灵也感激他们。我回到家乡还能见到阿克曼家族的亲人,我从小长大的故宅与父亲的田庄还在。”

驾车的阿蒙不禁叹道:“伊索,你可能是这座城邦中,最接近于神灵的人。”

……

老阿克曼的儿子伊索回来了,在失踪六十年之后!这件事在米都利城中引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轰动,成了人们闲暇时的谈资。有人说伊索在外面发了财,却还要拿回祖上应继承的田庄与宅院。也有人说那外乡人不是伊索,只是听过老阿克曼家的事情,装作发财归来的伊索,企图招摇撞骗。

伊索住在客栈中,带着一名马夫和一名护卫,凡是上了岁数的人见到他,都说他确实长的很像阿克曼家族的人,也许真的是伊索·阿克曼。有些人又开始议论,既然伊索是发了财回来的,何苦还要拿回堂弟一家已经经营了六十年的资产呢?

雷德·阿克曼算是很有出息了,才能把财产保留下来,经过了这么多年其间还有战乱,若换做别的人家,宅子和田庄很可能早就不在了,伊索就算回来,又能找谁去要?那些喜欢在神殿广场上宣讲的贤者也聊到了这件事,按他们的观点,如果伊索就是伊索,那么宅子和田庄就是他的,伊索慷慨也罢吝啬也好,并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就算伊索愿意把宅子和田庄送给堂弟,也要先证明那是他的,才谈得上慷慨与奉送。

伊索的身份将由城邦公民会议进行裁决,这是伊索本人提交的请求,裁决者是城邦公民会议中的五十名常设代表。这与提交到法院由法官审判是不同的,因为法院只能受理伊索提出的财产纠纷控诉,或者是雷德·阿克曼对伊索提出的诈骗指控,但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确定伊索的身份。

雷德·阿克曼并没有向城邦法院提出控诉,他只是宣称不能确定那位老者的身份。

召开公民会议的这一天,很多感兴趣的城邦民众都跑去看热闹旁听,城邦议事大厅里挤满了人。公民会议指定了一位代表主持这次裁决,就是米都利城中着名的贤者泰勒斯。泰勒斯接受这个委托之后,先邀请了十位城邦中八十岁以上的老者到场,他们都是当年见过伊索·阿克曼的人。

长寿向来被视为神灵的赐福,在经历战乱年代之后,一直居住在同一个城邦中享有如此高寿的人,只要不是什么作奸犯科之徒,都是受人尊敬的长者。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且还要求神智清醒、能够回忆起六十年前的事就更难了,好不容易才请来十位。

想要这些长者清晰的回忆起六十年前曾认识、却没有特别留意过的一位少年,确实也不现实。其中有几位长者看见伊索之后告诉泰勒斯,他的五官确实很像记忆中的伊索·阿克曼,但时间太久了,当年的印象早已模糊,更何况伊索如今也已经是位老者,无法确认!

泰勒斯也没指望这些老者能确认,他们能够回忆起当年的伊索,才证明这场裁决有意义而不是闹剧。不能随便某个人来到城邦,宣称自己是几十年前的什么人,城邦公民会议就会为他进行裁决。

接下来,泰勒斯在众人面前问伊索道:“外乡归来的老者,您坚称自己就是伊索·阿克曼,请问有没有证明身份的文书?”

伊索答道:“我拥有在埃居和撒冷城能证明身份的文书,但也只能证明我在那里的身份,对本次裁决而言毫无意义。这样的文书,只有米都利城邦的公民会议才能签署,也就是说这场裁决结束之后,我才有可能拥有它。而当年的文书早已不在,就算还在我手中,也很难证明我就是文书中的那个人。”

接下来城邦公民会议进行了一个重要的仪式,在大多数公民代表的提议下,请求神灵降以神谕。如果神谕确认了伊索的身份,那么就不必再做裁决了。议事大厅中有城邦守护神的神像,在两名城邦祭司的主持下,泰勒斯代表城邦民众向着神灵祷告、祈求神谕的降临。

奥林匹斯神系的情况很有趣,它的神域组成形式与希顿联合王国差不多,宙斯并不是每一个城邦的主神,几乎各个城邦都信奉自己的守护神为城邦主神。比如雅伦城邦的守护神是雅伦娜,基巴达城邦的守护神是战争与铁匠之神阿瑞斯,而米都利城邦的守护神是众神信使、商贸之神赫尔墨斯。

阿蒙与梅丹佐也站在旁观的人群中,梅丹佐的声音悄然在伊索的灵魂中响起:“老伙计,你不用担心,假如那两个祭司被人收买,故意说谎话冒充神谕,我会叫他们一辈子都开不了口!”

伊索倒不担心这些,只是默默的看着,一般的祭司不会在这种场合撒谎,如果真的信奉神灵的话,那得是多大的代价才能让他们当众背叛神灵?而阿蒙倒是对此很感兴趣,赫尔墨斯究竟会不会降下神谕确认伊索的身份?

果然有神谕降临,真的是神坛上的赫尔墨斯做出的谕示,阿蒙感应的很清楚,祭司没有玩任何花样,而主持仪式的泰勒斯如实的宣告了神谕的内容——

“米都利的民众们,你们面前的这位老者从异域归来,那里并未接受神灵的光辉照耀,神灵不会证明他的身份,需要他自证。”

阿蒙微微一怔,那位赫尔墨斯应该可以确认伊索的身份,比如阿蒙使用追溯神术也能确认——如今的伊索就是当年的伊索·阿克曼。但赫尔墨斯却拒绝提供结论,而是要伊索去自证,将裁决权又交给了城邦公民会议。

但是赫尔墨斯并没有撒谎,神灵说的是实话,他也没有否认伊索的身份。泰勒斯好像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宣读完神谕之后,又朝伊索道:“神灵已有谕示,让您自证身份。”

伊索答道:“我可以自证,我站在这里就是一种证明,但我要提供怎样的证据,公民会议才会做出裁决呢?”

泰勒斯想了想道:“这是一个难题,实际上你就是你,本无需证明。但是按照城邦的法令,必须提供裁决的依据,这样的依据应有三种:曾经的身份留下的印记、过往的经历唤醒的回忆、你所保留的故土痕迹。”

伊索点了点头道:“理应如此,那我就一条一条的来吧,首先请大家仔细看这个印记。”他伸出了一只胳膊挽起袖子,在上臂内侧靠近肘窝的位置,有一个浅褐色的模糊痕迹,看上去是很久之前留下的伤痕。

伊索解释道:“我小时候很调皮,听说金子烧不坏、在火中也不会变质,就用东西夹着我父亲的戒指在火上烤,结果一不小心掉到胳膊上把自己烫伤了。戒指上铭刻着阿克曼家族的徽记,那时候我只有八岁,伤痕恰好是半个徽记的样子。这伤痕随着我成长也变大了,但还能看出徽记的轮廓。”

泰勒斯把雷德·阿克曼叫到身前,摘下他的戒指验看了家族徽记,而伊索胳膊上的印记确实就是半个徽记的模糊轮廓,显然不是最近才留下的。泰勒斯又叫在场的其他公民会议代表轮流验看一遍,虽然那伤痕已经很模糊,但尚可辨认。

人群中的梅丹佐咧着嘴直乐,心中暗道伊索这老家伙够鬼的,还藏着这么一手,等到了这种场合才把袖子掳起来。

验看伤痕之后,伊索放下袖子又说道:“过往的经历怎会没有记忆?否则我又是怎样寻回到这里?泰勒斯先生,我需要您问雷德·阿克曼一句话。我家的老宅虽然翻修过,但大门前的台阶七十年来原封未动,是不是这样?”

泰勒斯扭头问雷德,雷德点头做出了肯定的回答。伊索又说道:“宅院大门前共有五级石阶,是用整块的石板一条压着一条搭建的,把上面的四块石板拆开,最下面那块最大最沉重的石板翻过来,背面刻的花纹我还记得,可以当众画出来。”

泰勒斯追问道:“您怎会知道?”

伊索答道:“台阶是我六岁那年修的,我当时亲眼看见。”

泰勒斯命人给伊索拿来了纸笔,伊索在羊皮纸上画了一根权杖、顶端缠绕着两条蟒蛇,这是赫尔墨斯的权杖常见的样子,刻在台阶的石板底下是守护宅院用的。米都利的很多建筑在修建时都有这个风俗,会在某个看不见的位置留下城邦守护神的象征。至于留在哪个位置则是每户人家的秘密,据说若泄露了这个秘密被恶魔获悉,将会失去守护神的保佑。

那座宅院是伊索的父亲与雷德的父亲分家后新修的,守护神的象征留在门前台阶第一阶的石板背面,这是连雷德·阿克曼都不清楚的情况,伊索却当众说了出来。

这种事情可不能开玩笑,假如真的验证了,那么按照风俗,这座宅院也得重修才能住,因为守护神的隐藏位置已经暴露了。泰勒斯赶紧请一名祭司带着一队身强力壮的武士前往那座宅院,把台阶拆掉掀开石板验看。

过了一会儿,查验的人回来了,那名祭司向公民会议代表报告了结果,宅院门前的台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而伊索提供的情况准确无误。大厅中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嘈杂,人们都在窃窃私语,至此已经无人再怀疑伊索的身份了。

泰勒斯挥了挥手要求大家肃静,让伊索继续说话。伊索正要开口,雷德·阿克曼走上前去向着泰勒斯行礼道:“诸位大人,尊敬的公民会议代表们,不必再问了,这位老者就是我的堂兄伊索·阿克曼,我已确定无疑!”

雷德·阿克曼是一名贵族,也是城邦的公民会议代表之一,他听见众人的议论就已清楚结果了。无论他认不认伊索这位堂兄,在众人心中已经认定了伊索的身份,如果等到裁决之后再表态的话,以后他和他的三个儿子将会受人的鄙夷与嘲笑。雷德虽然市侩但也懂得事理,此时主动站了出来。

泰勒斯露出了笑容,看着雷德道:“现在公民会议所讨论的议题,是确认我面前的这位老者是否就是六十年前的伊索·阿克曼,在这个场合,您承不承认并不代表最终的结果。伊索先生、雷德先生,我们是继续问下去呢,还是现在就提交表决?”

伊索微笑道:“那就请现在表决吧,如果城邦公民会议代表们认为我有必要继续证明的话,我再继续证明。”

表决开始,参与表决的五十名代表一致认为伊索无需再做更多的证明,确认他就是伊索·阿克曼。大厅中响起了喝彩声与鼓掌声,雷德·阿克曼把三个儿子叫了过来,让他们向伯父伊索行礼问候。大儿子布莱克涨红了脸带着愧色,二儿子亨特满脸尴尬,三儿子韦尔则显得很开心。

伊索张开双臂给了堂弟一个热情的拥抱,又依次拥抱了三个侄子,然后伸手取出了三枚火焰精灵,交给三个侄子每人一枚道:“亲爱的侄子们,我孤身回到家乡,这本就是我为你们准备的礼物。既然已经确认我这位伯父,就请收下吧,这是远方归来的祝福。”

大厅中的很多人都惊呆了,用各种眼光望向三兄弟手中的火焰精灵,他们万没想到伊索出手如此慷慨,当众送了三个侄子这么贵重的礼物。其实早在伊索与亲戚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打算送他们了,要不然梅丹佐也不会取出来,这是早就准备好的礼物。

雷德·阿克曼脑门上出汗了,令三个儿子跪地致谢,上前一步抓住伊索的手臂激动的嘴唇都在发抖:“我的堂兄,您太慷慨了!怎能送给孩子这么贵重的东西?请原谅我的……”

伊索打断他的话,呵呵笑道:“我从未怪罪过你,听说你们要买商船去做生意,我留着这些钱也没有别的用处,如果我是你的堂兄,资助他们也是理所当然。……其实我非常感谢你,经过这么多年当我回到家乡,还能看见故宅与少年时的田庄,是你和你的家人保留了它们,这对于我而言太珍贵了!”

这个场面很让人感慨啊,泰勒斯清了清嗓子又说道:“今天的会议,所表决的第一个议题已经结束,我在此也恭喜阿克曼一家亲人相认。接下来将表决第二个议题,是阿克曼家族的亨特·阿克曼提出的,在第一个议题裁决结果做出之后,这第二个提议才会生效。”

伊索不动声色的转身问道:“哦,尊敬的先生,今天还有第二个议题吗?”

泰勒斯有些无奈的答道:“是的,这第二个议题也与您有关。城邦公民会议一致裁决,您就是赛因斯·阿克曼之子伊索·阿克曼,赛因斯·阿克曼先生留下的宅院与田庄应属于你,这在裁决作出的同时就已经确定。您的侄子亨特·阿克曼事先提出了另一个议题,请求在此裁定的基础上做出另一个裁决……”

泰勒斯的话还没说完,亨特·阿特曼满脸通红的站起身来,张开手臂大声道:“各位公民会议代表,请原谅我的失礼,我收回我的提议!”

雷德·阿克曼也说道:“神灵啊,请原谅这个愚蠢的孩子吧!我也要求他收回提议。”

泰勒斯似笑非笑的问道:“亨特·阿克曼先生,你真的要放弃你所提出的要求吗?”

亨特连连点头道:“是的,我放弃!”

泰勒斯很干脆的一挥手:“那么本次会议到此结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