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88章 我是谁

这个问题很有趣,宙斯当然是宙斯,阿蒙已经认出来了。但是他想的是另外一回事,宙斯的面目与他上次见到的基巴达国王列奥尼并不一样,是这位神灵本人来到人间看戏呢,还是又斩下了某个化身呢?或者就是干脆变化一种身份来到人间闲逛?这样的身份对于神灵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宙斯与阿蒙取得的成就境界是类似的,但他突破成就远比阿蒙要早得多,掌握的更加精深纯熟、也领悟了更多的奥妙,达到了手段具足的状态。

所谓的化身历世,并不是随随便便变化一个样子、转换一个身份这么简单,若是这样的话,就连某些九级神使都能做到。到了宙斯这种成就,其意义就完全不同了。文森特卜转述无量光的话——“动念既是缘起”,那么像阿蒙这样的神灵,有动念之缘起才有化身之显现,而且每一种化身都是独一无二的,代表着神灵的誓愿、思考以及须以这个身份经历的求证。

在希顿联合王国的神话传说中,宙斯在人间沾花惹草,据说还有过不少孩子。神灵是一种超脱的存在,天枢大陆各地神话中关于神灵之间的血缘关系,实际上是一种指引者与被指引者之间的传承关系。但神话到了宙斯这里就有点令人纳闷了,未尝不会真有其事。

阿蒙又想起了当年的歌烈,歌烈在哈梯王国终身未娶过着清修的生活,但假如歌烈留下了后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阿努以灵魂新生的方式来到人间成为歌烈,是一种超越创世神成就的尝试,很难说这种尝试是成功还是失败。

宙斯与阿蒙一样,走的是另一条道路,他开辟了奥林匹斯天国,并且能够自由的离开天国来到人间,而且融合了原创世神的神国。至此为止,阿蒙所求证的道路与宙斯并没有明显的区别。但是奥林匹斯众神似乎涉世很深,这位宙斯一次又一次来到人间,有时可能是神灵本人,有时可能是以化身历世。

像他这样的神灵来到人间,是怎样一种存在、为了求证什么,又该用怎样一种方式?这些正是阿蒙在路上思考的问题,此刻他本人也行走在人间,是一位赶车人。

在沉思中,阿蒙驾着车进入了米都利城邦,这是希顿联合王国最古老的城邦之一,也是希顿半岛曾经的文明发源地与经济商贸中心,但是希波战争之后,它的重要地位已被雅伦城邦所取代,米都利也加入了雅伦同盟。

伊索进入了这个曾经熟悉的城邦,六十年过去了,他有很多地方已经不认识了,但城邦的街道轮廓依稀还在。他让阿蒙赶着马车来到一座府邸前停下,挑帘下车叹息道:“这座旧宅子曾维修过,但还是原先那栋建筑,门前的雕像还是六十年前的。”

守门的仆人走过来问道:“你们是来拜访我家老爷的吗?为何把马车停在这里?”

伊索问道:“你家主人是谁?”

仆人答道:“是雷德·阿克曼老爷,这宅子是他的。但老爷不在城里,去城外的庄园收租了。”

伊索的神情有些激动,但还是尽量平静的问道:“雷德·阿克曼老爷?请问他的父亲名叫罗斯·阿克曼吗?”

仆人有些奇怪的答道:“是的,我听说过老爷父亲的名字,请问您是怎么知道的,到这里来又是为什么?”

伊索一指院门上挂的一个牌子问道:“雷德·阿克曼要卖掉这座宅子吗?”

仆人恍然大悟道:“您是来买宅子的?阿克曼老爷开价二百个金币,只要您肯出这个价钱,就可以在城邦物产署登记拿到房契,这宅子就是您的啦。”

伊索道:“雷德·阿克曼为什么要卖掉这座宅子?”

仆人挠了挠后脑勺道:“我只是看门的下人,也不是太清楚,听说庄园的收成不太好,阿克曼老爷还有一处新宅子,想把旧宅子和田庄都卖了,然后买船去经商。最近在战争中发了财的老爷们,大多是这么想的。”

伊索微微一皱眉:“经商当然能挣钱了,但也不能不要祖上的田庄吧,若城邦没有物产,拿什么去交易?大家都去经商,赚谁的钱啊?”

那仆人显然很健谈,笑着说道:“当然是赚那些外邦人的钱,至于田庄、矿场、作坊就让别人经营吧,老爷们都想挣大钱、挣快钱、挣别人的钱。”

伊索又问道:“如果这座城邦的人都不重视生产,只想着贸易繁荣,一旦繁荣不再,会陷入困境的。贸易本身只是交换彼此需要的东西,商人可以从中获利,但如果忽略了根本,这座城邦只能靠外邦的物产支持,是繁荣不了多久的。”

仆人又挠了挠后脑勺道:“我只是守门的,您说的都是大人们需要考虑的问题,现在米都利加入了雅伦同盟,同盟的力量很强大,可以保证贸易地位。……扯远了,您是来买宅子的吧?我可以带您进去看看,如果想买的话,阿克曼老爷天黑前就会回来,您再找他详谈。”

伊索笑道:“这里就是我父亲的宅子,我的名字叫作伊索·阿克曼,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提起过这个姓氏了。”

守门人吃了一惊,转身瞪大眼睛看着伊索道:“您也是阿克曼家的人?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您的名字?”

伊索解释道:“我的父亲叫赛因斯·阿克曼,是罗斯·阿克曼的哥哥、雷德·阿克曼的伯父,他曾经是一位商人,六十年前在海上遇难,我却侥幸活了下来。这座宅子是我父亲的,我在这里长大,没想到它还在、仍然属于阿克曼家族。我要是晚来一步,恐怕就要卖给别人了。”

守门人目瞪口呆道:“这,这,这……您能证明这一切吗?好吧,就算您是伊索·阿克曼老爷,这也是您的家务事,不是我一个仆人能插嘴的。雷德老爷不在,您是要在这里等他来吗?”

这时梅丹佐已经打开院门,侧身朝伊索道:“老爷,您请!”

伊索走进了故宅,笑着朝守门人说道:“你是个不错的门房,不必担忧,如果我拿回了宅子,仍然会雇你为守门人。”

雷德·阿克曼在米都利城有一座更大、更气派的宅子,这座宅院已经搬空了,只留下一个打扫的女仆和看房子的门房,正准备将这所房子出售。伊索突然到来,守门人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敢得罪,而伊索已经登堂入室,在客厅中坐了下来。

女仆问门房是怎么回事?门房小声的和她嘀咕了几句,女仆也皱着眉头给伊索倒水。伊索则笑着赏了他们十几枚铜币,女仆的眉头展开了,又给伊索拿来了食物。而那个门房则趁机离开了宅子,跑到雷德·阿克曼现在住的府宅去报信。

阿蒙就像一位车夫,没有理会其余的事情,将车赶到前院的马棚前停下,将马拴在了马棚中。

天还没黑的时候,雷德·阿克曼就赶来了。这位老爷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三个身强力壮的儿子与一小队巡城士兵,脸上带着怒意,显得气急败坏。他如今已经是一名贵族,当年是他的父亲继承了哥哥赛因斯·阿克曼的遗产,本人在希波战争中立了功,而成为城邦中的新贵。雷德也是米都利城邦会议中的公民代表之一,他的长子布莱克还是城邦军队中的一名小头目。

雷德接到了守门人的报信,第一反应非常震怒,因为伊索早就死了,六十年来杳无音讯,突然冒出来一个人自称伊索、赛因斯·阿克曼的继承人,一定是谋夺财产的骗子!雷德怎能让骗子得逞,随即将儿子们都叫上了,布莱克·阿克曼还带了一队巡城士兵。如果真是想来谋夺财产的骗子,就当场将人抓走!

阿蒙在马棚里听见了外面的喧闹声,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没有理会,而梅丹佐在客厅里陪着伊索。雷德将那队卫兵留在了院子里,自己带着三个儿子冲进客厅,朝着坐在那里与女仆说话的伊索喝道:“你这个骗子,给我站起来!”

伊索笑眯眯的站了起来问道:“请问你是谁?”

女仆在一旁小声答道:“他就是雷德·阿克曼老爷,这座宅子现在的主人。”

伊索看着怒气冲冲的雷德·阿克曼,微笑着张开双臂道:“我亲爱的堂弟,你就是这么欢迎离家六十年后才归来的堂兄吗?难道不想接受我这位老人的祝福与拥抱?”

雷德愣住了,因为伊索的五官相貌确实带着阿克曼家族的特征,长的很像他已经去世的父亲。但雷德的长子布莱克·阿克曼却抽出佩剑,指着伊索喝道:“你这个骗子,别想冒充我的伯父!”

伊索微微一笑,又坐回了桌边,看着持剑的布莱克,语气平和的说道:“年轻人,有话好好说清楚,你拔剑做什么呢?我说出了我的名字,而你说我是骗子。我究竟骗了你什么,伊索这个身份难道是属于你的吗?”

如果说眼前的老者是骗子,那么这个骗子可够有气度的。伊索做了十几年的城主,他所建立的撒冷城邦可比米都利城邦大多了,什么场面没见过?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威严气度。

布莱克仍然拿着剑,气哼哼的说道:“你自称是我的伯父伊索,难道不是想骗取阿克曼家族的财产吗,你又怎能证明你是伊索?”

一直站在桌边的梅丹佐上前一步,朝着布莱克伸出了一只手。他身形一动就带着一股威压,布莱克虽然拿着剑,却不禁退后一步道:“你想干什么?”

梅丹佐张开手掌,手心里托着三枚亮闪闪的火焰精灵,他以嘲讽的语气道:“你们搞清楚状况没有,我家老爷用得着骗你们这座旧宅子吗?”

雷德将这座旧宅子挂牌出售,卖二百个金币,而梅丹佐手中的三枚火焰精灵,就可以买六十座这样的宅子,无论在哪儿都是一笔巨资。雷德上前一步按住儿子的手臂道:“把剑收起来,就不会好好说话?”然后又朝伊索道:“这位老先生,您究竟是谁?难道真是我的堂兄伊索?”

伊索叹息道:“我就是伊索·阿克曼,六十年前跟随父亲出海不幸遇到了海盗,父亲遇难,而我被转卖为奴隶,后来才获得自由去了都克平原。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老了,好不容易才回到故乡,没想到还能在故宅中遇见亲人。”

雷德小心翼翼的问道:“您又怎能证明自己就是伊索,您的来意又是什么?”

伊索苦笑着摇了摇头:“六十年了,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只有十六岁,我就是伊索·阿克曼,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至于我的来意很简单,就是想重归故土。”

雷德的二儿子亨特·阿克曼最“聪明”,随即说道:“您回到这里,是想继续住在老宅吗?”

伊索点头道:“是的,我想把这座老宅彻底的修葺一遍,住在这里直至终老,我这一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亨特·阿克曼笑道:“那很好办啊,这座房子正要出售,本来是想卖给城邦中其他的贵族,如果您就是想住在这里,花三百枚金币就可以买下。不论您是否能证明自己的身份,都可以实现愿望啊!”

梅丹佐一怔:“嗯,我刚才还听说这里卖两百个金币,怎么转眼就涨价了?”

亨特嘿嘿笑着答道:“同样的东西对于不同的人意义不同,因此价值也不同。”

梅丹佐瞪着他道:“奸商!”

亨特仍然笑道:“多谢夸奖。”

这时雷德清了清嗓子道:“这位老先生,我无法确认您的身份,但您确实使我想起了那多年未见的堂兄,尽管我知道他早已葬身大海,但我也希望您就是他。我同情与理解您的想法,如果您希望住在这座宅子中,我可以割爱出售,就像我儿子建议的那样。”

这时雷德最小的儿子韦尔·阿克曼拉了拉父亲的袖子,小声道:“这位老先生长的多像爷爷啊!他又那么有钱,不可能是骗子,说不定就是我的伯父,为什么不先相认呢?”

这一句话突然提醒了雷德,面前的老者如果就是伊索,分明是发财之后返回故乡的,假如伊索没有继承人的话,那么他死了之后的财产仍然归阿克曼家族所有。认一个有钱的堂兄倒是没什么,但看现在这个架式,还不能确定伊索的来意,雷德一时之间心里很是踌躇。

伊索却没理会他在想什么,坐在那里反问亨特道:“这是我父亲的宅院,想当初我的父亲和你的爷爷分家时,财产早已分割清楚。我是这所宅院的合法继承人,为何要花钱买下本就是我的房子?”

一听这话,雷德心里就紧张了,看来这位在外乡发了财的老者很吝啬,越有钱就越想要更多的钱,这次回乡,分明是要拿回祖上应继承的财产。除了这座宅子之外,雷德还占着原本应由伊索继承的田庄呢,那可比宅子贵了十几倍,所以没搞清楚状况之前,这个亲戚不能轻易认!

而亨特仍然带笑说道:“您老既然这么有钱,何必在乎这些呢?老阿克曼家除了宅子还有田庄,那可是养老的好地方。如果您喜欢寻找回归故土的感觉,我们可以割爱,将田庄也卖给您。虽然您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但一样能完成愿望。”

伊索摇头道:“这不是钱的事情,年轻人,你不理解我这样一位老者的心情。我之所以回归故土,是因为我出生在这里,这里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起点,我在寻找生命的痕迹。我如果以别的身份花钱买下这个宅子,就等于否认了自己的出身。如果连我是谁都要否认,那么回归故土的意义又何在?”

布莱克又面显怒容道:“哦,我听出来了!你坚称自己就是伊索·阿克曼,不仅想拿走这座宅院,还想以伊索的名义拿走我们家的田庄。你想的倒美,这个城邦是讲法律的,房契和地契上如今都写着我父亲的名字,除非你能证明它们属于你。”

伊索站起身来摇头道:“我在寻找自我,不是想拿走你们的财产,你们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或者根本无法理解。……那就按你们的意思办吧,城邦中像这样的纠纷,应提交公民会议仲裁。在没有做出裁定之前,我会住在客栈里,房子和田庄都还是你们的。”

说完话,伊索带着梅丹佐走出门去,留下了面面相觑的父子四人。阿蒙已经套好了马车,请伊索上车离开了这里。门外守候的那一队士兵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没接到拦截的命令,只能看着他们离开。

在前往客栈的路上,梅丹佐问道:“伊索,你家的亲戚很有意思啊,竟然不敢认你。”

伊索苦笑道:“无论是谁家,突然来了一位六十年前就失踪的财产继承人,又拿不出证明身份的证据,谁都不会轻易认的。”

梅丹佐摇头道:“可你是一位非常有钱的财主啊,他们太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