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86章 神灵之眼与量子力学

眼睛能看到很远的地方,并不是眼中射出了某种视线,而是感知更加精微,能够接受与分辨更远的信息。其实人们所接受的光影信息是一样的,只是有人灵魂清澈而深邃,从中看见的比别人要多。施展这种神通时,并没有多余的触动。

阿蒙也能做到这一点,但天枢大陆上的神术师们所修炼的神术,在这一方面并不特意分辩,因为增强感知、能查人所不能查,向来就可以借助很多种手段,只要这些手段对自己有用就行。比如利用元素扰动,就可以察觉周围尚未发现的事物,就像在浑水里看不见鱼,伸手进去摸,也一样能发现“鱼”的存在。

早在阿蒙少年时,刚刚跟随老疯子学会了水元素神术,还没有听说过侦测神术,就用这种手段发现了暗中跟踪他进入黑火丛林图谋不轨的马企(注:详见第15章“这是谁的陷阱”)。等到他的成就越高,所掌握的手段自然就越多了。

又比如用侦测神术锁定目标,最好的办法是扰动目标所在的环境气息,让目标时刻处于被感知的状态。至于这么做能否被对方发现,只看施法者的手段是否巧妙以及对方的成就如何了。在天枢大陆的众多神术师、众位神使乃至神灵的观念里,只要境界比被侦测者更高、手段更妙而能不被发现,是否扰动了对方所处的环境是无所谓的。

然而文森特卜却指出了看似相同的手段之间迥然有异的区别,就在于触动或不触动观察的对象。不论手段多么巧妙、也不论对方能否察觉,只要有主动的干扰,就会造成对观察结果的影响。

阿蒙突然反应过来,文森特卜为何要和他谈神通与神迹的区别,是在暗指台上正演出的剧目。因为阿波罗降下神谕——忒拜城邦的先王将会被自己的儿子杀死,于是这位先王抛弃了幼子,以摆脱神灵预示的命运。神谕在预言一个结果,但是阿波罗所降下的这则神谕本身,也成了忒拜先王抛弃幼子的起因。

后来这个婴儿侥幸未死,被另一座城邦中的国王夫妇收养,便是俄狄浦斯。俄狄浦斯又听见了阿波罗的神谕——他将弑父娶母。又是一样的道理,神谕既是在预言结果,也成为推动一切发生的原因,正因为这则神谕,俄狄浦斯才会离家出走来到忒拜城邦。

文森特卜其实在解说戏剧中那所谓神谕的含义。神灵在观察着俄狄浦斯,并对他的命运做出了预言,但神谕本身既是原因也是结果,构成了这个悲剧的一部分。俄狄浦斯的悲剧究竟是什么造成的?既有关注人间的神灵以预言在推动,也有人们的抗争和选择与之互动。

阿蒙明白文森特卜在谈台上这出戏,却又将话题拉回有关感知的手段,在灵魂中问道:“有的时候,使用侦测手段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观察而是为了发现,而且并不在乎自己是否会被对方发现。大范围的扰动环境中的气息,向来是破除各种潜行神术,让隐藏者现形的最佳手段。你不能说这种手段没有用,又如何评价这种触动呢?”

文森特卜在灵魂中答道:“这取决于——你是在看戏的呢、还是在演戏的呢?”

阿蒙不由得会心一笑,文森特卜答得很妙,一语道破了两种看似无需刻意分辨的手段最本质的差别。文森特卜的话还带着神术信息,重点解释了一个概念——“因果”。

神灵来到人间,用什么样的目光关注世人,直接导致神灵本人是否卷入了人世间的因果。何谓“因果”?就是身在其中!手段本身并没有高下之别,区别只在于神灵是否参与其中,如果神灵选择了参与,那么在这件事情中他便不是超脱者的身份。

文森特卜讲的道理很简单,但仔细去分析却蕴意深远。阿蒙点头微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神灵若在人间因果中,则不必把他看做是神灵。所以有些神灵在做某些事情的时候,他并不是超然于事物之外的存在,在这种时候,神也是人。”

文森特卜继续看戏,心里也在体会阿蒙的话。而阿蒙的灵魂却自有触动,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人——就是已陨落的浮士德。

在浮士德的悲剧中,阿蒙其实也扮演了与舞台上的阿波罗类似的角色。但阿蒙自有阿蒙的目的,当时他本就是置身事中亲自去参与。其实他在行刺辛纳赫大帝的时候,也面临着陨落的风险,并不能说他做的对或者错,而是神灵出入世间的差别。

眼前的文森特卜,论境界成就并不比阿蒙高明,却从另一条求证的道路出发,给了阿蒙某种思考上的启发与碰撞。

阿蒙不禁又感慨道:“天枢大陆各地的神话中,都有神灵照着自己的样子创造人类的传说,因此有人认为人性中包含着神性、圣洁的灵魂能够绽放出神性的光辉。但其实是人们自己创造了神灵,神殿中才有神像;有人求证了超脱的道路,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才会有神灵。这又是神性中的人性。

我见证过世上睿智而圣洁的灵魂,她虽然并没有超脱永生,却已是人间的神明。而此刻舞台上的人们在演绎心目中的神灵,其实也在思考神性中所包含的人性、在思考他们自己。”

文森特卜答道:“善哉,善哉,多谢指点。”看来阿蒙一席话也让他有所得。

而阿蒙却像故意要找难题似的,又笑着问道:“我也多谢你的启发!但你刚才所说的手段区别,只是针对普通的凡人。而事实上,你所谓只观察不触动的神通,也并非毫无扰动。据我的亲身印证,大成就者的很多感应是超出常人的。

比如一位大武士,你用带着杀意的目光看向他时,尽管没有扰动他周围环境中的任何气息,他的灵魂中也会有警觉的反应。这是大成就者的灵动,更别提神灵了。文森特卜,你又如何自圆其说呢?你所谓的神通一样会导致后果。”

文森特卜对这个问题也没有明确的解答,只是恭声道:“我非大武士,从无量光处闻佛法得超脱,无此等经历,愿闻其详,请您指点。”

阿蒙微笑道:“指点未必,只是互相印证。如你所说之神通,是否会引起大成就者之灵动感应?只在于你心中是否动念。”

文森特卜答道:“不动不分别,是诸法印。无量光说‘动念即缘起’,原来如是!我闻大成就者亦身心相合,若自了阿罗汉,原来如是!善哉,善哉!”

阿蒙笑道:“我没听说过什么自了阿罗汉,我只知大成就者逝后,灵魂可以拒绝冥府的接引,自行发愿散去或往新生。”

两人在台下谈话,舞台上的戏剧还在继续。俄狄浦斯在忒拜城邦郊外遇见了人面狮身女妖,女妖问出了那个谜题“是什么,早晨四只脚、中午两只脚、晚上三只脚?”

俄狄浦斯给出了答案——人!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只能用四肢爬行,长大后以双脚行走,到了暮年又会拄着拐杖。谜题被破,人面狮身女妖羞愤难当跳下了山崖。俄狄浦斯解救了忒拜城邦,娶了先王的遗孀成了国王。

看戏的梅丹佐突然嘟囔了一句:“那人面狮身女妖还有她的谜题,我有印象,是埃居的神话传说,这里的剧作家却把它编进了这个故事里。我只是有点纳闷,那是女妖啊还是神经病啊?谜题破了就走呗,好端端的寻什么短见啊,连这点刺激都受不了?”

伊索让他给逗乐了,呵呵笑道:“这只是戏剧中的象征,人们因为回答不出谜题而失去生命,女妖也因为答案揭晓而跳下悬崖。”

梅丹佐解释道:“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我仍然觉得那女妖是神经病。假如让我来写这出戏,绝对不会这么写!”

伊索笑出了声:“所以你成不了剧作家,你就是梅丹佐。你明明看出这戏在写什么,只是自己觉得不舒服而已,与剧作家无关。梅丹佐啊,你要记住——你是你,女妖是女妖。”

梅丹佐也笑道:“是啊,我看懂那剧作家在说什么了,神谕既预示了结果也是推动悲剧的成因,俄狄浦斯的抗争恰恰也在推动悲剧的发生。但是伊索啊,我们能不能讨论另外一种可能?其实那个老国王想对抗神谕很简单,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阿波罗的预言失败。”

伊索:“哦,什么办法?”

梅丹佐:“老国王要是真的那么果决,不想让神谕应验,他就抹脖子自尽呗!肯定轮不着他儿子再来杀他,我看那阿波罗还怎么蹦跶?”

伊索抓住梅丹佐的胳膊差点没笑断气,过了好半天才好气又好笑道:“这是你所谓的对抗,自以为聪明,却是老国王的认输与逃避。这样做是毫无意义的,虽然没有像神谕中所说被自己的儿子所杀,却仍然因为神谕中‘子弑父’的预言而死。”

梅丹佐也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笑道:“那咱就换个办法,干脆不理会神谕,又能如何?”

伊索不笑了,眯起眼睛沉吟道:“这仍是未知的结果。神谕只是预言而已,并没告诉老国王预言会怎样应验,是老国王自己做出了选择。……梅丹佐,你有个毛病,很严重的毛病!要知道你只是一个看戏的人,那老国王并不是你,他自不可能符合你的想当然。你只适合演戏耍给别人看,不是一个合适的观众与评论者。

这出戏里面阿波罗为何会降下那样的神谕?而老国王为何又要抛弃自己的幼子?是因为老国王年轻时曾劫掠过另一位国王的儿子,因此受到了神灵的诅咒。他抛弃幼子是出于恐惧,如果真想抹脖子自尽的话,早就抹脖子了,还能轮到你来啰嗦?”

若是别人对梅丹佐这么说话,梅丹佐或许会生气,但伊索与他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梅丹佐也只是呵呵笑。

这两人的谈话,观众席中的阿蒙也听见了,不由得暗自苦笑。梅丹佐身为九级神使,其法力强大并不在其他人之下,但阿蒙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这位门徒恐怕会是伊甸园中众门徒中最后一个超脱永生的,如果他能有这个幸运的话。

舞台上的剧目渐渐进入了高潮,俄狄浦斯终于获知将自己从小养大的父母并非他的亲生父母,而自己在路上所杀死的人便是忒拜城邦的先王、他的亲生父亲。一切真相大白后,王后自尽,俄狄浦斯从王后的尸体上摘下两支金别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眼。

那舞台上的演员喊道:“我曾经不清楚我是谁,但是阿波罗知道!那些造成了这一切的人包括神灵,他们知道!”

在俄狄浦斯刺瞎双眼的同时,他也看见了答案,正如阿波罗神殿墙壁上的那句话,他知道了自己是谁。这时,阿蒙身后有一个男子感慨道:“神灵的意志何在呢?它并没有超越这个世界的所有事物之上,而是包含在其中。所谓的神谕以及人们的选择的背后,都包含着一种绝对精神。所谓神灵也只是事物变化的一个部分,如果它真的存在。”

旁边又有一个年轻人说道:“你知道吗?这出戏是我的老师写的!”

感慨者惊讶道:“哦?你是索福克里斯的学生!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答道:“我叫莎士比亚,你呢?”

感慨者答道:“我叫黑格尔。这出戏既然是你老师的作品,请问您又是怎么看的呢?”

莎士比亚若有所思道:“老师写的是神话,阿波罗的神谕贯穿始终,同时构成起因与结局。但它是人间的故事,故事中的阿波罗无所谓是不是神灵。黑格尔,你也可以做出那样的预言,如果故事中的国王把它当做神谕的话。决定这一切事情发生的根由,还是人性本身;当俄狄浦斯面对女妖时所回答的谜题,就是老师给出的答案。”

黑格尔饶有兴致的追问道:“你跟随索福克里斯先生学习戏剧,请问有没有自己想写的作品呢,又对什么样的神话感兴趣?”

莎士比亚:“我最近在研究埃居的神话,自己也想写一出戏剧。”

黑格尔:“是关于阿蒙神的传说吗?”

莎士比亚摇头道:“不,是关于伊西丝、奥西里斯、赛特、荷鲁斯的传说。”

黑格尔:“你想怎么写,荷鲁斯复仇记?”

莎士比亚又摇头道:“不,人们在传说神话时,往往并没有把它们只当做神灵的故事。人们口中的神灵,也是在揭示种种人性的源流。它完全可以在某个人间王国中发生,难道我们没有见过吗?——国王的弟弟谋害了国王篡夺了王位,年轻的王子终于发现了真相企图复仇。人性决定了人们自己会做出的选择,故事也会有不同的演绎方式。”

黑格尔呵呵一笑:“这出戏一定很精彩,祝你早日写出来,我等着欣赏!——照你所说,这一切事情的发生根由,还是人性本身,它决定了人们会做出的选择。但我们把目光投向更深邃的星空,其实不论人们思考出怎样的答案,都在不断追求一个终极的目标。

而那些答案不论你发不发现,其实早就存在着。万事万物的规律就是客观存在的意志,它决定了世上一切事物的存在方式。人们心目中的神灵也无非如此,世界便是它存在的本身,展现在人们面前,就看你能发现多少。”

莎士比亚愣了愣,随即很感兴趣的说道:“你的思考很有创见,甚至惊人而大胆,使我想起了老师的另一位学生,他叫弗洛伊德。他可能与你在寻找同一类的东西,但他研究的目标与我一样都是人。他认为有一种内在的本能驱动力,是人的一切行为根由,纷繁世事抽丝剥茧,都可以从中得到解释。”

黑格尔微微一皱眉:“哦,从远方撒冷城来的那个弗洛伊德吗?原来他也成了索福克里斯的学生。那么他是否解释了人的内在驱动力从何而来?与之互动的这个世界所有的运转变化,又服从怎样的规律?”

莎士比亚笑了笑:“你和他本人才能谈的更清楚,他也在后排看戏,正好散场了,不如一起去找家酒馆喝杯酒吧。”

黑格尔欣然点头道:“好的,边喝边聊!”

戏剧散场了,莎士比亚与黑格尔叫上后排看戏的弗洛伊德,一起去喝酒。

听见这番谈话的阿蒙,嘴角不禁露出了笑意。就像前天他在雅伦娜神殿的广场上,面对巴门尼德诘问时的问答——人们在质疑神灵的同时,也在假设神灵。他们在质疑神灵是怎样的存在,同时也等于在思考自己的存在。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剧场中的人群散去,文森特卜已经不见了。阿蒙本还想散场后也找他去喝杯酒好好聊聊呢,看来只好等明天了,文森特卜应该还会来看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