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84章 看热闹

伊索轻叹道:“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我离开家乡已经快六十年了,那里恐怕早已没什么亲人,我只是想看一眼故土寻找落叶归根的感觉。我的父亲是一名商人,外出时经常把我带在身边,我小时候有很多时间都是在雅伦城中度过的。这里是希顿联合王国最有代表性的城邦,不妨就在雅伦城多呆几天,这里有很多情形与天枢大陆列国是不一样的。”

马车在伊索的指引下继续前行。来到希顿联合王国落下云端之后,梅丹佐并没有继续与伊索一起坐在车上,他在城外弄来一匹马,骑着马在车边随行。梅丹佐英俊洒脱、器宇轩昂,看上去就像是衣锦还乡的伊索重金请来的护卫武士,而车辕上驾车的阿蒙反倒显得毫不起眼。

在雅伦的大街小巷穿行的时候,梅丹佐左顾右盼,还和盯着他张望的大姑娘小媳妇点头示意,到了无人之处又问伊索道:“在我看来,雅伦城只相当于一个不大的城邦,但它却显得很富足,贵族们很悠闲而平民们很繁忙。

听他们的公民代表在城邦议事大厅中的讨论,很重视与外界的通商,不仅要求加入同盟的各邦国开放通商,而且那些大富商也通过各种办法赚取各邦国的利益。这里的公民代表会议,也不愿意严查他们的富商在外面的不当获利行为。”

伊索解释道:“此处背山靠海,并没有大片可以耕作的平原土地,有很多物资需要进口,而且这里的统治者与撒冷城中的撒冷人一样,大多都是精明的商人,他们更愿意从事价值更高的工作,以有限的劳动能换取更多的财富。雅伦是希顿联合王国与天枢大陆列国的贸易中转站,它是一个中心,这座城邦自身的收入有一半来自航海贸易利润,这里很多人也是见多识广。”

梅丹佐:“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了当年,我千里迢迢背着山里没有的东西跑到林克的部落交易马革钢胚,那这里的人都和外界交易什么东西?”

伊索:“这里最重要的物产是橄榄油,这附近的山地不适合耕作谷物,却非常适合种植橄榄树,雅伦城邦出产的橄榄油价格昂贵,行销天枢大陆各地,他们的城邦守护神雅伦娜手中的法杖就是一根橄榄枝。他们还出口葡萄酒、陶器、大理石,也开采银矿铸造银币和各种工艺品。

而大陆上的其他商品,包括埃居的草纸、香料,哈梯与巴伦的木材、布匹,各种谷物他们都进口,不仅自用而且转卖给各城邦获利。在这座城邦里,有人过的很悠闲,天天都在神殿广场上闲聊,而有人过的很忙碌,经常在大海上行船、在商行中交易。”

一直眯着眼睛的阿蒙又开口道:“我看见了城外的海边,有人口含着石子,对着空无一人的大海滔滔不绝的说话,却不是在祷告而是在号召和鼓动着什么,他们没有明确的信念,宣讲着互不相干或是互相矛盾的言论。”

阿蒙以侦测神术查看到城外远处的情景,伊索笑着解释道:“那些是演说家也是诡辩家,他们在锻炼着自己的口舌。”

梅丹佐问道:“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伊索答道:“在这样的城邦中,能够宣扬各种观点并让民众接受,是一种最重要的能力。你难道没有听见城邦会议中的讨论吗,有时候一个提案是否通过,并不全在这个提案的本身,而在于什么人以什么样的方式宣扬它。商人们往往会雇佣专门的演说家,来提出有利于自己的提案,所以有些人认为演说与诡辩是这世上最伟大的技巧之一。”

阿蒙饶有兴致的追问道:“这里的确是个很有意思的地方,除了那些演说家,城中还有什么你认为最有特色的人?”

伊索答道:“还有贤者与智者。所谓贤者,并不一定如何贤明,但是他们喜欢提出各种问题并企图解答,也到各地去游历学习各种知识;所谓智者,并不一定如何富有智慧,而是他们擅长诘问与怀疑,对于任何已知的知识都企图提出反驳。这些人经常聚在神殿广场上,向着路人宣讲或对众人发问,那是雅伦最热闹的地方。”

阿蒙笑道:“成功的贤者与智者,也应该是出色的演说家。能够将灵魂中的思考清晰的呈现出来,让闻者能理解深邃的思想,也是一种成就。但是忽略了他们所宣扬的事物本身,纯粹为了实现目的去诡辩,那就会成为另一种人。

至于怀疑一切学识,也能引起人们的思考,哪些是与生俱来、哪些是人们所造就?但仅仅是质疑而不给予答案是无用的,尽管那答案未必尽善尽美,就像凡人无法确定这世上是否有神灵,但却可以去感知人性中那神性的存在。”

伊索答道:“您就是我的神。”

阿蒙笑道:“雅伦城中的我,只是你的车夫。”

说话间马车在一家客栈前停了下来,这家客栈的前面是酒馆和公共浴室,是人们喝酒聊天的地方,后面的院子里有房间可以住宿。伊索说道:“几十年过去了,虽然这里的样子已经变了太多,但还是一家客栈。”

梅丹佐问道:“伊索,你为什么要住在这里,来的路上也有很多可以住宿的地方啊?”

伊索叹道:“请您体谅我这样一位老者吧!我最后一次跟随父亲出海,在雅伦城中就是住在这里,虽然它们已经不是同一家客栈,但我还能寻找到记忆中的气息。”

梅丹佐跳下马搀扶着伊索下车,高喝一声道:“来人!给我家老爷准备最好的房间,我们要投宿。”

阿蒙听见了伊索说的“记忆中的气息”,看着他的背影走进客栈,在灵魂中悄然发动了一种匪夷所思的神术,这种神术与传说中的大预言术类似,据说只有神灵才能施展。而人间的大神术师也可以勉强窥见其奥妙,是信息神术最高境界之一的追溯神术。

他在灵魂中看见了一幅场景,伊索变成了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与眼前的伊索背影相重叠,与他父亲一起走进另一家客栈,而那家客栈就在如今同样的地点。

伊索很有钱,能住得起最好的房间,还带着威风凛凛的护卫与朴实能干的马夫,看上去就像一个在天枢大陆探险归来的老暴发户。客栈老板的态度很恭敬,进进出出总是笑脸相迎,但心中除了羡慕之外也有几分嫉妒甚至是不屑。

周围的人看见伊索多多少少也带有这种心态,阿蒙体会的是清清楚楚,伊索本人恐怕也很明白,但这位老者处之泰然。一行三人就在雅伦城中住了下来,普普通通看不出有任何神奇之处。

阿蒙特意叮嘱过梅丹佐,这里已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神域,虽然他与宙斯之间尚未作出任何明确的约定,但也等于未经允许进入了他人的神域。为了遵守各神系间历来的约定,不引起意外的冲突,在这里他不会展示任何神迹、使用任何神力,而梅丹佐行事也要注意,不能以一位神使的身份。

宙斯以及奥林匹斯众神是否知道阿蒙来到了雅伦?这一点阿蒙本人不能确定,因为他并没有感受到被特别关注或锁定的感觉。他自己也是一位主神,很清楚芸芸众生如果只按平常的方式行事,在神域中并不会引起神灵的特别注意。他来到这里只是去听、去看、去感受而已,以一名普通的赶车人的身份。

……

第二天,阿蒙来到了雅伦着名的神殿广场,这里位于雅伦的“高城”。之所以称之为高城,因为这里有三座小山,地理位置较高,可以俯瞰海边的港口。正中的那座小山顶上矗立着着名的处女神殿,供奉的是雅伦城的守护神雅伦娜,她是奥林匹斯神系中的智慧女神、战争女神、处女之神。

阿蒙不想走进神殿引起神灵的注意,只站在广场上远望,忍不住点头赞叹。那座宏伟的大理石建筑轮廓,竟然看不见一条直线,四面墙壁都微有些弧度、所有柱子都微微向内弯曲。巨大的石料砌成的建筑虽然沉重无比,但看上去却显得轻巧灵动,神殿建筑也是人们智慧的结晶。

阿蒙正在广场上远望,突然走过来一个人问道:“你是外乡人吗?”

阿蒙点头答道:“是的,我是外乡来的赶车人。”

这个人并不是来盘问阿蒙身份的,似乎只是想找人说话,紧接着又问道:“你在仰望神殿,请问你信奉神灵吗?”

这句话倒是让阿蒙很难回答,只能微笑道:“在感知自己的灵魂时,能见证神灵的存在。”

这时周围已经三三两两多了一群看热闹的人,那人继续问道:“哦,你是怎么见证神灵的存在呢?是看见了那神殿中的神像、还是听见了神灵的声音?请问你见过神灵本人吗,就算听见它的声音,又怎知那不是幻觉,就算是见到了自称是神灵的人,又如何证明他就是神灵?”

阿蒙微微一皱眉,这里的风气倒是很开放啊,竟然有人在神殿广场上公然质疑神灵的存在,并随便向路边的外乡人发问,旁边还有人等着看热闹。阿蒙反问道:“那你认为神殿中的神灵是否存在?”

那人答道:“这个问题太复杂,而人的生命又太短促了,我无法确定这世上是否有神灵。”

阿蒙又问道:“那你为何又要问我这个问题呢,是希望从我这里得到答案吗?”

见周围聚集的人多了,那人来了精神,张开双臂高声道:“路过的人们啊,我只是在问一个问题。我们在用什么尺度衡量世上的一切,是神灵的意志吗?不!一件事情是对是错、是好是坏,要看人们的欲望与需求而定。在你们的内心中,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

围观者有人点头附和,那人却话锋一转道:“那你们认为,自己的欲望和需求就应该是正确的吗,真理又是否存在?雅伦城中的人们啊,世上的真理不是由公民投票、靠计算人头来决定的。如果你们信服前一种观点,能否在公民大会上投票决定神灵是否存在?”

那人接连提出正反两种立论,观众中有人已经被问懵了。阿蒙笑着答道:“神殿矗立在这里,这里的人们已经以他们的方式表明了他们的选择。而您今天想讨论存在的话题,不妨把你的问题都说出来,其实你想问的是——如果神灵是存在的,他应该是怎样一种存在?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辩论方式,能否请教你的名字?”

那人挺胸答道:“我叫巴门尼德。外乡人,你难道也是一位行游的贤者?请再回答我一个问题,能告诉我什么是不存在的吗?你能形容超出思维和感知之外的事物吗?当你在思考时想到某种事物、又使用语言说出了它,必然有所对应,你真能说出不存在的东西吗?”

阿蒙又笑了:“我想你已经回答了你所提出的问题,人们为何会思考,这便是生灵开启灵智的意义,他们能想象、有向往,将直观的见知抽象为灵魂的誓愿,在纷繁的世间寻找自己的存在。这个问题的答案之一就是你所说的神灵,虽然你一直在质疑神灵,但你同时也在假设神灵。”

巴门尼德不禁直眨眼,他经常在广场上拉人辩论,但是没想到这位不起眼的外乡赶车人竟会有这样的应对。

阿蒙看着他,目光穿透巴门尼德的身影也望着整个广场,悄然又发动了追溯神术,灵魂中仿佛见证时光倒流,他看到广场上“记忆中的气息”。——无数人曾在这里谈论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最终这位神灵的目光在某一个场景中停留,那是几十年前,一位老者也在同样的位置拦住路人发问。

那位老者身材臃肿,穿着带着污渍的长袍,然而筋骨血脉却异常强健,竟然是一位大武士。他的头发乱糟糟的,长着蒜头鼻其貌不扬,大冷天穿着单薄的衣服却丝毫不觉寒冷,正在向路人问道——

“请问人是否有灵魂?如果有,它是否能够不朽?如果能够不朽,那么不朽的灵魂又是怎样一种存在?……为何有人能拥有不朽的灵魂,为何有人要拒绝承认它?……一枚橄榄与另一枚橄榄有什么区别?一只猫为什么又不是另一只猫?

如果你回答是毛色与花纹不同,那又是什么导致了这种不同?尊贵的大人啊,在你的袍子下面,血肉之躯与那位路过的车夫有什么两样?如果你们都去了无人认识的远方,或是出生时父母交换了婴儿,如何证明你比他高尚?……请回答另一个问题,这世间什么才是高尚?”

阿蒙发动神术看见了追忆中的场景,面带着微笑,就把那位老者曾经问过的一连串问题都问了出来,想看看站在广场上同一个位置的巴门尼德是什么反应。

巴门尼德的脸色却变了,突然问了一句:“你究竟是谁,难道也来自柏拉图学园吗?”

人群中有一个惊恐的声音喊道:“天哪,苏格拉底的问题,那外乡赶车人被苏格拉底的灵魂附身了!”

不知为何,围观的人群突然散去了,阿蒙面前是一脸惊讶的巴门尼德。阿蒙又笑着问道:“让我们再回到你的问题吧,如果我说我是神灵,你相信吗?”

巴门尼德长舒一口气,似乎已经缓过神来,反问道:“我相信不相信,对于你是否是神灵,有意义吗?”

阿蒙一指远方的神殿道:“这取决于人们需要什么样的神灵,不论你相不相信,我就站在你的眼前,或许不会改变我什么也不会改变你什么。你的灵魂是你衡量世界的尺度,这没错,但它也是这个世界衡量你的尺度。你可以不关心人世之外的存在,但你必须要关心你自己如何存在,这就是我的答案。”

这时围观者还剩下最后一个人没走,忍不住插话嚷道:“一个马车夫在神殿广场和人讨论这样的问题,不觉得无聊吗?有这闲工夫,你还不如到商铺运几趟货,多挣几个钱!”

阿蒙呵呵笑出了声,扭头冲那人道:“多谢提醒,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答道:“我叫杜威!我只是想提醒你,人们的一切学识,不过是为了应对自身的处境。听你说话应该是一个聪明人,与其想着这些无聊的问题,不如去改善自己的处境。”

巴门尼德一听又有人接过了话茬,转身朝杜威道:“在你看来,神灵存不存在并无意义,人只生活在自己的感知与处境中。就如这位赶车人假如自称神灵,若他不是你的神灵,他便是不存在的,若他能给予你想要的神迹,那么他就是神灵,对吗?”

杜威摇头道:“我只是在提醒一位车夫该干些什么,不想和你扯淡。”

巴尼门德又问道:“那你又是做什么的呢?”

杜威答道:“我就喜欢天天在神殿广场上看热闹,听你们这些人扯淡,是我的乐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