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83章 雅伦同盟

所罗门在驿道入口处行礼恭送,望着伊索的马车离去,他并没有认出那披着斗篷的赶车人就是阿蒙,也不知道那就是他所信奉的唯一的神。其实所罗门看见了阿蒙,感觉此人十分面熟,但他连想都没有多想,因为阿蒙是从云梦神殿中出来的,刚刚与一群赶车人一起向着沼泽女神献祭。

……

从黑火沼泽中经过的商队,这两天的运气特别的好,天气不冷也不热总是令人感觉很舒适,就连沼泽中的泥水潭也不再散发出腐败的味道,丛林里偶尔会出现的野兽此刻踪迹全无,那些恼人的蚊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天后,阿蒙驾车走出了黑火沼泽,来到当年他生擒路西尔国王的地方。这里是驿道的另一端,如今也发展成了一个大型的市镇,镇子上有新修建的大光明神殿,供奉的是波兹人信奉的光明圣火,另外还有一座沼泽女神殿。

在恩里尔陨落之后,哈梯各地的恩里尔神殿还在,等到哈梯被波兹吞并,居鲁士以及后来的大流士并没有强迫当地人拆毁恩里尔神殿,只是各行省官方又修建了大光明圣火神殿,官方献祭的对象成了大光明神马兹达。

随着岁月的流逝,恩里尔渐渐被人遗忘,哈梯王国已无存,在波兹分割成的几个新行省治理下的新一代人成长起来,各地的恩里尔神殿也渐渐荒废。恩里尔神殿既然失去了官方的地位,有些民众就悄悄拆下石料拿回去修自己家的房子和院墙。

到了今天,原哈梯与亚述境内还保留完好、有民众经常献祭的恩里尔神殿已经很少了,向恩里尔献祭者主要有三类人,一是自幼就虔诚信奉恩里尔的老者,二是因为家庭等原因继承了这种信仰的年轻人。至于第三类人,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信奉恩里尔与阿努纳启众神,只是通过这种方式表达怀旧的思绪或某种愿望。

反倒是沼泽女神云梦的两座神殿,如今献祭者仍络绎不绝,她成了传说中的地方神祗。

阿蒙驾车并没有向西北方向原哈梯境内行走,而是一路往南驶向了海边,左侧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右侧是渐渐茂盛的草原,这里便是他当年率领安·拉军团与哈梯的南纳尔军团作战的战场,如今金戈铁马已无声,草原黄沙仍如故。

阿蒙与梅丹佐不需要休息,但伊索只是一个凡人而且年纪大了,一路衣食起居都需要注意。虽然伊索自称身体硬朗,不需要神灵特意照顾,但阿蒙就像一个凡间的仆从,在路上将一切安排的都很好,不让伊索感到旅途的劳顿。

伊索将撒冷城中的府邸和属于他的田地都留给了朋友,但也不是空手回家乡,他带着一笔积蓄,那是一大笔巨资,这几十年的生涯也让伊索变得非常富有。至于路上需要的饮水食物,都由阿蒙带在一枚空间法器里,沿途并不需要其它的补给。

当这辆看似平凡的马车来到蔚蓝的大海边,终于显露了它的不平凡,拉车的两匹骏马在海岸的浪涌前下意识的想停步,但那赶车人打了一记响鞭,马儿仿佛是受到某种力量的催动,又扬蹄向前奔去。

伊索挑开车帘向外望去,赶车的是阿蒙神,无论出现怎样的神迹他都有思想准备,但此刻仍然被深深的震撼了。马车奔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浪尖上,清新的海风吹拂而来,略带一丝咸腥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却异常舒爽。

世间有多少凡人一生中能有过这样的享受呢?伊索眺望大海良久,又收回视线看着阿蒙的背影,眼中充满难以形容的感激。还有更神奇的经历在后面,马车风行海面之后,速度比在陆地上快了十倍不止,就像被一股无形的风托裹着飞翔。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海平线上出现了几个小点,紧接着又是一片,那是列阵的战船,梅丹佐已经隐约听到震天的喊杀声。这么多船聚集在一起,前方正爆发一场空前规模的大海战。未等那些战船察觉海面上有马车奔来,阿蒙一抖缰绳,马车已经腾空而起冲上了天空。拉车的骏马奔腾,蹄下步步生云。

伊索的马车经过了战场的上空,海上爆发的是一场决定最终胜负的大海战。从云端上往下看去,波兹战船数量明显超过了希顿联军的战船,但波兹海军却来自大帝国的各个行省,战士们语言混杂、船支过多指挥不畅。而希顿联军的战士主要来自长年航海的水手,指挥统一调度得法,冲溃了波兹战船的队列。

这场海战被称之为萨拉米海战,最终希顿联军大胜,波兹海军主力损失惨重,其后再也无力从海上发动进攻。在这场海战爆发后不久,以基巴达战士为主力的希顿陆军也在普拉达亚与波兹陆军展开了激战,同样取得了大胜。

这两场战役的胜利,标志着希顿联合王国彻底击退了波兹帝国的入侵,各城邦都摆脱了波兹的统治。当伊索到达雅伦城的时候,这里的人们在忘情高呼,欢庆着他们的胜利。

伊索的马车越过了战场上空,直接在雅伦城郊外落地。梅丹佐还和伊索开玩笑道:“你真是一个吉祥的征兆,随着你的到来,波兹大军终于完全退去。”

雅伦是一个美丽的城邦,他们所信奉的守护神是奥林匹斯神系中的智慧之神雅伦娜,在紧邻居民区的一座小山上,矗立着美轮美奂的雅伦娜神殿。这座城邦还带着战火的遗迹,有些建筑的白色大理石基柱上残留着硝烟的熏痕,但却非常繁华热闹充满活力。

梅丹佐好奇的说道:“我还以为会看见一座四处是断壁残垣的城邦,已经被战火蹂躏的不成样子,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幅景象。”

伊索笑道:“我听说波兹大军纵火焚毁了雅伦城,现在才知道传闻未必尽实,雅伦城中的人们当时全部撤出去了,估计是自己放火烧毁了一批带不走的东西。但是这里的损失也不小,你没看见城墙与很多建筑都是新修的吗?”

梅丹佐点头道:“我当然注意到了,小小的雅伦城拥有的人力物力财力不少啊,短短时间就将主城重新修建成这个样子。”

一直没说话的阿蒙解释道:“这场战争雅伦城邦的获利也不小,它是联军的组织者与领袖,它的海军发挥了最重要的作用,附近各城邦也都依附于它,雅伦发了一大笔战争财。议事大厅中正在商谈更多的城邦结盟事宜,雅伦已成为盟主。”

伊索进入雅伦城接受盘查的时候,坦然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没有掩饰什么。他直接介绍自己出生在希顿联合王国米都利城邦,父亲是个商人,在他很年轻的时候跟随商船出海遇到了海盗,被海盗劫持转卖为奴隶,辗转到过天枢大陆很多地方。后来他获得了自由,在都克平原成为撒冷城的城主,如今年迈终于落叶归根,并且取出了能证明自己身份的文书。

闻者都很惊讶,有人也隐约听过撒冷城的传说以及伊索的名字,那是行游遥远大陆的贤者们带回的消息,没想到今天却见到了传说中的真人。伊索的到来甚至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轰动,守城的军士仔细盘查了他的身份文书以及随身携带的物品,没有查出任何毛病。

伊索的马车进城,周围的人纷纷投来惊讶、羡慕、猜忌、狐疑的眼光,私下里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以伊索的年纪和经历早已不在乎这些议论了,坦然面对各种各样的眼光,和梅丹佐一路聊着这座雅伦城的往昔与现在。

梅丹佐为何会说这里是“小小的雅伦城”?这座城邦在希顿联合王国中固然不小,但与他曾见过的天枢大陆着名的城邦相比,确实不够宏伟也不够繁华。梅丹佐是在巴伦城长大的,后来又去过梦飞思,若按城邦的规模,雅伦城连巴伦城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也远不如梦飞思城那么雄浑大气。

天枢大陆列国的历史早已在千年以上,文明源远流长,而希顿联合王国就像奥林匹斯神系一样,只是大陆边缘的后起之秀。但这座城邦充满活力与生机,它汲取了天枢大陆列国文明的种子和营养,发展的非常快。

这里的人们思想更自由、呈现出百花争艳之态,诞生了很多伟大的学者与贤者,阿蒙曾见过的亚里士多德就是其中之一。

但这座城邦中的很多普通民众对待天枢大陆列国的心态是复杂的,他们曾经是弱小者与学习者,面对强大而富饶的埃居、巴伦、哈梯等国时,有一种潜意识的膜拜甚至自卑心理。当他们逐渐变得强大与富庶,又渐渐变的傲慢而自负,潜意识中的那种历史自卑感又转化成一种莫名的优越感以及对待异文明的敌意。

这种情结在希顿人击退波兹大军之后,渐渐开始显现,所以当人们看见伊索归来,会有各种议论带着很难形容的复杂情绪。这也是一种文明的源流,沉淀的骨髓中可能会在几千年的漫长时光中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很多人,而阿蒙恰恰是在雅伦城邦文明刚刚兴起时到来。

阿蒙到达的,是刚刚击退了强大波兹帝国的希顿联合王国,是各种思潮泛滥、各种思想碰撞,不时迸发出耀眼火花的年代,这里也是一个与天枢大陆列国所不同的、新的国度。阿蒙一进入雅伦城,就眯起眼睛聆听着城邦中发出的各种声音,不仅有周围的人们对伊索指指点点的议论,还有城邦议事大厅中正在商谈的重要事项——

在希波战争期间,附近各城邦纷纷依附于雅伦,成立了雅伦同盟,这个同盟最早有三十五个城邦,按照协议,大家共同组织希顿联合海军,缴纳盟金由雅伦城邦打造战船。但是在战争胜利后,新加入这个同盟的多达二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城邦,所缴纳的盟金成了一种政治上的贡金,带有同盟税赋的性质,或者说的更直接就是保护费。

各城邦缴纳的带有政治献金性质的盟金,对于雅伦城来说是空前庞大的巨款,本是联军用以与波兹帝国作战的军费。当战争结束之后,各城邦缴纳的盟金却不减反增,归雅伦城邦支配,用于加强自身的政治军事力量,并兴建了更宏伟的雅伦城。

雅伦城并不是一个君主制王国,而是一个城邦共和国。城邦中具有公民身份的成年男子成立了公民大会,是一个议论各种事务、吵架、聊闲、扯淡、传播各种流言的咨政机构。在公民大会之外还有一个贵族会议,只有地位尊荣的贵族才有资格参加,是一个重要的参政机构。在公民大会的基础上,雅伦城邦又组织了五百人会议,是日常的议政机构。

阿蒙还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城邦共和国,当他进城的时候,正是雅伦城五百人会议召开的日子,城邦议事大厅里商量的主要议题是附近各城邦新加入雅伦同盟的事情。

五百人会议以绝对多数通过了一项决议,决定提高附属各城邦的入盟金,在各个城邦之间开放通商贸易、组建由雅伦人统一指挥的同盟军队,惩罚与镇压那些加入同盟之后又反悔,不缴纳盟金或想退出同盟的城邦。

阿蒙越听越觉得有意思,雅伦人施行的这种制度,应该比大陆列国的君主制更受民众的拥护与欢迎,但这里的民众心态却很值得玩味。恰在这时,他还听见了梅丹佐与伊索的谈话,于是开口解释了雅伦城邦最近大发战争财的事情。

而城邦议事大厅里的讨论仍在继续,上一个议题是关于收入的,第二个议题是关于债务的。

在希波战争期间,雅伦打造海军耗费甚巨,最近重修城邦也是一笔巨大的支出,所以会提高各城邦的入盟金。如今将有一笔巨资收入,照说应该先偿还雅伦城所欠的债务,这笔债务主要是战争期间向雅伦同盟之外的各邦国所借。

雅伦城邦却不想还,因为他们新收来的入盟金还要打造更强大的军队、建造更多的商船、修建更坚固的城防工事以及更宏伟的神殿。于是他们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由公民大会来表决是否偿还这笔债务?如果公民大会决定不偿还,那么雅伦城邦就不还,通俗的说也就是投票赖账。

雅伦城邦不想偿还债务的理由也很明确,他们借这笔钱是为了打仗的,如今又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充实自己的力量,雅伦人的理念与行为就是对周边各邦国的一种保护与关爱。这个提议在五百人会议上通过了,等待提交公民大会表决。

这次会议的第三个议题仍然与财政有关,有一部分人认为雅伦城邦中很多进行航海贸易的大富商,在各城邦用各种手段偷逃税金,需要严查补齐。但是这个提议先前已被贵族会议否决,此次又在五百人会议上被否决,将不提交公民大会讨论表决。

这次会议的最后一个议题是关于军事布置的,希波战争明明已经结束,雅伦城邦为何还要增加那么庞大的支出呢?除了建造商船和神殿之外,其余的主要开支都是用于军事,因为目前又有一个很好的借口,那就是雅伦与基巴达之间的争霸。

雅伦城邦建立了雅伦同盟,而军事力量十分强大的基巴达,也趁机征服周边很多小型邦国,成立了基巴达同盟,在各方面与雅伦同盟相对抗。雅伦城希望基巴达同盟所属各城邦都依附于它,从而组成更强大的雅伦同盟。

阿蒙一直听着城邦议事大厅中的讨论,一边把这些议题与讨论结果转述给伊索,最后说道:“这些人真的很复杂,他们在城邦内部协商表决,这样做出的决定虽然效率低,但是比帝王的命令更容易得到支持。可是他们却在商量着怎样勒索其他的城邦,让雅伦人得到更多的财富,同时又用这种形式决定不偿还债务,而对于雅伦富商在各城邦偷逃税金的行为却又不肯下令严查。你是希顿人,对此有什么看法?”

伊索苦笑道:“在我少年时,雅伦就是如今这样的城邦共和国,若论军事它比不过基巴达,如果论富庶它似乎还不如我的家乡米都利,但它在这场战争中变得强大起来,成为了雅伦同盟的领袖。不知道您是否听见了,刚才走过的路人无意中说的一句话——‘雅伦是雅伦人的共和国,是希顿人的帝国。’”

阿蒙只是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又问伊索道:“你是向导,我应该把这辆车往哪里赶?”

伊索答道:“向前走,我来指路,我们找一家客栈住一段日子。”

梅丹佐有些纳闷的问道:“你的故乡不是在米都利吗?雅伦城只是路过而已,为何要在这里停留,不着急赶回去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