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82章 神灵离开撒冷城

穆芸问道:“如果撒冷人以阿罗诃的名义去压迫阿蒙神的信徒,或者反过来,阿蒙神的信徒又以同样的名义去加害阿罗诃的信徒,你的天国还会指引他们吗?”

阿蒙不动声色的答道:“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地狱会等待他们。不论是压迫还是加害都是罪行,不论以谁的名义都是人间的罪孽,世人的欲望不会因神灵的名义而变得高尚,更不会因此得到救赎。”

穆芸又问道:“那么大卫·所罗门呢,他也会下地狱吗?”

阿蒙摇了摇头:“不到最后一刻的来临,我也不能替他决定,那要看他自己的灵魂如何去面对考问?我毫不怀疑他对我信仰的虔诚,他需要通过某种形式接受唯一的神指引,使其信念坚定。他既然控制了撒冷城邦,那么用阿罗诃神殿取代阿蒙神殿,我不怪罪他。

当年他只是一个年幼的奴隶,如今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掌控着大陆上出产神石最多的城邦,将会成为一位出色的君王。人们对阿罗诃的信仰与献祭,将在他的手中发扬光大,这也并不是罪过。

我身为阿罗诃,已经给了他所能指引的一切,如果他最终没有超脱,那也只取决于他的灵魂和这一生的求证。而大卫的子孙们,可能将这种坚定的信念变成自私的欲望,反倒会导致人间的罪行。”

穆芸:“大卫的子孙,那不仍然是你的族人吗?”

阿蒙无奈的点了点头:“是啊,仍然是与阿罗诃立约的族人后裔,他们的祖先也是都克镇的族人。你曾经是都克镇的守护神,不也见证过都克镇的覆灭吗?这与他们是众神的罪民或神灵的族人无关。”

穆芸也在苦笑,就在这时,阿蒙突然一蹙眉:“你劝我不必着急去人间,可以等待合适的机会、灵魂真正被触动的时候,这个时候终于到了。我听见了有人在呼唤,向我请求离开撒冷城返回遥远的故乡,他已经年迈,为撒冷城付出了一生。”

穆芸仿佛也听见了什么,点头道:“是伊索吗?你去吧,是应该到人间去见他一面。”

阿蒙若有所思道:“不,我不仅是去见他一面,我还要做他的随从,亲自赶车送他回到故乡。他的故乡在希顿联合王国,也正是我想去的地方。”

……

伊索今年已经快八十岁了,他并不是一位大武士或大神术师,能活到这个岁数是相当少见的,高寿者本已受人尊敬,更何况伊索本人多年来也一直令人敬重。

他早年是阿蒙在叙亚沙漠中救下的一个奴隶,他的主人是梦飞思的大富商希欧。后来阿蒙从希欧手里买下了伊索,并且给了他自由民的身份。伊索自由民身份的来历,最早能追溯到罗德·迪克去都克镇寻找众神之泪的时候,那也是阿蒙与玛利亚的第一次相遇。

罗德·迪克当时送给了达斯提镇长一件礼物,是一份由他亲手签发的埃居自由民身份证明文书,只要填上名字就可以。罗德·迪克为了感谢在都克镇得到众神之泪,并答谢他与达斯提镇长之间做的精铁走私交易,送了一大批贵重的礼物,这份身份证明文书可能是其中最特别的。

当年都克镇的矿工未经准许是不能随意离开的,如果有人获罪逃亡的话,就可以拿着这份文书远去埃居,过着改名换姓的生活。阿蒙被放逐深山的时候,老疯子与达斯提镇长来送行,达斯提镇长将那份文书送给了阿蒙。

阿蒙自己并没有用,他进入埃居后在玛利亚的帮助下成了大将军,却把那份文书给了奴隶伊索。伊索获得自由,但名字仍然叫伊索,如果没有后来的事,他也可能就以一个自由民的身份在埃居渡过一生或早已返回故乡。

后来阿蒙命梅丹佐将伊索接到了都克平原,伊索成为了撒冷城正式落成后的第一任城主,他的经历也不再是秘密。从奴隶到城主,这是一个奇迹,就像一无所有的都克平原上出现了撒冷城邦。它象征着很多人追求的梦想与愿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撒冷城,那是撒冷城的第一代民众。

阿蒙离去之后,伊索渐渐不再管理城邦,将绝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整理与搜集有关撒冷城以及阿蒙神的传说上,他的好友约书亚也在从事同样的工作,两人各写了一部《圣经》,描述的其实是同一位神灵。

当伊索渐渐年迈,尤西尔与帝奇·周也相继老去,撒冷城进入士师治理的时代,等到大卫·所罗门掌握大权,已经成为撒冷人统治的时代。虽然从未听阿蒙神明确的说过,但伊索也猜到阿罗诃就是阿蒙的另一个身份,所以在他整理的经典中写的并不是阿蒙的名字,就是以“神”来称呼。

伊索在撒冷城中德高望重,大卫·所罗门对他非常尊敬,伊索住在华贵的府邸中,享受崇高的礼遇,尽管他并不同意大卫·所罗门拆除阿蒙神殿的决定,但大卫·所罗门并未因此改变对他的态度。

但大卫对伊索的尊重是一回事,他想做的事情又是另一回事,也不会因为对伊索的尊重而不拆除阿蒙神殿。

当撒冷城的阿蒙主神殿被拆除的这一天,伊索站在窗前远望着城邦广场的方向,心中向阿蒙发出呼唤:“我的神、唯一的神!不论您的名字叫阿蒙还是阿罗诃,您永远都是那个在沙漠中救我性命的人、在埃居给我自由的人、在都克平原让我实现梦想的人。

我用双手与无数人一起创建了这座城邦,是您指引的族人来到了这里,让他们回到流淌着奶和蜜的故乡。如今它已成了撒冷人的城邦,撒冷人信奉的阿罗诃仍然是您,但对于他们中大很多人来说,却已不再是您。

您的神殿只是象征着他们的欲念,他们为此摧毁了您的第一座神殿,您在天国中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也许会叹息也许会微笑。而我用一生见证了这一切,也许是我活的太久了,本以为我将长眠于此,可看见您的神像被拆除时,唤醒了我埋藏在心底多年的愿望。

身为奴隶仰望星空的时候,灵魂是自由的,我一直在寻找着我的家园,就像撒冷人在寻找着他们的家园。托您的福,我的年纪虽然不小了,但身子骨还很结实,可以再度远行。我要在生命到达尽头之前,返回我的故乡,望一眼曾经的故土。”

这位年迈的老城主祷告时竟悄然流下了热泪,此时有一个声音说道:“伊索,你要离开这里吗?”转身看去,不知何时梅丹佐已来到他的身后。

伊索答道:“是的,我要返回故土,这个愿望在心中埋藏了很多年。我将一生都留在了撒冷城,如今这里已不再需要我,我所编写的《圣经》也派人送到了埃居,交给希欧的后人流传。现在是完成最后愿望的时刻了,趁着我还能赶马车,这就离开撒冷前往故乡。”

梅丹佐叹了一口气说道:“若是大卫·所罗门对你不敬,我自可以去训斥他;若你不喜欢生活在这里,阿蒙神也不介意将你接到伊甸园;如果你就要远行,也可以让城邦派卫士与仆从护送。”

伊索摇了摇头:“我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不想惊动与烦劳任何人。我的故乡不是卫士与仆从的故乡,我自己回去,只需要一辆马车和两匹马。”

梅丹佐劝阻道:“这怎么可能?且不说你的年纪,我知道你的身体还很棒,但希顿联合王国与波兹帝国之间的战事还没结束,这样上路太危险了。”

伊索:“以我的年纪和一生的经历,这点危险已经无所谓了。正因为我的故土遭受了战火的蹂躏,我才更想回去看看,只要踏上这条道路便是完成了愿望,我不介意是否能走到终点。我曾经答应过阿蒙神,要在都克平原建立一个全新的城邦,所以我离去的时候,要向阿蒙神提出请求,希望他能听见我的呼唤与祷告。”

“伊索,你完成了你的承诺,我也希望能帮助你实现愿望。当年是梅丹佐护送你来到都克平原,正如你所说,怎么来便怎么去,如今还是让梅丹佐送你回故乡。我第一次去埃居的时候,是你驾车送的我,所以这一次我要为你驾车。”——又有一个声音响起,阿蒙出现在了伊索的眼前。

伊索陡然看见阿蒙现身,赶紧伏地行礼道:“我的神,多谢你允许我离开撒冷城去实现最后的愿望,可我怎敢让您为我驾车?”

阿蒙伸手扶起他道:“我就是以凡人的身份前往希顿联合王国,我有我的目的,顺道送你返回故土。”

伊索抓住阿蒙的手臂,眼中又涌出了泪水:“可您是我的神!我曾经以为在生命的尽头到来之前,再也不会见到您……”

阿蒙微笑道:“这一次既是我护送你,也是你在帮助我。若我只是一个凡人,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怎样答谢都不为过;若你把我当作你的神灵,那么此刻的话就是神谕,请你不要拒绝。”

伊索几十年没有见到阿蒙,此刻神灵突然出现在眼前说出了这样一番话,他激动异常,抓住阿蒙的胳膊全身都在微微发颤。梅丹佐却突然问道:“伊索,你可曾经向往在天空飞翔?”

伊索怔了怔答道:“很小的时候,确实有过这种向往,希望身体能像心灵一样飞翔,可是我不会飞。”

梅丹佐笑道:“那你可以实现这个愿望了,阿蒙神与我可以带着你从海上飞越,避开有战火冲突的地方。我早就听说过希顿联合王国的很多事,一直想去看看,多谢你能做向导。”

阿蒙也笑道:“伊索应该是大陆上最好的向导了,此去不仅是送伊索回归故土,我也想见见那里闻名大陆的各种贤者。亚里士多德先生也在那里,我希望还能有机会见到他。”

阿蒙也要去希顿联合王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去游历,自然需要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向导。伊索赶紧答道:“我很乐意为您介绍希顿联合王国的一切,但我已经有几十年没有回去了,物是人非,不知是否还熟悉。”

阿蒙答道:“故土毕竟是故土,我可以陪您一起去寻找过往的痕迹。”

第二天伊索就收拾好了行装,带着两匹骏马与一辆非常坚固的马车,并没有带其他仆从和护卫。阿蒙亲自驾车,梅丹佐在车上陪着他,就这样离开了撒冷城。伊索没有与任何人当面告别,只是在府邸中留下了一封信。

出城西行,阿蒙赶的马车跑的飞快,非常灵活的避过了大道上的行人和车马,简直像在贴地飞行,但坐在车上感觉却很平稳没有丝毫的颠簸。阿蒙手里拿着一根马鞭,上面系的正是当初恩里尔在苏美尔镇外给他的那根鞭绳。

恩里尔早已陨落,阿努纳启神系也不复存在,可是马鞭还是马鞭,阿蒙此刻就是一位赶车人。

路上休息一夜,第二天中午到达了黑火沼泽边的驿道入口。这条驿道是阿蒙当年亲自打通的,歌烈发动叙亚城邦的民夫铺就了一条能容两辆马车错行的商道,并在沿途建造了三处驿站。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它已经成为都克平原与叙亚行省之间的交通要道,路面更加宽敞平整。

这里原先建有一个军事防御堡垒,现在已经发展成一个大型的市镇,其规模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城邦。这里有三座神殿,官方下令修建的阿罗诃神殿、原先的阿蒙神殿、还有过往商人出资修建的沼泽女神殿。

云梦是传说中的沼泽女神、这条商道的守护神,过往的商人们都愿意向她献祭。阿蒙在云梦神殿前歇马,特意进去看了一眼。来往商队中有很多车夫在向沼泽女神献祭,他们都是在商道上来往讨生活的人,当然希望神灵能护佑平安。

阿蒙入乡随俗,也与这些车夫一道向云梦女神行礼拜祭,然后他听见那神像发出了惊慌的声音:“我的神!您怎可以向我行礼拜祭?”

阿蒙在灵魂中悄然答道:“云梦,不必惊讶,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人间的车夫,与经过这条驿道的其他赶车人一样向你献祭。你得谢谢拉斐尔啊,是他当初随口一个玩笑,结果人间有了沼泽女神的传说。”

远在伊甸园中的云梦天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赶紧展开双翅飞出伊甸园,赶往黑火沼泽的上空,准备目送着阿蒙驾车穿过驿道。云梦尚未赶到,但另一个人却先来了,阿蒙正在云梦神殿中献祭,远处撒冷城的方向烟尘四起,大卫·所罗门带着亲卫快马追来。

伊索就站在路边,当大卫望见他时赶紧令亲卫停马,自己跳下马快步跑了过来,向着伊索躬身行礼道:“您老人家为何不辞而别?如果是在撒冷城有什么不满,尽管提出来;如果有人开罪你,我立刻下令处罚他。无论您需要什么,我都会尽可能的满足,只希望您在撒冷城中过的舒适安宁。”

伊索答道:“多谢你能赶来送我,我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返回故土。撒冷城已经不再需要我,趁着还能走得动,我也要回到我的家乡。”

大卫·所罗门的神色有点惶恐:“可撒冷城就是您的家,所有人都尊敬您,是您带领我的父辈们创建了这座城邦。如今您年事已高,为何不舒舒服服的颐养天年呢?”

伊索看着大卫,很平静的答道:“在约书亚去世之后,我就有这个想法了,如今终于下定了决心。约书亚将他所记录的《圣经》交给了你,我也留下了我的《圣经》,于撒冷城再无遗憾。……大卫,你还记得小时候吗?你和族人们为何要走出埃居返回都克平原?此刻的我,也许正是当年的你。”

大卫还想再说什么,灵魂中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响起:“孩子,人们都有自己的追寻,我将护送伊索走过漫长的路途,你就不必多言了。”

这是梅丹佐在说话,大卫吃了一惊,他从未见过指引他本源力量的那位神使的真面目,也不清楚那位神使就是他早年在撒冷城中见过的梅丹佐,但听见这个声音,自然触动了灵魂中的印记。

他赶紧在灵魂中答道:“原来是您,若是您的意志要送伊索离去,我当然不会劝阻,也祝他老人家一路平安,一切如愿以偿!”

梅丹佐的声音又问道:“大卫,你一直不曾忘记我的指引,那我能否问你一句,你这一生想实现的誓愿是什么呢?”

大卫·所罗门的神情变得毕恭毕敬,于灵魂中肃然答道:“为我的族人建立梦想中的家园国度,这是阿罗诃的指引,撒冷城将成为撒冷人的撒冷国,这便是我此生的誓愿!”

这时又有一个声音说道:“所罗门陛下,撒冷国是你的王国,阿罗诃自有阿罗诃的天国。梦想中的家园国度究竟是怎样的含义?需要你的子孙们在漫长的岁月中去思考。”阿蒙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随后便寂然无声,这是大卫·所罗门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神灵的声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