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81章 和平演变

穆芸终于听明白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神国,掩口道:“马尔都克可真能想象,竟然开创了那样的一个神国,依附于神国的神灵越多,他的见知就越广大,理论上是无穷无尽的。”

阿蒙点了点头说:“是啊,他在人间求证这种誓愿,在神国中突破了此誓愿的尽头,我也经过了类似的求证,只是誓愿有所不同,所以开创了我的天国。”

阿蒙与穆芸在天国中探讨马尔都克开辟了怎样的神国,而人间诸事继续。大流士驾崩,其子薛西斯即位,波兹帝国与希顿联合王国仍然处于连绵不断的交战状态。在希顿已被波兹征服的各个城邦,反抗活动也此起彼伏,波兹帝国由攻势转入了守势。

马尔都克已求证了他所追求的境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已与他无关了,就连大流士之子、新的波兹帝王薛西斯,也不清楚波兹人崇拜的大光明神马兹达就是马尔都克的另一个身份。

随着波兹帝国的扩张进程走到尽头,其国策也开始转变,对内统治日渐严苛,终于有一天,薛西斯下令焚毁了巴伦城的天神之门、拆除了马尔都克神殿,只允许民众信仰大光明神马兹达,拜祭波兹人所信奉的光明圣火。

穆芸看着这一幕的发生,在天国中偷着乐,靠在阿蒙怀里笑的花枝乱颤。大流士的儿子下令焚毁马尔都克神殿,这在神灵看来确实荒诞搞笑。但是笑着笑着,穆芸的脸色又突然一变显出了怒容,站起身来道:“阿蒙,你的族人竟然拆毁了我们的神殿!”

阿蒙也站起身来拍着她的肩膀道:“何必生气呢?你刚才还笑马尔都克,可是他遭遇的事情我们也同样也会遭遇。”

穆芸问道:“难道你会高兴吗?”

阿蒙叹息道:“无所谓高兴不高兴,我只是有点感慨,马尔都克当年的预言印证了。果然是我的族人拆毁了我的神殿,没有让马尔都克动手,也不是波兹大军所为。”

阿蒙是埃居主神,罗德·迪克自不会下令拆除他的神殿,被拆除的是撒冷城中的那一座神殿,也是阿蒙最早的神殿。当年是阿蒙指引门徒创建了撒冷城,他搂着穆芸女神的那尊神像一直矗立在神坛之上接受民众的献祭,成了一种信念的象征,怎么又会被撒冷城民众亲手拆除呢?这就是人间世事的变迁。

马尔都克曾经对阿蒙说过:“就算我的信众占领了整个天枢大陆,也不会干涉撒冷城的信仰。但我要提醒你一件事,人们信仰神灵,并不是他们生来就应该信仰,而是因为他们能从神灵那里得到心灵的藉慰、或是以神灵名义实现自己的欲望。世事在变人心也会变,撒冷城的后人也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到那时你恐怕会看着自己的神像倾颓。”(详见本书224章“说撒旦谁是撒旦”。)

马尔都克说这番话时,不仅仅是以“马尔都克”这个身份,还告诉阿蒙他有另一个名字叫“波旬”,也就意味着不论他以哪种身份降下的神谕或做出的指引,都不会干涉撒冷城的信仰,神灵之间说的话自然会信守承诺。

波兹帝国先后灭了埃兰、哈梯、亚述、巴伦等国,都克平原自然也纳入了波兹庞大的疆域之中。撒冷城邦占据了都克平原的北部,而南部是哈梯占据的美索城邦与布达米亚城邦,哈梯灭国之后,波兹将美索、布达米亚、叙亚以及附近的几个城邦合并在一起建立了叙亚行省。

撒冷城的地位一直很特殊,它事实上一直是独立的,却始终没有在名义上宣布独立建国,表面上是从属于哈梯王国以及叙亚城邦存在。当哈梯王国被波兹吞并之后,它又从属于新建立的叙亚行省。

撒冷城所控制的领地完全被波兹帝国所包围,通商贸易也必须与波兹帝国进行,没有别的选择。撒冷城出产的物资除了自用之外,只能卖给波兹帝国各行省,撒冷城所需的物产,也必须与周围各行省交换,缴纳波兹帝国统一制定的税金。

波兹帝国除了没有向撒冷城指派总督之外,撒冷城的地位就相当于波兹境内一个相对自治的大型城邦,它也脱离不了波兹帝国而独立存在。在乔治与林克隐退伊甸园、伊索与约书亚也相继年迈之后,阿蒙离开撒冷城的时候,撒冷城的主要治理者是帝奇·周与尤西尔。这两人对撒冷城的处境看的很清醒,主要政策就是保持现状不变。

阿蒙当初离开都克镇被放逐深山时,只有十四岁,当他最后一次出现在撒冷城民众面前时,也只有二十多岁。以人间岁月计算,他如今应该有五十八岁了,世间已过去了很多年,而天枢大陆上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都克镇的族人大多葬身于早年那场大洪水,幸存的六十余人中,年纪最小的是大卫·所罗门,其次是阿蒙,再其次就是摩西。摩西比阿蒙大两岁,而大卫·所罗门比阿蒙小了八岁。大卫在六岁那年被父亲第一次带出都克镇到叙亚城邦见世面,恰好避过了那场大洪水,成了年纪最小的幸存者。

在阿蒙离开撒冷城之后,帝奇·周与尤西尔也相继老去,大卫·所罗门成为了撒冷城的新一代统治者。梅丹佐曾指引大卫·所罗门本源的力量,这个孩子非常聪明,不到二十岁就拥有了六级成就,但继续进阶却用了很多年,接近四十岁成为城主时才突破七级成就。

大卫·所罗门也继承了都克镇族人千年沉淀的血脉精华,得到了梅丹佐指引的本源力量,他非常强大也非常聪明。但有些事是说不清的,资质更好或更聪明的人更容易领悟修炼中的种种奥妙,但取得高阶成就却不能仅仅倚仗这些,否则世上的高阶成就者就不会那么罕见了。

大卫在少年时期,很多方面表现的比少年的阿蒙还要出色,但在世间芸芸众生中,很多方面条件比阿蒙更优越的人几乎是数不胜数。相比较而言,大卫能够突破本源力量的高阶成就并成为撒冷城的领袖,已经是相当了不起了。

在帝奇·周和尤西尔治理时代的后期,撒冷城实际上进入了士师治理的时代,都克镇的族人逐渐成为撒冷城的统治者、掌握了这座城邦的权力与财富。摩西所指引的十二士师中,有三人阵亡,有三人后来进入了伊甸园,其余的人就在撒冷城中老去。

这些士师的资历很老也很有权威,他们指引族人向着阿罗诃献祭,并在城邦管理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直至大卫成长起来。都克镇新一代的族人也开枝散叶,后裔们不愿意再提起代表罪民身份的都克镇,只自称是撒冷人——与阿罗诃立约、被神灵所救赎与赐福的撒冷人。

有老一代士师们的扶持,大卫·所罗门本人也极富才干,不仅在撒冷人中建立了绝对权威,而且掌控了整个撒冷城邦,撒冷人所信奉的阿罗诃则逐渐取代了原先阿蒙神的地位。

这个结果有些令人意外,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一种必然。想当年都克镇族人的幸存者只有几十人,而当他们来到撒冷城时,城中的居民已有数千,看似不起眼。但是他们享有最肥沃的土地、继承了族人的矿场,又在守护城邦的战争中立下过重大的功勋。

幸存的这一代族人可以说都是精华,他们历尽磨砺,终于在世代所承受的苦难命运中解脱的时候,不再需要亲自从事艰苦的矿工工作,所爆发的是另一种智慧。他们不论是经营田庄还是从事商贸交换、借贷生意都做的非常出色,不仅是因为有资本与威望,更因为掌握了知识和资源。

力量与智慧也是祖先留下的财富,使得他们成为撒冷城最富有的人,姑娘们都愿意嫁给撒冷人。他们有优越的条件,可以给自己的后人最好的教育和生活环境,甚至能掌握大陆上好几种语言与文字,逐渐人丁兴旺,繁衍两代人之后,这一支族人的数量已逾千。

撒冷城中其他民众的构成主要有几个方面:从深山中迁居而来的穴居野人或高原巨人、周边各国的流浪探险者与流氓无产者、破产的手艺人以及失去土地的农民。这些人在各方面都无法与撒冷人比拟,别的不说,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都不识字。

掌握财富与知识的撒冷人,也等于掌握了在城邦中向神灵献祭的大权,代表了神灵的意志。人们的信仰不是凭空的,它会受到环境有意无意的必然影响,撒冷人掌握了经济资源和政治资源,自然也就控制了传播信仰的社会资源。

早年在战场上万众一心召唤阿蒙神降临的那一代撒冷城民众逐渐故去,新生代逐渐成长起来,他们不拥有父辈的经历,身处的是新的环境,跟随撒冷人信奉阿罗诃的民众越来越多。就在波兹帝国不断扩张,将光明圣火燃遍大陆各地的时候,对阿罗诃的崇拜也在无息无声中深入撒冷城民众之心,渐成这座城邦信仰的主流。

可是这座城邦的主神殿还是阿蒙神殿,它矗立在城邦广场的中央,显得是那么高大与宏伟。但是神坛上阿蒙搂着穆芸的神像,如今看来却显得有些轻佻放浪,不够庄严神圣。撒冷城中也有一座阿罗诃神殿,修建在都克镇族人最早聚居的地方,规模很小很不起眼,接受的献祭却越来越隆重。

这座城邦新一代的统治者们心中渐渐有了一个想法,希望以阿罗诃主神殿取代原先的阿蒙神殿。当老一代人还在世的时候,这个想法也只是在心里,等到大卫·所罗门所代表的新一代撒冷人掌权之后,这个愿望就变得越来越强烈了,因为阿罗诃的地位也象征着他们的地位。

在约书亚去世之前,曾交给大卫·所罗门一部《圣经》,里面记载着都克镇族人的经历与所承受的苦难、受到阿罗诃的指引从遥远的埃居重返家园的过程,还收集了阿罗诃的谕示、神迹、赞美诗以及种种传说。它是承载着撒冷人信念的历史,记录了神灵与族人的约定,撒冷人引以为荣也引以为傲。

大卫·所罗门也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他自然能看出其中很多传说的修改痕迹以及夸张的成份,而且多多少少也能猜出阿蒙神与阿罗诃之间的关系,但神灵未曾明言,大卫·所罗门也不会明言。

而另一方面,对阿罗诃的信仰并不是大卫个人的事情,而是全体族人的愿望与信念,它不仅与精神的寄托有关,也实实在在的决定了世俗中的利益和地位,大卫既然是族人的领袖,他的所作所为就要代表这种愿望与信念。

任何成功的改变都需要合适的时机,顺应某种看似不可阻挡的潮流,第一个机会终于出现了,那就是埃居发生政变。图坦卡蒙继位,奉阿蒙为埃居王国的主神。撒冷人痛恨埃居人,因为在他们的圣经中,祖辈曾被埃居人奴役,得到阿罗诃的指引才得以返回家园,是阿罗诃展现神迹使他们一路战胜了埃居的邪神。

如今阿蒙成为埃居的主神,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自己所控制的城邦仍然向埃居的神灵献祭,仿佛在不断唤醒某种耻辱的记忆。大卫·所罗门趁机下令,对阿罗诃的献祭成为城邦的官方典礼,取代了原先对阿蒙神的献祭。

这个命令有少数人反对,但还是在大多数人的拥护与默认下通过了,因为大卫并没有推倒阿蒙神殿,也没有禁止民众向阿蒙神的献祭,只是改变了官方的主祭对象。

撒冷人如今虽然人丁兴旺,但在撒冷城的总人口中仍是少数,却能够控制整个城邦。他们实行的是一种精英政治,看起来很公平合理也顺应民意,但却通过对经济资源以及政治资源的控制,掌握了舆论上的话语权,裹挟了绝大多数人的意愿。

民众们往往以为是自己做出了选择,其实他们能够选择的结果,只是别人早就准备好给他们的结果而已。这种精英政治的核心就是如此,可能以各种表面的形式体现,在后世影响广泛,而此时只是源流发端。

撒冷人等到的第二个机会,就是波兹帝国的扩张遭受挫折,国势处于盛极而衰的转折点,希波战争日渐被动、埃居趁机脱离,帝国内部的控制力下降的时候,薛西斯下令拆毁了巴伦城的众神之门与马尔都克神殿。

大卫·趁机下令拆除阿蒙神殿,在神殿广场原址建造更宏伟的阿罗诃神殿,此时距离上一次官方献祭改革已过去了十年。有了这十年的铺垫,真正动手时遇到的阻力已经很小。

大卫·所罗门拆除阿蒙神殿的理由主要有两条:一是城邦官方献祭的神灵是阿罗诃,阿罗诃的神殿理应成为主神殿;二是波兹帝国各地已拆除原阿努纳启神系的神殿,亚述、巴伦、哈梯等信奉阿努纳启众神的国家早已不在,阿蒙搂着穆芸的神像站在城邦主神殿的神坛上,显得轻佻放浪,有违神灵的神圣庄严。

但是大卫·所罗门还留了一手,他只是以阿罗诃取代原先的阿蒙成为城邦主神,拆除了原先的神殿,但并没有禁止人们对阿蒙的信仰。信奉阿蒙的人自可以在别的地方私人出资为阿蒙修筑神殿,但这与撒冷城官方无关,也不会举行城邦大祭。

其实这些都无所谓了,撒冷人已经掌握了撒冷城最好的土地,控制了经济、政治、文化资源,信奉阿蒙神已经是非主流的怀旧,与撒冷人立约的阿罗诃才是这个城邦所信奉的唯一的神。在撒冷城民众的观念中,阿蒙渐渐成为一位传说中的英雄、被异族所神话的人物。

阿罗诃就是阿蒙的另一个身份,这么做对神灵而言并无区别。就像薛西斯下令拆除马尔都克神殿改祭光明神马兹达,马尔都克也无所谓。近几十年来,天枢大陆剧变频繁,很多王国所信奉的神灵也是频繁变化,这其中有神灵的指引,但更重要的还是人间形势所决定。

当撒冷城城中阿蒙主神殿被拆除的时候,马尔都克当年的预言终于应验。阿蒙也只能感慨而已,反倒劝说穆芸——看看马尔都克的神殿,也是一样的遭遇。

穆芸也只是一时之怒,随即好气又好笑道:“我曾经是都克镇的守护神,都克镇却被洪水所摧毁,我希望你能指引族人恢复我的神域,而你完成了承诺。可如今还是你的族人拆毁了你与我的神殿。身为神灵,在漫长的历史中应该变得很坦然了。”

阿蒙又说道:“他们所信奉的阿罗诃依然是我,我与族人所做出的约定,仍然被铭刻在神殿之中。人们需要他们的神灵来证明自己的光辉,我的族人也是芸芸众生,无论是谁受到我所留下的信念指引、灵魂得以超脱,同样可以来到我的天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