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9章 宙斯与马尔都克之战

泗水则反问穆芸道:“那你呢?你现在也是天国中的天使,是否也需要炼就这样一对羽翼呢?”

穆芸笑嘻嘻的不答话,只听砰的一声,她的背后也展开了一对洁白的羽翼。这位女神早就知道会有今天,已经炼就了天使的双翅,然后扭头笑嘻嘻的问阿蒙道:“我这个样子漂亮吗?”

阿蒙微笑道:“当然漂亮。恰如天使之美!……蝎子王,你回叙利亚沙漠吧。加百列、海鸥,你们守护在天国。……我与穆芸还有话要说,然后就去人间。”

说完话阿蒙消失在众天使眼前,与穆芸一起出现在她的天国宫殿中,这里很像穆芸在人间亚述高原上建立的玫瑰园。

穆芸看着高原上那细碎缤纷的花草幽幽的问道:“你开创了这样的天国,众天使在天国中创造与建造的一切就是你的灵魂见知,这是一种普通的神灵也难以想象的境界,你为何又要去人间远行?你要去追寻什么问题、求证什么答案?”

阿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着说道:“据我所知,奥林匹斯天国之主宙斯的成就并不亚于我,马尔都克也一样,虽然我们的誓愿不同,求证的方向也不同,但毕竟都是超越了创世神的存在。

我曾在路边的一家小酒馆里等待大流士,结果等来的却是马尔都克的证果化身,当我与马尔都克说话时,旁边又冒出来一个人,十有八九就是宙斯。他们的成就不亚于此时的我,还在人间追寻着什么?我清楚马尔都克所欲印证的成就,也能理解他要开创的世界,那么宙斯呢?”

神灵的交流并不仅是语言,声音中带着信息,阿蒙已经将他在路边酒馆遭遇马尔都克以及那位中年男子的一幕印入穆芸的灵魂。穆芸微微一撅嘴道:“你想学宙斯吗?人家都说了是去泡妞的,难道你也要去泡妞?”

穆芸显然有点赌气,阿蒙笑而不言,穆芸又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奥西里斯的冥府干了什么,就是为了帮你那只猫出气。让奥西里斯当场自斩而去,玩的很开心吧?”

阿蒙仍然笑而不答,在神灵眼中,此事的前因后果自然清楚。穆芸这么说不过是想挤兑阿蒙,阿蒙也就笑着听,笑容显得很憨厚。就在这时穆芸又笑了,笑容竟变得很妩媚,抬头瞟了阿蒙一眼:“原来你也知道怎么哄我开心啊?”

发生什么事情了?就在阿蒙笑而不语时,埃居各主神殿的大祭司却接到了神谕——在全国各城邦神殿中为穆芸建造神像并向她献祭。

阿蒙并没有要求埃居各城邦撤换原先安·拉的神像,重新雕凿他的神像,因为那神像本就不必重建,如今的阿蒙就是安·拉。但是图坦卡蒙即位之后,埃居各地不论是民间还是官方都有很多新建筑落成,根据传统,重要的建筑都是要绘塑神像的,人们仍要给阿蒙建造新的神像。

而各大神殿中,赛特天使长的神像已崩塌,在原先的位置上该立哪位天使呢?总不能让庄严的神坛空出这么一块吧?人们也在向阿蒙祷告,请求神谕的指示。阿蒙融合九联神国与阿努纳启神国之后,原九联众神与阿努纳启众神都成了天国中的天使,他降下的第一则神谕就是——建造穆芸的神像。

其实就算是阿蒙不降下神谕,埃居宰相罗德·迪克也打算这么干了,因为撒冷城神殿中供奉的就是阿蒙和穆芸。

阿蒙原先在人间只有一座神殿,那是林克领着穴居野人们在撒冷城中修的,大概是因为没什么经验或者说没什么成见吧,它与天枢大陆各地神殿的风格都迥然大异,神坛上的阿蒙竟然半搂着穆芸站在那里,虽然雕造的传神无比,却显得不够庄严。

既然阿蒙已有的神殿是这样一种形式,罗德·迪克也会参照借鉴。只是其造像形式自然,不会像撒冷城神殿那么轻佻,穆芸站在神坛之上显得端庄而威严,就在阿蒙身旁、赛特原先的位置。

因为阿蒙这则神谕,在埃居后世的神话传说中,穆芸被称为阿蒙神之妻。民间口口相传以及典籍的历代转抄伴随着语言的改变,再后来穆芸又被称为穆特,这些都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

阿蒙不说话却降下了那样一则神谕,所以穆芸当时就笑了,这一笑如满天阴云消散。

其实阿蒙本人倒并不在意自己的神像是否会被立在神坛之上,因为他对神力源泉之领域的理解与印证,已经超出了某个国度或者某个神系的概念。只要有世人接受他的指引、有着坚定的信念,那么世间就是他的神力源泉之领域。

但当他身为阿蒙神的时候,毕竟还是埃居人所信奉的主神,他也并不排斥这种王国献祭的方式,那只是世人信奉他的一种选择而已。至于穆芸天使,自然更喜欢有这种方式汲取神域中的力量,因为她毕竟是脱胎于阿努纳启神系的“传统”的神灵。

穆芸看着阿蒙笑,却突然间微微一蹙眉,又不无担忧的说道:“在你融合神国的这段时间,无暇关注人间的事,而你当年的预言已经变成现实。大流士登上波兹帝位,继续居鲁士时代的扩张,埃居仍然是波兹的臣属国。情势照这么发展下去,你在埃居的主神位迟早不保,神力源泉之领域也将逐渐失去。”

阿蒙笑着反问道:“被谁吞并呢?”

穆芸沉吟道:“不是被宙斯就是被马尔都克,大流士的军队已经进入了希顿联合王国。”

阿蒙又问道:“那又能怎样?我早就说过,无意成为那样的神灵;我的神力源泉之领域,也不必是那样的神力源泉之领域。阿努纳启神域已被马尔都克所吞并,但阿努纳启神国以及众神呢?”

穆芸也笑了:“好像也没什么损失,因为阿努纳启神系已经不存在,众神都成为天国中的天使。”然后又伸手拍了拍阿蒙的胸口道:“马尔都克在人间开疆扩土,击败了阿努纳启以及九联神系所拥有的国度。你却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求证,融合了阿努纳启以及九联神国。

你们都是胜利者。可是人间的纷争剧变、王国的兴衰反复,千年以来也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而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却并不存在这种意义的争斗。神灵能开辟的世界无限广大,就看他的成就与法力有多么广大。”

穆芸的话也是对“超脱”二字的一种注解,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时空概念与人间不同,可能开辟的时空是无限的,神灵所创造的世界能有多大,取决于神灵自身的境界、见知以及法力,不存在像人间那样的冲突争夺。

波兹帝国的扩张是一种人间的功业,使马尔都克享有更广大的神力源泉之领域,对神灵而言自然也有莫大的好处,阿蒙成为九联神系主神时就深切的体会到了这一点。但从另一个角度,在超脱之后的世界里无所谓这种争夺,阿蒙开创天国并融合了阿努纳启与九联神国,以神灵而言所获得的成就,完全不亚于马尔都克在人间所得。

阿蒙拍着穆芸的手背道:“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刚才为何还要那样感慨呢?”

穆芸答道:“就是因为这个道理啊,你看这天国多么美好,你已经超出了人间欲望的尽头,为何还要亲自去人间,卷入那不可知的纷争中呢?”

阿蒙笑了笑:“因为我还有誓愿未求证,阿努与安·拉为何又要离去呢、马尔都克与宙斯为何又要现身人间呢?答案是类似的。”

穆芸手指着某处虚空道:“那就是你遇到的宙斯吗?他现在是一位国王,正在战场上与马尔都克交锋呢。”

阿蒙也看见了人间某处,那里正在发生一场激烈的战争。波兹大帝大流士率领着他那所向无敌的万人队,正在进攻一个关隘。而防守关隘的主帅赫然就是阿蒙曾在酒馆中所遇到的那位中年男子,他的名字并不叫宙斯,而叫列奥尼。

……

希顿联合王国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的概念,而更接近于信奉同一神系神灵的国度地域概念,它的结构比原先的巴伦王国更加松散,存在着大大小小几十个王国。

所谓国王,其实际地位也就相当于一个城邦的城主,只不过他在这座城邦中享有类似国王的权力。有的王国甚至只相当于一般的市镇大小,村镇那么大的领地统治者也自称国王。

很多国王并没有世系,掌握军事大权的贵族或将领们在历史上轮番登位,王位多次更迭,这样的统治者在贤者口中也被称为僭主。整个希顿联合王国目前并没有统一的君主,而采取类似城邦议会的形式协商联合王国中重要的事务,形成实际上的僭主共治。但这种共治的形式十分松散,还经常爆发内部冲突。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王国中,有一个军事力量十分强大的王国叫基巴达,列奥尼就是如今的基巴达国王。

基巴达王国实行的是非常残暴的军国主义政策,基巴达公民就是为了战斗而生,体弱或不够强壮的婴儿甚至在刚出生时就会被丢弃。他们自幼就要接受严酷的军事训练,二十岁时就必须成为正式的军团战士,在军团里一直呆到三十岁才结婚,婚后每天还要参加军事训练,直至六十岁才可以退伍,但大部分战士是没机会活到六十岁的。

在天枢大陆上,正式的军团战士至少也是唤醒血脉力量的一级武士,也就是说基巴达成年男性公民除了少数神术师之外,一律都是修炼体术的武士。如果有人没能成为武士,会怎样呢?那么他在二十岁之前就被淘汰了,所谓淘汰就是在残忍的挑选或残酷的训练中丧生。

基巴达男子不事生产,所有基巴达人都坚信他们拥有最高贵的血脉,他们只有一个职业就是战斗,靠奴役被征服者生活。这样的制度,比之当年辛纳赫大帝所推行的国策还要严酷,但是他们也一度形成了强大的军事实力,以不多的人口征服和统治了周边一大片领土与部族。

阿蒙在天国中融合阿努纳启与九联神国看似时间不长,但人间已经过了十余年。大流士登上帝位平息内乱,亚述、巴伦相继灭国,他又沿着居鲁士当年的远征路线,从哈梯西进渡过海岬,灭了土亚其建立新行省,从海上和陆路两面夹攻希顿联合王国。大流士还派出使者到达希顿各王国要求他们臣服,有不少小王国已经准备投降了。

但是整个希顿联合王国中最强大、最富庶的雅伦城邦王国,却号召各城邦王国联合起来抗击波兹入侵。希顿联合王国的很多城邦沿着海岸线以及较大的岛屿分布,航海通商是他们的经济支柱,因此雅伦王国组织了一支强大的海军,在海战中击败了波兹。

波兹收编了哈梯的海军以及战船,又征用了原巴伦海军的战士,从海上进攻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战果,于是大流士又从陆路发动大军,亲率万人队而来。

这时候希顿各王国都希望基巴达战士能够出战,他们才是希顿最强大的陆战力量。在此前的海战中,基巴达人并没有参战。基巴达不参战的原因很简单,他们不事生产也不从事贸易和通商,只依靠征服以及奴役被征服者生活,虽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却不太关心其他的事情。

基巴达贵族们反对远征出战,在他们看来,只要波兹大军不攻打到基巴达王国就不必去理会,他们虽然杀了大流士派来的使者,但却对保护希顿联合王国的其他城邦王国不感兴趣。基巴达战士向来只为了自己的征服而战,并不打算参加希顿联合王国的联军。

很多基巴达贵族认为,如果波兹大军从陆路进攻希顿联合王国,离基巴达王国还远得很,而且波兹人也征服不了基巴达王国。希顿各实力的损失,反倒是基巴达进行新一轮征服扩张的好机会。由基巴达贵族长老议会做出决定,否决了派大军出战的提议,他们一贯的思路就是如此。

但如今的基巴达却出了一位国王列奥尼,他的想法显然不一样。得不到王国中贵族集团的支持,他不能调动大军,但是国王出行却有权带领亲卫,于是列奥尼自称受到了神谕的指引,带领三百名亲卫赶到了前线。

希顿联军驻守在一个叫温泉关的地方,这里是一个险要的隘口。除了列尼奥与他的三百名亲卫,希顿联合王国各城邦的联军共有七千多人。列奥尼带领最精锐的三百名亲卫把守温泉关隘口,其他人在侧翼掩护隘口协同作战。

在后世希顿人当成历史记录的传说中,大流士发动了五百万军队进攻。这显然绝不可能,整个天枢大陆当时所有的国家的力量加起来,也支撑不了这样规模的军队,更别提军需后勤的组织与运输。

也有人清楚这所谓的历史是漫无边际的瞎扯淡,又将传说中的数字修改成五十万或二十万大军。而大流士率领的主力就是万人队,还有新行省中的后备军,面对七千名希顿联军战士。

万人队为作战主力跨国远征,大流士所需庞大的后勤辎重、军需给养以及预备兵源队伍也超过了十万人。大流士劳师远袭,而希顿联军占据天然地利以逸待劳,作战形势对波兹很不利。险要的温泉关隘口,正面战场上容不下大军团战阵,只能展开强攻冲锋,波兹大军连番冲杀都被希顿联军击退。

大流士在战场上也远远的望见了防守关隘的列奥尼,两人露出了只有各自才明白的神情。大流士在路边的酒馆里见过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碰到了什么样的对手。既然马尔都克可以斩下化身在人间成为波兹大帝,那么宙斯也一样可以来到人间成为基巴达国王。

温泉关一战不仅是波兹帝国和希顿联合王国的战争,也成为两位神国之主的直接交锋。

波兹大军进攻温泉关受挫,马尔都克面对宙斯不想退却,于是他调集帝国行省的后备军团轮番攻打温泉关隘口,虽然伤亡惨重,但主要目的就是吸引希顿联军的注意力、消耗对方的战斗力,使他们抽不出兵力顾及整体防线上的薄弱点。

大流士又暗中调集万人队中最精锐的力量,攀越绝壁绕过了正面的关隘,穿插到温泉关后方发动了突袭。希顿联军最终溃败,而列奥尼以及他的三百名亲卫也全部阵亡。

波兹大军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攻占温泉关之后直扑希顿联合王国最重要的城邦雅伦城。而列尼奥在温泉关的阻击为各城邦争取了时间,当波兹大军到达雅伦城时,城邦中所有的民众都已经撤离了,只留了一座燃起火焰的空城。

阿蒙与穆芸在天国中遥望人间,见证了温泉关之战,也认出了列奥尼是谁。当雅伦城中燃起大火时,穆芸皱眉道:“马尔都克又战胜了宙斯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