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8章 三位一体之初

荒芜人烟的叙亚沙漠深处,呈现着一幕恐怖无比的景象。灰色的漩涡撕裂了天空,在黑色的闪电缠绕中,有一个健硕的身形正在疯狂的挥舞着化为巨钳的双臂。蝎子王泗水浑身笼罩着半透明的光芒,堪比这世上最坚韧的铠甲,但在黑色的闪电劈击下,这光芒一层层撕裂破碎。他的怒吼声在沙漠中回荡,周围一望无际的沙丘仿佛也随着他的吼声震颤。

……

不知过了多久,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仿佛出现了一道裂隙,一只冒着浓烟的巨蝎跌落天国中。它的双钳残损,硕大的蝎尾软绵绵的垂在地上,身上焦糊一片,那坚韧无比的蝎壳上带着一道道可怕的裂痕。

泗水很幸运,多少是因为那强横的血脉,他通过了最终的考验且并没有迷失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因阿蒙的接引来到了天国。但他有点晕头转向还没回过神来,依然是变化的妖身在考验中身受重伤的样子,无力的挥舞着残钳却爬不起来。

一道金光落在他的身上,这时听见了阿蒙的声音:“泗水,恭喜你已超脱永生,这里便是我的天国。你已是不一样的存在,身即是心、形即是神,是存在也是意识。”

随着金光和话音,泗水仿佛被点醒,身上的伤痕消失了,又化成了平常的人形,但神情仍然很虚弱,翻身坐起来道:“我的神,多谢您的指引!”

阿蒙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前,微笑着说道:“超脱永生的道路是你自己闯出来的,我只是给了你最后通往天国的指引。你受的伤不轻,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天使所受的伤势与凡人不同,是一种形神力量的损失,你不想有痛苦就不会有痛苦,但恢复仍然需要修炼。”

天使?泗水怔了怔,随即哈哈大笑道:“我蝎子王如今也成天蝎了!”然后又感慨道:“不知跟人跑掉的狮子王人云怎样了?既然我能来到天国,他应该也可以,早知这样,就把他留下好了。”

阿蒙摇头道:“各有各的幸运和际遇,说不定他接受了另一种指引、能以另一种方式超脱永生。这对生灵来说并不是一种必然,无论如何,你也付出了千年的艰辛努力。”

加百列走了过来问道:“蝎王天使,你是在我之后第二位来到这里的天使,是想留在天国中疗伤,还是有别的打算呢?”

蝎子王对阿蒙匍匐行礼,然后又站了起来向加百列躬身行礼,答道:“我打算在这里缓一缓,等到伤势没什么大碍,请求去人间养伤。等一些事情了结之后再回到天国,享受这永恒的安宁,并成为这里的守护天使。”

阿蒙又笑了:“事情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你在沙漠的地底深处还有一座神宫吧?我先替你暂时稳定伤势,然后你便回去,安排好人间的事情再来天国。就算你在天国中,也可以不时回去看看。”

蝎子王:“多谢您,我的神!回望人间,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多少只蝎子中才能出现一只变异毒蝎,而多少岁月中这些变异毒蝎里才能出现一只通灵的蝎妖,而我这样的蝎妖又要有怎样的幸运才能到达超脱永生的彼岸?我还会在人间待一段时间,但您和天国有什么召唤,我必当立刻赶来。”

加百列又说道:“蝎王天使,你先稳固境界收摄形神,适应一下全新的存在方式,无碍之后再去叙亚沙漠。但也不必太着急,眼下正有一件伟大的创举,阿蒙神要融合九联神国与阿努纳启神国,您有幸也成为见证者之一。”

蝎子王喊道:“是吗!我怎会这么走运?”

……

泗水完全恢复还需要时间,但在阿蒙的亲自祈福下,形神已无碍。终于到了要融合神国的时候,阿蒙对加百列与泗水说道:“你们退出天国之外,就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观望。”

在九联神国与阿努纳启神国中,创世神也对众神说了同样的话。九联众神与阿努纳启众神也都退出神国之外,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观望着太初莲花与天命书简的形像——那是神国的轮廓显形。

而对于接受阿蒙指引的加百列与泗水来说,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灵魂所见,天国的显像就是一道金光。这金光渐渐蔓延、化成一道道花瓣状的光雾,然后虚空里出现了一朵莲花的景象,洁白的花瓣一片片展开,花心上出现了一轮喷薄的红日,都笼罩在金光之中。

安·拉的九联神国此刻在哪里?就在那里,在金光之中!这是凡人无法理解的概念,因为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并无时空的差别,天国与神国可以说是极远也可以说是极近。当阿蒙在灵魂中展开太初莲花的时候,也等于进入了安·拉的神国,神国与天国相融一体。

紧接着红日没入花心,莲花渐渐闭合,又化为一道金光的模样,九联神国从此消失了,但又仍然永恒的存在着。

金光又渐渐展开,上面有密密麻麻的神文出现,化为一卷书简的模样。阿努纳启神国也出现在此处,天命书简铺展而开似无穷无尽,然后又渐渐卷起,重新化为一道金光,那些神文缓缓隐去,仿佛已被奇异的融合。

当金光又静静的恢复了原样,九联众神与阿努纳启众神都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感召与指引,穿过时空出现在一片天地之中。阿蒙坐在罗尼河的源头之上,也坐在亚述高原的冰川之上,同时还坐在天国的一座山腰。每位天使都觉得这片天地似曾相识,玄妙的延展而开,已融合了原有的神国。

九联众神与阿努纳启众神在进入天国时就已接受了阿蒙的指引,此刻已是天国中的天使,一起行礼道:“我的神,唯一的神!”

在所有这些天使中,通过考验最晚、刚刚来到天国不长时间的泗水,此刻却像一位老资格的引路人,站在阿蒙身边向众人哈哈笑道:“欢迎众天使的到来!哈哈哈,我比你们早来一步,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可以给诸位介绍。”

穆芸清楚泗水的底细,放眼望了望这全新的天国,笑着问泗水道:“你看见我的宫殿了吗?与以前有什么不同?”

泗水被问住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挠头道:“我也不知道你以前的宫殿在哪里呀,这里多了不少山河,有不少宫殿分布其间,哪一座是你的呀?”

阿蒙却突然开口道:“埃阿,看见了你的世界吗?”

埃阿眼中的震惊之色尚未消退,赶紧躬身答道:“看见了,我的神、天国之主!我接受了您的指引,我的世界展开在天国之中!”

阿蒙的天国融合了九联神国与阿努纳启神国,相当于一种延伸,神国中原先的一切都还在,却又有了奇妙的改变。埃阿原是阿努纳启的智慧之神、除了创世神之外境界最高的神灵,已有造物主的成就,他也依附神国开辟了自己的世界,这与塞特依附九联神国开辟的世界是同样的。

创物主的世界不论如何丰富多彩,但只属于他本人,别的神灵是进不去的。阿蒙曾见过塞特的世界,宛如太初莲花上的一滴露珠,也只有塞特自己才能躲在里面。而此刻埃阿接受了阿蒙的指引,有了不同的誓愿,他的世界向着众天使展开了。

并不是他的修为成就瞬间更高,而是所印证的道路有所转变,同时也因为阿蒙的指引神奇。造物主成为天使,奉阿蒙为唯一的神,也等于将自己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融入了天国,他的世界还是他的,但等于也是阿蒙的。

这就是献祭,以阿蒙今日的境界所指引的献祭!“唯一的神”并不仅仅是一个称号,而是一种真切的印证!

以某些世人自私的心理来看,埃阿身为造物主本可以独享自己的世界,此刻却将它献祭给阿蒙,成为了天国的一部分,好像很吃亏啊?但这就是他所接受的指引、进入天国的誓愿。换而言之,如果埃阿不愿意的话,阿蒙也融合不了阿努纳启神国,就连原先的创世神阿努都没办法。

所以阿蒙在融合九联神国之前会去斩落塞特,又要去劝说奥西里斯,而安·拉也一直希望他那么做。此刻阿蒙又和颜悦色的问道:“埃阿,除此之外,这天国与原先的神国又有什么不同?”

埃阿还没回答,穆芸突然说道:“哦,我明白了,为什么你可以离开天国去人间,而天国不会崩塌!”她说话的同时带着信息神术的映射,众天使也突然明白了天国的不同。只听穆芸娇笑着又说道:“我可以在这里为自己建一座天国中的玫瑰园。”

原先的创世神所开创的神国虽然可以接引众神灵到来,享受那无忧无虑永恒的生命,但众神在神国中并不可以为自己建造宫殿或别的什么,因为一切都是创世神的灵魂所创造。他们若想要一座宫殿或一座花园、一片山河湖泊,都需要请求创世神创造出来。

除非他们成为了造物主,就可以依附于神国开创专属于自己的一个世界,但那个世界对于其他神灵来说等于是不存在的。如果突破造物主的成就成为一名创世神,也等于脱离神系另建一个神系了,塞特曾经的愿望就是如此。

阿蒙的成就已经超脱了创世神,不论阿蒙在与不在,众天使自可以利用天国中已创造出的一切,自己去建造想要的花园与宫殿,某种意义上很类似于人间的情景。众天使如果成就更高,就像如今的埃阿一样,那么他们也不再是原先意义上的造物主,而是成为“大天使”,可以创造天国中原本没有的事物。

但是不论天使们在天国中建造或创造了怎样的事物,都会融入到阿蒙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中,阿蒙也等同掌握了。这是一种惊人的成就,阿蒙完成了一个令众神惊叹的誓愿。

如果从成就的境界来参照,“大天使”与其它神系的“造物主”似乎相当,但却不能如此绝对的比较,阿蒙建立的是完全不同的神系,众天使所遵从的指引也是另一种体系,阿蒙是一位不同的神灵。如今的阿蒙也许应验了一个预言——众神之神。

原先的神国之主安·拉与阿努哪里去了呢?说实话,阿蒙也不清楚。这两人发下了誓愿,以灵魂新生的方式去了人间。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仍在这里,他们开创神国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已融入阿蒙的灵魂以及天国之中,阿蒙就是曾经的安·拉与阿努。

创世神已是一条道路的尽头,他们若离开,神国就会崩塌,若有更高境界的追求,必须放弃才可能有所得。所以安·拉与阿努目前已经不存在,但这两人并未陨落,而是一种全新的开始。他们灵魂在人世间飘荡,不知要经过多少生生不息的新生,直到有一天他们能够求证誓愿时,才会明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但是他们能求证吗?就算那全新的生灵有幸得到本源力量的指引,但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够超脱永生呢?若没有这个幸运,只是在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流中沉浮,若有这个幸运,面临“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时,也可能让他们真正的殒落。

就算他们超脱永生成为神灵,那也是全新的神灵,与曾经的安·拉或阿努无关了。这新的神灵还要另寻一条道路,突破原先创世神的成就求证誓愿,灵魂中才会将一切明了,而这时的考验也可以让真正的神灵殒落。

若又有幸达成誓愿,到那时他们当然也不再是安·拉或阿努,而是目前谁也不清楚的存在。这一切能否发生,希望渺茫无限,就算能够发生,也不知要穿越多少时空了。

……

阿蒙向众天使展示了天国中的一切,然后让大家各回自己的宫殿。他们接受了新的指引,但有些事情是不必改变的,比如有的天使就是想在天国中享受永恒的生命与安宁,那是阿蒙所继承的安·拉与阿努的承诺。

众天使行礼散去,原阿努纳启众神几乎全跑到埃阿那展开的世界中看稀奇去了,只有穆芸留在原地对阿蒙勾了勾手指,应该是有话要说,撅着嘴像是撒娇的样子。蝎子王见此情景朝阿蒙行礼道:“我的神,我也该回叙亚沙漠了,若天国有所召唤,我会立刻赶来!”

阿蒙朝穆芸悄悄做了个手势,又朝泗水道:“稍微再等一下,迎接一位新的天使。”

泗水反应倒挺快,咧着嘴惊喜道:“又有谁要通过考验来到天国?”

加百列答道:“是米迦勒·海鸥,谁通过考验都不容易,但他的情况应该比你好得多。”

话音未落,就见天国的分界处有一条人影破开时空陡然出现,正是米迦勒·海鸥。他的样子有些灰头土脸,并没有变化出强大的妖身,背后却展开了一双硕大的羽翼,羽毛残缺不全还带着没有燃尽的硝烟。

加百列发出了一声长啸,啸声中带着印入灵魂的信息,告诉海鸥他来到了什么地方,向他讲授了超脱永生之后是何种存在。海鸥的反应比当初的泗水清爽多了,立刻发出一声长啸回应,奋力一抖双翅烟尘散尽,一对羽翼又变得洁白无瑕。

泗水很吃惊的往身边看了一眼,加百列发出长啸的同时,背后也“砰”地展开一对洁白的羽翼。此时海鸥已经来到阿蒙的身前,张开羽翼匍匐行礼道:“我的神,感谢您的指引!我终于见证了您的天国。”

阿蒙微笑着点头道:“你来的正好,我要去人间做一次远行,在旅途中去追思更多的问题、求证更多的答案。你与加百列将守护这个天国,也关注着伊甸园中的一切,准备迎接其他天使的到来,若他们也像你们这般幸运的话。”

海鸥起身又向穆芸、加百列、泗水行礼,最后朝泗水笑道:“蝎子王,我在伊甸园已经听说你来到了天国,此刻才有机会当面祝贺。”

泗水哈哈笑道:“我也要祝贺你啊!不要再叫我蝎子王,叫我天蝎泗水或者蝎王天使。你和加百列都有这样一双翅膀,看上去又不是幻形神术,这是天使的标志吗?”

海鸥老老实实的答道:“是的,阿蒙神的门徒都炼造了这样一对羽翼,象征着灵魂翱翔的向往。”

穆芸在一旁插话道:“蝎王天使,你也要修习伊甸园的法诀,炼就这样一对羽翼。”

泗水微微一皱眉头:“蝎子长着白鸽的翅膀,样子是不是太滑稽了?”

穆芸笑道:“那其实是海鸥的翅膀!长翅膀又有什么关系,你可以不变化出妖身嘛,谁又知道你是蝎子呢?再说了,伊甸园中的铁甲兽和人鱼也都有这样的羽翼,蝎子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