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7章 一体两面

阿尔忒弥斯在阿蒙怀中抬起头,首先看见了阿蒙的左手。他的掌心里飞出一个光球,悬浮的光球放大,化成了一个小巧玲珑的天平模样,正是奥西里斯用来打造冥府中枢的那件神器。阿蒙将这件神器从冥府深处直接取了出来,支撑整个冥府结界的阵枢消失了,但这个冥府却没有崩塌,因为阿蒙开创了另一座“冥府”将之融合。

取出神器、转化与融合冥府的过程,对这件神器也是一种重新的祭炼,阿蒙将它递给阿尔忒弥斯道:“不论怎么说,至少在世人看来,奥西里斯是被你骂死了,它应该是你的战利品。此物我已祭炼抹去灵魂印记,名为审判天平。”

阿尔忒弥斯问了一句:“你自己不留着?”

阿蒙摇了摇头:“应该是你拿走它。”

阿尔忒弥斯接过审判天平道:“那我就收下了,正巧奥林匹斯诸神中有一人想要这件东西,这位神灵跟你还有点关系呢,她取走此物也有道理。反正留在你手里,也说不定会交给哪位门徒。”

阿蒙好奇的追问道:“哦,奥林匹斯神国中还有一位女神与我有关?她是哪位神灵,这又是怎么回事?”

阿尔忒弥斯轻轻摇了摇头道:“你不是奥林匹斯诸神,神系内的秘密我不方便告诉你,等你见到她自会明白的。”说话间抬头望向四周,忽然又发出了一声惊呼。

只见冥府已经在无声无息中改变了模样,他们脚下的那巨大的天平已经消失了,两人竟然站在一条奇异的分界线上。左边是蓝天白云、近处铺展的绿草如荫,远处山间繁花似锦,流水声像欢快的乐曲隐约在风中飘荡。

而右边不远有一棵树,光秃秃的树枝呈焦灰色没有一片叶子,奇形怪状的枝杈像一只怪爪伸向天空,灼热的浓烟带着火光从树下冒起,就像地底无尽深处在燃烧。不远处有一条河流,河中流淌的是污黑色的火油状液体,河流的表面还在燃烧,所过之处一片死亡焦灼的气息。放眼望去都是这样的场景,仿佛无边无际。

阿尔忒弥斯喃喃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天堂与地狱吗?它们竟然是同一个地方!”

阿蒙微微一笑:“对呀,它本就是汲取了天枢大陆各神系的冥府的构造经验,被我重新创造,毕竟还是亡灵的归宿,仍然是另一种冥府。”

阿尔忒弥斯又说道:“冥府称为地狱,这倒不令人惊奇,但你所创造的冥府又称为天堂,那也是你的神国啊,实在令人想像不到。”

阿蒙一笑:“管它是天堂还是地狱,按你的习惯就称它为冥府便是,看出有什么不同了吗?”

阿尔忒弥斯眯起眼睛道:“我曾见过奥林匹斯神系冥王哈德斯的冥府,也曾身为贝斯特为九联神系冥神奥西里斯守护冥府,而且也知道阿努纳启神系埃雷彼的冥府是怎么回事。那些冥府与这里一样都是接引亡灵的,但有个最大的区别。

冥府向来是冥王的神力源泉之领域,不论亡灵在冥府中会有什么样的遭遇,而冥府主要是为了冥神所建,冥神是每个神系中修炼亡灵神术的神灵。你这里则不同,它主要是为了亡灵所建,所谓的冥神只成了观望者与指引者,你究竟是受了谁的启发?”

阿蒙解释道:“我曾见过一位叫无量光的大觉悟者,这是受他的座下弟子大愿地藏的启发。”

冥府究竟是为冥神所建还是为亡灵所建?这似乎从来都不是问题,现有的神系中都有冥府接引信众的亡灵。冥府对神系很重要,因为它掌握了几乎人间一切的秘密,以另一种方式去坚定人们对神灵的信念,因为生死的问题向来都是人们的终极思考。而另一方面,冥府也是冥王的神力源泉之领域,人们所畏惧的也许是冥王的意志。

但是大愿地藏曾向阿蒙显示过他发愿创建的幽冥世界,与阿蒙所知的冥府则截然不同,大愿地藏在幽冥世界中观照亡灵,虽然也是他的一种发愿修行,但冥府本身就是为了那些亡灵所开创,使这些亡灵能够感悟无量光在世间留下的某种指引,而非为了大愿地藏本人。

阿蒙所创造的这个冥府也是为此,它主要并不是为了神灵的存在而存在,而是为了来到这里的亡灵,或见证向往或接受某种审判。但这冥府里没有法官,所谓的审判者是亡灵自身,这又借鉴了原九联冥府中那个巨大天平的妙用。

阿蒙创建一体两面的天堂地狱,与大愿地藏的幽冥世界又有什么不同?幽冥世界中见证的是“轮回”,而天堂地狱中见证的是“审判”。

亡灵进入幽冥世界,进入的是大愿地藏所称中阴光明境,瞬间一生的经历清晰回现,这一生中所不明了的事情此刻也会明了。亡灵会回忆起所有经历过的任何事,还包含自己给对他人留下的感受、他人对自己真实的心念等等。

这一瞬间的感慨是难以形容的,然后轮回心与悔恨心就会交替生出。几乎每个人都会想一个问题——假如这一生重来会怎样?此念一起,中阴光明境就会回转,就像他的一生真的重来一遍。

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有重生之愿,平日时常有一种幻想,假如回到过去重新来过,又该怎样怎样。有时候设想的是自己这一生重来,有时候则化转为另一种愿望,穿越到历史上的某个年代,将整个世界的背景重来一遍。这两种想法其实是一回事,只是基于不同的发愿。

第一种发愿是基于自己这一生的际遇中的遗憾,对自己所作所为的一种重新设想。第二种发愿是对自己所处的历史时代背景的一种遗憾,对身外的世界所做的一种重新设想。但这两种愿望都来源于一个发端,就是轮回心。

人们活在世上的时候,轮回心只是一种空想或者向往,但逝去的亡灵进入中阴光明境,却能见证这种轮回心。

但有一个事实不以人们的发愿为转移,那就是当一个人真的见证轮回心之后,未必能消除抱憾,未卜先知并不能真正的改变自己;当超越一个时代回到过去,也并不能真正超出他所来源的那个时代,如果他还是那样一个人的话。

亡灵在中阴光明境中见证轮回心时,就像人生重来,求财者可能得财、求名者可能得名、有人会拥有千财万富、有人可能会建立不世功勋。有人可能会君临天下,自以为杀伐在手威慑众生;有人可能会戾气肆溢,自以为欲念通畅纵横无忌。

但中阴光明境并不仅见证轮回心,也见证悔恨心。所谓悔恨心并不是这个人自己心中的悔恨,而是他留下的印迹反照自身、无所遁形。他如何对侍世界,世界就如何看待他;他给世界中留下什么痕迹,世界就会印入他的灵魂什么感受。

中阴光明境是灵魂重新的见证,一切都会反射回来,让自己真实的感受清楚,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一个人活在世上只是空想的话,感受不到这一切,但亡灵进入中阴光明境去见证轮回心的时候,那随之衍射出的悔恨心就会把灵魂卷入难以想像的地狱煎熬。

一念缘灭又一念缘起,幽冥世界中可以见证无穷的轮回心与悔恨心,允许亡灵一次又一次的假设重来。如果灵魂的誓愿并没有真正的解脱,那么就会进入一种无穷无尽的轮回状态,被称为无间地狱。其时间概念与人间是不一样的,是永恒的一瞬也是一瞬的永恒。

一个人拥有怎样的灵魂,在他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阿蒙开创了天堂地狱,而人们本身就已生活在天堂或地狱之中,只不过是在逝去时见证则已。

阿蒙创造的这个冥府借鉴了大愿地藏的幽冥世界,同时也借鉴了奥西里斯冥府那审判天平的巧妙,更映射了他所创造的天国,与各神系的亡灵世界都不同,成了一体两面的天堂与地狱。

阿尔忒弥斯已有造物主的成就,自然看出了这个世界的奥妙,她似笑非笑的问阿蒙道:“我知道你的地狱是为谁准备的,那么天堂呢?”

阿蒙答道:“这世上也有很多人,虽然没有得到本源力量的指引,但是他们拥有超脱的灵魂,自然就会来到天堂。所谓天堂仍然是瞬间的永恒或永恒的一瞬,这冥府就是我将天国的样子投射于此,他们就像天国中的天使。”

阿尔忒弥斯微微皱了皱眉头:“原来你所创造的天国是这样一幅情景,未超脱永生的亡灵是分不清的。但这毕竟不是真正的超脱永生,这里仍是亡灵的世界,其中的亡灵怎样才能离去呢?”

阿蒙悠悠答道:“自愿离去便可离去,带着某种愿望,无论在天堂中渡过多久,也只相当于人间的一瞬。”

阿尔忒弥斯又问道:“地狱中的亡灵又怎能解脱呢?”

阿蒙所创造的地狱与幽冥世间中的无间地狱还有所区别,是让一个人去见证真实的自己,再去见证誓愿中想成为的那个自己,反反复复的考问,犹如地狱中不熄的烈火。

阿蒙微微一笑:“直到他们能够解脱,也只相当于人间的一瞬。”

阿尔忒弥斯环顾周围道:“你竟然用了天国来映射冥府,这样的指引在人间很有吸引力啊,这是诱惑呢还是威逼呢?”

阿蒙一耸肩:“也许什么都不是,我只是创造了这么一个亡灵世界,如你所见。”

阿尔忒弥斯若有所思道:“我可以看见,信奉你的人会越来越多的,你很聪明啊。”

阿蒙似笑非笑道:“也许是我比较有魅力吧。”

阿尔忒弥斯扑哧笑出了声,捶了他一拳道:“你也学会这么说话了?”

阿蒙答道:“见证了人间那么多,还有什么学会不学会的?这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大法力,只是一个小把戏,神殿广场上那些玩戏偶投影的艺人们给我的启发。”

阿尔忒弥斯又皱起了眉头:“这冥府看似完美,信奉你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但就如你所见,世人的灵魂真正超脱者很少。就算人们信奉了你,也只是带着各自的理解而已,以你的名义去审判他人的信徒也会越来越多。”

阿蒙又耸了耸肩:“那是世人的选择,人间的冲突从来就是如此,我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求证我的誓愿,在人们所理解的万千条道路中留下我的指引。”

阿尔忒弥斯扭头看着他:“你很淡然。”

阿蒙也望着她苦笑道:“我从小便是如此,你是看着我长大的。”话音未落,忽然扭头望向右边远方道:“有一位亡灵来了,是埃居法老埃拉赫特,他可真及时!”

阿尔忒弥斯莫名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抚摸着阿蒙的手臂道:“我也该走了,谢谢你帮我解气,也谢谢你向我展示你所创造的天堂与地狱。”

这时又有一个声音说道:“贝斯特,不,阿尔忒弥斯女神,请您指引我好吗?”

阿尔忒弥斯转身答道:“提丰,你要脱离九联神系加入奥林匹斯神系?”

说话者是奥西里斯冥府守门人提丰、那只金色的三头巨犬,他在天堂与地狱的分界线上伏地行礼道:“我是奥西里斯所指引的神使,奥西里斯已离去,而这天堂和地狱不再需要我这样的守门人。但我所修炼的便是九联神系的亡灵书,您也曾经修炼过,所以请求您的指引。”

如果神灵陨落,他所指引的神使可以脱离神系,也可以请求神系中另一位神灵的指引。提丰做出的选择与九联神系中的其他神使都不一样,他更愿意接受与自己有相同经历的阿尔忒弥斯的指引,同时脱离九联神系。

阿尔忒弥斯朝阿蒙道:“看见了吗,并不是所有神使都愿意选择你这位天主。”然后又朝提丰道:“那你就随我去奥林匹斯神系吧,哈德斯的冥府正缺一位你这样的守门人。”

阿蒙一摆手道:“提丰既有选择,那就去吧。我将要融合九联神国与安·拉神国,九联众神与阿努纳启众神都将是天国中的天使,我会指派埃雷彼与内尔伽勒打理冥府的。”

阿蒙完成了对阿尔忒弥斯的承诺,陪着她来到冥府找奥西里斯“算账”,但“算账”的结果却是开创了天堂和地狱。阿尔忒弥斯如愿以偿的离去,回到人间与提丰一起飞越汪洋大海,前往奥林匹斯的神域。

照说她应该很开心才对,可神情总有些闷闷不乐,就像失去了什么东西,手中把玩着那件战利品一路都不说话。提丰小心翼翼的问道:“我的女神,您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阿尔忒弥斯叹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的审判天平道:“我了结了与奥西里斯的旧怨,又得到了这样的战利品,怎会不开心呢?”

提丰壮着胆子说道:“女神,您真正想要的战利品不是这件神器,而是一位神灵吧?”

阿尔忒弥斯瞪了他一眼:“你说谁?”

提丰一缩脖子:“算我没说。”

阿尔忒弥斯倒没和他计较,飞在云端又望着远处的海平线道:“看见那样的冥府,也等于见证了他所开创的天国,了解到他所获得的成就。这样一位神灵,已不可能再加入奥林匹斯神系了。我总预感会有不愿意见到的事情发生在我与阿蒙之间,却又无法形容这感觉是什么。”

……

阿蒙开创了天堂与地狱,看着阿尔忒弥斯离去,然后一步踏入虚空,又仿佛就停留在原处,加百列却出现在了身前。他直接来到了天国,就如阿尔忒弥斯所见,天堂和地狱就是天国在人间的映射,这对于受他指引的超脱者而言,无非是从人间直接跨越了无法形容的时空。

加百列行礼道:“我的神,您已经创造了冥府,将要去融合九联神国吗?我奉命在天国迎候其他天使的到来,但是他们的考验还未来临。”

阿蒙摇头道:“我并不需要去哪里融合九联神国,在此地就可以。”

加百列惊叹道:“那我将有幸成为见证这伟大时刻的、唯一的天使。”

阿蒙却又摇了摇头:“先不着急,我还要等另一位天使的到来。他如果有幸升入天国,肯定伤的不轻,先为他疗伤再说。”

加百列有些意外的说道:“您的门徒中有谁会在此时迎来考验?我认为下一位升入天国的应该是米迦勒·海鸥,可是他也没这么快。”

阿蒙伸手向着虚空中一指:“不是伊甸园中的门徒,你看见了吗?”

加百列轻呼一声道:“原来是他,情况可真有点悬!”

阿蒙露出关切的神情:“他的考验终于到来,我也不知他能否安然度过。如果他能来到天国,将是一位强大的守护天使,我等着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给他指引,希望他能成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