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6章 解气的猫

提丰咧开大嘴看着阿尔忒弥斯,过了好半天才惊呼道:“贝斯特,居然会是你!你不是已经殒落了吗?……怎么又成为了一位女神,这不可能!”

贝斯特直接向提丰的灵魂中印入了一段信息,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提丰以不可置信的语气道:“原来您早就是奥林匹斯神系的阿尔忒弥斯女神?却以重入人间的方式修炼印证,求证了造物主的成就?冥神大人苦修多年也没有突破这个境界,他一定很希望见到您!”

阿尔忒弥斯冷笑道:“他哪里是苦修,就是在逃避!自以为躲在冥府中,就是拥有这个世界的神吗?提丰,你说奥西里斯一定想见我,这是找借口为我打开冥府门户吗?”

提丰苦笑道:“就算冥神大人不想见您,主神阿蒙在这里,我能拦得住吗?”说完话转身一挥手,打开了一扇玄妙的门户,阿蒙与阿尔忒弥斯并肩走了进去。

奥西里斯是受到九联神系指引的神灵,他创建冥府接引信奉九联众神的亡灵,也是在以某种方式向亡灵展示神灵的存在。进入冥府,会有一条信息印入灵魂中:“那永远只能眺望的地平线,终于来到脚下。”

这里阿蒙曾经来过,就在他迎来“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之前,在一片黑暗中遥望一轮喷薄的红日,红日里有一只猫在与一条蛇搏斗,象征着安·拉造物与创世、建立了九联神国。两人迈步走进这轮红日,眼前又展开了一个天地世界,演示了九联神系诞生的种种场景。

穿过重重门户,在这条道路的尽头,灵魂中又能听见一句话:“进入冥神的世界,请献出你的双眼和心脏!”这时所有的亡灵一生的所作所为,就像回朔的河流般在灵魂中清晰的重现,任何人都欺骗不了自己、更欺骗不了冥神。

接下来亡灵会走上一个巨大的天平,对面将走来另一个自己,既象征着世人对他的一切印象,又象征着他给已离去的世界留下的所有痕迹。

这个天平实际上是由一件神器打造而成,也是整个奥西里斯冥府的中枢,支撑了冥府的结界空间。当阿蒙与阿尔忒弥斯走上天平的时候,迎面出现的并不是另外两名同样的神灵,而是手持法杖的冥神奥西里斯。

这位冥神的样子并没有什么改变,头戴着白色的高冠,留着长长的波浪状胡须,他没有向阿蒙行礼,只是微微点头道:“我们又见面了,恭喜你的成就!”

阿蒙问道:“你怎会了解我的成就?”

奥西里斯答道:“塞特在埃居全境的神像崩塌,各城邦又颁布下了那样的神谕,自有逝去的亡灵将消息带到冥府,我不难猜测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有一点疑惑想确认,那神谕中为何会说安·拉便是阿蒙之名?而真的是你斩杀了塞特吗?”

阿尔忒弥斯突然插话道:“奥西里斯,难怪你会跑到这里来迎接,原来有疑问想请教。见到了主神还摆这么大的架子,居然不行礼!”

奥西里斯答道:“这位女神,你是新进入神国的神灵吗?我离开神国的日子太久了,请恕我不认识你。我曾经也是九联神系的主神,见到这位新任主神,为何要向他行礼?”

阿蒙呵呵一笑:“您说的是,我刚刚斩落塞特、成为主神没几天,而您在千年之前就已经是九联神系的主神,从这一段经历而论,应该是我向你行礼。冥神大人可好?”

说着话,阿蒙躬身向奥西里斯行了一礼。而奥西里斯则跪了下去,匍匐在地还了一个很隆重的大礼。阿尔忒弥斯又问道:“冥神,你此刻又隆重的行礼,是为了什么?”

奥西里斯站起身来答道:“因为阿蒙斩落了塞特,他刚刚亲口确认了这个消息,而塞特是我的仇敌。”然后又朝阿蒙道:“主神,您为何要到这冥府来?”

阿蒙又笑了笑:“你躲在这里面不出来,我想见你的话,只能自己进来了。”

阿尔忒弥斯今天好像就是来找茬的,突然又插话道:“奥西里斯,你真的可悲!还念念不忘自己是千年之前的九联主神,不向如今的主神行礼。而你又很可怜,因阿蒙斩杀了塞特而下拜,不得不感谢他给你带来的礼物。你心里只有对塞特的仇视,哪怕击败了塞特,你也不能解脱,足见你永远都不如塞特!”

奥西里斯面现怒容道:“这位女神,我不认识你,对你的身份也不感兴趣。但在我面前开口时请注意分寸,竟然说我永远不如塞特!”

阿尔忒弥斯一撇嘴:“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以前还一度认为你是高高在上、神秘莫测的冥神,现在才清楚你不过是个可悲又可怜的家伙!塞特纵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至少有一点比你强,他会为了誓愿去做出努力。他是一个悲剧,而你呢?

你将自己封闭在冥府中逃避外面的世界,汲取亡灵的力量养伤。你以为这样做就可以了吗?你甚至不愿意走出冥府去面对塞特,连神国发生的事情都一无所知,一切只能从来到冥府的亡灵那里获得似是而非的消息。”

奥西里斯怒喝道:“当年安·拉提出要求,塞特与我之间若要决斗,失败的一方将不得返回神国疗伤,因此我才一直留在冥府。九联神国中的那些神灵,他们也一样不涉足人间,只呆在永恒的神国世界中。而我却一直在参悟世间众人的灵魂印迹,难道这也是悲剧?”

阿尔忒弥斯脸上的冷笑之意更盛:“冥神啊,你这是在发怒还是在为自己辩解?九联神国中确实有神灵不再涉足人间,但他们的愿望就是享受永恒的生命。而你呢?你想成为造物主、想重新击败塞特,躲在冥府中好像是一直在努力,其实这所谓的努力没有任何希望,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这不是悲剧还有什么是悲剧?”

奥西里斯以法杖一指阿尔忒弥斯,朝阿蒙道:“她是谁?你为何把她带到这里来、与我这样说话?我不认识这位女神,对她的话也不感兴趣!”

阿蒙苦笑道:“你没认出来啊?既然她自己不说,我也不好告诉你,否则会惹她不高兴的。其实你何必在意她是谁呢,只听她说的有没有道理不就得了?”

阿蒙没有告诉奥西里斯阿尔忒弥斯究竟是谁、又为何会来到冥府如此喝骂冥神?他不想惹她不高兴,那么言下之意,至于奥西里斯是否高兴,他却是不在意的。

阿尔忒弥斯眼中嘲讽之色更盛,手指奥西里斯连珠发箭般的问道:“我是谁,对你有区别吗?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很轻松,有一种终于解脱的感觉?因为塞特殒落了、九联神系的主神也换人了。压在心头的千年阴影消失了,你终于可以从冥府里走出来见人了。但是我想问问,你成为冥神苦修千年,自己应该清楚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不觉得现在这一切很可笑吗,你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可言?”

奥西里斯忿然怒喝道:“我还是九联神系的冥神,我这里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阿尔忒弥斯突然笑出了声,一段信息印入了奥西里斯的灵魂,她并没有说自己是谁,却介绍了阿蒙上次离开冥府之后,众神之间发生的一系列变故,重点是阿蒙所获得的成就以及安·拉向阿蒙所出的请求,也算是解答了奥西里斯刚见面时提出的问题。

她的笑声如利刃,声声扎入奥西里斯的灵魂,又冷冷问道:“九联神系的冥神?你到现在还不清楚状况,不知道九联神系也即将不存在了吗?安·拉便是阿蒙之名,九联神国将被融入阿蒙的天国,你又何去何从?”

奥西里斯震惊当场,良久之后才向阿蒙躬身行礼道:“我没有做到的事情,您做到了;安·拉没有突破的境界,您突破了;伊西丝没有求证的成就,您求证了。一切竟然就发生在您离开冥府之后,再见时,您已将继承创世神对九联众神的承诺。”

阿蒙来的目的,就是要劝说奥西里斯接受自己的指引、成为天国中的天使。这可不是凡人之间臣服效忠,需要灵魂中有真正的誓愿,既无法勉强更不能伪饰。而听奥西里斯的话,他仿佛已经动念,就看阿蒙能够给他何种更新的指引了。

阿尔忒弥斯却截住话头喝道:“奥西里斯,你想接受怎样的指引呢?你的灵魂在这冥府中一片茫然,而你多年所谓的苦修又在求证什么,想明白了吗?当年阿蒙就是在这冥府中迎来了最终的考验,是你用大法力将他送出了冥府之外,然后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塞特来了,就守在罗尼河的入海口,想等着阿蒙返回人间的机会斩落他。而阿努纳启神系的恩里尔也来了,与塞特狼狈为奸。你当时在做什么呢?他们就在你的冥府外面,你却将自己封闭在这个所谓的冥神世界中视而不见。

我察觉不妙在不生不灭的永恒里找到阿蒙,守护他疗伤,穆芸女神尝试召唤之法,将阿蒙召唤到都克平原。你龟缩在冥府里、汲取亡灵的灵魂印迹,自以为在修炼、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实际上一切尽在逃避。

如今阿蒙斩落了塞特,真是你的解脱吗?安·拉请求阿蒙融合九联神国,还需要众神能够且愿意接受阿蒙的指引。塞特被斩落了,唯一的障碍却成了你,因为你躲在这个冥府中一无所知。世间的生灵或许都有其存在的意义,而超脱永生的你,却成了一位多余的神灵!”

奥西里斯终于忍不住直接喝问道:“你究竟是谁?”

阿蒙却在旁边不紧不慢的插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冥神,我们会成为怎样的神灵,取决于我们怎样看待生灵。”

奥西里斯却似被点醒,看着阿尔忒弥斯愕然道:“贝斯特,你是贝斯特!”

阿尔忒弥斯又将一道信息印入了奥西里斯的灵魂,解释了一切的经过,同时瞪眼道:“我就是贝斯特,你能怎样?不要这么看着我,请好好看着阿蒙再看看你自己。当初有一位凡人在人间挑战塞特,又乘坐冥府之舟来到这里。

他从这里出去,如今回来了,而你在做什么?你的存在根本毫无意义,今天的你更显多余。你建立冥府那虚幻的誓愿已经到了尽头,想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吗?那你请仔细回想,当初阿蒙与你冥府中都说了些什么!”

阿蒙当年在冥府中质问奥西里斯为何要那样对待贝斯特,曾对冥神说过一番话——

“奥西里斯,对你我无可指责,薛定谔也无可抱怨,她确实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其实我也了解一些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他们只在神国中享受永生,并不勉强自己再做什么,而你还在冥府中苦苦修炼。

我也去过阿努纳启的冥府,确实不如你的九联冥府,那冥王埃雷彼也不如你。但是我想说,你这样的修炼也许还不如贝斯特做出的选择,更不如伊西丝的愿望。虽然贝斯特并非是超脱永生的神灵,但我觉得她最终的选择也许比你当初的选择更有意义。

如果就如你所说,新生是存在的,何苦不去选择新生呢?增长人世间的见知,最有价值的是自己的亲身体验与印证。虽然那样做可能让你永远迷失,似乎是一种陨落、似乎是放弃了永恒的生命,那位叫奥西里斯的神灵也有可能永远不在,但或许更接近真正的神性源流。”

当时的奥西里斯则轻蔑的反问阿蒙:“你居然想指点一位神灵的修炼?”

如今这段对话又在灵魂中响起,仿佛就是刚才的声音,但情况却已经发生了改变。阿蒙斩落了塞特,奥西里斯成为九联神国中多余的存在,需要接受阿蒙的指引。而阿蒙能给他怎样的指引,其实当时就说过了,就看奥西里斯是否遵从又能怎样去遵从?

阿尔忒弥斯来到冥府,没有与奥西里斯动手起冲突,但是刚才的喝问,却等于将一位神灵的存在逼到了重新接受考问的境地。奥西里斯长叹一声,身形化为一片黑烟向四面八方激散而去,无形的黑烟也穿过了阿蒙与阿尔忒弥斯的身形。

阿蒙晃了晃才站稳,他感受到了奥西里斯的灵魂印迹,包括奥西里斯成为冥神前后的一切修炼印证,以及一生中的所思所想,他听见了奥西里斯最后的声音:“我也不知将去往何处,灵魂印迹也将散尽,只留这最后的心境。我不愿去你的天国,也不想成为九联众神中多余的存在。如果还有可能成为一个未知者,甚至不想再见到你。”

奥西里斯就这样离去了,这个结果也许令人目瞪口呆。他是冥神,也是九联众神中最了解灵魂的神灵,他最后的话表达了很复杂的含义——

凡人的逝去,还可能有灵魂的新生,当新的生灵有幸度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时,还会窥见过往的灵魂印迹、感受种种玄妙的前因后果。但神灵却不同,因为他们本已超脱永生,一旦陨落,世间就再也不会有这位神灵。

世间可能有生灵新生,也可能永远没有,但无论如何,那神灵的灵魂印迹已不存在。若有一位新的生灵出现,可能只是隐约感悟到当初殒落时的心境。就算这生灵能够再度取得超脱永生的成就,但已完全是另一位神灵。

奥西里斯的情况和当年的阿尔忒弥斯有所不同。当年的阿尔忒弥斯并未殒落,她只是以灵魂新生的方式来到人间成了一只猫,当她的印证圆满或那只猫的生命结束,阿尔忒弥斯自会回到奥林匹斯神国。而奥西里斯是离开了,这位神灵从此不复存在。

阿蒙扭头看着阿尔忒弥斯,问了一句:“你解气了?”

在世人看来,奥西里斯这位冥神竟然被阿尔忒弥斯给骂“死”了,这简直匪夷所思。阿尔忒弥斯此刻的神情又颇有点像当年的薛定谔,鼓着腮帮子答道:“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他面对我的喝问时,就像我当初的处境。我只不过是还他一个结果而已,并没有逼迫之意!”

阿蒙叹息道:“我并没有打算逼迫奥西里斯,只是劝说他接受另一种指引,得到真正的解脱。而你可够厉害的,一番话令他自斩而去。但从恩怨源头论,倒也不能说谁是谁非。”

阿尔忒弥斯一缩肩膀,半转身将脸埋在阿蒙的胸前道:“薛定谔哪有那么厉害?只因为你在身边,才会显得厉害。你来就是解决问题的,奥西里斯自斩不是一样解决了吗?如今冥神已殒落,这座冥府你打算怎么处置呢?”

阿蒙伸出右手拍抚着她的后背道:“你只顾着出气了,却没有注意周围的变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