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5章 图坦卡蒙王

伊西丝军团的前任军团长是八级大武士龙腾,他出身于军方贵族世家,而焕璋就是龙腾之子,如今也是一位大武士。龙腾今年快七十岁了,已升任埃居军部大臣,目前就在王都。

埃拉赫特想动龙腾父子可不容易,他们在军中势力树大根深、焕璋又手握重兵,弄不好会激起兵变。法老打算先招龙腾进宫把他软禁起来,然后再逼龙腾写信将焕璋骗到王都一并处置。

接着又有不利的消息传到法老耳中,据说海岬城邦与梦飞思城邦的举动是受到了埃居神术学院首席元老、沃尔德大神术师的暗中支持,然后才引起了其他城邦的效仿。

埃拉赫特法老感到了深深的恐惧,官僚集团、军方集团与神官集团中都出现了反抗他的代表人物,如果不以雷霆手段迅速镇压,那么他的真正末日很快就要来临了。

当年与阿蒙有过怨隙的大神术师布尔克,如今已经升任埃居主神殿的大祭司。又惊又怒的法老派人去找布尔克密商,私下里做出了很多许诺,希望布尔克在这个非常时刻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替他去做几件事。

……

布尔克面见法老之后,从王宫中回到神殿,面色阴沉似水。心腹神官询问他与法老都谈了些什么?布尔克沉默了半天才答了一句话:“陛下疯了!”

那名心腹已跟随布尔克多年,是绝对值得相信的亲随,他皱着眉头说道:“如今的形势已经很清楚,十几座城邦都颁布了安·拉的神谕,但大家还给君主留了面子,没有说出法老曾下密令销毁神谕记录的事情。陛下若是明智的话,则应顺水推舟承认这则神谕,以王国法令的形式正式颁布,然后宣布改号退位,或许还有一条退路。”

布尔克苦笑道:“承认神谕已不可阻止,但你想让法老主动退位?你认为这是法老唯一的退路,可是陛下本人不会这么想,就算他真的这么做了,退位之后会有好下场吗?陛下要做垂死的挣扎,就算自己性命不保、受到神灵的诅咒,也要拉着反叛者一起陪葬!更何况他还想着怎么挽回局势呢,与我密谋策划怎样镇压。”

心腹倒吸一口冷气道:“陛下真的疯了!他要将龙腾父子、罗德·迪克、甚至沃尔德大神术师一并处置吗?如果由您来策划实施这件事,给法老陪葬的不是他们,而是您!”

布尔克叹息道:“我当然明白,所以也该做出决定了。”

心腹又不无担忧的提醒道:“想当年您身为伊西丝神殿大祭司时,阿蒙刚刚来到埃居,朱利安大神术师曾派人追杀他,有一封给您的密信后来落到了玛利亚手中。您与阿蒙有旧怨,此时若不支持法老,又该怎么办呢?”

布尔克眯起了眼睛:“我并没有真的为难过阿蒙,如果这点过节都放不下,他还怎能被称为神灵?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弄清楚,安·拉确实颁布了神谕,我是一名祭司,只能做该做的事情,更何况埃拉赫特已是末日穷途?无论是明智的选择还是本身的职责,我都不能支持法老。”

心腹又问道:“大人,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

布尔克沉吟道:“你立刻前往梦飞思去见屠扬城主与焕璋将军,同时也在半路截住罗德·迪克,转告我的口讯。罗德·迪克应该已经出发前往王都了,而焕璋将军很快也会来。法老目前还掌控着王都中的禁卫军,有些事不能公然轻举妄动。我暂且就按照法老的意思去见军务大臣龙腾,将他软禁起来给焕璋写信。”

……

罗德·迪克接到了命令,招他赶往王都底斯城述职并入宫觐见法老。主神官易彬的猜测果然没错,埃拉赫特是想把罗德·迪克骗到王都控制起来再做处置。这一去后果难测,有人建议罗德·迪克装病,也有人建议他干脆带着安·拉军团一同开拔。

罗德·迪克摇头道:“我既然决定了,自会去面对,谁都知道我刚刚晋级为大武士,又何必装病呢?去就去,我只是颁布了神谕,又没有叛国,怎可擅自调动驻军?诸位不必为我担心,我已联络过各城邦以及王都中的很多官员,该怎么做心中有数。”

梅丹佐问他:“城主大人,你已经决定去王都?”

罗德·迪克点头道:“是的,明天就出发!”

乔治笑道:“我与梅丹佐陪你一起去,安·拉军团自然不好调动,但城主大人不能没有亲随。”

罗德·迪克带着十余名亲随离开海岬城邦,沿官道行走,接受了沿途各城邦的官员款待,不论是公开还是私下都谈了很多事情,而梅丹佐与乔治也一路随行。罗德·迪克在梦飞思城邦见到了达雅·屠扬城主与焕璋将军,也接到了布尔克送来的密报。

焕璋则刚刚接到了父亲龙腾的信,叫他去王都见面,于是与罗德·迪克结伴而行,从梦飞思城出发沿罗尼神河乘船上路。像他们这样的官员过境,沿途自然都有各种官场应酬接待,如今是非常时期,这种接待又增添了很多微妙的含义。

表面上两位大人平静如常,就是分别因公务和私事要去王都一趟,他们沿罗尼河而来,却带动了整个埃居暗流涌动。

……

法老陛下派出大祭司布尔克率领禁卫“迎接”,罗德·迪克与焕璋一进城就被软禁了,据布尔克所说,陛下将这两位大人留在王都有要事相商。

紧接着埃居每年最重要的三次献祭大典之一就要来到,按照惯例,负责主持大典的大祭司要召集重要官员以及神术学院的元老们商议典礼事宜,并将结果禀报给法老,有些重要的安排还需要法老亲自决定。

埃居主神殿大祭司一共有三位,每年最重要的献祭大典也是三次,每次都是由法老领群臣主祭,而三位大祭司轮流主持仪式,这一次恰好轮到布尔克。法老将一支最精锐的宫廷禁卫军交给布尔克指挥,并给了布尔克一份名单,打算趁着召集众官员以及神术学院众元老商议典礼事宜的机会,将这些人一一拿下,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沃尔德。

法老是接到罗德·迪克擅自颁布神谕的消息,从新都赶回底斯城的,名义上是为了献祭大典,但暗地里已经布下了一张网,就等着收网了。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手段也不可谓不狠,甚至已经想好了对各种反叛者的不同处置方式。

龙腾父子暂时不能杀,而且要加封爵位,找个借口带到新都软禁起来,提拔其他家族的将领成为伊西丝军团以及安·拉军团的军团长,还要任命新的帝国军务大臣。沃尔德年事已高,对外就宣称这位大神术师受到神灵的召唤,已经走完人生的历程,并举行最高规格的祭奠仪式。至于罗德·迪克是个麻烦,必须用一个恰当的罪名处决!

……

这一天就是布尔克召集众人商议大典事宜的日子,法老在宫中接到的密报不断,都有谁到了布尔克在神殿中议事的地方。该去的人都去了,该做的布置也都做了,外面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没有动静就是最好的动静,说明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

这天晚上,法老将内侍都打发了出去,在寝宫等待着什么,他的心情躁动不安,布尔克应该派人来回报结果了。可是一直等到入夜时分都没有最新消息,法老有些坐不住了,正准备派人去寻问,忽听寝宫外传来了一群人的脚步声!

是什么人夜闯寝宫?内侍绝对不会发出这种声音,巡视王宫的禁卫们也不可能列队到达这里!埃拉赫特急忙呼喝左右,可是无人回应,就连两名负责保护他的宫廷大神术师也仿佛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就在这时,法老听见布尔克大祭司在寝宫门外高声喊道:“埃居神术学院首席元老沃尔德,领各位大祭司与神术学院众元老,军务大臣龙腾,领焕璋、迪克两位军团长觐见陛下,有要事与陛下商议!”

一听见这句话,埃拉赫特法老只觉得手脚冰凉、脑海中嗡嗡作响,全身发麻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远去、抽干了他所有的力量。这哪是什么觐见啊,原本以为已成阶下囚的反叛者,此刻竟然被布尔克带到了寝宫门前。

……

埃居发生了一场不流血的宫廷政变,它的策划者是王国三位大祭司之一的布尔克,埃拉赫特于深夜中宣布退位,他的侄子兼女婿、尚未成年的图坦哈特成为新法老。

图坦哈特这个名字是埃拉赫特起的,意思是“塞特荣耀的继承者”,埃居皇室自古有近亲通婚的传统,图坦哈特既是埃拉赫特的亲侄子,也娶了埃拉赫特的女儿。图坦哈特继位之后,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图坦卡蒙,意思是“阿蒙荣耀的守护者”。

新法老的名号自然是为了与安·拉的神谕相呼应,象征着承认阿蒙王国主神的地位,同时阿蒙神在人间的献祭中也继承与取代了安·拉。紧接着献祭大典到来,埃居群臣就在大典仪式上向神灵“禀报”了这一切,图坦卡蒙正式继位。

埃居的高层也出现了重大的调整,罗德·迪克升任宰相,是年轻的新法老身边的辅政大臣。罗德·迪克本想推辞,可是乔治对他说:“谦逊是一种美德,肯担当也是另一种美德,而担当往往比谦逊更困难。”罗德·迪克转念一想,很痛快的接受了这个新职位。

龙腾隐退还乡,焕璋被提拔为军务大臣,布尔克仍然是王国大祭司,而且升任首席大祭司。原海岬城邦主神官易彬,升职梦飞思城中的阿蒙神殿首席大祭司,仍兼任安·拉军团的主神官。塞特神殿已成为历史,当年的伊西丝神殿如今又被称为阿蒙神殿。

有人将阿蒙与安·拉视作是同一位神灵,叫他“阿蒙·拉”,还有神官在书写神文时取消了安·拉这个名衔中的连接符,书写为“安拉”。在埃居的正式祭祀大典上,祭司们从此称呼主神的名字就是阿蒙!

罗德·迪克与布尔克等人并没有当场弑君,埃拉赫特又在深宫中过了一段幽禁的生活,最终郁郁而终。他的灵魂也被召唤入冥府,但那时的冥府已是阿蒙所创建的地狱。

……

就在底斯城中举行献祭大典,新法老图坦卡蒙正式宣布继位的这一天,刚刚在政变中被奉为王国主神的阿蒙,正行走在梦飞思城的郊外。水波荡漾凉风习习,周围扬帆的船儿穿梭不断,远处田庄上空升起袅袅炊烟。

看阿蒙的样子是在郊游,但脚下踏的却是罗尼河上的波涛,来往的船儿从身边经过,船夫们却看不见这位从波涛上走过的神灵。

阿蒙身边还有另一位神灵,他与阿尔忒弥斯挽臂而行。风儿吹抚着阿尔忒弥斯银纱似的长袍,描绘出她姣好的身姿,绿色的披肩在风中扬起,不时轻轻的撩拨着阿蒙的脸颊。

阿蒙望着两岸人烟,问阿尔忒弥斯道:“故地重游,贝斯特女神,你有何感慨呀?”

阿尔忒弥斯掩口笑道:“你在这个时候又叫我贝斯特?”

阿蒙:“如果不是因为贝斯特,我们为何要前往冥府?”

阿尔忒弥斯把阿蒙的胳膊挽紧了:“是为了阿蒙神!若奥西里斯不接受你的指引,你如何融合安·拉的神国?哦,我差点忘了,安拉即将也是你的名字。”

阿蒙岔开话题道:“我现在还是九联神系的主神,能允许你进入九联神域,但是根据加入神系的誓言,当神系外的神灵挑战与我同一神系的神灵时,比如你挑战奥西里斯,我是不能帮你的。如果你进冥府是想找奥西里斯算帐的话,该怎么办呢?”

阿尔忒弥斯扭头瞟了他一眼:“你担心我不是奥西里斯的对手吗?”

阿蒙:“若论法力,我也说不清谁强谁弱,若论成就,你在奥西里斯之上。如果换一个地方动手较量,赢的一定是你。但若在冥府,他能借助的力量比你强大的多,你虽身为造物主,但有些手段是人间无法施展的。只要他站上那件神器化为的天平,你一定不是对手。曾经的贝斯特女神,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阿尔忒弥斯娇笑道:“所以我才要拉着你一起来啊,根据神系的誓言,如果我挑战奥西里斯,你不能帮我。但如果是你挑战奥西里斯,我却可以帮你啊!我觉得这个誓言是神灵之间最搞笑的约定了。”

阿蒙也笑道:“搞笑是搞笑,但也并非没有道理。一个神系存在的问题必然从内部开始,否则你怎么能够找到一位神灵先出手?”

阿尔忒弥斯调皮的眨眨眼睛:“我找到了呀,还是主神呢!”

阿蒙扭头看着她:“不是你找到了,是你遇到了。”

阿尔忒弥斯:“如果你和奥西里斯在冥府里动手,又打不过他的话……”

阿蒙打断她的话道:“你也太小看我了!”

阿尔忒弥斯又笑了,将脸颊贴在阿蒙的肩膀上蹭着说道:“那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阿蒙也忍不住用脸颊蹭了蹭她的头发:“就像薛定谔以前一样,我打架,你帮忙看热闹?我要是打不过人家,就喊一声小猫快跑?”

阿尔忒弥斯笑问道:“你会喊吗?”

阿蒙答道:“我去冥府,并不是要与奥西里斯决斗,而是去印证一种成就。我将要以我的天国融合安·拉与阿努的神国,在此之前,先要用天堂和地狱融合奥西里斯的冥府。在人间能做到这一点,到了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才可以做到另一件事。”

阿尔忒弥斯诧异道:“天堂和地狱?”

阿蒙一笑:“你不是要看热闹吗?那就等着瞧吧!”

说话间他们已来到了罗尼河的下游三角洲,奔流不息的河水在这里呈扇面形撒开,现在并不是洪水泛滥的季节,入海口一带露出了大片的滩涂,将罗尼河分割出很多道复杂的支流。其中有一条支流,两岸的滩涂陡峭,河水很是幽深,流速极快却几乎不发出声音。

阿蒙与阿尔忒弥斯不再款步行走,而是静静的站在水面上随流而去,突然消失在阳光之下。他们进入了冥府的空间结界,河流还是这条河流,可是河水仿佛在倒流,天地像一幅静默的图画迎面而来,河流在前方分叉,中央是一片陆地。

阿蒙拉着阿尔忒弥斯的手一抬脚,仿佛触动了这个静默的世界,两人就似从这幅画里跳了出来登上了河岸。就听一声吼,一只高大的三头巨犬出现在两位神灵面前,它一见到阿蒙,随即倒地一滚化为一位青年男子的模样,身穿着金色的铠甲,手持一根带刺的长鞭。

他收起长鞭行礼道:“主神,您是来找冥神的吗?”

阿尔忒弥斯站在阿蒙身边,抬手指着他道:“提丰,你还认得我吗?”

提丰一愣:“这位女神,请问您是谁?”

阿尔忒弥斯答道:“从前的我,就曾站在你这个位置上看守冥府的门户、接引神域中的亡灵,在那个时候我的名字叫贝斯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