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4章 时势与英雄

这位昔日的伊西丝神殿大祭司清了清嗓子道:“诸位大人,神灵自可以在所有信众的灵魂中做出谕示,你们难道以为神灵做不到吗?但若是那样,又要神殿与祭司何用?

祭司代表民众向神灵献祭、指引民众向神灵祷告,也代表神灵向民众传达神谕、让民众接受神灵的指引,这是荣耀也是职责,更是存在的根本意义。如果违反了这个意义,神殿的根基就会动摇,祭司就会失去那看似神圣的光环。

阿蒙神的誓愿,他不希望成为在人间所见到的、那样的神灵,诸如恩里尔、诸如塞特。人间若保留神殿那就保留,象征着人们所找寻的光辉。祭司也只是神殿中的祭司,他们所把持的神殿是否失去了这种象征意义,也在于祭司的选择。

每一个以坚定的信念接受神灵指引的人,都会感受到内心的神性光辉,并不在于他是否拥有祭司的身份。我所说的神灵便是我唯一的神——阿蒙!”

易彬的额头上微微出汗了,席上有一位将军拍着桌子大声嚷道:“主神官,你难道还不公布神谕吗?”

易彬转身看着罗德·迪克道:“城主大人,这应该由您来决定。”

众人也都看向这位城主大人,罗德·迪克在这么多人目光的逼视下,站起身来朗声道:“邪神塞特,当年谋害奥西里斯、窃取埃居神位未果。千年之后又趁乌鲁克军团压境之时,逼退荷鲁斯、欺夺埃居民众献祭,如今已被阿蒙神斩落。当年帝国大将军阿蒙,行走人间成就神灵功业,已是九联主神。从今日起,我的荣耀与名衔归于阿蒙,安·拉便是阿蒙之名。”

宣读完这段话之后,他环顾众人道:“这便是安·拉的神谕的内容,我不想多解释什么,想必诸位听见之后,就明白法老为什么不让它公开。”然后又朝梅丹佐躬身行礼道:“请问阿蒙神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席间众人半天没说话,都在回味着那则神谕的含义,就连那些喝的差不多的武将们仿佛也醒酒了。只听梅丹佐不紧不慢的说道:“海岬城主、安·拉军团的军团长罗德·迪克大人,你是海岬城邦的天之骄子,年纪轻轻就从你父亲手中继承了城主之位,受万民的称颂与尊敬。在世人眼中,您这样的人生简直是欲追求的完美梦想。

阿蒙神只想问您——在深夜长思里是否会扼腕叹息?在面对内心时是否会有感慨与遗憾,觉得怀今古奇雄志、行热血沸腾事方不枉此生?但你也认为自己只能是暗叹而已,将一直叹息到生命的尽头,是这样的吗?”

罗德·迪克怔住了,他的出身、地位、成就堪称很多人心目中完美的梦想,人生如此还有什么遗憾呢?但是阿蒙让梅丹佐当众转问的这句话,恰恰击中了罗德·迪克心中隐秘的要害。

这位海岬城邦的天之骄子,对于人生的抱憾或许与芸芸众生并无区别,他也会在长夜里扼腕叹息,向往着尽情挥洒豪情壮志、成为传奇中的千古英豪。所区别的是,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人只是在梦里想想而已,根本没有条件去实现;而罗德·迪克不是不可以去做。

但罗德·迪克却有着种种顾虑,这些顾虑也并非没有道理。他是一位非常称职的城主,人们也是这么认为的,然而在他本人的心目中,一切果真如此吗?

宴席不再喧哗,众人寂静无声,想着各自的心事。罗德·迪克突然一转身朝侍从道:“取我的剑来!”

城主大人在酒席上取剑要做什么,众人都很纳闷,瞪大眼睛等着看他想唱哪出戏?侍从们送来了罗德·迪克那柄剑鞘上包裹着黄金雕饰、剑柄上镶嵌着幽蓝水心的佩剑。罗德·迪克拔剑在手向前一挥,这柄剑带着银光插进了面前的桌子里,直没至柄。

就连安·拉军团的将军们都不得不赞叹道:“好剑术,好劲力!”那剑身上的银光闪烁,蕴含惊人的力量已经超出了常人所能达到的极限,平日里温文尔雅的罗德·迪克城主,很难看出他的修为距大武士也只有一步之遥。

罗德·迪克将剑插在桌子上,周身上下无形中散发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豪气,环顾众人道:“传我的命令,明日敲响神殿钟声,我要在广场上当众宣读神谕!”

易彬赶紧说道:“城主大人,您不必出头揽下这个责任。我是主神官,我明天自会以海岬城邦首席祭司的身份,向民众宣布这则神谕。”

刚才还豪气万丈的罗德·迪克突然又苦笑道:“我是城主也是军团长,人人都清楚我在海岬城邦的地位。既然决定这么做了,何苦还要如此遮掩?多谢阿蒙神的喝问,这正是我所欲求,也是今日所行!”

乔治端杯站了起来高声道:“我们敬城主大人!”众位将军也纷纷起身敬酒,其他官员们就算心有疑虑,此时也只能端起了酒杯。

刚才有很多官员追问易彬神谕的内容,但他们也只是想私下里打听是怎么回事而已,并不一定会逼迫罗德·迪克违抗法老的命令,但是罗德·迪克自己做出了这个决定,出乎很多人的预料。这确实不太像平日里的城主大人,尤其是那拔剑一斩,让人不由得感到震撼中带着惊艳。

梅丹佐在灵魂中悄然对乔治道:“阿蒙神真是了不起,他怎么知道派我们俩来这一趟,就能让行事一向滴水不漏的罗德·迪克,做出这种惊人的决定呢?”

乔治微微一笑,悄然答道:“我也在官场上混过很多年,清楚罗德·迪克这种人的心思。他若心无所求、意志不坚,如此高贵的出身又没有取得高阶成就,怎会多年来一直坚持修炼艰苦的武技呢?他心中必有不愿放弃的向往,那既是他的愿望也是他的遗憾。

只可惜他的出身太好了、处境也太优越了、人也太聪明能干了,面对各种事情时,总有太多的选择来回避冲突、总有太多回旋余地可左右逢源。他会为他真正想做的事情做好各种准备,但是未必会去做,因为他有的是办法能回避麻烦,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了习惯。但在他自己的心目中,还有另一个罗德·迪克、他真正想成为的那个罗德·迪克!”

梅丹佐感慨道:“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人何尝不是如此呢?人们心目中往往都有另一个自己——梦想要成为的那样的人。这梦想往往不切实际,而现实的际遇终使人的誓愿消磨成空。

而罗德·迪克是幸运的,至少他拥有这样的机会。你说他会为他想做的事情做好各种准备,那么刚才慷慨拔剑做出的决定,其实是他早就做好的准备之一吗?”

乔治暗暗点头道:“是的,这样的场景也许在他的静夜遐思中,不知已经设想过多少回,今天终于真的做了。”

就在这时,大神术师易彬的声音盖过了宴席上所有的嘈杂:“城主大人,您如果这么做的话,法老一定会惩处您的,您又将怎么面对?”

罗德·迪克将佩剑从坚硬的木桌中轻轻拔了出来,收剑还鞘递给侍从,冷笑着答道:“处罚我?怎么处罚?法老的命令公开了吗?陛下敢对着民众宣布他下了这样的命令吗?就像当年的阿蒙大将军击杀斯内克亲王离开埃居,法老也只能派出乔治和加百列两位大人去暗中追杀,但却没有给大将军公然定罪!”

易彬又提醒道:“话虽如此说,但是法老想惩处您自有的是别的办法,城主大人要做好准备。”

罗德·迪克又笑了:“所谓的准备我已经做了,这一阵子我与各城邦交好的主要长官都有私信往来。大家对法老先后两条命令都有不满,也不敢就这样销毁神谕,皆在观望之中,只等着有人领衔抗命。尤其是梦飞思的屠扬城主和伊西丝军团长的焕璋将军,都有与我一样的想法,前日还来信劝说,若是他们抗命颁布神谕,还希望得到我这边的支持和响应呢。”

梅丹佐看了乔治一眼,露出了佩服之色,这位曾经的伊西丝神殿大祭司猜的没错,罗德·迪克果然早在做这种准备,就像他一生中筹划过的很多其他事情一样,只是此刻终于下定决心出手了。

主神官易彬点了点头:“原来城主大人早就有所绸缪,倒是我多虑了。但我还要提醒您,法老陛下若是想惩处您,按官场上的做法,他会找个借口命你去王都。只要你离开海岬城邦到了王宫里,他自有手段可以除掉你。而法老若招你觐见,你又不能不去。”

这时乔治又说话了:“阿蒙神派我与梅丹佐来,另一个任务就是保护迪克大人的安全。”

……

第二天中午,当太阳升到最高的时候,罗德·迪克命人敲响了神殿的钟声,那是召集民众来到广场聆听神谕的信号。这位城主大人佩剑身着戎装,在神官和亲卫的簇拥下,站在神殿长阶上朗声宣读了安·拉的神谕。

广场上的民众先是目瞪口呆,好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大家都在那里琢磨着神谕的含义。忽听有一个人喊道:“伟大的阿蒙神!”紧接着这呼唤声响成一片。

罗德·迪克就在城邦民众对阿蒙神的呼唤与膜拜声中走进了神殿,他小声对乔治道:“塞特的神像已坍塌,自然是不必再修建了。但根据神谕的意思——‘安·拉便是阿蒙之名’,是否需要将神殿中的主神像换成阿蒙的神像呢?”

乔治的笑容有几分高深莫测,指着大殿正中央的安·拉神像问道:“当然没这个必要,城主大人,这么多年来你都在向着这神像献祭,都没有注意到神灵的样子吗?”

罗德·迪克抬头望着那雄伟的神像,它是那么的高大,普通人站在神殿中也不容易看清神灵的面目,如果是在神殿大门外,则只能看清一个威严的轮廓而已。更何况人们在向着神灵献祭时都是在膜拜行礼,不可能对着神像像盯女婿一样打量。罗德·迪克还是第一次如此专注的观瞧这尊安·拉神像的五官容颜,不由自主张大嘴露出惊讶的神色。

工匠们雕刻的是一位英俊威武的男子,五官轮廓无形中带着一种坚毅的气息,越看越像阿蒙!罗德·迪克在心中暗问——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神灵长什么样子,人间的工匠们怎么会清楚?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阿蒙所见到的几位神灵而言,其面目都与神殿中的神像酷似,说明工匠们并不是随意雕琢的。这种情况也可以理解,有些神灵在人间出现过,人们可以根据口口相传的描述、参照历史上曾有过的遗迹修建。

而另一方面,神灵在人间也有神使,他的第一座神殿往往就是民众们在这些神使的指引下修建的,有些工匠甚至亲眼见过神灵,所以能将神像塑造的神形皆似。

缺乏精神灵性的人也许很难理解一种情怀,信奉神灵的工匠们在雕饰神像时,并不仅仅是在完成一幅作品或者一件工作,而是倾注了他们的灵魂,神的形象中包含着他们对神灵的信念以及对神性的理解。这就是自古流传的真正的艺术品,与世间纯粹的工艺品之间最本质的区别。

工匠们在塑造神像时,灵魂中也会受到有意或无意的指引。这指引可能来自神灵本人或神灵留在人间的神使,也可能是工匠们的灵魂中自己对神灵的理解或想象。

安·拉是九联神系中最古老的神灵,在埃拉赫特法老推行一神教改革之前,几乎已成为一位被人们遗忘的神。而早在奥西里斯建立埃居帝国之前,安·拉就从未离开神国来到人间,他当年所指引的那些神使,要么已成为神灵、要么早已不在。

也就是说如今的埃居,没有人知道安·拉长什么样子,工匠们也只能凭想象去塑造神像,但又不能把他塑成别的神灵的模样。可这神像仔细看起来怎会带着阿蒙的影子呢?也许只是错觉或者是巧合,也可能有着世人难以理解的玄妙。

罗德·迪克以前没有注意到也很正常,因为他根本没有往这方面去想过,就像阿蒙离开深山第一次见到尹南娜,也根本没有想到那姑娘就是穆芸女神,尽管他从小就见惯了都克镇上的穆芸神像。

乔治也望着那安·拉神像喃喃自语道:“究竟是谁创造了神灵,神灵又何以为神灵?”

梅丹佐则看着罗德·迪克小声说了一句:“恭喜你,城主大人,你终于突破了高阶成就!”

梅丹佐为何有此一说?此刻仰望神灵的罗德·迪克站在那里,仿佛那血脉中的力量已融入灵魂之中,这是一位大武士才能拥有的气息。

罗德·迪克成为六级武士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情了,这么多年也迟迟无法突破高阶成就,世上本就有太多的人终身被挡在这个门槛之外。他不是神术师,五十六岁的年纪,尽管体魄依然健硕,但成为大武士的希望已经很渺茫。可他偏偏做到了!这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吧,就发生在一夜之间。

……

按照埃居各城邦的传统,一名武士晋级为七级大武士,都要由城主召集众官员举行一场仪式表示祝贺。当年阿蒙在梦飞思城,也接受过这种祝贺。罗德·迪克虽然违反法老的密令颁布了神谕,但做事情仍然是中规中矩,他本人就是城主,于是委托主神官易彬代劳召集众官员举行仪式,庆祝他晋级为大武士。

与此同时,罗德·迪克派人紧急报信,将自己颁布神谕的消息告诉了各城邦有交往的长官。其实也不用他去通知,这个消息立刻就传开了,有各种人出于各种目的向各处送信,埃拉赫特法老也在几天后就获悉了此事。

埃拉赫特暴跳如雷,当即就想治罗德迪克的罪,但在心腹的劝说下冷静下来,他不能就这样处罚罗德·迪克,必须要考虑到事件所引发的后果。于是法老派出使者前往海岬城邦,命令罗德·迪克赶到王都述职并面见君王。先把这个人弄来控制住再说,这也是立威,让大家都看看罗德·迪克的下场。

虽然海岬城邦已经公布了神谕,但如果其他城邦都能执行法老的密令,那么法老完全可以发布公告——是罗德·迪克伪造神谕擅自颁布。这可是死罪啊!如此结果是对埃拉赫特最有利的。

但法老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派往海岬城邦的使者刚刚出发,各地的急报就接连飞来。全埃居的二十八座城邦中,有十四座城邦接连颁布了安·拉的神谕。率先响应罗德·迪克的,是埃居除了王都之外最重要的城邦梦飞思,挑头主事之人是伊西丝军团的军团长焕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