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3章 从忐忑到坦然

罗德·迪克已经接到安·拉降下的神谕,他非常迫切的想向梅丹佐和乔治请教,更想听到阿蒙这位神灵本人的声音。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接到了法老的最新命令,仍然要为塞特修建精美宏伟的神像,并将安·拉的神谕记录销毁、绝不允许公开。

所以罗德·迪克没有离开城邦去迎接乔治与梅丹佐,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他很清楚这两位客人一定会来找他的,到时候再热情接待吧。他要摆下最精美的宴席,但不是在城主官衙或者城邦神殿里,而是在自己的私宅中以私人的身份招待老朋友。

军团将领们的行为让罗德·迪克很头疼,然而这位城主却没想到还有更头疼的事情等着他。他越想装聋作哑,梅丹佐与乔治的动静就越大,当这两人进入城邦时,竟然是由海岬神殿以及安·拉军团主神官易彬亲自陪同,很多民众跑出城外既看热闹也是迎接。

乔治与梅丹佐入城之后,在街道两旁民众们的夹道欢迎之中,在大神术师易彬、安·拉军团的高级将领以及海岬城邦的官员贵胄的陪同下,直接来到了罗德·迪克的府门前。

罗德·迪克早就知道两位“贵客”今天要进城,故意没有去官衙,而是在家中设好了酒宴。他却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将领和官员陪着乔治与梅丹佐一起登门。诸位大人们都来凑这个热闹,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主神官易彬出面了。

尊贵的大神术师易彬已在海岬城邦坐镇二十年,他的地位与声望不亚于城主。易彬迎出了城邦一百五十里,就在当年红岬防线遗迹的赤海南端,见到了乔治和梅丹佐,并陪同他们而来。

……

易彬身为海岬神殿与安·拉军团的主神官,与当年的阿蒙等人并无私交,他为何要这么做?原因也许很简单——因为他是祭司出身,而且是取得了高阶成就的大神术师。

他自幼对神灵的信奉非常精诚、信念也非常坚定,被唤醒了“神灵所赐予的力量”,成为了一名神术师,而且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大神术师,也许不能与玛利亚或者阿蒙那种世间难得一见的天才相比,但其成就也是非常惊人的。他是一名传统意义上标准的神官,对神灵的“正信”从不动摇。

埃拉赫特当年推行一神教改革,易彬心中曾有困惑,但也能释然,他理解法老的企图,认为神灵发生的事情凡人可能无法过问。但后来阿蒙的出现却使他陷入更大的困惑,在内心中寻求答案的过程也许用了二十年。

阿蒙是当着易彬的面挥剑斩碎了海岬神殿中的塞特神像,然后撞破神殿的穹顶、在加百利的接应下飞遁而去。易彬知道那人是阿蒙,看罗德·迪克当时的眼神,分明已经认出了刺客是谁。可是后来法老颁布的命令显然是篡改了神谕,声称那个人的名字叫撒旦。

阿蒙一连斩碎了十四座城邦神殿中的塞特神像,而王国所信奉的那位天使长却始终无声无息,从那之后塞特仿佛就完全消失了。每当易彬主持献祭仪式或在神殿中独自祷告时,心中也在不住的自我诘问——

是谁赐予了他力量、是什么在指引他、他每天对着神坛所膜拜的神灵又是谁?身为主神官,他在城邦中代表民众向神灵献祭、又代表神灵向民众传达神谕。可是那神灵真的是他真心信仰的神灵吗?

有时候当他出现在公开的祭祀大典上,甚至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演戏的小丑。心存这样的想法,照说不应该继续得到神灵所赐予的力量,而易彬果然失去了力量,这让他感到恐惧甚至绝望,以为是神灵抛弃了他或是在惩罚他。

这种状况困扰了易彬近十年,由于并没有发生什么战争,没人能看出这位主神官已经不能使用法力。终于有一天,当易彬能够坦然接受现状,承认自己心中并不信仰塞特也不再向塞特祷告,准备向埃居帝国提出辞呈时,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奇迹般的恢复了,成为了一名八级大神术师。

易彬却从此陷入了更深的思考,很多问题都深埋在心里,直到最近的某一天,他多年来的困惑仿佛都消失了,因为他聆听到了安·拉的神喻。

这位大神术师对神谕的理解与其他人并没有太大差别——原来阿蒙就是安·拉降临人间,而塞特是趁安·拉不在天上趁机作乱,当阿蒙从人间回到天上之后斩落了塞特,那些令人想不通的问题都得到了完美的解释。

对于易彬这种祭司来说,坚定地信念中所接受的神谕比法老的命令更有权威。而且他能做到这个位置,必然不会只是一位念诵神文、修炼神术的书呆子,也看出了埃拉赫特法老如今的处境。法老发往各城邦的命令虽然措辞严厉,但已显色厉内荏,各城邦都不愿意执行。

“销毁神谕记录,绝对不允许公开”,这在易彬看来是一种亵渎,更与帝国的法令不符。别说是天神安·拉的神谕,哪怕是那所谓邪神塞特的神谕,在易彬看来都应该发布出去。神灵的意志究竟如何,不妨让世人们去评说。

所以他内心中不愿意执行法老的命令,并且派人送出密信请教他最尊敬的大神术师沃尔德该怎么做?九级大神术师沃尔德年事已高,已经很少处理俗务,他给易彬的回信只有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寻找光明的荣耀,等待正确的时机。”

什么叫正确的时机呢?像罗德·迪克这种官场老手自然最懂,这么重大的事情易彬当然要与迪克城主商量。罗德·迪克却是犹豫不决,他建议既不销毁神谕记录但也暂时不公布;对于法老的命令表面上执行但是暗地里拖延;征召工匠重修塞特神像的事情先筹备,但不要急于开工。

据罗德·迪克所知,临近的其他城邦也采取了类似的态度,既不公开违反法老的命令颁布神谕,但对重修塞特神像的事情也是暗中拖延。大家都在等着有谁第一个提出异议,冲突迟早要到来,但首先发难者往往会遭到最严重的打压,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乔治与梅丹佐来到了海岬城邦。易彬闻讯出城一百五十里,在原红岬防线的南端见到了这两位远方来客。赤海南端这条狭窄的咽喉要道上,有一个军事要塞,也是商队来往经停的大市镇,当地的驻军将领正要举行一场宴会,忽听主神官易彬突然驾到。

易彬见到乔治和梅丹佐,首先说明了来意:“我是安·拉军团与海岬城邦如今的主神官,敬仰二位的功绩与声望,特意赶到此处迎接。”

乔治谦逊的笑道:“我们只是以私人身份回埃居,看望昔日故友,没想惊动易彬大人。”

梅丹佐却直言不讳道:“易彬大人,你特意跑这么远来见我们,不会只是想表示热情和礼貌吧?如果有事,就不妨直说吧。”

易彬躬身行礼道:“我并非有事相求,只是来寻找一种答案。你们不仅是安·拉军团的元勋,而且是阿蒙神的追随者。尤其是乔治大人曾经与我是一样的出身,却见证了人间真正的神灵。我曾立下誓言要信奉神灵、维护神灵的荣耀,可当神灵来到人间的时候,自以为最接近神灵的祭司们却睁眼不识。所以我想见到你们,然后去思考该如何面对神灵?”

乔治的声音悄然在他的灵魂中响起:“主神官大人,你是否接到了安·拉的神谕?”

易彬也悄然答道:“是的,正是此事让我的灵魂不安,法老下令销毁记录永不公开。”

乔治:“法老这个命令愚蠢吗?”

易彬:“愚蠢但也无奈,埃拉赫特这个名字与塞特的命运一体,他没有别的选择。”

乔治:“那你也只能执行这样的命令喽?”

易彬露出求教的神色:“我今天迎接的是阿蒙神的使者,这已经说明我不想执行法老的命令了。你们来到这里必然带着阿蒙神的指引,我很想知道这指引是什么?”

乔治轻轻一摆手道:“你我都不是傀儡,应该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又能做什么?既然你来了,那就请帮一个忙。我们要进入海岬城邦拜访罗德·迪克,场面要越大越好,最好能召集安·拉军团的各高级将领和城邦的各位大人们一起登门。”

……

罗德·迪克原本打算在家里等着,很“意外”的迎来登门的梅丹佐和乔治。但如今这场面让他再也装不下去了,听说消息之后,只得打开府门亲自迎到外面,大老远就看见了易彬等人。

罗德·迪克是个待人接物的老油条了,快步上前向着梅丹佐和乔治张开双臂道:“多年难得一见啊!我早已在府中备好了美酒佳肴,今日定要好好畅饮一番!诸位将军与大人们都在啊?来来来!一同入席共饮、不醉不归。”

梅丹佐呵呵一笑,看着罗德·迪克道:“城主大人,你胖了!”

罗德·迪克曾经是埃居最年轻的城主,他比阿蒙大十岁,今年已经五十六。这个年纪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渐入暮年,但罗德·迪克并非是一名只会养尊处优的大贵族,他还是一名六级武士,体术的成就已经相当不低了。

如今的身材虽有些微微发福,但他多年来并没有荒废武技的修炼,毕竟身为军团长是有可能上战场的。虽然他一直没有成为大武士,但体魄依然健硕。此刻这位六级武士当然没有佩剑,只做日常打扮,将众人迎进府中摆开宴席,为了庆祝故人重逢。

乔治与梅丹佐这一路也不知吃了多少顿酒席,就属今天这顿饭最为奢华,桌上盛放美食的都是精美的金银器皿。罗德·迪克很热情在席间不住的敬酒劝酒,也回忆起了当年的许多往事,谈到动情处忍不住感慨唏嘘。但是这位“聪明”的城主却一直不问梅丹佐和乔治的来意,就是叙旧而已。

等酒喝的差不多了,席间各位将军都解开衣襟,脑门上开始冒出热汗了,梅丹佐朝着罗德·迪克举杯示意站了起来。

罗德·迪克赶紧也起身端杯道:“梅丹佐大人,应该是我敬您酒,来来来,让我亲手给您斟满!”

梅丹佐却伸手阻止道:“城主大人,你先别着急给我敬酒。这杯酒是我替阿蒙神端起来的,你既然已经举杯,是不是该先敬阿蒙神?”

罗德·迪克答道:“这杯美酒,让我们一起敬奉神灵。”

罗德·迪克可没有一个人独自敬酒,他叫上了在座的所有人,而且口中说的是“敬奉神灵”,结果众位将军都举杯站了起来高声道:“敬奉阿蒙神!”然后其他大人们也都站了起来,有人说的是“敬奉神灵!”有人说的是“敬奉阿蒙神!”反正这杯酒大家全敬了。

放下杯子之后,梅丹佐却没坐下,直截了当的开口道:“迪克城主,我们这一次登门拜访,是阿蒙神托我问你两个问题。”

罗德·迪克暗暗叫苦啊,他想回避的事情终究还是躲不了,梅丹佐借这个场合当众发问,只要让他开了口,事后就难以解释了。这位城主有一瞬间的犹豫,暗中叹息一声,但还是放下酒杯躬身行礼道:“请问阿蒙神有何谕示?”

说来也奇怪,这句话一出口,罗德·迪克原本忐忑不安的内心反而变得坦然了。其实他很想知道——阿蒙会对他说什么?

只听梅丹佐不紧不慢的问道:“安·拉已经降下了神谕,为何海岬城邦却掩盖了神灵的声音、蒙蔽了人们的耳朵,至今尚未颁布呢?海岬城邦是否接到神谕,又为何不将它公开?罗德·迪克城主,如果让您做出真心的决定,你愿意怎么做?神灵并想不责怪谁,只是要答案而已!”

罗德·迪克尚未答话,主神官易彬却接过了话头,带着惶恐之色躬身答道:“海岬城邦确实接到了安·拉的神谕,诸位神殿祭司以及迪克城主都是知情的。至于为何未能公布,这不怪迪克城主,因为法老下达了密令——销毁神谕记录、不允许公开。”

这位大神术师把实话给说了出来,在座众人是一片震惊,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件事,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众人纷纷追问道:“尊敬的大神术师,安·拉天神究竟降下了什么谕示、法老又为何不让公开呢?反正这里都是自己人,您就说出来吧!”

城邦官员们的话还算客气,而那些将军们已经想拍着桌子喝问了。

易彬用征求的目光看了乔治一眼,乔治只是微微一笑,而梅丹佐又高声道:“愚蠢的法老,难道他以为他的命令能阻止神灵的意志?主神官大人、城主大人,你们就没有想一想,如果安·拉在城邦举行大典的时候降下神谕、让所有民众都听见,你们能捂得住吗?”

易彬忍不住小声提醒道:“自古以来,神谕只在神殿中降临给祷告的祭司,从来没有在大典中让所有民众聆听。”

这倒是实情,天枢大陆诸神系的神灵降临神谕的时候,都是通过神殿中的祭司。有时候是祭司们为了特定的事件,向神灵祷告请求给予指示,神灵则可能给予谕示;有时候祭司们在日常祷告时会听见神灵的声音,这是由神灵主动下达的神谕。

神殿是人们向神灵献祭并接受神谕的地方,而神殿中的祭司既是献祭的组织者,也是神灵在人间的代言人。神灵这样做,至少有三个好处:

一是能借助神权和君权相结合的方式,形成稳定的神力源泉之领域。神灵不可能亲自去修神殿,神殿都是人间的城邦建造的。二是能够回避很多冲突或质疑,当人们有所不满时,往往不会直接针对神灵,而是怨恨那些祭司们违反了神的意志。

第三个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最方便。理论上神灵可以听见神域中所有信众的祷告和呼唤,但实际上他也不可能无时无刻都在凝神分辨着无数的心念。祭司代表民众向神灵祷告,在特定的仪式中将最重要的事情告诉神灵,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神灵理论上可以向所有信奉他的民众说话,但很多神灵并不拥有如此庞大的法力,尤其是有些九级神使也被奉为神灵,他们就更没有这个本事了。况且神灵并不总在人间,当他们身处神国的时候,很难像在人间时一样直接与普通凡人在灵魂中交流。

这时候就要通过特定的方式来传达神谕,在神像中寄托化身是最简单最有效的,相当于神灵的感知延伸,可以向祷告冥想状态下的祭司做出谕示。

梅丹佐自不会在这种场合解释清楚这些事,况且其中有些玄妙他本人还没掌握呢,而一直没开口的乔治终于说话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