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72章 安拉亦是阿蒙之名

阿蒙笑了笑答道:“多谢您的提醒,我从人间来,自行领悟了本源的力量超脱永生,当然明白人间的事情还是要用人间的手段去解决。如今的埃居正在动荡之中,我接受您的名字和真正的语言,请您向埃居主神殿以及各个城邦降下神谕。

剩下的事情,我自会指引人间的门徒以及埃居民众去处理。除了塞特之外,还有一个人我是不会放过的,那就是法老埃拉赫特。但我不会去亲手斩杀他,身为帝王,就让他去面对帝王的命运吧。”

安·拉露出释然的神情:“我差点忘了,您并不是不会人间的手段,有些事情您没有做过,也不意味着您不会去做。那我就在九联神国中等待您的到来,再见时便是告别时。”

……

阿蒙开创天国、斩落塞特,与波兹帝国的内乱是同时发生的。塞特殒落之时,恰在居鲁士之子冈比西斯意外身亡后不久,波兹大祭司高墨塔夺权篡位,大流士仍在隐忍观望,波兹帝国的内乱刚刚进入高潮。

埃居刚向波兹帝国表示臣服,随即就脱离了实质上的掌控,从法老到群臣都松了一口气。居鲁士死的正是时候,内乱中的波兹帝国也无暇再理会远方埃居的事情。

埃拉赫特法老甚至后悔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他自己取消了帝号,跑到边境去向冈比西斯跪拜以示臣服,埃居称臣纳贡成为波兹的属国,而危机转眼间又过去了!

埃拉赫特也想趁机反悔,收回成命恢复帝号,使埃居从名义上脱离臣属国的地位。有谨慎的大臣劝告他——国事岂可儿戏,做出的承诺不可毫无理由的转身反悔,况且波兹帝国虽乱未衰,假如回头缓过气来,埃居这么做不是自取灭亡吗?

反正现在的臣服只是一种名义而已,埃居实际上仍在波兹帝国的掌控之外,纳贡暂时也无从谈起,还不如继续观望形势的变化。如果波兹帝国内乱不止就此衰落,那是最好不过,反正保持现状对埃居也没什么损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所以埃居名义上还是臣服于波兹,但实际上已经脱离其掌控,暂时没有向波兹纳贡,更没有在境内修建拜火光明教的神殿。恰恰就在这时,又发生了一个惊人的大事件,埃居各城邦神殿中的塞特神像在某个夜晚同时崩塌,化为碎片泄落神坛!

神灵殒落,那神殿中的神像也会随之崩塌吗?这倒也未必。

想当初马尔都克斩落恩里尔,哈梯与亚述各神殿中的恩里尔神像安然无恙,只有浮士德那样的高人才能够感应到那微妙的变化。而阿蒙斩落阿达多的时候,只有一座神像崩塌了,就是位于恩里尔城神殿中的阿达多神像,而其它城邦中的阿达多神像仍完好无损。

神灵能够做到的事情很多,但未必都需要去做,那样证明不了什么也毫无意义。比如阿蒙完全可以像吃面饼一样去啃碎一块石头,但他又何必呢?要想在斩落神灵的同时,使其神像崩塌,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不吝惜使用大法力,二是那神像上有神灵的化身寄托。

阿蒙对塞特自然是恨极,不吝惜使用大法力,将塞特在世上所有附着化身寄托的神像全部斩碎。这对于埃居来说无疑又是一场大地震,各地急报飞往都城禀告法老以及诸位大祭司,很多人惊魂不定。

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想当年埃居十四座城邦主神殿中的塞特神像都被人一剑斩碎。但那时毕竟是有人出手损毁神像,法老以及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们清楚是阿蒙干的,但对外公布的“刺客”名字却是“撒旦”。塞特在民众心目中地位的崩塌便是从那时开始的,甚至有人私下猜测,其实损毁塞特神像的人就是阿蒙。

可如今埃居境内几乎所有的塞特神像在同一时间全部崩塌,这已经不能以常理去解释了,只能视作一种神迹。善意的去解释,可以说是塞特抛弃了埃居所有信奉他的人们,从此离去、不再给予指引和庇护。恶意的去猜测,那自然是塞特殒落了。

善意也好恶意也罢,这些猜测对殒落的塞特本人已经没有意义,但对其他人而言却意义重大——埃居将如何面对与解决这场变故?

法老埃拉赫特绝对要维护塞特的地位,因为他没有退路,这位法老的荣耀和权威是与塞特捆绑在一起的,“埃拉赫特”这个称号可不是随口开玩笑,代表着他获得君权地位的合法性。

就在变故发生后的第三天,各城邦的急报还没有完全送到,埃拉赫特在没有得到任何神谕指引的情况下,与心腹磋商后紧急颁布了最新法令,向全国公告——

“伟大的天使长塞特在各城邦中神像崩塌,是天使长在表示愤怒与不满。自推行新政改革以来,很多民众放弃了对神灵虔诚的敬仰,信念受到了恶魔的诱惑,缺乏真心的献祭与虔诚的祷告。因此神灵降下了惩罚,埃居帝国也遭受了危难的考验。

为了平息神灵的怒火,各地需紧急召集能工巧匠,不惜一切代价在最短时间内为塞特天使长修建更加宏伟精美的神像,并举行最盛大的仪式向着天使长献祭。所有人都要以最虔诚的信念祷告忏悔,否则必将受到神灵与众天使的惩罚!”

法老的命令正式发出去了,各城邦就得照办,但民间却是怨声载道。从荷鲁斯时代过来的掌握实权的祭司们,其实对塞特这位“天使长”本无好感,心里明白这一切只是法老推行新政的一种手段。而大部分民众的信念中,早已抛弃了对塞特的崇敬,若要他们呼唤一位神灵,很多人反而愿意选择阿蒙!

兴建新都工程浩大,这么多年都没完工,不仅征调全国的工匠与民夫,有无数的奴隶在新都劳作,而且埃居财政收入的一半也消耗在这件事上。此刻又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建那么多的塞特神像,而且要求的异常严格,也是各城邦的沉重负担。别说普通民众,就是贵族大人们也颇有怨言。

可是有怨言也得执行啊,除非想造反推翻埃拉赫特,否则就得给塞特建造更宏伟精美的神像。

塞特已陨落,神像已崩塌,还能重新建造吗?当然可以,但那些神像不再拥有塞特的化身寄托,也只是冷冰冰的石头而已。埃居想造多少就能造多少,如果法老愿意,哪怕他下令将一头猪供在神坛上都行,就看埃居人答不答应了。

埃拉赫特以为自己应对很快,在最恰当的时间做了最恰当的选择,但心中也是惴惴不安,他也来到神殿日夜祷告,虽然明知道希望很渺茫,仍企图听见塞特指引的声音。至于帝国中的其他人,不论是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们还是各城邦的权贵们,心中都有疑虑,他们也向着神灵祷告,希望得到神谕的指引,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恰在法老的紧急命令送达各城邦的时候,神谕终于降临了,算是狠狠的抽了埃拉赫特一记耳光!祭司们在灵魂中听见了主神安·拉的声音——

“邪神塞特,当年谋害奥西里斯、窃取埃居神位未果。千年之后又趁乌鲁克军团压境之时,逼退荷鲁斯、欺夺埃居民众献祭,如今已被阿蒙神斩落。当年帝国大将军阿蒙,行走人间成就神灵功业,已是九联主神。从今日起,我的荣耀与名衔归于阿蒙,安·拉便是阿蒙之名。”

这则神谕令人骇然与费解,祭司们当然不知道神国中所发生的一切,只能按自己理解的方式去猜测。绝大多数人都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认为当年的阿蒙就是安·拉降临人间,这样的话,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人们接着推测,在安·拉以阿蒙的身份在人间行走时,神国中的塞特趁机干了不少坏事,如今阿蒙神已回到天上,结果惩处了塞特,才发生了今天的变故。这种推测是合理的,而且绝大多数人就算不能确定,也宁愿相信事实就是这样,这一切符合他们的愿望。

安·拉的最新神谕在埃居的高层中造成了怎样的震动,自然不必去细述,最惊恐不已的是法老埃拉赫特,神谕也等于在质疑这位法老继位的合法性、否定他继续统治埃居的权威。有生以来,法老第一次做出了对抗神灵的决定,他紧急下命令给个城邦,要求城主与主神官不得泄露这则神谕的内容,并且销毁有关神谕的一切记录!

如果是一道秘令能够解决的问题,那就从来不是问题,假如是在拉西斯二世的时代,法老的权威可能会暂时压下这件事,可如今民心动荡的埃居王国,埃拉赫特已经控制不了局面。安·拉只是用一则神谕,就改变了埃居的形势,至于阿蒙本人则什么都没做,他只是派出两名使者。

……

首先公布安·拉的神谕、没有执行法老最新命令的城邦竟然是海岬城邦,这出乎大部分人的预料。海岬城主罗德·迪克是一位官场老手,几乎将什么事情都处理的面面俱到,从来没给自己惹过麻烦,这次却挺身而出,这不是他一惯的行事风格啊?

罗德·迪克的决定,与两位客人的到来有关。就在安·拉的神谕降临的之后,有两位客人远道来访,竟是多年不见的梅丹佐与乔治。

这两人的身份很微妙,梅丹佐是阿蒙大将军当年的亲卫队长,后来跟随阿蒙去了撒冷城,在战斗中击败强敌并在都克平原建立了城邦。而乔治当年曾是安·拉军团的主神官,后来奉密令去追杀阿蒙,离开埃居后反而追随阿蒙,一度成了撒冷城的主神官与撒冷军团的军团长,建立了令人瞩目的功业。

这两人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回来,而且公然拜访罗德·迪克城主!

但需要说明的是,阿蒙击杀拉西斯二世的长子斯内克亲王、穿过边境离开埃居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想当年天上的神灵塞特派出狮子王人云,离开九联神域去叙亚沙漠找阿蒙决斗;人间的法老也派出大武士加百利与大神术师乔治,秘密赶往都克平原追杀阿蒙。

这两件事都没有成功也都没有公开,在埃居的官方文献里没有正式记录,只是含糊其辞的提到——某年某月大将军阿蒙离开边境去了都克平原上的封地。

埃居帝国从未正式给阿蒙定罪,撒冷城一带也是当年拉西斯二世册封给阿蒙的“领地”,阿蒙去那里不违反任何法律。至于他击杀斯内克亲王是在大军阵前,在场所有将士都可以作证,是斯内克亲王叫大将军回来,然后又下令开弓放箭,亲王殿下企图击杀大将军在先。

所以这些事没法公开谈论,法老与群臣都刻意不再提起,一切随着时间的流逝已不了了之。阿蒙在都克平原建立撒冷城,指引人们击退了强大的亚述帝国的进犯,已被奉为神灵。他的传奇在大陆上流传,甚至深受埃居人的崇拜。

乔治曾经是伊西丝神殿的三位大祭司之一,后来成了撒冷城的主神官和撒冷军团的军团长。可是埃居帝国也并没有处置他,只不过又任命了一位大祭司了事,而那时的伊西丝神殿已经成了塞特神殿,很多普通民众还以为乔治是被埃居帝国派到撒冷城去做主神官的呢。

至于梅丹佐就更无罪责了,他本来就是巴伦武士,又是大将军的亲卫队长,当然要追随阿蒙而去。

……

当这两人二十多年后又回来的时候,虽然身份尴尬,但是并无罪名在身。他们俩并不是悄悄地潜入埃居,而是由梅丹佐驾着一辆车,乔治坐在车上,就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沿大道来到边境的关卡,亮明身份接受盘查。

这两人的到来,使守卫边境关卡的全体驻军都沸腾了,他们当然不是拿起武器警戒,而是冲出营房到大道上跪拜行礼。这个边境关卡的长官亲自牵马揽车,将梅丹佐与乔治迎入境内,就像迎接神灵一般。

驻守在边境海岬城邦的还是安·拉军团,军团长仍是海岬城主罗德·迪克,而主神官是大神术师易彬。二十多年过去了,曾跟随阿蒙冲锋陷阵的将士们早已不再年轻,服役的将士们也换了好几茬。

但是一支军队自有其精神传统,老兵们会对新兵讲述当年的往事、这支军队曾获得的功勋与继承的荣耀。阿蒙、乔治、约翰、梅丹佐是安·拉军团的组建者,他们的故事早已成为大陆上的传奇,更是安·拉军团的骄傲。将士们是带着膜拜的心情,来见传说中的英雄。

有一些当年的老兵仍在安·拉军团,能够留到现在的人,或多或少都被擢升,因为当年的军功和这些年的资历,如今全是各级军官了。比如边境关卡的这位长官,当年只有十八岁,是约翰麾下的一名普通士兵,而如今四十出头,是一名百夫长了,在军队的序列中,已经成为最低品阶的贵族将军。

这些平民武士出身、在战场上杀出功勋的将军们,对二十多年前帝国官场上勾心斗角、见不得人的往事可不理会,他们就是像迎接神灵一样迎接梅丹佐与乔治的到来,并且派出士兵骑快马沿官道向下一站关卡送信。

梅丹佐和乔治从边境到海岬城邦主城,一路三百里迎来送往不断,沿途只见刀枪雪亮、车马昂扬,安·拉军团驻守各地的将士们都来拜见护送,不明情况的人还以为是帝王来巡视边疆了!

罗德·迪克在海岬城中当然得到了情报,获悉是这两位令人头疼的“大人物”驾临。而安·拉军团的将士们一路酒宴不歇,各位将军纷纷飞马拜见,声势简直可以用浩浩荡荡来形容,罗德·迪克心中也是暗暗叫苦啊。

罗德·迪克是一位出色的政客,他心里清楚怎么接待这两个人才最合适。既然埃居帝国从未给梅丹佐和乔治定罪,所以也不能公然为难,他们又拥有如此的声望,更不能得罪,需要好好招待。但是该吃吃、该喝喝、该送礼送礼,怎么热情都不为过,但千万不要张扬。像如今公然搞出这么大动静、唯恐他人不知,是在给埃居王国高层尤其是法老陛下难堪。

可惜那些在军队里呆了几十年的大老粗,不讲究官场上的这些门道,让罗德·迪克也是头疼不已。假如早知道这两个人要来,他会打好招呼的,可惜事先并不知情,如今再劝阻那些将军们已经晚了,索性就装聋作哑吧。

从私心角度,罗德迪克也很想去见这两个人,私下里好好聊一聊,畅谈这二十年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询问他们对天枢大陆最新形势的看法,特别是想请教阿蒙神的近况、是否有最新的指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