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67章 倾城倾国

居鲁士遇刺很突然,之前谁也没想到。行刺时间与地点并不是城邦举行庆祝大典时,那样的场合虽然人多杂乱,但居鲁士周围的守卫也是最严密的,而且事先没有办法作出布置。在明月夜看来,不是很好的刺杀机会。

当庆祝大典结束之后,居鲁士在尼普尔城邦停留了一夜,次日上午起驾西行去基什城邦,大流士将军将在那里等他。尼普尔城邦的长官当然要欢送,城邦也将举行盛大的仪式,当地的军政要员,都要跟随居鲁士大帝出城,城外也有百姓夹道跪拜以扬居鲁士大帝之威。

护卫们早就在城门外做好了警戒,防止有刺客混在欢送的人群中出手,居鲁士大帝的身边也有高手护卫,即使有刺客,能够突破重重护卫接近居鲁士的可能性非常小,可疑人等恐怕还没靠近就被解决了。

变故是在居鲁士大帝出城时突然发生的,正是所有人防备最松懈的时候。当时尼普尔城邦的军政官员都跟随着车驾排列在城内,而为居鲁士大帝开道的依仗卫队已经到了城外,居鲁士的车驾恰恰穿过城门。

这几乎是个无法刺杀的场合,因为居鲁士在城门洞中,城楼上也有重兵护卫,前前后后、城内城外都有高手簇拥,但偏偏有人射出了一箭。

这一箭是从城内射出的,射手就站在远望居鲁士大帝车驾出城的人群中,如果阿蒙看到这支箭一定不陌生,它是一支、黑色的镂刻着神术花纹的巨箭。一箭射出声势骇人,带着山呼海啸般的声音,在空中划了一道抛物线越过送行的官员队伍,朝着城门洞中激射而去。巨箭从空中飞过,带着骇人的冲击波,所过之处地面上人仰马翻。

箭是从背后射来的,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按照一般经验,假如真有刺客欲刺杀居鲁士,应该在城外设伏才符合常理。但是居鲁士身边的禁卫们久经战阵训练有素,并没有因为这一箭之威而慌乱,无数剑芒交叉斩向天空,神术师们也施展各种神术,牢牢护住了城门内侧。

这一箭凝聚了强大的能量,接连在空中与几道剑芒相击,顿了几顿仍然速度不减射向前方,几乎和当年伊西丝圣女遇刺时的情形一模一样。但这一箭的威力再大,也无法穿透神术师们布下的防护。出人意料的是,此箭并没有射向居鲁士,在最后时刻向上一折,射中了城门正上方的城墙,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整座城楼都塌了下来!

需要介绍一下尼普尔城邦的西门,厚厚的城墙下面是城门洞,城门之上还有一座城楼,看上去坚固而雄伟,而且是崭新的。当年辛纳赫攻打尼普尔城邦时,这座城门曾被投石车击毁,城楼也被一把火烧了。

后来虽然修复了城门,但只是简单地恢复防御功能而已。在接到居鲁士大帝将到来的消息之后,当地的军政官员紧急征调民夫与工匠,抢修了两座壮观的城楼,分别是东门与西门,因为那是迎接和欢送居鲁士大帝的场所。

这座西城楼赶在居鲁士大帝到达前几天刚刚完工,不惜人力物力连夜建造而成的。建造的时候当然有城邦卫队以及神术师在一旁监工,防止工匠们偷工减料或者动其他的手脚,甚至每铺一层砖都要经过检查,谁也没想到这座城楼会出什么问题。

可是城楼里偏偏有一个陷阱,是精通暗杀的明月夜亲手布下的。明月夜与杜姆兹并没有跟随塞米尔女皇去边境巡视,他们提前离开了亚述来到了波兹新行省境内,而明月夜不知用什么办法混进了修筑城楼的工匠之中。

尼普尔是一座最近才被波兹占领的城邦,而且它的居民大多也是被辛纳赫从外地迁徙来的。波兹占领军对当地的民众并不熟悉,紧急召集工匠赶造城楼,也只能做到严格的搜身和仔细检查工程,对工匠的身份是无法一一核实的,这恰恰给了明月夜机会。

这个陷阱非常隐蔽,与当年恩里尔遇到的那个陷阱有异曲同工之妙,当城楼完工之后,哪怕是大神术师以侦测神术扫过也不会发现有任何异常。想引爆这个陷阱需要的力量非常强大,而且也要非常巧妙,不知道内情的人,就算用投石车轰塌城楼,这个陷阱也不会有反应。

射箭者并不是塞米尔,而是布下陷阱的明月夜本人。当那支黑色的神术巨箭在空中弧线下落射向城门洞时,箭身上突然有一道碧光缠绕,它就像是被一条碧色巨蛇缠绕带走了,折转平射击中城楼,这是杜姆兹助了一臂之力。

就见城门上方有细细的两列石砖同时化为了流沙般的碎末状,就像被人用刀切开一般,出现了可怕的巨大裂纹。像这种建筑的支撑结构,并不怕少数的石块出现裂纹,就怕这些连成整体的结构突然滑动位移。

而明月夜所设的陷阱之所以隐蔽,它并没有让这两道裂纹中所有石砖都变成碎末,只是通过巨箭的能量冲击,瞬间错裂城墙深处的两片砖石而已,然后在那城楼巨大的自重压力下,城门洞就会崩塌,而居鲁士恰好经过,计算的不可谓不精妙。

明月夜一箭射出,随即见城楼崩塌,他连看都没多看一眼,大吼一声高高跃起,转身便飞奔而去。他的任务已完成,刺客身份也暴露,自然要远遁千里。尼普尔城的主要守卫力量都在西门周围,他往东边跑了。众高手此刻都忙着护驾,也来不及追他,普通的卫兵也拦他不住。

如果换一个人,明月夜这一下已足够解决问题了,可居鲁士大帝怎会这么容易被人刺杀得手?就在城楼崩塌的那一瞬间,惊叫与怒吼声响成一片,无数道光华升起,空间就像被凝固了般顿了那么一顿,居鲁士乘坐的马车陡然四分五裂,有两位大神术师高举法杖,几位大武士簇拥着他已经冲到了城外。

在他们身后烟尘四起,整座城楼这才完全塌陷,并没有把居鲁士给埋进去。但这位大帝身边的其他禁卫们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至少有数十人来不及脱身当场被砸成了肉酱,泻落的碎石还砸伤了城内城外护送队伍中的很多人。

居鲁士虽然毫发无伤,但样子也很狼狈,他弃了马车冲到了城外。城门中只有五名高手护卫着他脱离险境,而其他的卫士们都被坍塌的城楼埋进去了。

场面登时大乱,尼普尔城内城外同时响起一片尖叫声,有人高喊道:“居鲁士死啦!”而靠近城门的人们也四散奔逃,就连警戒的卫士们也约束不住。

居鲁士身边的侍卫队长举剑高喝压过了所有声音:“大帝无恙,小心刺客,不得混乱!”

紧接着十几条身影飞到了半空,居鲁士的禁卫仪仗以及一半的高手,已经出城在前方开道,此刻神术师们转身飞到城楼之上。刺客是在城内出现的,而明月夜已经逃了,却有另一条人影高高飞起,身穿黑袍手持法杖,像一只苍鹰凌空而来,挥手丢出了好几支卷轴。

卷轴消耗的虽然不是使用者自身的法力,但也需要使用者控制其攻击范围。精确的锁定攻击目标比随手扔出去乱轰难得多,而控制两支卷轴比控制一支卷轴的难度更是大了一倍不止,越是威力强大的卷轴,越是如此。

但这个人竟然同时扔出了六支高阶攻击卷轴,目标都牢牢锁定了刚刚冲出烟尘的禁卫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展开,这名刺客正是浮士德。

浮士德飞到天空扔出卷轴,也等于是暴露了自己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他这么做简直是不要命了。卷轴飞出的同时他不能立刻就逃,必须控制卷轴展开后的攻击方向,否则就无法锁定目标,只有咬牙一挥法杖,给自己加了好几道神术护罩。

半空中光华四射,地面上箭矢如雨,几乎全部击向了空中的浮士德。普通武士们射向高空的箭本没有危险,但居鲁士身边那些精锐武士射出的箭矢威力惊人,箭矢中还夹杂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有斧子、旗杆、梭枪、武士佩剑等等——有的武士并没有配弓箭,干脆将手中的武器飞斩而出。

各种轰鸣声与能量爆发的冲击波四散,各种武器的碎片打着旋在空中到处乱飞,靠近地面的地方四处都是烟尘、光芒与火焰,有七八道人影带着惨呼声从空中跌落。这些神术师在卷轴爆发时不是不可以闪避,但他们却要护卫地面上的居鲁士大帝,只能死死挡住这一轮攻击。

浮士德周身外的神术护罩也几乎是在瞬间被接连击碎,身上的黑袍化为了碎片,露出了白色的长衫。他口喷鲜血,手中法杖落下,被那澎湃的力量卷起,远远的向城中倒飞而去。这时有一道碧光飞出,在空中化为一道恐怖的怪蟒裹住浮士德的身形,向着北方激射而出。

杜姆兹接应身受重伤的浮士德走了,然而居鲁士身边的高手们却无暇去追,因为波兹大帝真正遇刺恰在此时!

变故发生的太快、场面也太混乱,先是城楼塌陷,居鲁士弃车冲出城外,除了身边几名高手,车驾两旁的近卫都阵亡了。坍塌的城楼也将他的护卫队伍截成了两段,首尾不得呼应,送行的民众们惊恐呼喝,城内的人不知道城外是什么状况,城外的人更不清楚城中的场景。

浮士德于一片混乱中从天而降扔出卷轴,瞬间又是一场猛烈的大爆发,且不说刚刚飞上天空中的神术师跌落了一片,靠近城门的武士们也是一片人仰马翻,眼前只有光芒乱闪,耳中只有嗡鸣回音。

明月夜是在城中射的箭,浮士德也是从城中飞出来的,将城外护卫们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回来,禁卫们慌忙转身冲向城门方向护驾,神术师们也转身拿出了法杖,反应快的已经飞上半空,对城外方向的戒备有一瞬间的松懈,居鲁士大帝本人也转身望向了城楼上方。

就在浮士德受伤飞出的同时,塞米尔终于出手了。这位女皇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袍子带着补丁很是宽大,就像一位稍显邋遢的贫民女子,混在城外看热闹的队伍中。当居鲁士的仪仗卫队出城时,她也在人群中匍匐跪拜。

巨变发生之后,惊恐的喊声响成一片,浮士德发出的攻击威力扩散的范围很远,惊慌的人们在乱跑中纷纷被卷翻在地。塞米尔顺势翻了个跟头,落地恰好是半跪射箭的姿势,已经稳稳的张弓搭箭。

弓是她常用的那张神弓,但箭却是吉尔伽美什曾用来行刺辛纳赫的獠牙长箭。白色的长牙箭射出,夹杂在各种神术能量的冲击余波中一闪而去,仿佛穿越了时空,显得轻飘飘的无声无息。

但是半跪于地的塞米尔动作是那么凝重,仿佛化作了一座坚硬的石像,全身的力量好似都已经被这一箭抽空。正在转身向后看的卫队没拦住这一箭,绝大多数禁卫甚至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一箭。

塞米尔这一箭若在平时刺杀居鲁士,威力固然不小,但也不太可能成功,而此时此刻却正是良机。城内那惊天动地的攻击,都是为城外这无声无息的一箭做掩护。居鲁士身边的侍卫队长突然有所警觉,转身奋力挥出一拳,他手中的佩剑刚才已经飞斩向天空了。

离居鲁士最近的另一位大神术师也感应到了危险,情急之下一抖法杖,给居鲁士大帝披上了一层坚韧无形的气元素护铠。只听砰的一声响,居鲁士的侍卫队长闷哼一声倒飞出去,一支白色的长箭诡异的出现,射中了居鲁士。

此箭来势之快,肉眼几乎都看不清楚,无声无息间却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能够震飞一位仓促应变的大武士。受到气元素护铠的影响,这支箭的速度放慢了,甚至在空中擦出耀眼的光芒,却仍然穿过气元素护铠没入居鲁士大帝的后背,从前胸穿出轻飘飘落地,箭杆上甚至没有一丝血迹。

居鲁士背后中箭穿胸而出,这位叱咤风云的帝王缓缓的伸手捂住了胸甲的残破处,以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落在地上的那支箭,仿佛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他想转身去看刺客是谁,然而身体刚刚一动,腿一软随即便要倒下。

禁卫冲上来扶住了他,神官法杖上祭出的光芒也笼罩了他,耳边传来一片惊呼声,这声音却变得越来越远、越来越飘渺,他的眼前一阵阵发黑,鲜血已经染透了前胸和后背的衣甲。

尼普尔城中仍是一片吵杂,但城门外却突然奇异的安静了下来。除了居鲁士身边那几位高手骇然呼喊道:“陛下——!”周围的禁卫们各个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亲眼见到的这一幕。

仪仗队最外围的将士最先看清了塞米尔的动作,立时冲上前去要捉拿刺客。但就在此时旷野中传来一片潮水涌动的波浪声,几乎所有人都出现了幻觉,大地在涌动起伏化成了一片海浪,浪花翻卷要将所有人淹没。人们挥舞着手臂惊恐的大喊做挣扎状,可喉咙里的声音就连自己也听不见。

这是谣里奥展开的幻境,几位高阶成就者立即收摄心神破了幻术的干扰,但见到的只是做惊恐挣扎状的民众以及士兵,那射箭的刺客已不见了踪影。

明月夜策划的刺杀方案,自然带着他这位大陆上最出色的杀手的风格,所有人都是在最恰当的时刻发出最危险的一击,随即脱身便走绝不纠缠。最后那一箭终于得手,塞米尔想杀居鲁士也只有那么一个机会,她成功了!

这天尼普尔城一带的混乱可想而知,居鲁士大帝意外遇刺身亡,各路高手随即开始追查刺客,同时有人紧急赶往基什城邦,向前来迎驾的大流士将军报信,而刺客早已经趁乱逃得无影无踪。

……

按照原定计划,刺杀得手之后,塞米尔将潜回亚述边境,继续巡视边防部队,而浮士德将奉命返回尼微城,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复杂局面。没有人清楚他们曾悄然离开,一切仿佛都进行的天衣无缝。

受伤的浮士德回程的速度却最快,因为带走他的杜姆兹遁速惊人。在浮士德返回的一天之后,塞米尔才在谣里奥的护送下回到女皇的车驾中。居鲁士已死,接下来波兹肯定要乱上一阵了,亚述帝国终于有了喘息之机,但亚述的命运如何,还要看他们能否趁此机会恢复强盛。

塞米尔派浮士德回皇都,同时暗中叮嘱他不要着急赶路,小心伤势不要恶化,回到皇都之后也要专心养伤,但不能暴露自己身受重伤这件事,以免引人怀疑。

然而浮士德却没有听从女皇的劝告,他归心似箭马不停蹄,不顾伤势几乎是日夜兼程赶回了尼微城。贤者国师的如此举动也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没人知道他受了伤,而居鲁士大帝遇刺的消息已经传开,女皇在视察途中紧急派他回皇都也在情理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