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66章 我是来泡妞的

这位威震大陆的大将军却如此年轻,看上去只有二十左右,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呈现古铜色的金属光泽,穿着铠甲没有带头盔,胸前挂着鲜艳的璎珞装饰,肩披绣饰彩带。他的身材异常伟岸健硕,留着短发满头卷髻,高鼻梁深眼窝,双眼明澈幽深似带着神奇的魔力。

大流士在亲卫的簇拥下,经过一个小镇。这是在官道旁自发形成的一个集镇,供来往的路人以及货商休息,同时也是附近几个村庄交易货物、采买各种商品的地方。基什城邦在幼底河以东的地区并没有受到过战火的摧残,当年的辛纳赫大军没有到达这里,而大流士攻打基什城邦也几乎是不战而下,所以这一带几乎没有遭受破坏,与战前没什么两样。

道边有一家小酒馆,门前是个开放式的院落,朝着官道这一侧没有院墙,空地上放着几张桌子和凳子,旁边有一溜拴马桩,还有给马匹提供饮水和饲料的石槽。这样的小集镇没有大型的驿站,如此的酒馆在官道旁经常能见到,主要是供来往客商歇脚饮马的。

这里是幼底河上游渡口通往巴伦腹地的商道,一度很繁荣,但如今兵荒马乱的年月,来往客人比以前少多了。见大军路过,镇子上只有小孩好奇的躲在墙角张望,随即又被大人叫回了家中赶紧关上门。

就连做生意的酒馆老板都躲进了屋子,在窗户缝里向外张望,可是院子里的桌旁却坐了两个客人,各占了一张桌子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喝酒,仿佛根本就没看见杀气腾腾的军阵从路上走过。

一阵风吹来,大流士麾下那些训练有素的亲卫们突然闻见了一阵奇异的酒香,那是世上最好的美酒才能发出的气息,怎会在这个小镇上闻到?基什城邦虽然没有发生过战乱,但受到周边战祸的影响,当地的民生以及经济肯定不如以前,首先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各种奢侈商品。

酿酒消耗粮食,在战争期间酒的供应必然不足,尤其是美酒异常昂贵稀缺,怎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小酒馆里?

这种路边的市镇酒馆,如今所出售的酒既浊且淡,而且又酸又涩,是大陆上赶车人常喝的那种。亲卫们虽然心中惊讶,但并没有一个人回头去看,连马蹄行进的步伐都一丝不乱,而且还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真正的精兵就算没有察觉到危险,哪怕周围环境有一丝不正常的气息,都会有所戒备。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令下,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亲卫仪仗突然停住了,他们同时勒马几乎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紧接着停止行军的命令向后方传去,就像一道浪涌推过,整支军阵都停了下来,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武器铠甲碰撞的声音,官道上一片肃杀之气。

亲卫分开一条路,大流士下马解下佩剑交给了随丛,自己则大踏步走进了这个半开放的院落。镇子上所有人都吓着了,不清楚大军停在这里想干什么?看着威武的大将军走进酒馆,老板躲在窗户后面腿都发软,本应该出来招呼客人,可是手扶窗台站在那里根本动不了。

大流士走到一张桌旁,拉开凳子坐下道:“好酒,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饮到此等人间美酒!”

对面坐的是一位穿着灰白色麻布长袍的年轻人,容颜俊朗神色平和,五官的棱角带着无形的坚毅气息,他微微一笑伸手凭空又取出了一个杯子,提起桌上的酒壶给大流士斟了满满一杯酒,缓缓推过去道:“大将军的鼻子很灵,你是为这杯酒而下马吗?”

大流士哈哈一笑:“美酒当为英雄饮,我如今率大军席卷天枢到了埃居边境,却听见民众都在呼唤一位名叫阿蒙的大将军,没想到会在这里恰好遇见你,真是有缘啊!”

坐在大流士对面的正是阿蒙,他端着酒杯微微一挑眉:“大流士,你认识我吗?”

大流士答道:“你的神像就立在撒冷城,我去过那里,大师级的雕工,活脱脱就似你本人,只要见过的人一眼就能认出你来,何必这样问我?你是当年的埃居大将军,我是如今的波兹大将军,想必你也听说了埃居刚刚向波兹表示臣服,出现在此地,是在等我吗?”

阿蒙端杯自饮道:“我在喝酒,是你自己过来的。”

大流士举杯道:“我敬你,以战场上将军的身份,为你曾经的传奇干杯!”

大流士明知面前坐的人是谁,却无丝毫惧意。他的属下军纪严明,亲卫们未得命令谁都没有过来,整支军阵全部都在官道上静悄悄的等候,说话时还施展神术拢音,只有他和阿蒙能听见交谈的内容。

阿蒙举杯一饮而尽:“我倒有几分佩服你的胆色了,明知我是谁,还敢孤身走过来。”

大流士呵呵一笑:“该佩服的人是你,就算你是阿蒙神,面前是不死队的精锐战阵,若是被包围其中,你也受不了!……阿蒙,你曾经奇袭千里生擒哈梯国王路西尔,也曾亲自出现在刺杀辛纳赫的猎场上,难道今天是来行刺我的吗?在军阵前那可不叫行刺,而是孤身决战了!”

阿蒙摇了摇头:“我不是来刺杀你的,只是有点好奇,想亲眼看看打败歌烈的是什么样的人?我是神灵,根据众神的约定,我不会直接对一个凡人出手。如果真想杀你,我会派使者找你,到时候你就要小心了。”

大流士的笑声却突然变大了,震得周围的空气嗡嗡作响,连桌面都在发颤,他笑着反问道:“那么你看清楚了吗?就是我击败了歌烈,也是我击败了阿努纳启神系,无论在人间还是在神国,阿努都败给了我。”

这回轮到阿蒙吃惊了,大流士狂笑的时候,竟然有一种令他很熟悉的气息,面前的大将军似曾相识——就是马尔都克!阿蒙放下杯子轻声喝道:“大流士居然是你?”

大流士却别有意味的答道:“在人间,如今我就是大流士!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做到的?这便是我求证的另一种境界,你可以称之为证果化身。”

随着话音,阿蒙脑海中印入了一段信息,解释了正在喝酒的这位大将军的身份,可谓是玄奥无比。阿蒙面前坐着的,既是马尔都克也是波兹将军大流士,但马尔都克这位神灵正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创他的神国,并不是像阿努那样以灵魂新生的方式来到人间成为歌烈。

当他降临人间的时候,大流士就是他,而他留在神国的时候,大流士在人间所思所想所经历的一切,也等同于他的经历。这化身在人间就是一个人,出生在波兹阿黑门尼德部落的贵族家庭,自幼天赋异禀智勇过人,年纪轻轻就屡立奇功,被居鲁士任命为大将军。

所以大流士会对阿蒙说,不论是阿努还是歌烈,都败在了他的手下。这种境界与单纯的分身不一样,其实在阿蒙突破九级成就之后,就可以分出另一个身份行事,而成为神灵以后,自然也可以变化出各种形像面对世人,但都与大流士这种情形不同。

大流士在人间所做的一切,就是马尔都克的印证,他的经历就是马尔都克的见知,修炼的力量也会成为马尔都克所增长的力量。不论大流士这个“人”能否超脱永生,只要他来到人间印证了马尔都克所欲求证,就算圆满。而马尔都克降临人间的时候,就以大流士的身份,此时的大流士将拥有马尔都克的力量。

如今的阿蒙还做不到这一点,阿努纳启神系的创世神阿努与九联神系的创世神安·拉也做不到这一点,但是马尔都克却做到了。阿蒙一直在探索更高的存在境界,面前的大流士或者说马尔都克给了他一种很好的印证,值得仔细体味。

阿蒙不禁愣了愣,沉声问了一句:“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大流士的笑容竟显得有些天真:“就像一个小孩,穿了一件新衣服,或者像一个大人,得到了一个好职位,总是忍不住要向邻居炫耀。现在的我很寂寞,还有谁能体会我此刻的感受呢?只有你,阿蒙。谢谢你专程在此备下美酒等我,真是体贴啊!”

阿蒙面无表情的继续斟酒:“我也得谢谢你,至少你给了我一种启发。”

马尔都克的笑容又变得有点狡诈:“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更得谢谢你了。听说你有个称号叫帝王杀手,凡是你出现的地方,总有人间帝王要倒霉!我这次是来接驾的,却在基什城外遇见了你,如果按照居鲁士大帝的行程,他应该在今天下午到达基什城,现在看来恐怕到不了了。

我与你一样身为神灵,不会直接对一个凡人出手,除非他向我挑战。更何况我有我的承诺,不可能伤害一位信奉我的君主。而我斩下大流士这个化身,在人间一切行事都不会超出这个身份,否则无从求证。如果有人刺杀居鲁士成功,说不定反而是在帮我,容我私下说一声非常感谢!”

阿蒙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突然意识到一个自己事先也没有料到的情况。塞米尔和浮士德就算真的刺杀居鲁士成功,恐怕也挽救不了亚述帝国。这场刺杀是建立在居鲁士一死,波兹各部会陷入内乱争权,而新建立的各行省将分崩离析的推测上。

现在看来,假如居鲁士真的死了,波兹各部内乱夺权确实难免,可还有这么一位手握重兵的大将军在,其人之雄材大略绝不亚于居鲁士,正可趁这个机会收拾局面登临宝座。阿蒙甚至已经看到,大流士在人间会成为一位更耀眼的波兹大帝。

按照明月夜制定的计划,刺杀居鲁士的行动应该就是今天,无论得不得手,此刻恐怕结果已定,就算阿蒙想阻止也来不及了。有大流士在此,居鲁士死不死,对亚述帝国而言最终结果都一样。

可大流士偏偏就坐在面前喝酒,施展神术拢住声息与阿蒙侃侃而谈,此刻的阿蒙无法获知远方准确的消息,只能坐在这里与他对饮,听这位波兹大将军以炫耀的语气侃侃而谈。

阿蒙又举杯道:“马尔都克,我要恭喜你,人间又一位波兹大帝!”

大流士笑眯眯的举杯共饮:“你还是叫我大流士更确切一些,至于波兹帝位恐怕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到手,波兹若无内乱,还没有这种机会。我在人间行事不能超出大流士这个身份,可能还要费一些手脚才能搞定局面呢。你是不是派神使参与刺杀居鲁士的行动了?不必担心,我手下的神使是不会参与的,他们能不能逃走,全看自己的本事了。”

阿蒙的心情已经平静,淡淡道:“你又有什么好开心的?准备好赶回波兹平乱吧!大流士将军手段再高,也得用上几年时间。”

大流士仍然在笑:“我当然开心,虽然迎接不到居鲁士大帝,却有阿蒙神设下人间最美的酒专程等候我这位未来的波兹大帝,正如我坐下时所说——美酒当为英雄饮!”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个很不耐烦的声音响起:“美酒当为英雄饮?搞没搞错,美酒应与美人共享才对!所谓英雄,从来都饮烈酒或苦酒。二位身为神灵,用得着端着世上最好的美酒坐在这个地方吗,真是无趣!身入人间,在这样的酒馆就要喝这里的酒,这才是乐趣!”

两位神灵同时骇然,扭头向着院落的一角看去。那里原本坐着一个人,阿蒙与大流士刚才虽然留意了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就没有管他。他们说话的时候隔绝了声息,莫说官道上的士兵,就算是其他的神灵也听不见。

可是这人竟听见了,不仅听见了,而且穿透这片隔绝的空间将声音送到了阿蒙与大流士的耳边。大流士回头喝问道:“你是谁,为何出现在此地?”

那人站了起来放下了酒杯,杯子里就是这家酒馆卖的又酸又涩的浊酒。他是个中年男子,刚才坐在那里时普普通通并不引人注意,现在起身一开口,却有一种含而不露的威严气息,哪怕是在大流士与阿蒙面前也毫不受滞。

他笑着摆了摆手道:“我可不是故意要偷听二位说话的,是你们偏偏要坐在我身边谈这些,就像说给我听似的。”

阿蒙站起身来行礼道:“请问您是何人?”

那中年男子宽肩厚背,金色的长发长须梳理的非常整齐,蓝色的眼眸,目光似深不见底。他笑了笑说道:“我是到人间来泡妞的,恰好路过!你们接着聊吧,我接着去寻找我的美酒佳人。人间多么美好、人生多么美妙,二位啊,何苦如此白白辛劳?”

说着话他把酒钱放到桌上,背着手踱步而去,在官道上穿过军阵消失不见。而那些衣甲鲜明的将士们仍在列阵肃立,竟然没人看见他!

大流士与阿蒙对望一眼,刚才还有炫耀之色的大流士此刻显得有几分兴致索然,他问阿蒙道:“你认识此人吗?”

阿蒙摇了摇头:“从来没见过。”

大流士又自言自语道:“他能听见我们说话,又能让我们看见他还不露破绽,而周围所有人却看不见他。能做到这一手的,众神之中我只想到安·拉与阿努,可又不可能是他们俩,难道是……”

阿蒙替他答道:“宙斯。”

大流士一拍桌子:“对,应该就是他,奥林匹斯神系之主宙斯!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阿蒙耸了耸肩膀:“他已经说了,是来泡妞的,正巧路过此地。”

大流士:“哪有那么巧?”

阿蒙叹了一口气:“确实太巧了,如今天枢大陆最强大的三位神灵,竟然同时坐在这样一间酒馆里喝酒。我也不敢相信,可它偏偏发生了!”

大流士竟然就是马尔都克的人间化身,让阿蒙意识到塞米尔与浮士德刺杀居鲁士的行动只是徒劳的冒险,但人活在世上,总要为自己的誓愿做些什么。但在马尔都克看来,这么做等于间接的在帮他,因此他在阿蒙对面端起美酒的时候,神情就像一个小孩在炫耀新衣服。

可是宙斯突然出现又离去,同时出乎两人的预料,两人搞不清这位奥林匹斯神系之主究竟想干什么?这人间最好的美酒已喝不出滋味了,两位大陆上强大的神灵,仿佛都感觉到一种超出掌控的未知。

就在这时,极远处的天边有三支飞梭呼啸而来,操控飞梭的神术师不惜法力的以极限速度疯狂赶路。官道上的将士们还毫无察觉,而大流士和阿蒙都发现动静了。只见大流士点头道:“恭喜你,看来有人刺杀居鲁士成功了。”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应该说一句恭喜你才对,大流士将军,未来的波兹大帝!饮下这杯酒,就此告辞吧。你有你的世界,我也要去寻找我的天国,完成我的誓愿、指引与救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