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65章 等待阿蒙

撒旦又笑了:“浮士德,你想要拥有欲望中的一切?好吧,我愿意给你帮助,你快回神殿吧,有两位使者在门前等你,他们会帮助你与塞米尔去刺杀居鲁士,至于能否成功,取决于你的力量与智慧。”

浮士德却不知道,就在他离开皇宫之后,塞米尔闭上眼睛在灵魂中喊道:“阿蒙神,您为何要让我问浮士德那样的问题?”

阿蒙的声音在她的灵魂中响起:“那不也正是你想问的,对吗?他虽然没有做出选择,你却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会与你一起去刺杀居鲁士。”

塞米尔:“阿蒙神,您认为我会成功吗?”

阿蒙:“我不知道你是否能成功,但你的想法未尝没有道理。波兹王国最早是由六个农耕部落与四个游牧部落联合建立,而居鲁士是其中最强大阿黑门尼德族的首领,在他的带领下这个王国崛起的速度很快,你已经看到了。

但如此快速的扩张,短时间内开辟了这么广大的领土,这个王国内民族成份复杂,各地的发展很不平衡,这对波兹王国的治理是前所未有的大挑战。若居鲁士一死,各部争权,没有他这样的强力统治人物,各行省可能分崩离析。

如此看来,刺杀居鲁士倒是挽救亚述国运的一种手段。若波兹内乱,亚述将有喘息之机,新占领的各行省也有可能趁机复国。但尽管如此,也需要亚述人懂得如何经营自己的国家,否则就算外无强敌,也难以避免衰落。”

说完这番话,阿蒙的声音消失了,塞米尔睁开了眼睛,有一个人走进了这间内殿,赫然正是伊甸园中的门徒、魅惑人鱼出身的谣里奥。谣里奥问道:“女皇陛下,你准备好了吗?今天下午就要出发了。”

塞米尔转身道:“我很高兴阿蒙神能派你来帮我,我虽不是魅惑人鱼出身,但我的族人却和上古的魅惑人鱼王颇有渊源,我得到的力量指引也来源于此。见到你,我才清楚魅惑人鱼一族并没灭绝,想当初你协助歌烈刺杀辛纳赫,没想到今天又来协助我去刺杀居鲁士。”

谣里奥答道:“正因为如此,阿蒙神才会派我到这里来。但我不会帮你行刺居鲁士,只会在行刺之后协助你脱身,阿蒙神不希望您死。他当初就说过,不能仅仅通过刺杀一个辛纳赫解决亚述的问题,您是比辛纳赫更适合的君主,可惜的是,如今的形势变化谁也没想到。”

塞米尔有些凄楚的一笑:“脱身?就算侥幸行刺成功,我也未必能活着回来,但我希望浮士德能活着,他对这个国家比我更有用。如果你真有办法能救走一个人的话,那就请救他吧,这是我对神灵的祈求。”

谣里奥:“已经另有使者去帮助浮士德,否则的话,你们的行刺计划是不可能成功的,至于我,就跟随在您身边。”

……

浮士德回到帝国主神殿,果然有两个人在门前等他,强大的气息突然浮现,就似从黑暗中直接冒了出来。卫队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呵斥,就听见浮士德在马车上说道:“不得无礼,这两位是我的贵客,快请他们过来。”

来者之一是阿努纳启神系众神使中的杀手之王明月夜,这位神使不仅掌握了狂暴的力量,更是一位精通潜伏、暗杀、设伏、追踪与逃亡的高手。另一人是智慧之神埃阿手下的神使,春天与生命女神珀兰罗丝的弟弟杜姆兹。

杜姆兹曾经与明月夜一起设伏对付阿蒙,但阿蒙并没有杀他,只是抓住他送到冥府交换珀兰罗丝,并与珀兰罗丝做出了约定,让这姐弟俩轮流在冥府中服役。后来阿蒙又率众攻打冥府,杜姆兹也参加了那一次行动,而珀兰罗丝恰好通过考验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

如今阿努纳启神系失去了在人间的神域,众神皆已了解了创世神阿努的决定,在未来阿蒙将取代创世神的地位。智慧之神倒也明智,命令在人间的神使皆要听从阿蒙的吩咐,阿蒙这一次派明月夜来协助浮士德,杜姆兹是主动要求来帮忙的。

一方面他与明月夜的私交不错,另一方面他在这种时候也需要做点什么了。杜姆兹手中的青竹蛇杖是阿玛特留下的神器,他本人的力量也不弱,除了已经陨落的狂风神普鲁利之外,杜姆兹的速度是阿努纳启众神使中最快的。所以他这次的任务,主要是吸引追兵掩护其他人脱身。

塞米尔原计划是在尼普尔城刺杀居鲁士,因为这位波兹国王将要在这座城邦举行一场盛典,以庆祝王国新行省的成立。在重大典礼的场合,民众会在广场上观礼,混进去相对比较容易,而居鲁士一定会当众出现,这是刺杀他的好机会。

但是明月夜又重新制定了一份计划,要比塞米尔原先的方案更冒险,也更容易成功,他建议浮士德将这份计划交给塞米尔商量。

由于是临时的决定,浮士德只匆匆交待了一番神殿的日常事务,收拾好随身物品,天光已经大亮,他需要再度去皇宫参加朝议了。塞米尔女皇当着群臣的面,又出人意料的改变了昨天晚上做出的决定,她将与浮士德大人一起去边境视察,仍令辛纳赫之子监国,内务大臣洛华德辅政。

下午女皇就出发了,虽然要离开皇都的命令是昨天晚上才颁布的,但塞米尔显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洛华德率群臣将女皇车驾送出城外,浮士德也随着皇家卫队一起去了南部边境。

当天晚上在行宫休息的时候,塞米尔女皇又召见了浮士德。当浮士德见到女皇时,发现陛下身边站着一名佩刀的侍卫,正是曾参与刺杀辛纳赫的谣里奥。塞米尔对浮士德说了自己的行刺方案,先按计划巡视边境驻防部队,一切正常进行不要让外界看出任何异样。

塞米尔已经派人密切关注居鲁士的动静,当居鲁士将要到达尼普尔城邦时,塞米尔也离开一个城邦前往另一个城邦巡视,从半路上悄悄离开,乔装潜入波兹王国的行省境内。这次刺杀行动无论成功或者失败,她和浮士德都不能暴露身份,如果被对方围困无法脱身,那就连自己的尸首都不能留下。

如果行刺成功,固然能引起波兹各部内乱,但若暴露了凶手是谁,恐怕会立即引起波兹王国的大举报复,反而事与愿违,亚述帝国将得不到喘息之机。浮士德则趁机将明月夜的行刺计划交给了塞米尔。

明月夜和杜姆兹并没有跟随女皇的车驾一起走,他们已经提前赶往尼普尔城邦做布置了。明月夜是最擅长设置陷阱的神使,他当年所设的一个巧妙的陷阱,连阿蒙都差点着了道,恩里尔最终也是因那个陷阱被马尔都克斩落,而如今要对付的是一位人间的君王。

塞米尔见到这份计划,便决定照办。

女皇陛下御驾亲临,贤者国师大人也跟随左右,边境驻防的各军团自然士气大振,兵败之后难得有了一丝重新振奋的迹象。女皇安抚将士,浮士德整顿军政事务,谁也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异常举动。

塞米尔派出的密探一直在关注着居鲁士的行程,随时发回密报,大约十来天之后,居鲁士终于将要到达尼普尔城,塞米尔也离开刚刚视察的城邦前往另一座城邦。女皇出行有浩大的仪仗卫队,不可能轻骑快马赶路,因此速度并不快,需要七、八天后才能到达下一个目的地,而这段时间已足够潜入波兹境内实行刺杀行动。

出发后的当天夜里,浮士德、塞米尔、谣里奥三人悄然离去,临走前下了严令,命心腹穿着女皇和大祭司的衣服,白天坐在马车里,晚上留在帐篷中,但是不见任何人。

……

浮士德等人潜入波兹境内,仿佛无声无息的在人间消失。

三天后的一个早上,波兹王国里斯行省的基什城邦境内,远望官道烟尘蔽日,衣甲鲜明的军阵逶迤绵延,浩浩荡荡的渡过幼底河正向着基什城的方向进发。走在队伍最前面的是一队亲卫,簇拥着波兹大将军大流士。

看一支军队的训练水平如何,看行军就能知道大概,这一支大约千人的部队,有三百骑兵、七百步兵,排成四列行进,长长的队伍在官道上很整齐,一点都不显散乱。这是大流士麾下“万人不死队”中的精锐,前来接受居鲁士大帝的检阅,同时也护送居鲁士前往埃居帝国的边境。

天枢大陆列国的剧变当然不仅在亚述一国发生。大流士率军战胜歌烈灭了哈梯,居鲁士随即派官员将哈梯一分为三,建立了三个新行省。而大流士收编了哈梯海军,沿着海岸线南下,水陆并进逼近埃居帝国的海岬城邦。

哈梯的海军主力原属南纳尔军团,在大战中几乎所有的战舰都保存完好,因为决战是在陆地上展开,海军战船无法上岸。哈梯投降被吞并之后,原有的海军力量就被大流士收编,成为继续进攻埃居的部队。

但是原南纳尔军团的海军并不是进攻主力,更多发挥的是运送后勤辎重以及侧翼掩护的作用。大流士指挥的主力部队,是他亲手组建与操练的“万人不死队”。这个军团数量有一万人,是大陆列国常规军团的一倍,在民间传说中,他们的战士都是杀不死的。

传说自然不可能是真的,实际上这是波兹军队中精锐的精锐,一旦有人阵亡,缺员马上补充,始终保持完整的建制、接受统一的战阵训练,在征战中越来越强大,几乎所向无敌。

大流士携吞并哈梯之威,收编哈梯海军,率万人不死队逼近埃居,并派使者送信,要埃居帝国主动投降,才能避免战祸绵延。

埃居帝国大为震动,国内权贵也分为主战与主和两派。主战派希望能够依托边境的红岬防线,就像当年阻止乌鲁克军团的进犯一样击退大流士的大军。主和派则认为埃居帝国不可能是波兹大军的对手,无谓的抵抗只能遭致更惨重的损失,建议主动臣服以避免灭国的命运。

埃居国内的主和派其实也有自己的私心,真要是决战的话,如今已不是阿蒙率大军抗击乌鲁克军团的那个年代了。上一场战争使埃居帝国失去了哈梯这个属国,国力已经衰弱,后来新法老埃拉赫特推行一神教改革,国中各派系势力又来了新一轮的洗牌,虽然内政形势已经稳定,但这个过程中也有巨大的内耗,国力恢复并没有太大的起色。

而埃拉赫特又在帝国南部修建新都,征用民夫数量庞大,目前这座宏伟的新都城已初具规模,但在埃拉赫特的计划中,建造蓝图才刚刚完成一半。如此大规模的新都建造也是劳民伤财,帝国财政负担很大,各城邦的赋税也变得更加沉重。总之埃居帝国已经不复当年的辉煌时代,难以对抗波兹大军,更何况国内已经没有阿蒙大将军这种天才般的统帅。

就算阿蒙大将军还在,又能怎样呢?以歌烈之能,当年可以击败埃居大军,而哈梯国力并未衰落,不是一样败给了波兹吗?歌烈以身殉国,哈梯国王亚设投降。而且按照居鲁士推行的政策,设立新行省后,原先的贵族并不失去特权地位,仍然会成为当地代表新国王的统治者,又何必冒死抵抗呢?

所以主和派的声音在埃居朝中成了主流,但是群臣可降,法老埃拉赫特却无法主动投降。哈梯国王亚设投降是迫不得已,因为最后的抵抗力量已经战败,尽管他还活着,可是地位怎能与国王相比,无非是一位普通的大领主而已,而且还会受到波兹王国的重点监视,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找个借口收拾掉。

埃拉赫特不能失去自己的帝国,却又没有信心击败波兹大军,害怕自己遭受与亚设一样的命运,也不得不倚重主战派的力量。

这位法老向着神灵祷告、祈求神谕的指引,但是那众天使之长塞特没有任何回应,安·拉却降下了一则令人琢磨不透的神谕。帝国主神殿的大祭司们以及埃居神术学院的众位元老都无法猜透这则神谕的确切含义,它只有一句话:“等待阿蒙。”

阿蒙已在撒冷城被奉为神灵,而埃居的民间传说中,当年的阿蒙被认为是一位来到人间的神灵。如今大军压境,不少人都开始怀念当年率领埃居军民击退乌鲁克军团的阿蒙大将军。民间也知道埃居形势危急,甚至有不少老百姓在祷告时竟然向阿蒙发出了呼唤,希望这位神灵再度降临人间挽救埃居。

难道安·拉的意思,是要埃居民众等待阿蒙的到来,像上次那样挽救这个帝国吗?可是到哪里去找阿蒙呢,这位神灵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后,也许已经回到天上神国了吧?

最终埃居帝国还是做出了臣服的决定,这与投降有微妙的区别,借鉴的是哈梯王国当年向埃居臣服的做法。他们奉波兹国王居鲁士为波兹大帝,埃居成为波兹的属国,愿意为波兹的神灵修建神殿,并向波兹帝国称臣纳贡。

埃居帝国成了埃居王国,波兹王国成了波兹帝国。这虽然也是不战而降,但至少保留了法老在国内的王位,也保全了一个完整的国度,依然维系了目前贵族集团的统治,所以得到朝中群臣最大多数的支持,唯一担心的是波兹王国不答应。

但这么决定已经是埃拉赫特的底线,如果臣服纳贡还不行的话,就只能一战了,就算彻底投降那也等到战败之后再说。

大流士在行军途中接到了埃居愿意臣服的国书,急忙派人送给了居鲁士国王。居鲁士则分析了目前的形势:刚刚建立了很多新行省,局面还不稳定,下一步的战略目标是吞并巴伦和亚述,暂时还轮不到对埃居动手,于是就答应了埃居帝国的请求。

从这一天起,居鲁士正式号称波兹大帝,波兹也成为了真正的大帝国。居鲁士大帝接受了埃居臣服的要求,却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埃拉赫特法老亲自到边境来向他跪拜行礼,举行表示臣服的仪式。

所以居鲁士这一次是赶往埃居边境接受埃拉赫特的臣服,顺便视察新建立的行省,以向整个大陆炫耀其功绩,半路还要举行一次庆祝大典,才给了塞米尔等人行刺的机会。

按照计划,居鲁士在尼普尔城邦举行庆祝大典之后,会继续西行渡过幼底河进入原哈梯境内,然后沿海岸线南下到达埃居的海岬城邦边境。

大流士将军是来接驾的,他率领万人不死队中的一千名精锐,将在基什城邦迎接居鲁士大帝的到来,并随驾渡河前往埃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