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60章 想念撒旦的岁月

沙利耶与拉斐尔从此正式成为伊甸园中的门徒,同时进入伊甸园的还有西莉娅。哈梯王国已灭,西莉娅自然也不想再回去了。阿蒙这一次召集门徒见面,当然要谈天枢大陆最新的形势变化,而且他接下来要去九联神国斩杀塞特,这一去又不知会是多久,人间有些事还要先处理好。

波兹王国如今已势不可挡,接下来亚述帝国的覆灭看似无法阻止,那么撒冷城就会面临与亚述帝国同样的处境——被波兹王国的疆域彻底包围。这时候该怎么办?需要阿蒙神做出谕示。

阿蒙神告诉众门徒,波兹王国所信奉的主神不论名字叫什么,其实就是马尔都克。他与马尔都克很多年前就已做出过约定,只要他不先挑衅,马尔都克以及手下的神使就不可以向他出手,也不可以干涉撒冷城民众的选择。既然如此,撒冷城的命运在于撒冷城的自择,神门徒们所守护的只是阿蒙留下的信念,没有必要再插手更多的事情。

摩西又代表都克镇的族人向阿蒙请示,十二士师中的俄陀聂、以笏、基甸如今都已拥有高阶成就,即将面临失去力量的考验。阿蒙曾以阿罗诃的身份承诺给予他们指引,多年来他们的信念一直坚定而纯净,是否可以指引入伊甸园,成为正式的门徒?

阿蒙暗暗叹息,都克镇族人在那么险恶的生存环境下繁衍千年,世代修炼矿工技艺,血脉的沉淀确实是一种极高的天赋。幸存的六十多名族人中除了摩西和大卫均已唤醒了本源的力量,还有十二士师也被唤醒了一体两面的力量。

十二士师中有三人已在战斗中阵亡,剩下的九人中如今竟有三人获得了高阶成就,这是令人目瞪口呆的比例啊!他们是这支族人千年积淀的精华汇聚,其中最出色的代表当然是阿蒙。

区区数十人中就出现了这么多的高阶成就者,当然与血脉中继承的天赋有关,另外还有更重要的三点原因:一是他们自幼所锻炼的技艺,二是苦难经历的磨砺,三是有阿蒙以及他的门徒们这批天才的指点。

但是他们的下一代子孙虽然比祖先幸运的多,却再难重复这样惊人的成就了,虽然血脉中的天赋还会继承下去,但所处的环境已经完全不同,不再像祖先那样在一个封闭的都克镇经过历代残酷的淘汰,也不会再像上一代人那样有那么多苦难的磨砺。

如今都克镇的族人已成了撒冷城中的新贵,拥有着最好的土地和矿场,过着富裕而舒适的生活,再下一代人很多已经不再修炼祖先的矿工技艺,因为那是非常艰苦的。他们大多数人成了矿场主、大富商,已不必亲自劳作开采矿石、打开矿核了。

其实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以及本源力量的指引,阿蒙已在建立撒冷城之日起便开始传授,为合适的人唤醒力量。撒冷城中的阿蒙神殿以及阿罗诃神殿,平时就是履行这个职责的。人们是否能够得到这种幸运,不仅要靠天赋的资质,也要看自己的际遇以及努力。

阿蒙告诉摩西:“不论我以哪种身份留下的指引,同时都包含着信念、力量与思考,超脱永生的秘密就在其中,却永不明言。无论是谁唤醒了这种力量、拥有纯正的信念,都可以得到伊甸园的指引,你们的职责便是如此。”

摩西躬身道:“我的神,我明白了,这就指引他们来到伊甸园。”

阿蒙又吩咐道:“他们可以来到伊甸园,追求超脱永生的境界,也可以返回人间的城邦,以原先的身份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他们来到这里便会知道我是谁,但不必转述给撒冷城的民众以及我的族人。因为我的指引不因我的名字不同而有所改变,这是我留给世人的考验。”

阿蒙不仅对摩西如此说,对其余的门徒也做了同样的交代。他留在人间的指引,包含着本源力量的道路,但人们因为资质的不同,可能分别被唤醒神术、体术或一体两面的力量,指引本身没有区别,只看接受指引者自己,任何一种力量修炼到高阶成就,都可以重头去印证本源的力量,踏上超脱永生的道路。

交代完这些,阿蒙又取出两件神器,一支号角和他一直以来的随身佩剑封印之眼。他将号角递给拉斐尔道:“我想要开创的神国,名字叫天堂,这件神器的名字就叫天堂号角。你曾使用过它,知道它拥有怎样的神奇,今天将它赐予你,我的门徒拉斐尔。”

拉斐尔跪在地上接过天堂号角。阿蒙又对沙利耶说道:“继续指引你,是我对歌烈的承诺,这柄剑一直是我的随身利器,象征着守护信念的力量,今天将它赐予你,我的门徒沙利耶。”

其余众门徒都露出羡慕和微微惊讶之色,并不完全了解这柄剑的沙利耶跪地将它接了过去。

阿蒙环顾门徒又取出了七风战车,他刚刚得到这架战车时原本想把它交给海鸥,此刻却不知为何改变了主意,对乔治说道:“你曾经是尼采的朋友,我在人间时,你又成了我的朋友,给过我很多帮助,后来又追随我。

这架七风战车,既象征着神灵的胜利,也象征着成为与众不同的神灵。它是我亲手斩杀第一位神灵得到的战利品。你是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出身,它象征着你超脱原有的信念,得到了另一种指引。今天将它赐予你,我的门徒乔治。”

这不是谦让的时候,阿蒙的话就是神的意志,虽然清楚这件神器是多么的珍贵与强大,乔治还是接受了它。

最后,阿蒙又取出追逝之灯对西莉娅说道:“这盏追逝之灯曾经是神殿中的法器,可以追索各种信息所留下的踪迹,找到正确的道路,然而曾持有它的神术师却误入歧途。你是哈梯王国的公主,而如今哈梯王国已经不在,它象征着道路的指引,不要为前途感到迷茫。今天将它赐予你,我的门徒西莉娅。”

这盏追逝之灯在人间本就是珍贵的法器,后来又经过了林克的祭炼,出现在很多重要的场合,当阿蒙成为神灵后又用神力将之彻底重新打造,只要在谁的灵魂中留下印记,追逝之灯可以随时发现他的踪迹,成了一件可随身心变化的神器。

加百列已拥有秩序之刃,梅丹佐拥有命运之匙,林克得到了阿达德的鞭子,拉斐尔得到了天堂号角,沙利耶得到了封印之眼,乔治得到了七风战车,西莉娅得到了追逝之灯,这些都是神器,其中有些神器如七风战车还需要重新祭炼。余下的门徒中,摩西继承了老疯子打造的铁枝法杖,而云梦、谣里奥、海鸥这三名门徒,阿蒙却无所赐。

他们三人当然不会抱怨什么,阿蒙却笑了笑主动向他们解释道:“信念伴随着力量,我赐予门徒的武器将来也是守护天堂的圣物,你们三位却没有得到。这并非我是有所偏袒,我手中已无神器,而你们本就是妖族出身,最强大的武器是你们自己,虽然曾经历的修炼道路比别人更艰难和漫长,但你们却可利用自己的天赋优势打造属于自己的神器。”

阿蒙在伊甸园中做了如此安排,就意味着他要将人间的事务都交给门徒了。他将来要去斩杀赛特开创天堂,融合九联神国与阿努纳启神国,谁也不清楚要用多长时间。

当众门徒都散去之后,尹南娜不无担忧的说道:“阿蒙,你将强大的武器都赐予门徒,对他们不放心我可以理解,可是你连七风战车和封印之眼都不留着,不带一件武器去斩杀赛特,难道就这样自信吗?”

阿蒙点了点头:“是的,我就要这样做。”

珀兰罗丝道:“你不放心人间的门徒,我倒不放心你了。”

阿蒙笑道:“我不放心他们也得离去,他们自有他们所要面对的一切。你不放心我,我也得面对,不携带这些武器只是我的一种印证,甚至与斩杀赛特无关。”

尹南娜又说道:“神灵的生命是永恒的,等待的时光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你安排好了所有人,是否忘了温迪还一直在玫瑰园?她不是超脱永生的神灵,也没有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虽然在我这位青春与爱之女神的照顾下,她一直保持着青春,也很快乐的在玫瑰园中等着你。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这一去需要多长时间,难道不应该先去见见她吗?”

阿蒙微有些惊讶的看着尹南娜:“我正想说这件事,先去玫瑰园看望温迪,没想到你会提醒我。”

尹南娜瞪了他一眼:“我当然要为她提醒你,人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年,她在无忧无虑的玫瑰园中甚至已经忘记了时间,种满了世上最美丽的花朵,就等着你去欣赏。”

阿蒙想了想道:“以我如今的能力,虽不能让她超脱永生,但是可以将几天的时光在她的灵魂中变为几十年的感受。你既然提到了温迪,我又想起了另一个人,我在他的灵魂中留下了不同的指引,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不停地呼唤我,离开人间之前,我该去做一个了结。”

……

阿蒙说的这个人是谁?就是亚述的贤者国师浮士德。

在阿蒙离开人间的这十五年间,浮士德在亚述帝国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高,在这个即将走向衰落的大帝国中,他拥有的权力以及威望达到了巅峰,几乎到了可以为所欲为的程度。但这位贤者国师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在他的内心中甚至什么都没有得到。

随着波兹的入侵,亚述帝国衰落甚至覆亡的命运看似已不可避免,然而浮士德的地位和声望却随着亚述帝国国势的衰落而日渐高涨,人们甚至把他视为拯救亚述最后的希望,这让浮士德感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纠结与苦闷。

他这些年来的经历与命运遭遇还要从头说起——

浮士德得到撒旦的指引,可以使自己变得更加年轻英俊,而他做的很巧妙。回到王都尼微城之后,每一次在公开的场合出现,他的外貌只有微小的变化而已,两鬓的白发渐渐变灰,额头的皱纹渐渐变浅,人们能够看见贤者国师身上发生的奇迹却又不至于感觉突兀。

三年后,贤者国师大人满脸的皱纹已经平复,头发变得乌黑发亮,两鬓却留着几缕象征着睿智的银丝。他的相貌不仅是变得年轻,而且是俊朗中有几分威武、威武中还带着儒雅,以浮士德的年纪和阅历,他自然不会愚蠢的把自己的外貌真的变化为一个徒具其表的年轻人,而是展现了青春与活力,却仍然带着贤者国师所应拥有的气度,这使他显得极有魅力。

渐渐地,亚述帝国的民间流传出一首歌谣:“整个帝国最有知识的人是谁?当然是浮士德。整个帝国最有力量的人是谁?也是浮士德。帝国最英俊最有魅力的人是谁?还是浮士德!”

这是奇迹啊!只有得到神灵的眷顾才能发生这种事。虽然大武士能够保持血脉的强壮,大神术师能够保持精力的充沛,这使他们变得长寿,显得比实际年纪更加年轻,但从未听说过谁有恢复青春的力量。可是浮士德做到了,他成了亚述帝国的偶像,人们崇拜他、敬仰他,甚至热爱他!

世间并不缺少什么美男子,但浮士德身为贤者国师、帝国最有知识的人、神术成就最高的大祭司,同时还拥有如此的魅力,意义就变得全然不同。他因此而拥有的声望,甚至比以前为帝国殚精竭虑出生入死时还高,这多少也令人无语。

假如有人在酒馆里说一句浮士德的坏话,说不定会被帝国中的崇拜者一顿狂殴,被打了恐怕都找不到地方说理去。这不是开玩笑,而就是如今亚述帝国的实情。浮士德的身份本已是帝国首席大祭司,其地位仅次于女皇,尊荣已无以复加。

人们都相信,贤者国师已掌握人间最高的成就,被众神眷顾,是神灵在人间所选中、作为人世人的表率。以浮士德本人的魅力,也许可以征服帝国中任何一位姑娘,打动所有女人的心,但只有一人例外,那就是塞米尔女皇。

塞米尔表面上是一位九级大武士,但她也了解本源的力量,只是本人偏重于武技的修炼,在世人面前是以一位大武士的身份出现。她虽不明白浮士德具体修炼了何种秘术,但也知道这位贤者国师大人是通过什么手段做到的,一定是受到了神灵的指引。

浮士德背弃了恩里尔,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塞米尔。阿达多神像崩塌,并非是不愿意留在恩里尔城,而是这位神灵已经陨落,塞米尔对此也是心中有数。

一个背弃了神灵的人,身份却是帝国首席大祭司,代表神灵向民众宣读神谕、也代表民众向神灵献祭,同时还修炼另一位神灵所指引的力量。这些是浮士德的秘密,塞米尔从没有开口问过,因为她也有自己的秘密,但当她看到浮士德的时候,内心的感受不可能与国人相似。

浮士德的威望,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对女皇地位一种潜在的威胁,但塞米尔并不担心浮士德能威胁到她的皇位或是本人的安危。而浮士德也多次在公开以及私下的场合,坚定地表示对女皇的拥戴与热爱。所以塞米尔并没有改变对浮士德的态度,对于她而言,不变的态度就是最大的宽容。

然而这并不是浮士德想要的结果,他想征服女皇的心、得到女皇的爱。

塞米尔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在各种暗示以及表白中知道浮士德的渴望,但塞米尔没有这份心,无论浮士德苍老也好英俊也罢,都无法唤起她心中的爱意。她了解浮士德,比这个帝国中其他任何人都要了解,也许正因为了解才无法觉得可爱。治理这个帝国,浮士德是她最重要的助手,但助手不一定就能成为爱人。

浮士德唤醒了青春和活力,成为帝国中最有魅力的男人,却并没有得到自己所想要的,这使他变得更加苦闷,这一切成就又有何意义呢?如果仅仅是为了实现一个男人的欲望,他已经无所谓去拥有帝国中什么样的女人了。

在孤独的长夜里,浮士德想起了一个姑娘。就是他好几年前乔装混迹于一家大妓院时,陪伴过他很多个夜晚、长得有点像塞米尔的那位姑娘。(作者注:详见前文236章“白天与黑夜”。)

浮士德甚至不清楚她真正的名字,最后一次见到那位姑娘是好几年前,他将一位争风吃醋的年轻军官打伤扔出了墙外,在一大批寻仇的将士赶来之前就离开了妓院。随后浮士德被派往恩里尔城,再没有见过那位姑娘,也没有她的消息。不知为何,孤独的浮士德突然很想她,于是又暗中打听她的下落,结果却让他吃了一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