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58章 阿玛特大预言

阿努一弹指,棋盘上的光影变化,波兹王国吞并了哈梯、亚述、巴伦,天枢大陆上只剩下埃居帝国与波兹对抗,然后又摇头叹息一声:“马尔都克击败了阿努纳启,接下来面对的就是九联神系。如果形势这么发展下去,埃居帝国也不是波兹的对手。阿蒙,你看出什么来了吗?”

阿蒙感慨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往前追溯,天枢大陆的剧变从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远征哈梯时就埋下了伏笔。”

这段历史也是阿蒙在人间的亲身经历,伴随着他的成长历程。从某种意义上讲,若不是拉西斯二世发动远征,玛利亚圣女适时举荐阿蒙为军团长,让他有机会建立功业救出族人,也成就不了今天的阿蒙神。

那场战争埋下了埃居帝国由盛转衰的伏笔,哈梯趁机脱离了臣服于埃居的命运,而阿蒙的出现可以说为溃败的埃居帝国力挽狂澜。那场战争真正的主角不是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与哈梯国王路西尔,而是阿蒙与歌烈,也许还要算上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

随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歌烈虽然在战场上建功立业,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却等于一直在阻止天枢大陆列国发生更大规模的战乱。接下来另一件更重大的事情是亚述帝国崛起,辛纳赫大帝对外扩张,目的不仅是征服巴伦还要吞并都克平原。

可以清晰的看出恩里尔在幕后指使的影子,这位天神要借辛纳赫大帝的野心彻底击败马尔都克,完成阿努纳启神域的统一。但这个图谋随着辛纳赫遇刺而遭受挫折,就连恩里尔本人最终也被马尔都克斩落。反倒是马尔都克以此为契机突破更高的成就,脱离了阿努纳启神系。

辛纳赫的征伐不仅间接促成了波兹王国更快速的崛起,也严重削弱了巴伦与亚述的国力,巴伦损失了六座城邦,而亚述帝国虽然强盛一时,却透支了未来的国力埋下了衰落的种子。在这一系列变故中,总能见到歌烈力挽狂澜的身影。

无论歌烈做的多么出色,但最终还是失败了。这不是歌烈的失败,而是天枢大陆各国整体的衰落,其中唯一还能保持强盛的就是哈梯。所以波兹王国舍近求远,首先征服哈梯并不是没有道理,哈梯一灭,天枢大陆列国皆无法再与波兹抗衡。

阿努却指着棋盘上的埃居帝国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在谈人间的国战发端,而是谈神灵的愿心。若哈梯、亚述、巴伦三国皆灭,波兹将会成为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帝国,居鲁士所做到的,比辛纳赫的野心还要大。若顺势进军击败埃居的话,九联神域也将被马尔都克吞并,如此局面,是否令你想起一个传说?”

阿蒙皱眉道:“难道是那个众神之神的传说?当都克平原重新成为一片沃土,将诞生众神之神?”

阿努点了点头:“是的。”

恩里尔的所作所为,马尔都克如今正在做的事情,甚至包括当年塞特的野心,或多或少都与传说中的众神之神有关。而天枢大陆各国的争夺,也是围绕着都克平原展开的,最初拉西斯二世发动远征的目的就是夺取都克平原。神灵有神灵的目的,而人间的帝王与国度也有自己的野心与欲望,要么受神灵指引要么以神灵的名义。

阿蒙不解的追问道:“我当然听过这个传说,但它最早是怎么流传下来的?”

阿努长叹一声:“这是一个预言、一位神灵在殒落前留下的预言,她是天枢大陆各神系开创以来第一个被逼自斩的神灵,就是在曾经的众神之战中殒落的阿玛特。”

阿蒙微微吃了一惊:“原来这是阿玛特的遗言!我不知道它的来历,就连穆芸也不清楚。阿玛特的遗言还真没白留,她虽被逼自斩,但当初逼迫她的众神首领恩里尔,在千年之后也可以说是被这个预言斩落的。我只是觉得奇怪,身为超脱永生的神灵,还会相信这样的预言吗?”

阿努在阿蒙的灵魂中印入了一段信息,就是千年之前阿玛特被逼自斩时所说的话,在天地之间回荡的、苍凉的声音——

“我面前的众神啊,你们是多么的可笑,将这片原野化为焦土荒原,它象征着被斩落的神灵,也象征着你们的命运。你们夺得了神力源泉之领域,自以为是神灵的胜利,可是这样的神系,也会像神灵一样被埋葬。

我今日离去,当这片荒原重新焕发生机又变为沃土的时候,众神之神会到来,天枢大陆不会再有这样的神系与你们这样的神灵。一切都结束吧,我与你们告别!恩里尔,我今天的命运便是你的将来。在那众神之上,尚有所未知的成就,众神将不复为众神。”

阿努转述了阿玛特的预言,又长叹一声道:“这预言无所谓相信或不相信,阿蒙,你也是神灵,神灵的预言并不是凡人的信口开河。阿玛特是自天枢大陆有神以来,第一位自斩的神灵,我曾将天命书简交给她,希望她能够取代我成为神国之主。

她当时的成就已经无限接近于创世神,却在思考是否可以求证更高的境界、超越创世神的成就,而众神之战就爆发在这个时候,她殒落了。她的预言只是指出了一条道路,当时的神系最终可能出现的变化与归宿,所以实现这个预言并非是为了证明阿玛特所言真假,而是神灵的自我求证。”

阿蒙若有所思道:“是啊!当时谁也不知创世神之上又是怎样的境界与成就,可以用怎样的方式去求证?于是那众神之神的预言就成了一种方式,阿玛特至少有一点是对的,确实有比创世神更高的成就,如今宙斯和马尔都克都求证了这一点。而看马尔都克所为,是想继续求证预言中的众神之神。”

阿努却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已求证超脱创世神境界的,如今不仅有宙斯与马尔都克,还有你——阿蒙!”

阿蒙苦笑道:“我确实是突破了创世神的成就,但仍在懵懂求索之中,有很多问题还想向您请教。马尔都克的情况我不清楚,但宙斯的成就我尚未印证,我听说他开创奥林匹斯天国,不仅融合了前一任创世神的世界,如今还经常离开神国在各地游走。”

阿努摆手道:“你想向我请教?我还想向你请教呢!这些正是我感兴趣的,宙斯所开创的奥林匹斯天国能够融合前一任创世神的神国,如果还有谁能做到的话,应该就是你。”

阿蒙摇头道:“我也不知能不能做到,至少现在还不能。”

阿努前倾身体道:“你是如何求证与突破的?能把你的秘密告诉我吗?”

阿蒙一笑:“若是别人问,我自不会答,一是因为灵魂中的积淀与成就境界未到,答了也没用,二是因为我并无必要告诉毫不相干的人。但是您若开口,我不会有所保留,不仅因为我曾得到天命书简,也因为您是歌烈。”

他伸手指向阿努的眉心,而这位古老的创世神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仿佛在体验和回味着什么,脸上浮现出恍然与遗憾之色。只听阿蒙的声音又说道:“人间欲望的尽头,就是创世神的成就。若所求如此,这条路便是神灵求证的尽头,再无更高的境界。”

良久之后,阿努终于睁开眼睛道:“若它是正确的道路,创世神确实是尽头。若还有更高境界的追求,求证创世神却是走了一条错误的岔路。”

这句话的含义有点复杂,神灵的修炼某种意义上也和人间的修炼类似,人间通往永生的正确道路可能只有那么几条,但错误的道路却数不胜数。成为神灵之后,若是按照现有神系的指引,创世神便是神灵成就的尽头。但在阿蒙的眼里,它相当于一条岔路,走到这里便无法前行。

如果成为神灵的追求就是如此,那便无所谓是岔路,把创世神的追求看作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至此便已是成就的尽头,拥有自己所开创的世界与神系。

创世神比造物主的成就更高,当然也要有更多的付出,最早的安·拉与阿努,都有开创神国并指引神灵、建立神系的誓愿,而且求证了这种境界。既然创立了神系就有承诺和责任,要给众神一个向往的神国。

阿努喃喃道:“就这么简单吗?一念之差!”

阿蒙点头道:“就这么简单,只在一念之间!因誓愿的不同,我目前的成就并没有超越您或安·拉,却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尚在探索的途中。”

阿努低下了头自言自语道:“我却不能算走错,因为我是开创者,当年求证比造物主更高的成就,没有神灵能指引我那应该是什么样,而我成了创世神。”

阿蒙劝慰到:“你今天终于明白,这条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我若不是见证了阿努纳启这样的神系,灵魂中有了不同的誓愿,说不定也会走到您这一步。”

阿努怅然道:“我终于知道了答案,当年的选择只在一念之间,而我想重新做出选择已经不可能。这就像在下棋,落子已定,无法悔棋重走啊!”

这两人在说什么呢?换作普通的神灵恐怕都听不懂。阿蒙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阿努,要想追求比创世神更高的境界,誓愿中就不应该成为如今这样的创世神。阿蒙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创神国,已经求证了与阿努一样的成就,但他根本就没有成为这种创世神的誓愿,于是很干脆的放弃了神国。

阿蒙见证了如今的神系,也了解诸神的追求和他们达到的成就与境界,才会有那样的誓愿。可是当年的阿努不同,他是一个开创者,他突破创物主的成就成为创世神,根本就没有想放弃,也不清楚放弃之后才是另一条路。

所以这两位神灵都说“就这么简单”。然而真的简单吗?可以拥有一个自己开创的世界,指引超脱永生的神灵建立神系永享神国,而且随着神系的壮大,修炼见知不断的融合,这个神国会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理论上成长无限,谁又可能随手放弃,连尝试都不尝试一下呢?

这是多么坚定的誓愿与强大的灵魂才能做出的决择!单论目前的成就,阿蒙并没有超越阿努,但他却打开了另一扇门,可以继续去求证更高的境界。至于是否是宙斯那样的成就,目前并不清楚,当前面根本没有可见的路,走出来的路就是路。

阿努从阿蒙这里知道了答案,叹息着又说道:“可惜我已无法回头了。”

阿蒙却摇了摇头:“没有无法回头的事情,人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往往是在衡量代价有多大,能否承受或是否愿意承受?人们能够付出的最大代价,便是所拥有的一切。”

阿努点了点头道:“是啊,这个道理再简单不过,放弃神国,创世神便可离去。对于你来说是可以办到,你没有开创此种神系的誓愿,并未做下那样的承诺。如果我立下这个誓言毁灭阿努纳启神国,因为当年开创神系的诺言,同时毁灭的也是我自己,等于像阿玛特那样自斩。”

阿蒙也长叹道:“是啊,你想知道我求证的答案,却没想到是这种答案吧?若是你立下这种誓愿,既等于毁灭阿努纳启神国,也等于自我陨落。而你现在是阿努纳启神国之主,阿努纳启神系犹在,众神可以继续指引神使,失去的神域有朝一日也可能恢复。”

阿努看着阿蒙,渐渐又露出了笑容,突然眨了眨眼睛道:“其实我还有一个选择,但这个选择必须有你的帮助,我找你的目的也与此有关。”

阿蒙:“哦,我能怎么帮您?”

阿努:“如果有朝一日你能求证类似于宙斯那种境界,可以开创自己的世界融合阿努纳启神国,保留与继承了这一切,到那时阿努纳启神国仍在,只是融入到你的神国中,众神成为信奉阿蒙神的天使,并不算我违背了开创神系的承诺,我便可以立下誓言重新去求证。”

阿蒙微微一惊:“您竟然这么想?可您是否清楚,就算我愿意帮你,又要具备多少条件吗?”

且不说阿蒙愿不愿意帮阿努,如果他真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屈指算算需要具备的条件,就连神灵也难以想像的复杂——

第一、首先阿蒙要有这种成就,有朝一日他必须做得到。

第二、阿努纳启众神也愿意成为接受阿蒙指引的天使。

第三、阿蒙必须能够给众神另一条道路上更高境界的指引。

第四、阿努也要有成就的突破,立下求证某种境界的誓愿,这是阿蒙也帮不了忙的。至少现在的阿努还做不到这一点,就连阿蒙也不清楚阿努该如何去修炼印证才能迈出这一步。

阿努却说道:“我当然清楚完成这个愿望很难,看似不可能实现。但当年你还是都克镇上一个孩子的时候,能想象自己会成为今天的阿蒙神吗?在成为神灵之前,你已经立下了不同的誓愿,那么融合阿努纳启神国,完全可以包含在你继续前行的誓愿求证中。

我只是想请求,与你做出一个约定。等到将来它可以实现的时候,请你融合我的神国,帮我继续完成指引众神安享永恒神国的承诺。而你也并非没有收获,你等于享有与继承了阿努纳启神国,我所放弃,也将是你所得。”

阿蒙若有所思道:“你为何想这么做呢,身为创世神完全不必如此。”

这句话问的也很有道理,从某种意义上讲阿努的想法完全没必要,生活在永恒神国中的神灵,很多人并没有更高境界的追求,就算有也是成为造物主或创世神,拥有灵魂所开创的永恒世界,还有必要再去追求什么吗?

就算阿努什么都不做,就算阿努纳启神系在人间的神域完全被马尔都克占据,阿努纳启神国仍在,阿努并不会损失什么。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人间兴衰变化,波兹王国不可能永远这么强盛,民众也不可能永远信奉马尔都克为主神,再恢复神域也有希望。

阿努却要放弃已拥有的一切,从头再来,阿蒙也只能帮他继续完成对众神的承诺,而阿努本人则要冒着殒落的风险,甚至连求证的道路尚且未知,这又是何苦呢?

阿努很平静的答道:“因为我愿心已起。”这一句道破千言万语,阿蒙再也无话可说。

然而阿努却又反问阿蒙道:“若想知道我为何有此愿心,这是创世神无法回答的问题,但你可以问自己,——你当年为何有那样的誓愿,不成为我这样的创世神,不建立阿努纳启这样的神系?”

阿蒙手指着石桌上的棋盘答道:“我理解你在想什么了,去人间身为歌烈这一世确实没有白白经历。你看看这些神系,众神虽然超脱永生,但人间神域所发生的事情映射到神国,这神国也像人间的王国,并非我所追求的超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