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57章 重逢在神国

面对国王的提问,歌烈则答道——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哈梯人。虽然身为哈梯人并不能使我更高尚,就像哈梯人并不一定比巴伦人、亚述人、埃居人、波兹人更高尚。但不论你是什么人,必须要尊重自身的存在,才能找寻存在的价值,这与所信奉的神灵无关。

生灵之所以为生灵,不是土石尘埃,因为它能够清晰的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因此才能够去思考存在的意义。我若牺牲那是我的自愿,但如果做出违背信念的放弃,连自身都否定,绝对不会拥有更高尚的成就。

为哈梯作战未必是荣耀,那要看是什么样的战争,但身为哈梯人连哈梯都出卖的话,则一定是耻辱。国王陛下,我并非是指责您有投降的想法,那也许只是您做出的一个无奈的选择。但对于我而言,却无法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无所谓无奈。”

歌烈召集哈梯王国最后的残军以及誓死不降的勇士,在王都城外与数万波兹大军列阵对战,这位大神术师最终阵亡。歌烈阵亡之后,亚设国王开城投降,紧接着哈梯全境所有城邦也都投降了。

波兹王国吞并了哈梯,将这个古老的王国一分为三,设立了三个新的行省,这些后事不必细述。阿蒙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心无旁骛,但就在歌烈阵亡后的一刹那,这位神灵沉静的灵魂却受到了扰动,听见了一个遥远的神国中传来的召唤。

阿蒙收起众神之泪对加百列说道:“你的伤势已无大碍,回伊甸园自行修养几年便是,但在此之前,你去办一件事。在哈梯王都东面,有一场大战已结束但余波尚未平息,需要将几个人救至伊甸园。海鸥、云梦、谣里奥已经赶到战场救人,你火速赶往那里掩护并接应他们。”

加百列领命离去,她如今已有超脱永生的成就,在阿蒙的门徒中被称为加百列天使。

这一片临时开辟的孤寂时空又消失了,仍然是不生不灭的永恒,极远又似极近的地方突然又出现了一点金光。这金光在闪烁跳动形成一条轨迹,仔细看这条金色的轨迹,仿佛又是很多细小的神文组成,再看那些神文的笔画,仿佛又是更细小的神文组成,如此层层循环无尽。

阿蒙也化为一道金光,在空中划出一道轨迹仿佛变成一个神文的符号印入其中。下一瞬间,天地山河展现,他出现在阿努纳启神国。

谁能够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召唤阿蒙,甚至能扰动他的灵魂?此人曾在阿蒙的灵魂中留下某种印记,其来源就是阿蒙祭炼融合的天命书简,他竟是阿努纳启神系的创世神阿努——这位创世神终于回到了神国。

阿努纳启神国中的天地山河,酷似亚述高原周边的地貌。但这里的高原上却有一座庄严的宫殿,纯白的石柱与穹顶,并没有太多华丽的装饰,显得既高贵又朴素。看到这座宫殿,阿蒙莫名想起了歌烈在人间经常乘坐的那辆雪杉木马车。

这是阿努在神国的居所,殿前的长阶晶莹剔透,竟与悬挂在高原峰顶的冰川一体。阿蒙就出现在冰川形成的宫殿阶梯上,抬眼望去,有两位神灵已经迎了上来,正是阿努纳启神系的青春与爱之神穆芸以及春天与生命之神珀兰罗丝。

穆芸面有忧色,见阿蒙到来才露出了释然的笑容,迎上前来问道:“天枢大陆发生的事情,你都清楚了吗?”然后微微一怔,掩口惊讶道:“你,你如今的境界……”

阿蒙展开双臂给了她一个拥抱,微微点头道:“我的境界如何,连自己都说不清,正想见阿努一面,向这位古老的创世神请教,好好印证一番。天枢大陆发生的事,我已然清楚。”

穆芸答道:“阿努正在等你,你先去见他吧。”

阿蒙向长阶上走去,珀兰罗丝也迎了上来,她带着花冠展开双臂拥抱了阿蒙,然后侧退一步行礼道:“阿蒙神,多谢您!”

阿蒙笑道:“你更应该感谢指引你的智慧之神埃阿,但无论神灵给了你怎样的指引,这一切成就也是你自己所获得,恭喜你。”

珀兰罗丝却面带忧色道:“我刚刚取得超脱永生的成就来到神国,阿努纳启神系就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灾难,人间的神力源泉之领域即将损失殆尽。阿努回来了,却说要见你,还说这将决定阿努纳启神国的命运,难道他想邀请你一起扭转局面吗?阿蒙,我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如果阿努有这样的想法,我也为你担忧。”

阿蒙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是一位好心的姑娘,但不必忧虑。没有神力源泉之领域,你一样是超脱永生的神灵,阿努纳启神国仍是神国,你并没有失去什么,对吗?”

珀兰罗丝低下头道:“可我不知怎样帮助众神与你,我心怀感激,却不知如何报答。”

阿蒙答道:“你已经帮我打造了伊甸园,如今你来到这个神国,可使神国变得更美好。”

这时阿努纳启神系的两位冥神内尔伽勒与埃雷彼也走了过来,向阿蒙行了一礼,埃雷彼没说话,内尔伽勒开口道:“恭喜您,阿蒙神,您如今已带着创世神的气息。阿努回到神国,只说阿努纳启的命运与您有关,只有您才能提供帮助。而您并不是这个神系的神灵,如果真是那样,众神都将感谢您!”

阿蒙轻轻一摆手:“先不要这么说,我还不知道阿努想和我谈什么。”

继续登上长阶,月神南纳尔与日神乌图也过来打招呼,阿蒙与这两位久居神国的神灵还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在人间做军团长的时候,第一次交战的对手就是哈梯王国的南纳尔军团,如今总算是见到了这位神灵本人。

在长阶尽头的宫殿门前,站着的是智慧之神埃阿。埃阿看见阿蒙走来,淡淡笑道:“阿蒙神,听说你的门徒加百列不久前已获得超脱永生的成就。恭喜你,你已可以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神系。”

阿蒙不置可否道:“这是我当年的誓愿之一,会创建一个理想中的神系。”

埃阿又看了看长阶下的众神说道:“阿努纳启神系在人间之败,已无可挽回,若是阿努有重托于你,未尝不存在一种可能,在场的众神都会与你的门徒一样,被称为天使。”

智慧之神这句话意味深长,阿蒙回头看了众神一眼答道:“这在于神灵的自择,并非我所决定,难道不是吗?”

埃阿点了点头:“阿努在等你,快进去吧。”

阿蒙进入了宫殿的大门,难以形容这扇门的玄妙,他一步踏进的并不是什么殿堂,而是出现在一片群峰环抱的幽谷中。在一座小山坡上有一块巨石,形状就像一张桌子,旁边的两块石头就似两张浑然天成的座椅。

桌上有奇异的光影景像,竟然是一盘军演斗兽棋。椅子上已经坐着一个人,他背对着阿蒙笑道:“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阿蒙,再下一盘棋吧。”

说话者就是阿努,阿蒙绕过桌子坐了下来,终于看清了这位神灵的相貌。他留着波浪状漂亮的长须,一直垂到胸前,头发也是乌黑发亮如波浪状一直披到双肩,头戴一顶金色的发箍,看形容是个很威严的中年人。

阿蒙从未见过他,灵魂中却自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在桌子对面坐下道:“歌烈,没想到会在这里与您见面,更没想到您就是阿努。”

阿努摇了摇头道:“可以说我就是歌烈,但歌烈并不是我。”两位神灵相视一笑,眼神中包含着无尽的信息却似又不必多述。

阿努将包含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的天命书简与神国炼化相融,自己却以灵魂新生的方式回到人间,那个生灵就是歌烈。但歌烈本人并不清楚自己是阿努,他就是一个完整而独立的人,走完了人间的一世,当他的生命结束后又回到神国,才明了这一切的始末。

阿努纳启神国之主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他可能是在尝试突破比创世神更高境界的成就,可能是对阿努纳启神系将要面临的遭遇有所预感,可能是带着某种愿心去人间,也可能是尝试印证另一种修炼的道路。

从歌烈这一生的经历来看,很多事情都可以得到解释,却又妙不可言。

阿蒙低头看着桌子上那盘军演棋,他在人间曾和歌烈下过两次棋,没想到在神国见到阿努又是这个场景。棋盘上的光影演示的正是天枢大陆如今的战局,阿蒙苦笑道:“尊敬的创世神,您把棋盘给放倒了。”

阿努确实是把棋盘给放倒了,他坐的位置成了马尔都克以及波兹王国一方,而阿蒙坐的位置成了另一方。阿努摆了摆手道:“阿蒙大将军,你还是叫我歌烈吧。我是故意把棋盘反过来放的,想让你试一试——假如你是我的话,是否能够扭转大局?我这次离开神国的尝试,如你所见,最终失败了。”

如果阿努的目的是想绕过考验、通过另一条途径求证超越创世神的境界,如今确实没有成功。如果他是想印证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修炼道路,看来也失败了,因为歌烈并没有超脱永生而是阵亡。如果他想在人间阻止马尔都克对阿努纳启神域的进攻,如今的局面更是失败。

阿蒙却摇头道:“对于拥有整个世界的创世神而言,你无所谓成功与失败,况且就歌烈这一世而言,您的收获也很多,离开神国去人间这一趟,很有价值。”

阿努也感慨道:“是的,我的收获很大!歌烈这一世,印证了追求。……先不要谈这些,我们下棋吧。在人间时我们也曾是战场上的对手,你是我见过最出色的统帅之一,我想知道如果你是我,如何面对波兹王国的进攻?”

阿蒙一弹指,棋盘上的光影回到了波兹王国展开进攻之前,然后棋盘开始自动演化,重现了这十二年来天枢大陆列国局势。他一边看一边说道:“波兹国王居鲁士用兵出人意料,他竟然舍近求远,两次出击都绕过了亚述和巴伦。如此兵行险招,首先灭了哈梯。”

歌烈点了点头:“如此进行国战,不是白痴就是天才,但事实证明,他不是白痴。”

波兹王国与哈梯王国之间,还隔着亚述与巴伦这两个国家,按照常理而言,居鲁士应该先征服亚述或者巴伦,才可能去攻打哈梯,这是个人人尽知的常识。否则的话,那样穿越第三国行军远征,后勤线路极易受到威胁,在大规模正面战争中是不可能采用的策略。

但波兹国王居鲁士偏偏这么干了,而且做的非常成功。他并不是冒险行军,而是以绝对的实力和能力为前提。北线进军首先灭了埃兰建立行省,巩固占领区之后以此为基地绕过亚述攻打哈梯,这个战略被歌烈联合亚述帝国阻止了。

但波兹王国的另一场征战更加经典,他们的大军插入了亚述与巴伦王国之间,先联合巴伦王国共同出兵攻占了五座城邦,然后又和巴伦翻脸攻占了基什城邦,打开了一条通道。波兹大将军大流士便是以此为基地进入哈梯王国,最终灭了这个古老的国家。

棋盘上的光影演化到现在的场景便停了下来,阿蒙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盘棋没法下,歌烈,这不是你的错,换作我也是一样的结果。您在人间是一位出色的统帅,但那居鲁士也不简单,而且波兹大军的实力更强。

如果双方都不犯错误的话,哈梯的结局是难以避免的。这一战的结果只在理论上可以挽回,亚述或巴伦这两国之中,如果有一国的军队也完全归您指挥的话。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这一战之败,就败在巴伦。”

阿蒙挥手一动棋盘,又重新演化了一遍,相当于模拟重打一仗,棋盘上的光影变化,波兹大军被击退。阿蒙演示了一种假设,歌烈若能同时指挥哈梯与巴伦的军队,双方胜负不分,最终结果是波兹退兵。但这个结果只能是假设,实际上在人间是不可能发生的。

歌烈指挥哈梯大军,还是在国王亚设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而巴伦国王怎能把指挥军队的全权交给另一位国家的统帅?就算巴伦和哈梯能够联军对付大流士,如果相互配合不默契也一样会失败,更何况巴伦在这场战争中根本就没起到牵制作用。

马尔都克降下神谕,让巴伦王国配合波兹王国进攻亚述,结果波兹王国占领五座城邦打开了进攻的通道,巴伦王国不仅没有阻止反而在帮忙。等到波兹王国进攻基什城邦,甚至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假如在这个时候,冯纽国王举全国之兵抄大流士远征军的后路,或许还有扭转战局的最后机会,但巴伦王国却按兵未动。难道冯纽国王就看不清楚形势吗?真的等到哈梯国灭,接下来同样的命运恐怕就会轮到巴伦王国身上。

但是冯纽国王也很无奈,他想袭击波兹大军,却得不到国内神官集团的支持,神灵好像抛弃了他。在大流士进攻基什城邦的时候,马尔都克降下了神谕,只要他们不抵抗波兹大军,神灵就会庇护他们,不会失去原有的财富及地位,而事实果然如此。

祭司还是祭司、贵族还是贵族、神殿还是神殿,只是基什城邦成为了波兹王国的疆域。马尔都克一则神谕,等于废掉了巴伦王国的威胁,大流士能由南线从容进军,而居鲁士又在北线吸引了哈梯的主力,这仗还怎么打?

阿努看着棋盘也叹息道:“恩里尔想借辛纳赫之手没有做到的事情,马尔都克却借波兹王国做到了。如今哈梯已灭,你看巴伦与亚述的命运又如何呢?”

棋盘上的形势非常有意思,原本是哈梯在西、波兹在东,中间阻隔着位于南北的巴伦与亚述。而如今哈梯已灭,波兹王国不仅在亚述北部建立了埃兰行省,也在亚述与巴伦之间穿插而过建立了新行省。

亚述帝国的疆域又收缩到辛纳赫扩张之前的版图,而且成为完全被波兹包围的国中之国,巴伦也被波兹王国从三面包围,另一面就是大海,切断了对外的陆路联系。如果等波兹将新建立的行省完全消化,局面稳定下来,这两个国家除了投降没有任何选择。

阿蒙指着棋盘道:“哈梯已灭,若波兹王国能够稳定新的疆域不发生内乱,接下来亚述必灭,至于巴伦嘛……”

阿努一撇嘴道:“巴伦不用打,马尔都克会降下神谕开城投降的。你应该已能猜到,波兹王国所信奉的主神,恐怕就是马尔都克的另一个身份。”

阿蒙以手扶额道:“我早就猜到了,但真的没有想到,列国皆将被波兹所灭,阿努纳启在人间的神域将尽数被马尔都克占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