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56章 波兹王国崛起

加百列通过了“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消失在那灰色的漩涡中,到达不生不灭的永恒,在黑色闪电攻击下所受的伤痛瞬间消失了,一无所有的世界里也无所谓痛楚,就连她这个人也等同于不存在。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因为本就没有时间的概念,在人间也许只是一刹那,也有可能是很久,加百列终于回过神来。此刻的她是一种唯心的存在,当灵魂恢复清晰的时候,这位神灵终于清醒过来,莫名感受到一种指引,似乎能够一步踏入另一个世界。她已经看见了极远又似极近的地方有一点光明。

她正要向这一点光明飞去,或者说是这一点光明主动向她接近,似要将她指引进另一个世界里,紧接着这点光明却消失了。加百列正在错愕间,阿蒙的身形突然出现在面前,挥手开辟了一片孤寂的时空,一段复杂而深奥的信息印入了加百列的灵魂,她同时也感受到形神之伤所带来的痛楚。

阿蒙放弃了自己所开创的那个世界,临时开辟了一片时空让加百列疗伤,并在第一时间将超脱永生后的很多玄妙告诉了她。加百列向着阿蒙行礼,当她重新站起来时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手捧一枚闪着金光的神石递给阿蒙道——

“我的神,依靠这枚神石的守护,我最终通过了考验来到您的面前。这枚神石并未损毁,却多了一道泪痕。”

阿蒙接过玛利亚留下的那枚众神之泪,淡淡的金光中果然看到了那道泪痕。这泪痕不是裂纹也不是神石本身的纹路,所有普通神石以及各种特殊神石都是不含任何杂质的,不论是什么颜色,质地都是纯净透明没有一点瑕疵,如果上面出现裂纹的话,随即就会损毁化为粉末。

这道泪痕出现在光辉中,不论把神石转到什么角度去看,泪痕就浮现在目光凝视的地方。

神灵之间没有必要开口多做交流,灵魂中印入的信息便能清晰的说明一切。阿蒙点了点头托起了众神之泪,金光洒在加百列的身上,它守护着这一位超脱永生的神灵疗伤,时间又不知过去了多久。

加百列的伤势渐渐恢复了,已经没必要总留在这片孤寂的时空里,她可以返回人间到伊甸园中自行疗养。阿蒙却打算等她完全恢复再传授一些神灵的修炼奥妙,所以一直静静的托着众神之泪站在孤寂的时空中。

但阿蒙并没有等到加百列完全恢复,不知何时也不知为什么,众神之泪发出的金光突然一颤。他面前的加百列也有所感应,从仿佛冥想的状态中抬起头问道:“我的神,出了什么事让您如此震惊?”

连自己亲手开创的神国世界都可以放弃的阿蒙神,还有什么意外的事情能够扰动他的灵魂呢?同时有两件事发生,一是在人间,阿蒙敬若师长的大神术师歌烈于战斗中阵亡了;二是阿蒙听见了一个遥远的呼唤,竟来自遥远的阿努纳启神国。

歌烈在哈梯王国中的威望甚至超越神灵,地位与荣耀也无人可比,是什么样的战争需要他老人家冲在前线?这位几乎是大陆上最出色的军事指挥家又怎会阵亡呢?事情还要从头说起,此时距阿蒙离开人间已有十二年。

……

阿蒙在灵魂中炼化融合太初莲花与天命书简,以人间岁月计算用了三年,开创一片神国天地直至毁灭,以人间岁月计算用了七年半,守护加百列疗伤又用了一年半。在加百列到来之前阿蒙一直心无旁骛,没有理会人间所发生的任何事情。

就在这十二年中,天枢大陆上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阿蒙游走列国所结识的人们,命运几乎都发生了改变。这一切的发生,某种意义上都是因为一个神灵的出现,他就是脱离阿努纳启神系的马尔都克。在人间,也伴随着一个王国的兴起,就是波兹王国。

波兹王国远在天枢大陆以东,历史上是一处不引人瞩目的荒凉偏远之地,有很多原始部落以及弱小的国度存在,波兹只是其中之一。波兹兴起的过程,便是这些部落与国度被吞并融合的过程,但波兹与天枢大陆各国所打的交道非常少,人们对它的了解也不多。

阿蒙所见过阅历最丰富的凡人是伊索,这位奴隶城主曾去过很多地方记录过无数的传说。摩西等人在返回家乡的途中,曾受到一位陌生神灵的诱惑,这位神灵自称巴克利。阿蒙在伊索所讲述的故事中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是波兹王国所信奉的神灵。阿蒙也怀疑这个巴克利可能就是马尔都克的另一种身份。

阿蒙的猜测是对的,巴克利就是马尔都克的另一个名字,就像阿蒙也有另外的名字叫阿罗诃或撒旦。神灵的名号并不是人间神殿所献上的赞美名衔,每一个名字都对应一个独特的身份与一种独特的指引,世间的信众甚至并不清楚其真正的含义。

在阿蒙离开人间之前,波兹王国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快速的兴盛与扩张时代,这竟然直接与辛纳赫大帝的征战有关。亚述帝国崛起时,辛纳赫大帝不仅进攻了巴伦与都克平原,还向帝国东境发起过征战,屠掠了很多弱小的部落与国度。

很多松散的部落与国度无力自保又害怕亚述帝国的残暴征屠,为了生存自保,于是便纷纷投靠东边日渐强大的波兹王国。结果波兹和亚述的疆域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延伸,最终演化为接壤的状态,形势暂时稳定下来。

辛纳赫遇刺之后,波兹王国出现了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名叫居鲁士。塞米尔女皇做出召回浮士德与巨人军团、放弃都克平原的决定,一方面也是感受到东边波兹王国崛起的压力。浮士德回国后留在了皇都尼微城,而巨人军团被派往了东部边境,以防范波兹王国的进攻。

塞米尔认为,如果波兹王国继续向西扩张的话,首当其冲与之发生战争的应该是亚述帝国。但是塞米尔猜错了,波兹王国避实就虚,首先向亚述以北的埃兰王国发起了进攻,时间就在阿蒙离开人间之后不久。

……

在亚述帝国以北,古时是一片蛮荒之地,生活着一些游牧部落,这些部落受到天枢大陆文明的影响,学会了建造城邦,在迁徙中渐渐定居融合,建立了一个叫埃兰的国家。

居鲁士的军队首先征服了埃兰,消灭这个王国后建立了一个行省,任命总督负责诉讼、赋税与境内治安,将这个原始落后的王国改造为现代城邦的形式,建立了一整套行政与军事制度。

吞并埃兰后不久,波兹大军继续向西推进,从北方绕过亚述帝国直接到达哈梯王国的东北边境,攻占了哈梯的吕迪城邦。

吕迪处于哈梯东北角接近蛮荒的边缘,历来只受到过零散的游牧部落袭扰,城邦守卫松懈,在波兹大军入侵时一触即溃。亚设国王派出的大军赶往边境迎战,结果也被居鲁士杀得节节败退。这位登基以来自恃甚高的国王终于意识到事态不妙,于是亲自登门请求歌烈出面指挥大军。

歌烈近年来已不再理会哈梯王国俗务,他心里清楚自己在王国中的威望太高,已经影响到亚设国王的权威地位,所以干脆躲清闲免得遭疑忌,亚设国王也乐见如此。可这一次情况不同,亚设国王本可以派使者召唤歌烈,但却亲自前往叙亚城邦登门拜访。

歌烈复出,他做了两件事,一是在美索与布达米亚城征集军队开往东北边境,这两座城邦是在征战中建立的,城邦守备军甚至普通居民都是能征善战之辈,其将领也是歌烈亲自调教出来的嫡系人马。第二件事是派使者与亚述帝国商谈结盟,两国联合抗击波兹大军。

亚述帝国原先的策略是坐山观虎斗,他们认为哈梯王国不像埃兰那么弱小,波兹大军无论胜败都将付出重大的代价。如果波兹大军败了,亚述帝国可以趁机出手;如果波兹大军胜了,亚述帝国也可以趁其疲惫之时从侧后方攻击。

但是歌烈却告诉亚述女皇塞米尔,波兹王国的实力超出了原先的估计,哈梯大军难是对手。若真等到哈梯战败,按照居鲁士逐步蚕食、以战养战的策略,亚述帝国很难拣到趁虚出手的便宜,反而会成为下一个被蚕食的目标,战略上最佳的选择就是联手夹击。

亚述群臣商议之下,最终还是认为歌烈的判断是对的。波兹王国吞并了埃兰,并没有损失什么反而实力大增,如果等到它再击败哈梯,亚述帝国将被三面包围,于是派出大军攻击敌人的侧翼。

主战场发生在哈梯王国的吕迪城邦以及波兹王国的埃兰行省一带,哈梯王国与亚述帝国联合作战,打退了波兹王国的进攻,但波兹王国仍然守住了埃兰行省。

波兹王国暂时收兵固守,北部战线没有取得成功,而哈梯与亚述的损失也不小,短时间内无力发动远征作战,就这样又对峙了好几年。此后歌烈建议亚设国王再派使者与亚述帝国商谈,争取再度联手主动出击。

亚设国王却没有采纳这个建议,他不想发动远征自有道理,哈梯王国是在一场大败之后集中力量又联合了亚述帝国,才击退了波兹王国的进攻。波兹王国的本土远在亚述以东,就算哈梯王国发动远征取得胜利,也是让亚述帝国白拣便宜,他们取得不了实际的利益,只会大大消耗本已受损的国力。

就在这个时候,居鲁士国王又派出另一支大军,在战场总指挥、王国大将军大流士的率领下发动了另一场征战,这一次的目标是亚述帝国。

亚述帝国曾占领了原巴伦王国六座城邦,波兹联合巴伦王国同时发兵作战,进攻目标就是这六座城邦。巴伦王国与亚述是死敌,而且马尔都克也降下了神谕,命令巴伦王国趁这个机会向亚述发动反击。巴伦国王冯纽集合大军由南向北进攻,而大流士率领大军由东向西进发。

亚述帝国难以抵挡,而且这条战线离哈梯王国太远,就算想与哈梯再度联兵都不可能。波兹大军势如破竹,那六座城邦被大流士攻陷了五座,而巴伦也趁机收复了里斯城邦。

从这一场战争的结果就可以看出,亚述帝国各军团的战斗力已远不如辛纳赫时期。他们开疆扩土之时屠戮太甚,占领区遭受了严重的损失,民众被迫迁移成为奴隶,将士们成了新兴的贵族,骄奢淫逸锐气已失,而且不得民心。

理论上来讲,那六座城邦早已正式割让给亚述帝国,不再是巴伦的领土,谁攻占下来就是谁的,冯纽国王出兵也只是想能抢回来多少算多少。但巴伦的军队只攻下了一座城邦,波兹大军却把其它五座城邦全部占领,其中也能看出两国战斗力的差距。

波兹王国从亚述帝国手中攻占了五座城邦之后,又建立了一个新的行省。居鲁士推行的也是类似辛纳赫的军国政策,他维护全体波兹人的特权地位,使所有的波兹成年男子都成为听命于国王、善于征战的将士。

而对于被征服的地区,波兹王国则建立行省,派出总督管理,保留当地原有贵族集团的地位,让他们继续作为代表波兹王国的管理者与统治者。波兹王国对被占领地区的消化速度非常快,新行省中的居民若加入军队对外征战,也可以凭借军功获得封赏,成为被占领地区的新贵族,波兹王国可从中不断的补充兵源。

波兹王国建立新行省之后,又向巴伦王国提出要求,想借道行军渡过幼底河,从南线进攻哈梯王国,它的行军路线要经过巴伦王国的基什城邦。

巴伦国王冯纽心里清楚,若是波兹大军渡过幼底河击败哈梯的话,巴伦王国也将面临唇亡齿寒的处境,因此拒绝了波兹借道的要求。居鲁士派使者斥责了巴伦王国——他们在神谕的指引与波兹大军的帮助下击败了死敌亚述,收复了里斯城邦,竟然连一条路都不借!

波兹王国以此为借口发兵攻占了基什城邦,居鲁士命令大流士率军再次进攻哈梯。哈梯王国的重兵尚在北边的吕迪城邦,波兹王国的军队却从又南线发动了突袭。

亚设国王以为大流士会从内陆湖南岸进军,攻破叙亚城邦进入哈梯本土,于是将美索与布达米亚城邦的驻军都调到了内陆湖以南。不料大流士却挥军杀入了都克平原,第一战就攻陷了布达米亚城邦。

亚设国王又紧急下令将守军主力调回内陆湖北岸,大流士却又突然杀个了回马枪,迂回到内陆湖南岸封锁渡口击败守军,并顺势攻入叙亚城邦。

亚设国王对波兹大军主攻方向的判断是对的,但在战术指挥的细节上却出现了失误,等歌烈率领王国主力回援的时候,败局已经难以挽回。波兹大军攻破了叙亚城邦,并势如破竹一路进入哈梯王国腹地,逼近王都城下。哈梯主力被击溃,疆域被占领大半。

波兹大军的战场总指挥大流士,派使者给亚设国王以及尚在坚守的各城邦将领送去一封信,宣读了居鲁士的国策:只要他们投降,波兹王国仍然保留他们的财产和贵族地位,将哈梯王国分割为波兹的几个行省。

好几个城邦投降了,亚设国王也准备投降。他如果不降,身为国王战败之后只有死路一条;他如果投降,尽管失去了王位但仍然是哈梯本土最大的贵族,享有大片的领地和奴隶,还是代表波兹王国的统治者之一。

这时歌烈却找到了亚设国王,两人有一番长谈。歌烈告诉亚设,如果他投降的话,哈梯王国也将从此不复存在,这与战败或臣服是两个概念,而是彻底的被吞并消失。

歌烈不降,他要亚设国王授予全权,让他号召与率领哈梯国内所有不愿意投降的人进行最后的抵抗,集合力量来一场大决战。他对亚设国王说道:“我若胜,则哈梯存;我若败,你愿投降便投降吧。”

波兹王国发动的征战,也意味着马尔都克对阿努纳启神系的进攻,这位神灵要吞并整个阿努纳启的神域。波兹大军攻占了巴伦王国的基什城邦,并没有摧毁马尔都克神殿,反而允许当地的军民、贵族、祭司保留原先的信仰。

普通民众并不了解神灵间发生的事情,更不会知道恩里尔已陨落而马尔都克脱离了阿努纳启神系。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位主神取代了另一位主神,因此贵族势力与神官集团的反抗并不强烈。

但歌烈应该清楚内情,这位大神术师的信念早就背弃了恩里尔,又何必做此生死抉择呢?而且就算哈梯王国投降,以歌烈的成就与地位,他本人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亚设国王也问了歌烈类似的问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