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55章 上帝的第八天

阿蒙神对约书亚特意交待了一番话——

“我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也是我指引人们在都克镇原址上建立了撒冷城邦。所以都克镇的族人认为自己被神灵所眷顾,甚至忘了他们曾经也是被神灵惩罚与放逐的罪民。尽管他们信奉的神灵叫阿罗诃,但因为我的出身,于无形中也成了他们所谓的荣耀。

我希望你清楚,神灵不会因为曾经眷顾过他们,就会永远眷顾他们。当这一代人逝去之后,新的一代人并没有经历祖先的苦难,但他们会继承祖先的财富与荣耀。可有些东西是无法继承的,虽然他们自以为可以。

神灵曾帮助过族人,但并不意味着族人就会变得更高尚,也不意味着神灵就欠下永远的承诺。人只会因为自身的高尚而高尚,这与注视着他们的神灵无关。

我的门徒留在伊甸园中,守护的只是我留在人间的信念。将来有一天,撒冷城可能会成为一个王国,这个王国也可能被攻破,甚至我的神像也会被敌人或这里的民众自己摧毁,就像人间很多王国的故事。如果信念不再,便无所守护,我的门徒也只能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阿蒙神这番意味深长的话终于说完了,约书亚点头不言只在心中回味。他已经隐约猜到阿蒙神很可能就是阿罗诃,但阿蒙神没有明示,他也无法说穿。

这时阿蒙的灵魂中听见穆芸女神的声音问道:“你这是在做出预言吗?”

阿蒙之所以选择在神殿里召集众人商议,就是想让穆芸女神也参与,穆芸女神如今身在神国,但可以通过神域中的神像查知这里的一切并开口交流。

阿蒙在灵魂中答道:“也许不是预言,漫长的岁月中,这是人间的常态。”

加百列皱眉问道:“我的神,您是说有一天您的神像也可能会被摧毁,如果这里的后人忘记了你所指引的信念,我们也不必再守护这座城邦。可是这样的话,您便会失去神力源泉之领域,这些正是神灵们所争夺的。”

阿蒙看着她答道:“你们既然奉我为唯一的神,哪怕超脱永生之后也不以神灵自居,那么我所接受的并不是一种虚幻的荣耀和地位,必须要达到相应的成就、背负应有的责任。我的誓愿与别的神灵不同,并不希望成为那样的神灵、建立那样的神系。”

林克也皱眉道:“恐怕人间的信众并不理解,他们还会选择自己的方式。”

阿蒙又摇头道:“人们尽可选择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信仰,我已经见过太多的人以神灵之名裹挟民众实现自己的欲望。否则的话,我的伊甸园中怎会只有你们几人?”

众门徒皆默默点头,阿蒙站起身来又说道:“加百列,你随我来,我有话要单独交代。”

阿蒙安排好人间事务,带着加百列离开撒冷城来到黑火沼泽的上空,在云端上站定道:“我这一去不知需要多少年,也不知人间会发生怎样的变故,众门徒中最不放心的人就是梅丹佐和你。梅丹佐如果有什么事,那是他的心境使然,可是你若有什么事,恐怕与经历有关。”

加百列躬身道:“我的神,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阿蒙又问道:“你曾亲眼见证恩启都如何陨落,也亲眼看见珀兰罗丝如何超脱永生,应该知道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并不容易度过。”

加百列点头答道:“是的,我都亲眼看见了,如果我也有那么一天,正是我所期待,并无一丝畏惧。”

阿蒙微微一笑:“我很了解你,我的众门徒中如果有谁能第一个迎来那考验,应该就是你。为了帮助你通过将来的考验,我要将一样东西留给你,并教你怎样使用它。”

阿蒙取出一枚金色的神石递给了加百列。加百列惊讶道:“这是玛利亚留下的东西,您最珍贵之物!您还要拿着它去寻找玛利亚灵魂的新生,为何要交给我?”

阿蒙交给加百列的就是玛利亚所留下的众神之泪,他曾经有两枚这样的神石,另一枚是伊西丝神殿历代圣女所传,他在“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中用以施展守护神术,结果那枚神石在黑色的闪电中被损毁,却奇异的化为金色的液滴融入了阿蒙的身体。

阿蒙的切身经历证明了一件事,“伊西丝之守护”是对抗最终考验保护形体的绝佳手段,但前提是掌握能这种神术真正的精髓境界,同为伊西丝神殿出身的加百列修炼这种神术最有心得。而用圣女留下的众神之泪为法器施展“伊西丝之守护”,其效果将有不可思议的神奇。

阿蒙了解加百列的灵魂是多么的坚强,但也清楚她的经历,曾为神殿执行任务斩杀过很多强大的敌人还有怪兽。当那最终的考验到来时,能否通过实在是没有把握,只有把这枚众神之泪交给她,阿蒙才能放心的离去。

加百列却没有伸手去接,抬头望着阿蒙道:“我虽不知那最终的考验包含了什么,但也清楚它绝不轻松。听说您的另一枚众神之泪在成为神灵时损毁,如果我也损毁了这一枚,您拿什么去寻找玛利亚?这是玛利亚留给您的灵魂指引,我不能拿走。”

阿蒙却摇头道:“如果我不把它给你,恐怕就永远都找不到她。玛利亚对于你我而言,一直都象征着祝福与守护,就如同这枚众神之泪的光辉。她同时给了你我那两封信,让你追随我并保护我,也让我给你另一种指引与守护。

如果明知你会陨落,我却留着这枚神石,她会愿意看见吗?带着这样的心,我还如何去寻找她?所以我离去前要把它交给你,你若迎来了考验,就用它来施展神术守护自己,它的金辉也是我和玛利亚的目光。

我也无法确切知道你面对考验时的情景,这枚神石未必一定会损毁,如果它安然无恙,等我归来时你再还给我。或许还存在另一种可能,我会迎接你的到来。”

加百列最终收下了那枚众神之泪,而阿蒙则离开人间去了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人间的信众有多年没有再见过这位神灵。

阿蒙又一次开辟了一片孤寂的时空,在一无所有的世界中静静的祭炼太初莲花与天命书简,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这一片时空的奇妙无法去想象,甚至看不见阿蒙,只有孤寂中的一朵莲花,花心上一轮红日喷薄,红日的表面有无数金色的神文在流转。

阿蒙在离开人间之前就曾立下誓愿,若不能彻底的将太初莲花与天命书简祭炼融合,他便不再出现。那金色的神文密密麻麻完全浮现,化为缠绕红日的书简,又渐渐地与这轮红日彻底融合。莲花收拢包裹了红日,仿佛在奇异的缩小,这一片时空也在缓缓地收缩。

莲花的花苞外射出了一圈光芒,就是阿蒙本人的护体金光,宛如众神之泪在淡淡的闪烁。此刻这朵未绽放的莲花就是阿蒙神本人,他已经将太初莲花和天命书简中包含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完全融入了自己的形神中。

没有人知道这位神灵如今已拥有何种境界,就连阿蒙本人也不清楚,他必须通过某种方式去演化印证。那朵收拢的莲花渐渐缩小为一个金色的光点,最终消失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

远在奥林匹斯神域中的阿尔忒弥斯微微一震,灵魂中对阿蒙隐约的感应消失了。他们曾在对方的灵魂中留下了彼此的印记,所以阿蒙呼唤薛定谔时阿尔忒弥斯总能听见,而阿蒙进入不生不灭的永恒中,阿尔忒弥斯也总能找到,但是这一刻情况却起了变化。

要么是阿蒙已经陨落,要么是阿蒙的境界已超越了阿尔忒弥斯,出于某种目的彻底隐去了形神就相当于不存在,连阿尔忒弥斯也无法感知。阿蒙不应该陨落,那只能证明一件事,他这次离开人间之前的誓愿已达成。

阿尔忒弥斯异常的震惊,既为阿蒙感到高兴同时也有一丝莫名的怅然。

……

阿蒙消失了,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一切都是无始无终无边无际。阿蒙的形即是神、心即是身,灵魂即是存在、感知即是双眼。当他重新于混沌中睁开双眼时,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传出一个声音——

“要有光。”

灵魂睁眼即是光明、一无所有中世界的发端、一切存在的开始。万物先有而后名,不存在的事物自然无法去形容描绘。此处的“光”未必是明亮之意,更象征着可感知、有所存在。

阿蒙并不清楚,远方的世界里也有人留下经文,开篇即言“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得其法传者称此不生不灭的永恒为“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称无中生有之开辟为“灵台造化之功”。

阿蒙从此开辟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起初是混沌的,如黑暗的深渊,灵魂睁开眼睛看见了光明,同时也意味着黑暗的出现。明与暗交替就像人间的日夜,阿蒙的身形出现了,他再度闭上了双眼,就像过去了人间的一天。

当阿蒙再度睁开眼睛时,灵魂见知的演化成了一片熟悉的人间天地景象。这个世界里终于有了上下左右的概念,仿佛又过去了第二天。

地上的水流相聚,汇合成江河湖海,陆地上有草木生发。如果仔细看这个世界的景象,虽广大无比但也似曾相识,它就是以阿蒙从小长大的都克镇为中心,沿着他走过的足迹铺展而开。似人间又非人间,曾经的都克镇并非那么荒凉,又不像如今的撒冷城那么喧闹,就似理想中这片田园最美丽祥和的景象。

随着世界的开创,阿蒙好似走完了有生以来足迹所至的历程,仿佛又过去了第三天。

日月与星空出现,光辉普照这个世界,却与人间不同。所谓明暗只是一种感应,恰恰与灵魂所欲相合,仿佛又过去了第四天。

等到第五日,这个世界中出现了最初的生灵,是水中的鱼。阿蒙曾经对薛定谔所说过的有鱼世界,便是阿蒙此刻所开辟的永恒世界。这些生灵也是阿蒙根据自己的见知所创造,也包括已经融入灵魂太初莲花与天命书简中的见知,天地之间变得丰富多彩。

但这些生灵与人间的生灵不同,它们的生命可以是永恒的,也可以按照造物主的意志生息轮回。但它们不能超脱于这个世界,只能属于这个世界,就像阿蒙没有成为神灵之前,他也不可能超脱于人间。

世人在仰望星空时,经常幻想那遥远的星辰上是否存在着别的生命,那样的生命是否就是神灵?也有神灵曾离开大地飞向遥远的星辰,用无尽的岁月去寻找,但是他们无论飞出多远到达哪里,就算来到遥远的星辰之上,或许有不一样的山河与不一样的生灵,但所处的时空仍是所谓的人间。

真正的神国在哪里?在超脱之后不生不灭的永恒中!不得超脱、不得指引、不得开创,便不得窥见。

到了这个世界的第六天,阿蒙看着那无数生灵出现,忽然意识到其中少了一样东西,就是——人!

灵魂开创本不存在的世界,是无中生有,但这要以见知为前提,所创造的事物要一念之间于灵魂中纤毫毕现,并不能凭空而出。神灵要想造一个人,包含着人的一切灵智和血脉,也相当艰难。

阿蒙指着大地上的泥土吹了一口气,精微所聚真的出现了一个“人”,此人的身形面貌与阿蒙一模一样,赤身裸体就出现在这神国中开创的另一个伊甸园里。阿蒙造人,首先是将自身作为人所具备的一切性质赋予了他。

神国中的六天过去了,阿蒙那庞然的法力耗尽,他于是隐去身形在天地之间休息,就这样又过去了第七天。

到了第八天,阿蒙又突然睁开了眼睛仿佛感应到什么,人间发生了一件他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加百列终于迎来了最终的考验,在考验中形神大损但并未陨落,获得了超脱永生的成就,进入到不生不灭的永恒中。

阿蒙是天枢大陆上另类的神灵,他没有加入任何神系。而他的门徒超脱永生之后,若无人指引,可能会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迷失很长时间。凡人第一次证入这种境界,往往连自身的存在一时都无从把握,神系指引的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就在于此。

阿蒙如今已开创了一个世界,他如果能够指引加百列进入这个世界,那此处便是阿蒙的神国,等于阿蒙求证了创世神的成就。如果他不能将这个世界展开指引加百列进来,那么也意味着他仅仅只有造物主的成就而已。事实究竟如何,只要试一下就知道了。

如果加百列进不来,那么阿蒙就离开,就像阿尔忒弥斯曾做的那样,临时开辟一个孤寂的时空守护加百列疗伤。如果加百列进来了,不仅意味着阿蒙求证了创世神的成就,同时也意味着阿蒙也无法离开了。

创世神无法离开所开辟的神国,除非阿蒙也像阿努那样炼化一种东西融合于神国,以灵魂新生的方式回到人间。但是那么做的话,也等于创世神本人在这段时间是不存在的。这并非是阿蒙想求证的结果。

究竟指不指引加百列进来?如果失败了则无话可说,但是成功了却使阿蒙进入创世神的境地,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阿蒙闭上眼睛似是进入了一种冥想,其实像他这样的神灵已无所谓冥想,只是一种形神外在的显像,象征着他在灵魂中重新印证演化,心中忽有触动。他可以打开这个世界让加百列进来,一念之间便能开创一个神系成为创世神。

然而此刻的阿蒙却做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决定,他一挥手,滔天洪水涌起席卷了大地,这洪水一直蔓延到天际,天与地重新融合消失,万物重归昏暗与混沌,这个世界竟然毁灭了!

阿蒙是在加百列感受到神国的指引、即将进入神国的前一瞬,毁灭了这个刚刚开创的世界。他如果只想求证造物主的成就,那么所创造的这个世界在他离去后可以保留,只是对于世上其他的神灵与生灵而言都是不存在的。他如果想成为创世神,则已拥有这样的成就,把加百列接进来就可以了。

但阿蒙的誓愿并不是成为那样的神灵,他向加百列发出指引的时候,就一步踏入虚空又进入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刚刚开创的神国天地因为“创世神”阿蒙的离开而毁灭,或者说阿蒙在求证创世神的同一瞬间,也放弃了这个神国。

一切就如同从未发生过,但这位神灵瞬间所印证的境界却难以形容。

九联神系的创世神安·拉曾问过阿蒙——人间欲望的尽头是什么?答案便是拥有整个世界,世界上的一切都符合自己的意志。这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实现的,求证的方式便是在自己的灵魂中去创造一个世界。

那么突破欲望的尽头之后呢?没有答案,只有求证,比如阿蒙此刻的所作所为。阿蒙神开创这个世界的第八天,创世神离去了、世界毁灭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