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54章 阿蒙的语气

随着歌舞轻扬,那花冠上的叶子一片片飞了出去,融入盘旋的闪电末梢化为枯黄的颜色飘落。那蔷薇上已消失的四片花瓣竟奇异的生长出来,柔嫩的花朵再度于闪电中绽放。珀兰罗丝果然有自己最擅长的手段,在最后的关头施展。

随着蔷薇再度绽放,黑色的闪电渐渐收回,这位女神也消失在漩涡的中心,就似去了不知名的无尽远方。

阿蒙耳中突然听见了穆芸女神的声音:“珀兰罗丝已超脱永生,我去神国看看她的情况,你还不趁此机会攻入冥府!”

还在发愣的杜姆兹忽然听见阿蒙说道:“你的姐姐已超脱永生,成为阿努纳启神系的春天与生命之神,穆芸去了神国看她的情况,她可能要过很长时间才能回来。你就在人间等着吧,希望你早日也取得这种成就,但那考验绝不轻松,你也亲眼看见了!”

阿蒙这番话如果让别的神灵听见,绝对会感到愕然,因为他无意中给了珀兰罗丝一个神灵的名衔,通常这是一个神系的创世神才能做的事情。阿蒙并非有心,顺口说的话却是好大的气魄!

杜姆兹于灵魂中听见这番话的时候,阿蒙已挥舞封印之眼落下云端,直击半空中一个仿佛不存在的目标。那是冥府空间结界的一个节点,刚才已被黑色的闪电击穿,埃雷彼想要修复的话,十天半个月也完成不了,正是从容进攻的好机会。

梅丹佐和加百列曾亲眼见证恩启都陨落的那一幕,如今虽然惊骇但还不至于发呆,跟随阿蒙扑了出去。至于在场的其他神使,皆是第一次亲眼见证一位凡人怎样成为了神灵,灵魂中所受的震撼难以形容,站在那里半天也没反应过来,然而最激烈的战斗又陡然爆发。

冥府的结界暂时无法恢复,如果让阿蒙冲进去了,埃雷彼根本无法抵挡,就算内尔伽勒与埃雷彼两个人联手,也不是阿蒙与在场的几位神使的对手。内尔伽勒的反应比阿蒙更快,身形化为一道流光坠落,诡异的消失在阿蒙剑尖所指那一片空间里,抢先进了冥府去堵阿蒙的剑。

阿蒙的剑光正要斩落,却被一股庞然的力量逼开,他急忙收剑后退大喝道:“你们速退!”

众门徒向后飞退,阿尔忒弥斯却向前飞出站在了阿蒙的身边。只见内尔伽勒又在虚空中突然出现,他所立足的空间在不断的膨胀,涌现出无数看不见的影子。

他竟动用了最后的手段,利用冥府结界出现的缺口召唤出冥府中所禁锢的无数亡灵。这些可不是已消失的生灵所留下的气息,而是实实在在逝去的亡灵。只要他们无法在临终前的欲念中解脱,就会被长久的禁锢于冥府中,供埃雷彼女王驱使并构建她的神力源泉之领域。

内尔伽勒将亡灵不断地召唤出来,这些灵魂并不清楚自己已经死了,他们的欲念汇流成越来越强大的精神攻击,阿蒙也无法对抗。但是这种手段就连冥王也不会施展的,等于是同归于尽不要命了,而且连冥府也会毁了。

内尔伽勒手持长剑指向阿蒙,全身在急剧的颤抖,控制这几乎无穷无尽的亡灵并不容易。珀兰罗丝消失之后,那高空灰色的漩涡本已缩小弥合,此刻竟然又缓缓的旋转展开,那无穷远处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又在人间撕开了一个裂隙,正对着内尔伽勒。

考验贯穿始终,神灵也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后果,如果内尔伽勒真的发出了这种攻击,阿蒙无法抵挡,但也超出了他本人所能承受。就算他能勉强催动,恐怕那灰色的漩涡也会立刻将他卷进去。

阿蒙祭出了七风战车,挽着阿尔忒弥斯进入战车的守护中。阿尔忒弥斯已花容失色,她挥手祭出一轮半月形弧光,将自己和阿蒙的身形都罩了进去,朝着内尔伽勒喝道:“你不要命了吗?就算用这种手段战胜阿蒙,又有什么意义?”

内尔伽勒的声音有几分掩饰不住的虚弱:“就算冥府被毁,未来还可以重建,而埃雷彼会安然无恙。”

阿尔忒弥斯与阿蒙在空中悄然后退,内尔伽勒已经缓缓地举起了剑,刚才那膨胀铺展的空间又在收缩,无数亡灵被聚拢向内尔伽勒的剑尖。当他的法力运转到达尽头时,这一剑就会斩落。

阿蒙应该认输了,如果等内尔伽勒把剑完全举起来,事态便无法控制。恰在这时冥府的结界完全打开了,一条人影飞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内尔伽勒,拉住他的胳膊呼喊道:“不,你不能这么做!”

凡人难以想象内尔伽勒的剑此刻有多么沉重,而抱住他的腰拉住他胳膊的人也是一位神灵。内尔伽勒全身一颤手一松,这柄剑便再也握不住了,它离开了神灵的手失去了神力的护持,未等落地就化为了一片粉末。高原上突然传来一片凄厉的呼号之声,所有的亡灵都失去了控制,如海啸般向四面涌出旋即消失而去。

冥府中禁锢的亡灵这一刻全被释放了,这也是一种不受控制的灵魂攻击啊。阿蒙挽住阿尔忒弥斯向后退出了很远,众神使们早就四散飞遁。等这海啸般的亡灵散尽,埃雷彼仍然抱着内尔伽勒站在半空,这位冥府女王用自己的神力护住了她和内尔伽勒。

这一幕也意味着她的冥府已经毁去,埃雷彼此刻闭着眼睛泪流满面。超脱永生的神灵也会流泪,这真是太奇特了!因为神灵只是一种形神融合的存在,与凡人是不一样的,就算受伤也不会流血,更别提流泪了。

埃雷彼的眼泪落在了内尔伽勒的胸前,奇异的融合入他的身体,还有泪珠在空中飘飞。阿蒙伸出了一只手,那些飞散的泪滴受一股力量接引,都化入他掌心上出现的一朵莲花中。

内尔伽勒却在笑,他顺手搂住了埃雷彼,低头柔声道:“我终于见到你了。”

埃雷彼不再流泪,声音有些微微发颤:“我还没睁开眼睛呢!”

内尔伽勒答道:“你是神灵,神灵想看什么东西不需要睁开眼睛,只要你能看见我就好。”

阿蒙咳嗽一声,收起掌心的莲花道:“二位,你们自己的话回头慢慢说,别忘了我们的事情还没完呢!”

埃雷彼突然一转身,睁开眼睛拦在内尔伽勒身前道:“如你所愿,冥府已毁!阿蒙,你还想怎么样?”

阿蒙一摊双手:“我不想怎么样,来之前就已就让尹南娜转告众神,我的目的并不是要伤害你本人,就是不希望看见有这样的冥府存在。当年我未成为神灵之时,曾来到你的冥府寻找我父亲的亡灵,我的父亲以及族人们因不能从一生的回忆中解脱,所以禁锢在冥府中不得离去,是我释放了他们。当我成为神灵之后,就有一个誓愿,要拆了这座冥府释放所有的灵魂,今天我做到了,也算了却一桩心愿。”

内尔伽勒长叹一声道:“阿蒙神,我理解你为何要这样做,可是冥府对于一个神系来说很重要,你难道不允许阿努纳启神系存在冥府吗?这个要求是不会被接受的,你拆了这座冥府将来还会重建另一座冥府。如果你不允许,便是与阿努纳启神系众神为敌!毁灭一个世界,却不能创造另一个世界,并不是神灵所追求的成就。”

阿蒙竟然在笑:“内尔伽勒,可别忘了这冥府不是我毁灭的,而是你和埃雷彼两个人亲手干的,凿建另一座冥府,才是你们所要追求的成就。我刚才与你斗剑之时已经展示了种种亡灵世界的映射,不知你是否能有所共鸣?”

冥府对于一个神系的确很重要,因为它能接引神域中具备灵智的亡灵,也是众神掌握人间真相最重要的途径,所有人的灵魂印迹在逝去的那一刻无从掩饰。有人可能会有疑问,众神如何了解与把握人间真正的信仰与信念,这个疑问对于神灵而言并无意义,因为灵魂无法欺骗。

但是冥府的构造也有不同,阿蒙刚才就展示了各种灵魂世界的投影,有些是他亲身经历的,有些是别人向他展示的,还有的只是他本人誓愿中的理想。阿蒙并没打算也不可能要求阿努纳启神系没有冥府,他的话说的很清楚,只是不愿意看见那样的冥府。如果阿努纳启神系重建那样的冥府,未尝不会再出现另一个阿蒙。

内尔伽勒还没说话,埃雷彼却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她没有回头,却对内尔伽勒说道:“重建冥府,你应该成为阿努纳启神系新的冥王。”

内尔伽勒则答道:“你和我,可以共同成为新的冥王。”

埃雷彼已经表达了重建冥府的愿望,内尔迦勒一开口便说他与埃雷彼将同为阿努纳启神系的冥王。阿尔忒弥斯提醒道:“你们俩谁都可以成为冥王,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共同掌管冥府。但只有创世神才能赐予冥王的称号,这是一种神系的认定形式,如此才能指引神域中的亡灵进入冥府。”

阿蒙笑了:“这倒是个问题,但现在阿努不知去向,我斩杀主神融合了天命书简,又带人毁了冥府。但我并不是要与阿努纳启神系为敌,也不能只做为敌之事,既然如此,我就替阿努暂时先解决这个问题。等到阿努回来,我再与他当面解释清楚。”

说着话阿蒙伸手招出一朵太初莲花,花心上有一轮红日升起,红日中飞出一串金色的神文,正是天命书简中的某一个片段。这金光缠绕住内尔迦勒与埃雷彼的身形,一种独特的印记进入了这两人的眉心。

这两位神灵并没有抗拒,显然是接受了阿蒙的提议,向他展开了灵魂。如果阿蒙有恶意的话,此时正是攻击的良机,但神灵之间自然说话算数,他只是替创世神完成了一个仪式,内尔迦勒将与埃雷彼同为阿努纳启冥府之主。

阿蒙亲手斩落了一位神灵阿达多,又见证了另一位神使珀兰罗丝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他毁了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却又撮合了两位掌握亡灵神术的神灵重归于好,共同重建另一座冥府。他在改变身边的世界,也在创造一个世界。

做完这一切,埃雷彼还在那里发愣呢,内尔迦勒已走上前去向阿蒙行礼,埃雷彼见他到了身前,又把眼睛给闭上了。内尔迦勒只是笑了笑,转身搂住了埃雷彼,两人的身形同时消失于幽谷深处。

阿尔忒弥斯突然发出一声长叹,阿蒙扭头问道:“你为何这样叹息?”

阿尔忒弥斯看着他,轻轻摇了摇头道:“神灵的修炼与凡人不同,已拥有永恒生命的神灵只要能够进入某个神国,其实也不必修炼什么。你因为欲斩杀一位主神进入九联神国,却得到了安·拉的太初莲花,又因为斩杀了另一位主神,而得到了阿努的天命书简。

你在诸神系之外,却改变了各个神系,刚刚拥有造物主的成就,便变化了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神灵突破更高成就的缘起便在于所行,以你今天的所行来看,恐怕能印证的境界已经比我更高,我只是感慨而已。”

阿蒙也轻轻摇头道:“话不好这么说,我虽然印证了某些心境,但修炼的岁月远不如你长久。”

阿尔忒弥斯苦笑道:“阿蒙,你才多大年纪?虽然神灵的年纪不必再计算,但从你出生到如今,人间也不过短短二十八年。世上不乏长寿百岁者,他们的经历与作为能与你相比吗?我如今的法力确实比你深厚,但神灵的境界比较的不是这些,我甚至难以想象将来你会成为怎样的神灵?至少安·拉与阿努的成就,对你而言已经不难。”

阿蒙笑了:“难以想象就不要去想,一个孩子刚出生时,谁也难以想象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只能看他所学所思所行所走过的轨迹。与安·拉或阿努这样古老的创世神相比,我尚缺那千年的积淀。”

阿尔忒弥斯眨了眨眼睛道:“哪怕只是渡过生生不息考验的九级神使,其灵魂见知的积淀已非常人所能想象,这正是超脱永生后取得造物主成就的基础,你虽然没有修炼千年,但却得到了太初莲花与天命书简,包含着安·拉与阿努开创神国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

阿蒙苦笑道:“那只是一种传承而已,我曾经是伊西丝神殿档案馆的守卫,太初莲花与天命书简对我而言就如馆藏的典籍。亚述的首席大祭司浮士德博览群书,学识之渊博无人能比,可并不意味着他的成就最高。我也一样,还需要去印证融合。”

阿尔忒弥斯抓住他的胳膊摇晃着说道:“原来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不必我再提醒了。我只是想问,什么时候能带我去找奥西里斯的麻烦啊?”

阿蒙答道:“安·拉要我成为造物主之后再去斩杀塞特,我已成为造物主反倒不着急了,我首先要印证自己的世界,然后再顺手宰了塞特。这恐怕要等一段时间,但这点岁月对于神灵而言也不算什么。”

阿尔忒弥斯有点俏皮的撅起了嘴,眼神中却分明有笑意,她看着阿蒙道:“那好,我等你就是,不知到了那个时候。你又会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

阿尔忒弥斯走了,杜姆兹则返回埃阿的神宫等待珀兰罗丝的归来,这位曾经趾高气昂的九级神使,如今在阿蒙神面前终于学会了心平气和。阿蒙的成就不仅早已超过了他,甚至连如今的境界都超出了他的想象,所作所为就更不用说了,杜姆兹倒应该好好地想一想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

阿蒙率领众门徒并没有返回伊甸园,而是来到了撒冷城邦的神殿,在一间内殿中关上大门之后,这位神灵将所有的门徒都叫到了身前,还叫来了撒冷城民众的领袖伊索和约书亚,召开了一次特别的会议。

阿蒙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将要离去,也不知这一去会是多长时间,可能是很多年,可能这座城邦中有很多人再也不会见到我。”

撒冷城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亲眼见过阿蒙或阿蒙神的,再也见不到他的含义有两种,一是阿蒙再也不会出现在他们眼前,二是在这些人的生命结束之前,阿蒙不会归来。至于具体是哪一种情况,这位神灵却没有解释。

梅丹佐的反应最快,立即问道:“我的神,您这是要离开人间去修炼神灵的力量吗?您就放心吧,阿努纳启神系已经摆平了,我们也自然会守护着伊甸园与撒冷城。”

阿蒙却叹息一声轻轻摇了摇头:“我的众门徒守护好伊甸园便是,至于撒冷城的民众,他们需要守护的是自己心中的信念。”然后又看着约书亚说道:“在摩西之后,你成为了都克镇族人新的领袖,对于你,我有话要特别的交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