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卷:创世纪
第253章 霹雳中的歌舞

亚述高原上无形的阴风四卷,似有无数的亡灵在呼号,那不是真正的亡灵,那些生灵早已逝去消散,被唤醒的只是它们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气息。看似风平浪静的高原,假如某人的灵魂卷入这一场激战,会有身处人间地狱的感觉。

这一战就是一天一夜,在内尔伽勒的阻拦下,阿蒙且战且走,最终还是来到了冥府的上空。阿努纳启的冥府入口在一条狭长的幽谷中,地势渐渐向下深入,山壁如斧削一样陡峭,到达最深处时左右两侧悬崖从上方合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洞穴入口。

目的地已到,阿蒙不再向别处闪避,内尔伽勒则挥剑将他缠住,就在高空展开了最后的激斗。两位神灵站定身形之后,阿蒙挥封印之眼,竟然在冥府上空也施展起亡灵神术。

封印之眼带着一股湮灭的力量,仿佛将那些亡灵的气息都卷入其中,旋即不知消失于何处,但就在这些亡灵气息消失前的一瞬,灵魂中仿佛重现了一种场景。——阿蒙的剑是双刃的,挥过之处也构建了一个奇异空间、仿佛与现实重合的另一个世界。

那无数早已消逝的生灵,仿佛又出现在这个世界里,仔细鉴别的话,它们却并非真的是此地曾逝去的亡灵。因为内尔伽勒看见了恩里尔、阿达多、阿达德等神灵在狂风和闪电中挣扎,仿佛就停留在生命消失前奇异的永恒一瞬。

像恩里尔这些神灵已获得超脱永生的成就,他们的陨落与凡人的死亡不同,既不会有灵魂进入冥府,更不会有亡灵的存在。但阿蒙却在攻击中展现了这样一个世界,分明是他灵魂中的映射,代表着他的一种誓愿。

在剑刃的另一侧,却又展现出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世界场景,内尔伽勒看见了一个他并不认识的女子高举着法杖,法杖上面的众神之泪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她是如此的美丽与神圣,站在永恒的祥和之中,内尔伽勒自然不清楚这人是玛利亚。

封印之眼挥过,展现了这样的隐约世界,那两道剑刃之间却有一个分界,从分界中可以同时看见两个世界的情景,而这个分界本身又构成了一个神术空间,便是众人所处的人间。

这是什么手段?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阿尔忒弥斯也眯着眼睛看的很入神。阿蒙对面的内尔伽勒内心中卷起了惊涛骇浪,他多少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此刻的阿蒙至少已拥有造物主的成就,否则无法如此施展亡灵神术,去演化并不存在的世界映射。

这两位神灵已经打半天了,可是幽谷下方的冥府仍然毫无动静。埃雷彼女王还真固执,到现在也不现身,她说过不想再见内尔伽勒,此时仍然不见。在冥府深处埃雷彼的宫殿中,冥府守门人内提正以惊恐的声音说道——

“我的女王,您出手吧!内尔伽勒不是阿蒙的对手,您要看着他陨落吗?他可是为了守护冥府而来,不能让他在外面独斗阿蒙。您要么与他并肩作战打败阿蒙,要么召唤他进入冥府吧。”

埃雷彼女王的眼中也充满震撼之色,她万没想到阿蒙已拥有造物主的成就,而且对亡灵神术如此精通,内尔伽勒已不是对手。她过了一会儿才喃喃自语道:“神灵的誓言不可违背,我说过不再见他自然不会出去见他,如果他自己逃进冥府被我看见的话,倒也不算我违背了誓言。”

内提提醒道:“他怎么进来啊?”

埃雷彼女王喝道:“你是冥府守门人,放他进来便是!你要注意,如果内尔伽勒从空中跌落,立刻移转冥府的结界将他接进来。”

内提又问道:“是放进来还是接进来?”

埃雷彼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断喝:“他自己进来,就放进来,他如果战败,就接进来!”

内提赶紧点头道:“明白了!”

冥府女王的话音刚落,却突然闭上了眼睛,就像出神的在感应着什么,因为冥府外的高空上战况又发生了变化——

阿蒙已经收起了封印之眼,徒手挥出金光与内尔伽勒战斗,那弥漫的气息中仍然是亡灵的世界,却又在演化成各种冥府的样子。

这是一种攻击,将内尔伽勒也视作进入冥府的亡灵,企图卷入他的灵魂。初始时展示的是阿努纳启的冥府,阿蒙当年穿过的七重门户化为七轮冲击攻向内尔伽勒。

内尔伽勒持剑而立,挡住了这七轮攻击。紧接着金光一变又幻化出一条奇异的河流,竟然成了奥西里斯的九联神域冥府的场景,巨大的天平出现,仿佛有另一个内尔伽勒挥剑而来。这种手段对别人来说也许很难抵挡,但精通亡灵神术的内尔伽勒挥剑一卷便已脱身。

阿蒙曾经到过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那里的灵魂被禁锢在迷茫中,直到埃雷彼女王愿意释放或者他们自行消散的那一天。阿蒙也曾去过九联神系的冥府,那里的灵魂仿佛是重新走过了生命的历程,然后经历了一种类似考问的审判而离去,只将灵魂印迹留给了冥神。

接下来阿蒙挥掌向前一斩,金光又化为了一幕幕场景,演示的竟然是大愿地藏曾印入他灵魂中的幽冥世界的种种信息,所有逝去的灵魂在中阴光明境中仿佛进入了瞬间的永恒。……随后阿蒙演示的灵魂世界又有了变化,又成为方才封印之眼双刃斩开的景象,清醒的灵魂在考问中不得解脱便不能离去,而那已超脱的灵魂可自行选择永恒的安逸或是散去。

此刻的阿蒙既是在攻击也是在展示,他展示了各种形式的灵魂归宿,也包含大愿地藏曾经所展示的幽冥世界,还有他自己的誓愿。

众门徒还在醉心的观望玄妙,阿尔忒弥斯却突然喝了一句:“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观战的众神使如梦初醒,这不是攻打冥府的最佳机会吗?杜姆兹反应最快,挥舞蛇杖化为一道碧光已射入深谷,明月夜全身骨节爆响紧随其后,伊甸园中的众神使也冲了下去。

一个披着黑袍的人出现在洞穴入口处,就像阴影中的幽灵,正是冥府守门人内提。杜姆兹二话不说一挥竹杖,化为一条巨蛇的幻影张口扑去。内提卷黑袍祭出一股翻腾的阴风淹没了巨蛇。明月夜跟上来硬生生一拳打了过去,黑袍化成的阴风被击散。

内提的身形又露了出来,向后飘飞双手一挥,两侧悬崖的阴影仿佛突然崩塌下来,巨大的洞穴入口竟诡异的消失了,狭长的山谷在此到了尽头成为一条死胡同。这时伊甸园中的众神使也赶到了,梅丹佐喊道:“搞什么花样呢,门怎么没了?”

杜姆兹答道:“冥府已经关闭门户开启了防护大阵,我们只有强攻了,跟我来。”

他又飞到了半空,手中的竹杖化为一柄巨大的碧锤,向着山崖峭壁挥了过去。碧锤击中山崖却没有出现乱石飞溅的场面,就见峭壁表面荡漾出一圈涟漪般的黑光,竟安然无恙。

明月夜大吼一声纵身跳起,凭血肉之躯的强悍也一拳打在悬崖上。只听轰的一片声响,拳头就像击中了一面巨鼓,那悬崖仿佛有奇异的弹性,巨大的反冲力竟将明月夜震得倒飞而出。

加百列挥秩序之刃劈出,她的斧子应该最适合克制这种空间结界,一道弧光斩进了山崖,隐约又看见了那洞穴入口的虚影。但紧接着一阵光影扭曲,刚刚出现的洞穴虚影又消失了。

林克大喝一声上前道:“看我的!”将手中一根黑色的长鞭抖得笔直猛地抽在山崖上。剧烈的震撼冲击而开,洞穴入口的影子又恍惚出现了,但随即一片黑光荡漾,山壁又恢复了原状。众人面面相嘘,看样子是加百列与林克的攻击最有效,但也破不了冥府的结界。

冥府相当于埃雷彼女王在人间凿建的一座很特殊的神宫,当它的空间神术大阵完全开启之后,绝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位置,甚至连入口都发现不了。假如不是这样,阿蒙也没必要建造伊甸园让门徒们居住其中潜心修炼了,伊甸园也是一座神宫,它目前的空间防护大阵还不如冥府呢。

梅丹佐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命运之匙,这件神器虽然玄妙,但在这种场合的用处还不如林克施展的都克镇矿工技艺呢。他与海鸥对望一眼,同时喝道:“管它呢,我们同时动手,硬轰也要把冥府轰开!……谁带攻击卷轴了?能扔的全扔出去!”

六名强大的九级神使都飞到半空,朝着这一面山崖峭壁施展各种手段轮番狂攻不止,幽谷中那弥漫的阴风早就被扫荡的干干净净,不断传来各种能量爆发以及撞击的轰鸣声。

内提关闭了门户运转冥府的空间守护大阵硬扛,外面这六名神使合力肆无忌惮的发出攻击,就连神灵也不能正面抵挡,换作别的地方恐怕连山都要崩了,可是这一面陡峭的悬崖在轰鸣震颤中却始终安然无恙。

但任何空间守护阵都有运转的极限,而且其防护能力也与主阵之人有关,这六名神使自然清楚,在坚持不懈的狂攻之下,内提迟早也会顶不住。黑光蔓延之处,渐渐有岩石不断的崩落,这样攻打下去,只要梅丹佐等人坚持不懈,冥府的结界迟早要被硬生生的破开。

杜姆兹惊喜的叫道:“有希望了,继续轰下去就能打开冥府的第一道门户!”

就在这时,众神使听见了一声冷笑:“你们做梦呢!冥府若这么容易攻破,众神又何必在人间修建神宫?”接着山谷中变得一片死寂,各种攻击打在悬崖上连回音都不再传出,只有种种能量波动被湮灭与无声的反射。

埃雷彼女王出手了,她亲自运转冥府的亡灵大阵守护结界,这与直接作战不同,就算她不还手,梅丹佐等六人花上一年半载时间也打不开冥府的门户。攻打冥府还得阿蒙神出手,而且不是一时一日之功。

但众位神使并没有停手,他们的攻击虽然看上去没有起到效果,但至少达到了一个目的,牵制住埃雷彼使她不能离开冥府去帮助内尔伽勒,就看高空上两位神灵最终的胜负如何了。

深谷中打的热闹,高空上阿蒙与内尔伽勒的激战也进入了高潮。阿蒙挥舞金光展开层层攻击,其中还展示着种种奇妙的世界映射,仿佛在告诉内尔伽勒什么,也同时在自己的灵魂中印证着什么。

冥府中的埃雷彼女王也一定看清楚了,远处观战的阿尔忒弥斯更是一脸惊叹之色,惊叹中还带着几分疑惑。亡灵神术本就是一种很特别的传承,阿蒙不仅对这种神术非常了解,而且对冥府的构造也是了如指掌,他既熟悉不同神系的冥府,还展示了从未出现过的灵魂世界。

阿蒙的誓愿是什么呢?难道他要成为一名冥神吗?没听说过啊,他也根本不是从这条路上求证的!奥林匹斯神系的冥王哈得斯若是见到了这一幕,一定会对阿蒙更感兴趣的。——阿尔忒弥斯正在沉思,却突然神色一变开口喝道:“阿蒙小心,冥府的结界要打开了!”

冥府的结界有动摇的迹象,却不是被梅丹佐等神使轰开的,也不是埃雷彼女王主动打开的,而是天地之间悄然出现了一股弥漫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就像对着冥府深处发出一种召唤。这股力量竟引起了众神使心中压抑不住的恐惧,不约而同的住手退到了远处,天空中正在激战的两位神灵,也突然分开飘出了很远。

就在他们方才激战处的上空,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诡异的出现,就像从无穷远处延伸到人间撕开一个裂口。一道黑色的闪电无声无息的劈下,竟无视冥府结界的阻隔直接劈入了地底深处。然后一条裹着长裙的身影飞上了天空,她戴一顶蔷薇花冠,长发在风中飘舞,正是珀兰罗丝。

珀兰罗丝在阿努纳启神系的众神使中并不擅长战斗,却被视为最接近神灵的人。她能够迎来最终的考验,阿蒙一点都不意外,却没想到会发生在这个时间与地点。想当初阿蒙也是在奥西里斯的冥府中感受到那不可抗拒的力量召唤,奥西里斯及时施展大法力将阿蒙移到了冥府之外。

埃雷彼原本也可以这样做,可是她正在运转大阵对抗几位神使的攻击,将整个冥府都给封闭了,结果那黑色的闪电直接击穿了冥府的结界。

杜姆兹远远地看见珀兰罗丝飞向天空被那恐怖的闪电缠绕,他大喝一声挥舞竹杖也冲了过去,竹杖化为一道青色的光影企图罩住珀兰罗丝的身形。

这时金光一闪,阿蒙拦在杜姆兹眼前,一掌拍向他的肩头道:“那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人间成就尽头的最终考验,别人帮不了忙!你现在想把竹杖给她也来不及了,任何人甚至神灵都无法接近,只有靠她自己度过。”

只见珀兰罗丝的身形在闪电中旋舞,花冠上飞出一片片花瓣挡住每一记攻击,花瓣越来越密如飞雨一般,而闪电的分叉却更加密集,那一片片花瓣在空中枯萎消失。花冠上的蔷薇也失去了娇嫩的颜色,五片花瓣中有一片悄然枯萎飘落,过了不久又落下第二片。

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蒙眉头紧蹙,手放在杜姆兹的肩膀上下意识的在用力,差点没把这位神使的骨头给捏断了。而杜姆兹竟然也忘了疼,张大嘴傻傻的望着天空。

就阿蒙的体会,珀兰罗丝此刻面临的最终考验,相比他成为神灵时亲身经历的那一次,攻击力已经弱了许多,但仍然很惊人。另一方面,珀兰罗丝承受的攻击却要密集的多、持续的时间也要长得多,仿佛在考验这位神使于漫长修炼岁月中应对人间种种险恶遭遇的手段。

珀兰罗丝并不擅长战斗,但身为九级神使法力自然不弱,也并非没有护身攻防之术。她以不变应万变,以花瓣雨湮灭黑色闪电的侵袭。那花冠上的五瓣蔷薇如果全部枯萎的话,珀兰罗丝也再难抵挡闪电的劈击。

至于确切的情形,只有考验中的珀兰罗丝本人才清楚,阿蒙并不知道这考验还要持续多久?

当花冠上的第四片花瓣枯萎飘落的时候,这考验持续的时间已比阿蒙当年所经历的长了十倍不止。珀兰罗丝又有了动作,她在花瓣雨中开始起舞吟唱,唱的是一首赞美神灵的歌——赞美神灵在春天到来时让万物苏醒、种子发芽、绽放花朵,将大地妆点的如此美丽。

珀兰罗丝在黑色的闪电中飞旋飘舞,舞姿是那么美妙、歌声是那么动听。这样的歌舞却出现在此时此地,不得不让人叹息,同时也为她的命运揪心万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