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52章 灵魂的主宰

阿蒙没有回答也不会给他答案,因为已经下了命令,梅丹佐举起的金梭必须要落下,就看他心中是怎么想的?这位伊甸园中的众天使之长又想起了阿蒙格杀灰烬神努古斯的那一幕,看着普鲁利的眼睛缓缓地答道——

“弱者可能令人同情,但在神灵眼中,这世上的生灵皆是弱者。这与你健壮或是虚弱无关,你受的伤是因为阿蒙神射出的那一箭,难道因为阿蒙一箭射伤了你,我便不能杀你吗?这是你的耻辱,无损于我的荣光。”

言毕一道金光刺落,九级神使普鲁利也从此消失于人间。

杀了普鲁利之后,根据阿蒙的交代,梅丹佐要守在这座山脉的顶峰观望亚述高原的动静,假如别的神灵或冥府方向有所异动,他要立刻通知伊甸园以及阿蒙神。如果没有任何发现,他就得呆在这里警戒并等待阿蒙到来。

在这荒凉的山顶上,梅丹佐独自一呆就是一年多,身边连个聊天解闷的都没有。亚述高原方向并没有任何异动,在阿达多与阿达德陨落之后,阿努纳启神系众神似乎已经无人有意再找阿蒙的麻烦,就连冥府那边也是无声无息。

梅丹佐呆的那个闷啊,他也才反应过来,阿蒙神是故意让他呆在这里磨砺性情中的那一丝浮躁。亚述高原边缘的这一条巨大的山脉,顶峰在雪线之上终年刮着凛冽的寒风,除了冰雪之外一片荒凉,放眼都是沉默而坚毅的岩石。这山仿佛就是沉稳的象征,也在无形中映入了梅丹佐的心境之中。

当梅丹佐终于意识到阿蒙神的用意之后,也在心中呼唤祷告:“我的神啊,我明白了,你就算让我再呆上一百年,我也不会厌倦。但您还要攻打冥府,请赶紧出现吧!”

梅丹佐每天都要对着初升的太阳做一次祷告,也不知阿蒙听见了没有,总之一直无人回答。当时的阿蒙与阿尔忒弥斯在一起,估计也没空理他。梅丹佐在高原上观望,倒也不是什么动静都没有,山脚下恩里尔城发生的事情他看的很清楚。

浮士德得到塞米尔女皇的答复后,派人与撒冷城谈判,答应伊索城主提出的要求,愿意以一笔象征性的价格将恩里尔城以及所属的田地卖给撒冷城。具体经办这件事的人是尤西尔和帝奇·周,这两位可不是省油的灯,几番讨价还价几乎等于白买,那态度仿佛在说——你们爱走不走!

浮士德等人去意已决,就算白送这座城邦他们也得走了,相比当年亚述帝国建立这座城邦时的来势汹汹,如今显得是灰溜溜的。浮士德没有谈价,只提出了一个条件,伊索也答应了。

翻越高原来到恩里尔城的不仅有巨人军团,还有亚述帝国在征战中虏掠的奴隶以及很多流浪探险者和无业游民。辛纳赫曾承诺给他们自由以及土地,让他们来到这里,如今亚述帝国却要撤出都克平原。获得自由的奴隶自然不愿意走,而开垦了田庄的无业游民也把这里视作了自己的家园不愿放弃。

伊索则答应浮士德,只要是自愿留下的人,撒冷城邦将保留他们的土地和自由,只要他们向新的城邦效忠。

亚述帝国的军政人员以及巨人军团撤出了都克平原,伊索趁机接收了恩里尔城以及他们留下的数千人口。撒冷城如今已经不是一个单纯意义上的城邦了,它控制的范围北起亚述高原、东至幼底河谷、西至黑火沼泽,南边则是哈梯王国建立的美索与布达米亚城邦,恰好是亚述大帝辛纳赫的蓝图中所要开辟的新疆域。

撒冷城是这片疆域的中心,也相当于这个未来国度的都城,在它控制的范围内除了恩里尔城之外,还可以兴建东西两座辅城。

在返回亚述的军民都撤离之后,浮士德是最后一个离开恩里尔城的,他手持法杖缓缓升到高空,回望了都克平原一眼,这才飞过了亚述高原边缘那巨大如屏障般的山脉。当他飞上高原的时候,梅丹佐的灵魂中还听见了一句话:“孤独的守望者,你辛苦了!你虽独自留在荒凉的高原,但守护的是希望的光明。而我身处万人敬仰的高位,内心中才是真正的孤独荒原。”

梅丹佐吃了一惊,原来浮士德早就发现他了,这位贤者国师的本事不小啊。听说阿蒙神给了他另一种指引或者说是指点,浮士德原本已是人间最强大的神术师之一,如今的手段恐怕更为精深,但阿蒙神却没有将他引入伊甸园成为正式的门徒。

梅丹佐看着浮士德离去,仍旧孤独的等待着阿蒙的到来。神灵真的来了,却不是他的阿蒙神。

这一天梅丹佐对着初升的太阳向着阿蒙祷告的时候,抬起头来却发现光明消失了,他跪在冰冷的巨石上,北边的亚述高原与南方的都克平原也都在视野以及侦测感应中消失不见。四面被一片迷茫的昏暗所笼罩,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竟在天地之间传来了回音。

梅丹佐立时就反应过来——他中了暗算,出手者不是神灵就是比他更强大的神使,施展的是一种他从未遭遇过的手段,极似传说中的亡灵神术。他手持命运之匙跳起来喝道:“来者何人,是埃雷彼吗?”

在喝问的同时,他在灵魂中向阿蒙神发出呼唤。按照原先的计划,梅丹佐是来放哨的,一旦发现异动他有两个选择,首先是赶回撒冷城报信,如果一时无法脱身则呼唤阿蒙。神灵既然派他来到这里守候,就应该听见他的声音。

在灵魂中发出的呼唤本来别人是听不见的,但梅丹佐却在这片昏暗的世界里听见了呼唤的回音——“阿蒙神啊,有人突然向我出手,施展的应该是亡灵神术!我已被困住,却没看见对手是谁。”

听见这声音,梅丹佐被吓了一大跳,就像一个人在心中默语却莫名其妙的喊了出来。紧接着他听见了一个从遥远的地方直接钻入耳中的声音:“你是阿蒙的神使,梅丹佐?你在呼唤阿蒙神吗?这是灵魂的世界,一切心声皆无法掩饰。”

梅丹佐这才意识到处境的奇妙,他还在山脉的顶峰上,有人却施展某种神术将这一片时空分隔,成了一种灵魂显现的环境。他甚至无法直接动用身体血脉的力量,一切行为仿佛都与灵魂意志相融。

梅丹佐反而冷静下来,破不了对方的神术他是无法脱身的,干脆站在原地喝问道:“如果心声无法掩饰,那你的声音也不应该是埃雷彼,你是谁?”

那个声音又答道:“我是阿努纳启神系的亡灵之神内尔伽勒。”

一听是内尔伽勒,梅丹佐反而松了一口气,晃悠着命运之匙答道:“原来是你啊,你怎么先来了?”说话时他又听见了天地间的回音:“内尔伽勒来了不要紧,他跟阿蒙神是商量好的。”这本是梅丹佐的心声,但在这个奇异的世界里却等于公然的“说”了出来。

内尔伽勒的声音听不出是生气还是在笑:“梅丹佐,你还没有学会如何与一位神灵交流,在这样的世界里,不知道如何主宰自己的灵魂吗?我没有与阿蒙做出任何约定,埃雷彼不愿见我,所以我才会赶到这里为她战胜敌人。你有两个选择,要么被我斩杀,要么与我做出约定,不跟随阿蒙去攻打冥府。”

既然内尔伽勒这么说了,就是要动真格的,他帮助埃雷彼守护冥府并不是只做个样子。梅丹佐见势不妙赶紧先下手为强,他虽不知内尔伽勒身处何处,却挥起命运之匙发出一道刺目的金光,随意向一个方向击去。

命运之匙的攻击无可闪避,内尔伽勒要么以法力支撑这个亡灵神术构建的空间,让梅丹佐一次又一次的去攻击,要么就得直接现身。金光射出,梅丹佐却觉得这次遇到的对手很奇特,说不清楚有多么强大,但手段却让他很不适应。

命运之匙实实在在的挥出去了,迷茫的昏暗中一片能量涌动,随即又迅速的消失。就像一个人全力扔出一块石头,远远地飞出之后终于落地。又像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这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在短短的时间内被加速,梅丹佐甚至分辨不清这一击是否起到了效果。

灰暗湮灭金光反卷而来,梅丹佐莫名感到一阵阵虚弱,灵魂中的恐惧在此无可掩饰,平时他威风的做派此刻全无用处。他仿佛看到了无数生灵的死亡,临终那一刻种种心念都变成了攻击,他仿佛也看见了自己的死亡。

在这个空间里,所有攻击都是直接针对灵魂的。就算梅丹佐这样拥有生生不息境界的九级神使,其实生命也并非永恒,而且他也清楚,哪怕是永恒的神灵也会陨落。那么自己若有可能被斩杀之时,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心中又会想些什么呢?

内尔伽勒展开的攻击让梅丹佐忍不住去想这些问题,然后天地之间就传来了一连串的追问,那是梅丹佐自己的声音,仿佛是另一个梅丹佐在纠缠不休。

梅丹佐将命运之匙挥舞成一团金光,死死挡住那迷茫昏暗的侵袭,大声喝道:“内尔加勒,你不该主动攻击我的!”

同时有滚滚回音传来:“如果你不主动攻击,等阿蒙神先攻打冥府再出手,阿努纳启众神遵守誓言便不得相助阿蒙。而你先动手挑起战斗,就有神灵可以相助阿蒙,比如穆芸女神,这么做太笨了!看你施展的神术,能使人们无法掩饰心声,可你自己做事为何一点都不聪明呢……”

这就是梅丹佐平时说话的风格,嘴上说一句,心里却嘀咕这么多。当他听见这些回音之后意识到这里的空间奇特,然后又听见回音传来:“我怎么这么啰嗦?”

梅丹佐此刻终于明白,内尔加勒方才所言“主宰自己的灵魂”是什么含义?在这个世界里始终如一,灵魂不会说出不想说的话,便是一种印证。看似简单,但其境界却异常深奥。

于是梅丹佐不再多说也不再多想,只是挥舞命运之匙奋力作战。而内尔伽勒始终没有现身,只有不断的攻击连绵发出,就似在考验着梅丹佐的灵魂。命运之匙发出的金辉耀眼,却始终刺不破昏暗的迷茫。

虽然看不见身处的亚述高原,却能感觉到很多生灵临终时那一瞬的欲念都被唤醒,包含着种种痛苦的恐惧、无奈的虚弱,接连不断的印入到梅丹佐的灵魂中。穆芸女神早就提醒过阿蒙,他的门徒如果碰见了内尔伽勒,一不留神绝对会吃亏,如今梅丹佐就尝到教训了。

好在这位神使的战斗力颇为强悍,内尔伽勒如果不直接现身,想在短时间内将他拿下也不容易。这可苦了梅丹佐了,就像灵魂中背负着千斤重担,脚下却要不停的赶路,偏偏又看不到最终的目标。他的命运之匙必须不停的挥舞,却无法脱身而走。

不知过了多久,这一片天地之间又听见了梅丹佐的声音:“阿蒙神啊,你还不来啊?这样下去我今天非交代在这里不可,这个内尔伽勒是想累死我吗?”接着又喊道:“被累死的感觉是什么样啊?”

假如有人旁观的话,对这场奇异的战斗会感觉很无语甚至很好笑——哪有战斗时什么泄气话都喊出来的道理,这仗还怎么打?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了阿蒙的声音:“梅丹佐,同为九级神使也有境界的不同。在这样的处境中灵魂各有主宰,你要将种种自我合一,才能看穿这迷茫的昏暗。”

梅丹佐听见了阿蒙的声音,精神为之一振,背后张开了二十四只火翼,火翼舒展又化为二十八只,接着收拢又合为一对,手中的金梭带着光辉向前刺出,终于看见了虚空中背手而立的内尔伽勒,内尔伽勒的对面站着阿蒙与阿尔忒弥斯。

阿蒙听见了梅丹佐的呼唤,此时已经赶到,对梅丹佐的一切攻击突然停止了。

内尔伽勒与阿蒙在对视,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睛,好似已发生一轮看不见的交锋。过了一会,还是内尔伽勒先说话了:“我阻止你去攻打冥府,便会真的阻止,所以不在乎谁主动出手,这与神系的誓言无关。阿蒙神,我想与你做个约定,如果我能战胜你,你便放弃,可以吗?”

阿蒙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如果你能战胜我,我自不会再攻打冥府。但我不会站在原地让你堵住去路,我们之间的战斗,我的门徒也不会插手。”

这时有一道银光飞来,加百列率先赶到了战场,紧接着林克与海鸥也到了,梅丹佐趁机收起命运之匙与他们站在一起。天边又传来一声长嗥伴随着一道绿光,又有两位神使赶到了,竟然是暗狼神明月夜与穆芸女神的“前夫”杜姆兹。

阿蒙与内尔伽勒同时开口,阿蒙问的是:“明月夜,你怎么来了?”内尔伽勒问的是:“杜姆兹,你为何会来?”

明月夜答道:“我是来帮您,也是来帮杜姆兹的。”

杜姆兹答道:“我本就是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你们之间的战斗或许与我无关,但珀兰罗丝还在冥府中,我是来救她的。”

内尔伽勒说道:“明月夜,你终于解脱了。”

阿蒙则说道:“杜姆兹,你终于知道该做什么了。”

两位神灵说话时已然动手。内尔伽勒成为神灵之后仍然做一位武士打扮,此刻拔出腰间的佩剑刺向了阿蒙,这一剑刺出带着一股阴风,方才困住梅丹佐那一片迷茫的昏暗奇异的凝聚在剑尖之上。

阿蒙挥出封印之眼格挡,双剑相击没有发出声音,却震得众神使灵魂一阵恍惚,仿佛印入了无数的欲念。假如他们没有通过生生不息的考验,这一刻恐怕都会从云端上摔下去。

两位神灵一动手,亚述高原上立时阴风四卷。这风吹不起一粒尘埃也吹不动一片草叶,却将大地上曾逝去的生灵留下的气息都卷了起来。内尔伽勒的亡灵神术奈何不了阿蒙,这两位神灵看上去竟像是两位武士在空中斗剑。

阿尔忒弥斯抱着胳膊站在远方饶有兴趣的观战,她真的就是来看热闹的。

内尔伽勒若是战胜了阿蒙,阿蒙便不再攻打冥府。但阿蒙可没答应他留在原地缠斗,激战中挥出剑逼退内尔伽勒,趁机脱离战斗向着冥府的方向激射而去。内尔伽勒连忙卷起阴风截住阿蒙身形,追上去又是一阵缠斗。

阿蒙想斩落内尔伽勒自然不容易,但在战斗中脱身却不难。两人的交手明显是阿蒙占上风,却成了阿蒙边打边跑,而内尔伽勒跟在后面围追堵截的场面。众门徒跟随着激战中的两位神灵走走停停,一路向冥府进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