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50章 风暴平息之后

这是已拥有永恒生命的阿达多所听见的最后一句话,然后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消失了,或者说这位神灵自身消失了。只见阿蒙朝天竖起一指,指尖上飞出一朵太初莲花,十二片花瓣周围有七彩光芒环绕,而花朵本身却是洁白无瑕,在空中绽放托住了落下的天命书简。

两人使用的是同样的手段,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就是全身心以境界的对抗,结果甚至不以力量的强大而决定,瞬间就能分出胜负。阿达多本以为这一招是他最强大的秘密武器,现在看来却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冒险,很不幸,他的冒险失败了。

书卷落在花心中就像一个人回归本座,花心上升起一轮红日,红日不断的膨胀,表面还流动着金色的神文。阿蒙尚不能完全融合炼化这天命书简,只是运转太初莲花将之吞噬、暂时包容。

莲花一转,阿达多只看见一轮红日升起迅速的接近将他吞没,似乎进入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世界,他正在缓缓的融化消失却无力挣扎。

……

远处的风暴陡然停歇,紧接着金光展开又一轮红日爆发,方才激斗中所有的能量波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说明战斗已经进入尾声。阿达德心头一喜,以为阿达多终于收拾掉阿蒙,奋力挥鞭将泗水击退,放眼向南边望去,顿时大惊失色。

有一位神灵脚踏十二瓣洁白的莲花飘然而来,左手托着一轮红日,右手托着阿达多的七风战车。在这位神灵身后是一片蓝天白云祥和景象,丝毫也看不数方才恶战的痕迹。那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来的却是阿蒙,而且他还拿到了阿达多驾驭的战车,说明阿达多已陨落。

阿达德见势不妙,旋即挥鞭化成一团黑光包裹住身形,转身就欲飞遁而去。

他想跑,可惜已经晚了。阿蒙挥手扔来一团红日,表面面流动的金色符文仍在闪现挣扎,形成一股威压仿佛凝固了时空。阿达德的身形飞遁却仍留在原地未走,蝎子王趁势上前伸出双钳刺破黑光绞住了他的双臂,长尾从头顶反卷飞出,带着毒焰刺入了这位神灵的身体。

神灵不会像凡人那样受有形之伤,只见一团黑光载着冲击的能量爆散而开,就连阿蒙祭出的那一轮红日也被震的飘摇不定。蝎子王魁梧的身形跌跌撞撞向后飞退而去,而阿达德的长鞭落地,这位神灵已从此不在。

阿达多与阿达德皆已陨落,尤其是阿达多就连所得到的天命书简也被阿蒙收去,可以在将来参悟炼化。战场上大局已定,跟随这两位神灵而来的神使们再斗下去已经毫无意义,阿蒙断喝一声道:“都住手!”

阿蒙断喝的同时,展开太初莲花以一股强大的威压限制了众人的力量,门徒们顺势后撤脱离交战,对方的神使们自然也不敢再动手。所有人都住手了,除了梅丹佐收手稍微晚一点,他手中的命运之匙十分奇特,发出的攻击是无法闪避的,在阿蒙开口之前梅丹佐已经挥金梭刺向火焰神。

可怜火焰神基比尔没反应过来,一愣神间就被一道金光从半空挑落,带着一团炙热的火焰跌落内陆湖中旋即熄灭。梅丹佐这一招可够损的,而且运用的力量非常小,恰恰利用这个时机挑落已经接近筋疲力尽的火焰神,然后很乖巧的收起武器退到了阿蒙身后。

阿蒙扭头瞟了梅丹佐一眼,梅丹佐一低头没说话。

阿蒙又转身冲对面剩下的五位神使道:“阿达多与阿达德已陨落,你们身为神使此时可以做出选择,我无意赶尽杀绝。你们是继续死战还是脱离阿努纳启神系、或者接受另一种指引,都请随意!只要立下誓言不再与我为敌,现在就可以离开。”

阿达德手下的神使卢卡杨说道:“阿蒙神,我们本不是敌人,也清楚您从未得罪过阿达德。我们参加今天这一战只是在履行一种诺言,因为我们是接受了阿达德的指引获得本源的力量。神灵之间的战争已经结束,如果您不再伤害我们,我们便立下誓言不再与您为敌。但是我们可能会选择仍然留在阿努纳启神系,接受别的神灵指引。”

阿蒙点头道:“我已经给你们这种选择的机会,只要在灵魂印迹中立下誓言,现在就可以走了。”

阿达德手下的四位神使一一立誓而去,只有灰烬神努古斯还留在原地,周身笼罩的气息就像尚未燃尽的浓烟。阿蒙又问道:“你为何不走?”

努古斯在浓烟中答道:“我曾经伤害过你,就算你肯放过我,你手下的门徒也未必愿意放过我。况且梅丹佐杀了我的兄弟基比尔,我不能就这样带着耻辱与仇恨离去。我想向你提出一个请求,请允许我像人间的武士那样,与你的门徒梅丹佐决斗。”

阿蒙淡淡的答道:“我很清楚你有多强大,在阿努纳启神系中,你的战斗力仅次于神灵,我的门徒梅丹佐如今尚不是你的对手,我怎会答应让他去送死,难道你以为我会对你更仁慈?”

努古斯又说道:“那就请您给我一个机会,等到梅丹佐自认为能与我决斗的时候,让我与他决斗。”

梅丹佐身后二十四只火翼“砰”的一声再度展开,他提着命运之匙怒喝道:“我现在就可以与你动手!”

阿蒙却在灵魂中将他喝止,然后又朝努古斯说道:“你要与我的门徒决斗,仍然是与我为敌,我这不是我给你的选择。你所谓的英勇不值得我同情,我虽然愿意展示身为神灵的仁慈,却不会无谓的纵容敌人,更没有让你讨价还价。你既然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此刻就接受所选择的命运吧。”

阿蒙说话时已经很干脆的一挥手,指尖飞出一朵莲花翻转倒卷向努古斯罩下。努古斯浑身的浓烟激散奋力抗拒,大喊一声:“慢着——!”

阿蒙冷冷的答道:“已经迟了。”

莲花锁定了努古斯的身形让他动弹不得,阿蒙张开银月战弓一箭射去,只见努古斯的身形化为一团刺目的火光,这火光耀眼之极然后陡然熄灭,就像瞬间燃尽了所有的能量,这位灰烬神真的化为了灰烬。

阿蒙并没有答应努古斯的请求,更没有让梅丹佐出手,而是亲自格杀了这位神使。然后转身朝梅丹佐道:“别看我刚才斩灭努古斯只用一箭,其实并不轻松。很久之前我就告诫过你,尽量不要杀人,你如果觉得还没打够,我就给你一个任务,去格杀那受伤的狂风神普鲁利。杀了普鲁利之后,你就在那山脉的最高峰查探高原上的动静,等待我们的到来,一起去攻打冥府。”

梅丹佐领命飞去,在空中一招手,还从灰烬神陨落的余烬中收走了几个发光的亮点,就像某种在炉火中无法焚毁的结晶,那是炼制法器难得的材料,是阿蒙让他带走的。

阿蒙也在空中一招手,收去了阿达德落地的那支长鞭,将它递给林克道:“你跟随我的时间与梅丹佐一样长,他有命运之匙,但你还一直没有趁手的神器,在遭遇强敌时很吃亏。这根鞭子是战利品,现在就交给你了。你也是尼采先生的炼器技艺传人,自己去重新祭炼它。这本是神灵之物,你要想彻底发挥其威力并将之炼化为真正属于自己的神器,恐怕还要等到成为神灵之后。”

林克将封印之眼还给了阿蒙,接过这支长鞭行礼道:“我的神,您是我唯一的神,就算将来能够超脱永生,我们也只是天使。”

阿蒙又将七风战车递给了阿尔忒弥斯道:“多谢你的帮助,这最珍贵的一件战利品应该是我向您表达的谢意。”

此时这艘世间最强大的飞梭已经化成了巴掌大小,浮在阿蒙的掌心上空缓缓地打着旋。阿尔忒弥斯却没有伸手去接,眨着眼睛笑道:“最珍贵的战利品给我了,其他的收获也都给了门徒,你自己却什么都没留下,不觉得遗憾吗?”

阿蒙笑道:“这一战的胜利便是我的收获,不需要别的战利品。况且我也有我的所得,足以让我在漫长的岁月中才能渐渐消化。阿达多得到了它,却只掌握了很小一部分奥妙。”说话间他看着左手掌心托起的那一轮红日,红日表面金色的神文还在不断浮现,仿佛挣扎着随时想要飞去。

阿尔忒弥斯一招手,披风与护腕又奇异的回到了她的身上,银月战弓也从阿蒙的怀中凭空飞出被她伸手接住。她摇头道:“我不想要这件东西,你我之间也没必要说什么感谢,如果你一定要谢我的话,将来就和我一起去攻破奥西里斯的冥府,将那位冥王撵出来,你已经答应过了。”

阿蒙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瞟了海鸥一眼似乎想把七风战车交给这位门徒,但想了想还是自己留下。他托着七风战车落下云端来到内陆湖南岸,对坐在地上的泗水道:“多谢你出手帮忙,是你斩杀了阿达德,如果你想留下这七风战车,就请拿走。”

泗水的最后一击铰灭了阿达德的形神,但阿达德陨落时最后的能量爆发也将他震飞很远,跌落在内陆湖的南岸,坐在稀疏的草地上大口喘着气。冰蝎和火蝎出现在他身边,一个举着法杖念念有词在给这位蝎子王施展治疗神术,另一个则站在后面给他捏着肌肉健硕的双肩。

这两只化为人形的美女蝎,平时带在身边充充场面还可以,现在这种治疗就和挠痒痒差不多,效果微乎其微也就是做个样子。蝎子王的伤势不轻,如果不是他修炼多年的妖身坚逾金刚,此刻恐怕早就被打散架了,需要很长时间去慢慢的疗养恢复,就算阿蒙出手帮助也不大。

但看泗水的样子却很享受,他开口想高声说话,却不由自主的咳嗽了好几声,这才喘着气答道:“这不是我的战利品,而是阿蒙神您的战利品。数百年来我从未求过谁也就无所谓感谢谁,但今天我却要真心的向您表达谢意。

在那阿达德尚未成为神灵之前,就是我的死对头!我当年之所以宁愿选择放逐也不愿重新接受阿努纳启神系的指引,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想看见阿达德得意的样子。尽管他取得了超脱永生的成就,但最终还是陨落在我的手上!哈哈哈……”

泗水说着话突然仰天大笑,然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阿蒙祭起一道金光落在他的身上,又问道:“你的伤势怎样了?”

泗水一摆手道:“死不了,就是得休养几十年了。七风战车在你手中最有用,别忘了你还有很多强大的敌人。况且这种战车除了真正的神灵,一般的神使很难操控它,你就自己留着吧。你若真想谢我,我倒想对您提出另一个请求。”

阿蒙神收起战车很干脆的答道:“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

蝎子王的神情竟有几分狡狯:“恩里尔虽然是被马尔都克斩落的,但也可以说死于你之手,马尔都克就是趁那个机会突破了更高的成就脱离了阿努纳启神系。阿努纳启神系刚刚推选出一位新的主神阿达多,又在你手中陨落,仍然是众神无主的局面。

我当年放弃了神系的指引,是因为掌握神系的主神都曾经是众神之战中的敌人,如今他们都不在了,或脱离或陨落。这一切都是因为您,天枢大陆出现了一位阿蒙神!我还听说安·拉希望您……”

说到这里,阿蒙已经打断他的话道:“如果你将来成为神灵,希望能够进入某一个神国,我自然愿意帮助。”

蝎子王又笑着摇头道:“不是某一个神国,就是您所主宰的神国。我如果有超脱永生的那一天,也不会自称神灵,就是蝎子天使,奉您为唯一的神。但我现在却不是您的门徒,这只是一个将来的约定,希望您能答应。”

阿蒙点头道:“你的力量不是得自我的指引,本就不是我的门徒。如果将来我能主宰一个神系,而你又超脱永生,自然乐意接引你。”

蝎子王一拍大腿道:“好,一言为定,多谢您的承诺!”草原上的泥土突然化作流沙状涌起,淹没了泗水与两只美女蝎的身形,沙丘随即平复,蝎子王已经诡异的离开了。

阿尔忒弥斯飞下云端落在阿蒙身边道:“这只蝎子倒也有趣,比看上去要聪明的多,我们当年第一次遇见他时,他的愿望是享有自己的神域国度,竟然训练一批毒蝎像军团那样布阵,在神灵眼中有点像小孩的游戏。如今通过你,他终于明白了很多神灵的秘密,不论自己能否超脱永生,却提前留好了一条路。”

阿蒙苦笑道:“真是不打不相识啊,我也希望他能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获得超脱永生的成就。以前的他心中总有一个障碍,就算力量再强大也难以达到人间境界的尽头,如今倒是个突破的机会。”

阿尔忒弥斯歪着脑袋反问道:“不打不相识?那也要看对手是谁,碰到阿达德那样的对手就是不死不休了!他想通过最终的考验并不容易,强大的血脉也许是一种优势,但无论如何,接下来的几十年这只蝎子是不会从沙漠里冒头了。蝎子王要去养伤,你也应该去养伤,就像上次你刚成为神灵时那样,快和我走吧!”

众门徒齐声惊讶道:“阿蒙神,您难道受伤了吗?”

阿蒙的样子是毫发无伤,虽然与阿达多激斗良久耗费的法力甚巨,但本身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损害,难怪众门徒会觉得惊讶。阿尔忒弥斯笑着解释道:“你们的阿蒙神所受并不是人间的伤势,但考验贯穿修炼的始终,对于神灵而言,一切所作所为皆有后果,不能积累到最终难以承受的程度,等你们超脱永生之后就会明白的。”

阿蒙却笑着答道:“这一次不必辛苦你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辟时空陪着我了,我自去疗伤便是,从太初莲花和天命书简中得到的一些感悟,还需要好好印证一番。”

“什么?难道你已经……!”天空又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穆芸女神也从云端飘落。她刚才的话欲言又止,至于阿蒙已经怎样了,最终并没有说出口。

阿蒙挽住了她的胳膊点头道:“也不能算已获得成就,尚在恍恍惚惚、似懂非懂之间,正需要去那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去好好思考印证一番。”

阿尔忒弥斯则向穆芸女神点头道:“尹南娜,你来了?阿蒙接连见证了两位主神的陨落,不仅得到了安·拉亲手印入眉心的太初莲花,还从阿达多手中融合了天命书简,怎可能没有成就的突破?”

穆芸女神也向阿尔忒弥斯打招呼道:“薛定谔,那要多谢你的帮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