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9章 最后的手段

激战所过之处,都克平原上满目疮痍,很多树木都被连根拔起。内陆湖中卷起了滔天巨浪,这座大湖原先是淡水湖,由幼底河一条被截断的支流穿过都克平原流入叙亚沙漠形成,由于常年的蒸发,如今湖水中已有些许咸味,风暴卷起的滔天浪花中有一股淡淡的腥气。

阿蒙与阿达多的战团已经接近内陆湖的南岸,周围数十里内风暴肆虐根本无法接近,只见阿蒙已经收起了战弓,空手握拳全身都弥漫着一层金光。他挥拳击出,风暴中金光四射带着海啸般的潮音,而阿达多操控着七风战车卷起风暴将阿蒙牢牢的困在中央,场面暂时是势均力敌。

但这么继续缠斗下去,情形对阿蒙这一方很不利,看样子阿达多是立足于不败之地,阿蒙的反击根本伤害不了他,只是他一时之间还无法击败阿蒙。

这边的战况只有阿达德才能看清,他又冲着梅丹佐等人高声冷笑道:“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做出另一种选择,或者脱离阿蒙的指引自行逃去,不再与阿努纳启神系为敌,或者发誓向我与阿达多效忠,成为我们所指引的神使,这样你们还有机会活下去,甚至成为神灵。

身为神灵,我此刻已经展现了足够的仁慈,你们跟随阿蒙能得到如今的成就,也足以证明你们的幸运和天赋,因此有与我做出约定的资格。假如等到阿蒙神陨落再后悔的话,一切都来不及了。我并不要你们背叛阿蒙神,只是立下誓言在阿蒙神陨落之后做出我所给的选择。我此刻便可以不下杀手!”

阿达德这样的神灵以及他身边的众神使,习惯与阿蒙以及他的众门徒并不一样,或者说阿蒙是一位很另类的神灵。阿达德已经超脱永生,而基比尔与努古斯等人也获得了生生不息的九级成就,他们要么已拥有永恒的生命,要么寿命看似无尽并有成为神灵的希望。

这样的神灵与神使解决问题的习惯,自然和人间那些冲锋陷阵的将士们不太一样,战斗分出了胜负,最终往往也是达成某种约定,尽量避免同归于尽或两败俱伤的结果。有绝对的把握他们才会斩落敌人,或者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才会置身于险境拼命。

阿达德率领众神使已稳占上风,假如没有阿蒙那边的争斗,按照神灵一般的习惯,梅丹佐等人此时应该认输并做出约定了。可是他们还在苦斗,虽然身处下风,但阿达德等人想斩灭他们也必须付出代价。

火焰神等神使环绕在阿达德周围结成战阵整体攻防,没有谁愿意冲出去涉险直接斩落一两名敌人。命运之匙、秩序之刃、封印之眼这些家伙可都不是吃素的,被逼急了敌人就算拼着一死将自己砍成重伤难以恢复也是万万不划算的,狂风神普鲁利不久之前的下场,他们谁也不想遭遇。

阿达德说出这番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给了双方一个明智的选择。假如等到阿达多斩落阿蒙,驾驭着七风战车赶过来合围,梅丹佐等人想逃命都晚了。只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一伙另类的神使,根本不理这个茬,仍然挥舞着各种神器苦斗不休。

正在这时,远方又飞来了一个人。此人并非是神使,而是人间的大神术师,原来是拉斐尔从美索城邦赶来。

拉斐尔尚未飞进战场,风暴中突然有一件东西向他飞来,这位大神术师伸手接住,随即听见了附在上面的一段神术信息,那是阿蒙说的话——

“拉斐尔,你是军阵中的神官,又是人间的大神术师,不要与他们近战,站在阿尔忒弥斯的身后,吹响这支号角助阵。”

情急之中,阿蒙竟然从几十里外扔给了拉斐尔一件神器,此物是当年的狮子王人云所赠,那在众神之战中陨落的荒野蛮牛留下的一支角。后来阿蒙又斩断了飞牛神怡霏炼化的半截角尖,将这两种材质合在一起祭炼,打造了一件很像战阵中号角的神器。

此物最适合神官使用,吹响它可以安慰灵魂、抚平伤痛,是阿蒙用融合于身心的守护金光所炼。大战之中也来不及啰嗦,拉斐尔接过号角在阿尔忒弥斯身后吹响,虽然他的帮助并不能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但也使梅丹佐等人的精神一振。

无形之中,梅丹佐等人在高空上已经结成一个标准的军团战阵组合,梅丹佐、林克、加百列等三人施展三件威力强大的神器正面对敌,摩西与谣里奥在侧后方守住两翼,海鸥展开双翅掠阵防护。在他们身后的远处,阿尔忒弥斯相当于一名神官,催动戒指上的宝石施展祈福神术,而拉斐尔吹响了号角助阵。

阿达德一见又来了对手,在空中冷笑道:“人间的神术师也想插手神灵的争斗吗?你那卑微的生命即将暗淡无光!”

拉斐尔的到来仿佛激怒了阿达德,一位哈梯王国的神官,职责本应是率领民众向他这样的神灵献祭,此刻却飞上天空与他作战。连人间的大神术师都上了战场,阿蒙这边的底牌也亮的差不多了,想必不会再有什么高手,愤怒的阿达德同时也心中一松。

有阿尔忒弥斯给梅丹佐等人祈福,阿达德最擅长的诅咒神术无法取得预期的战果,他干脆改变了战术,那弥漫的黑光一收化成了漫天鞭影,这位神灵的身形露了出来,展开的长鞭就像无处不在的黑色旋风席卷而来。

阿达德亲自挥鞭顶在战阵最前端,全力出手攻击,梅丹佐等人立刻难以招架,被逼的节节后退。阿达德喝问道:“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我只问一次,你们是否做出……”

他的话还没说完,内陆湖上卷起的惊涛骇浪中突然传出一个男子的狂笑声:“阿达德,我当年的手下败将,你竟然还如此猖狂!”

随着狂笑声,湖面上的波浪突然奇异的凝聚成为涌动状态,仿佛化为了一片起伏的流沙,湖底深处的泥沙也被一股力量卷起涌出水面,泥水和砂石固结在一起不断向上堆高,竟凝结成一个硕大的人形。

这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土元素神术,运用到这个程度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元素的力量,竟然能将空中盘旋的气流、湖中飞卷的浪花都赋予了土元素的属性,与湖底涌出的泥土和砂石一起化为流沙的样子,升向天空凝聚成一个元素巨人。

这个巨人双脚站在湖中,挥起的双臂是湖底岩层中的坚石层叠汇聚而成,硕大的拳头直击向半空中的阿达德。

阿达德吃了一惊,随即怒喝道:“泗水!你这个藏头露尾的鼠辈,当年你召唤元素巨人击败了我,可如今我已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你还想故伎重演吗?”

泗水的声音在飘渺的风声中传来,人却不知置身何处:“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过了内陆湖,就是我蝎子王的地盘!当年因为恩里尔的庇护我没有杀得了你,今天你却送上门来!超脱永生的神灵也会陨落,陨落在我的手中正是你的宿命!”

盘旋的长鞭如黑色的霹雳击在元素巨人的拳头上,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双拳连同元素巨人的一对小臂瞬间都被抽得粉碎,在空中爆发出一片飞散的水雾烟尘,就连战阵前方的梅丹佐和加百列都不得不向两旁闪避。

但这片水雾烟尘又迅速凝结化为元素巨人的双臂,继续挥拳向空中的阿达德打了过去,阿达德的身形在这个巨人面前就像一只小小的蚊子。这位神灵狂吼道:“泗水,你已被阿努纳启神系放逐,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今天就把当年的恩怨了断吧,你既然敢向我出手,来了就不要回去!”

泗水的声音在哈哈大笑:“我来了就没想回去,多少年了,我们之间确实该做个了断了!被阿努纳启神系放逐,在这荒凉的沙漠上寻找神力源泉之领域,数百年未得超脱,当年那一战的结果便是我灵魂中的羁绊,今天仍然要在你的身上解开我的心结。……你们退后,让我来对付这位神灵。”

梅丹佐和加百列见机很快,早就闪到两旁,在元素巨人的侧翼辅助攻击。火焰神和灰烬神向梅丹佐冲了过来,梅丹佐朝林克暗喝一声:“想办法将这两人分开,不能让他们联手!”

泗水召唤的元素巨人是在阿达德收起黑光展开长鞭之际突然出现的,双方的阵形瞬间都稍微有些乱,林克的封印之眼化成一道剑光包裹住身形,朝着灰烬神就冲了过去。海鸥适时地用翅膀在林克的后背扫了一下,剑光中又夹杂着无数的锋利飞羽,恰好截住了灰烬神。

梅丹佐趁机挥舞命运之匙,一道金光绕住了火焰神,他的身后“砰”的一声展开了二十四只燃烧的火翅。火焰神也身披漫天的火光与他战在了一起,除了几位神灵之外,整个战场上就属他们两位神使的战斗场面最为炫目。

梅丹佐早看火焰神不顺眼了,今天有机会就死死盯住他不放,原本的结阵相斗变成了一场混战。

这边最惊人的战斗当然还是阿达德与元素巨人之战,气象神挥舞着长鞭一次一次将元素巨人抽得七零八落,但元素巨人在泗水的召唤下一次又一次重新凝聚。远处的阿尔忒弥斯只在观战,并没有继续施展祈福神术,无论是她的祈福神术还是阿达德的诅咒神术,对这个元素巨人都是无效的。

很久之前,蝎子王泗水与气象神阿达德就是死敌,在当年的众神之战中,蝎子王正是用这种手段破了阿达德的诅咒神术战胜了他,但泗水所在的阵营却战败了。今天看上去似乎是故伎重演,但阿达德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位神使。

阿达德也很了解泗水最擅长的手段,几次攻击未果,他突然暴喝一声,漫天的鞭影收束成一道黑色的飓风,呈漏斗状从天卷落。那元素巨人终于支持不住,硕大的身体发出怪异的咔嚓响声,在飓风中化为无数碎片轰然泄落湖中。

阿达德喝道:“泗水,你如今已不是我的对手,是逃命还是现身?”

回答他的是一道激射的碧绿火焰,一根长长的蝎尾从元素巨人碎落卷起的巨浪中伸出,闪着寒光的尾尖上射出蝎子王的毒液,在空气中摩擦出一线烟光已被点燃。这东西可沾不得,就算是神灵被毒焰直接灼烧身体也会受到连绵不断的伤害。

阿达德的长鞭在空中盘旋,画了一个圈展开将毒焰抽散,空中爆射出一片星星点点绿色的火光还带着刺鼻的焦烟。这些飞射的碧色火星有剧毒,混战中的其他神使早就远远的躲开了,这一片空间就剩下阿达德。

蝎子王却在飞散的毒烟中跃出水面来到了天空,他的样子异常恐怖狰狞,胸部往上是人形,腰部往下却是一只巨大的长尾蝎,肌肉虬结的双臂末端不是拳头,而是一对硕大的蝎钳,扬起的长尾喷射着毒焰,双钳交错向着阿达德铰去。

见蝎子王现身,阿尔忒弥斯又伸手向前一指,戒面宝石上发出的红光落在这只巨蝎身上,给予他信心和勇气,让泗水头脑更清醒、反应更敏锐,以对抗阿达德所擅长的诅咒神术。阿达德还有一个称号是气象之神,漫天飞卷的浓云随着他的长鞭,被撕扯着发出呼啸的声音,一道道闪电落在了泗水身上。

泗水并没有拿别的武器,这只变异巨蝎出身的妖王修炼多年的身体就是他最强大的武器,被闪电劈中,身体表面闪现出一道道墨绿色的花纹,闪电缠绕着他的身体化为丝丝电光。这位蝎子王哈哈大笑道:“阿达德,你果然比以前更强大了,可惜我不怕你!如果你现在逃走,恐怕还来得及,再等一会儿就晚了。”

阿达德冷笑道:“别以为你的天赋能克制我的手段就有恃无恐,我的力量足以摧毁你,等到阿蒙一死,你们所有人都将是陨落的下场!”

蝎子王挥舞双钳将阿达德的鞭子打散成一道道虚影,以鄙夷的语气道:“枉你已成为神灵,居然还指望阿达多回来一起对付我。告诉你实话吧,你们这些人当中,最强大的是他,死得最快的也会是他!”

这边打的热闹,而远处阿蒙与阿达多的战况更为激烈。蝎子王泗水突然现身对付阿达德,阿达多就感觉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必须尽快解决掉阿蒙。他已经将七风战车的威力运转到最大,而对面的阿蒙竟然也召唤出一对垂天的羽翼,鼓动着巨翅对抗着阿达多卷起的风暴,漫天的羽箭幻影带着金光不断射出。

阿达多久战无功,情急之下终于使出了最后的手段。飞卷的风暴突然一滞,天地之间由风云乱卷变得令人窒息般的安静,阿蒙鼓动双翼射出的金光羽箭也奇异的被定在了空中,在一股奇异的威压下缓缓消失。

这是一种超出世间所有神术手段的法则力量,仿佛瞬间开辟了另外一个世界,阿达多就是这片天地之间的主宰,一切变化都由他的意志决定。只见这位神灵在战车上伸手一挥,一卷金色的书简在高空中铺展而开,上面铭刻着密密麻麻的神文。

这是阿努纳启神系的创世神所打造的天命书简,却不是那件已经与神国融为一体的原物,而是它的投射,包含着阿努开创神国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与安·拉印入阿蒙眉心的那朵太初莲花是类似的。

虽然阿达多尚无造物主的成就,可是一旦祭出天命书简,仿佛就能模拟创世的规则,甚至改变战场上能量运转的规律使阿蒙的攻击无效。风暴已经停息,但阿蒙的还击并没有停下,那漫射的金光羽箭飞到阿达多的身前都轻飘飘的失去了力量。

阿达多笑道:“阿蒙,你的死期到了,无论是谁也来不及救你!”说话间手臂向下一压,那天命书简的幻影已经完全展开,顺势就要将阿蒙彻底卷进去。

他说的没错,此时此刻确实没有任何人来得及救阿蒙,哪怕身处另一片战场的阿尔忒弥斯也来不及。如果阿蒙被卷入天命书卷中,可能连灵魂都逃不掉,形神将被彻底炼化其中。就在阿达多以为阿蒙即将陨落之际,却突然听见一声低低的冷笑,阿蒙收起了羽翼,天地之间也变得一片寂静。

风暴原本已平息,但此刻的寂静仿佛又重合了另一个世界,阿达多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了,灵魂中只有阿蒙冷笑——

“阿努纳启的风暴与战争之神,你若不用这一招未必会败,至少驾驭着那辆战车可以从容逃走。你得到了阿努留在天命书简中的映射,掌握了创世神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但你本人的成就还远远不够。

勉强模拟出这种手段,你将不能再施展其他任何神通。你得到这天命书简的时间还短,也没人告诉你该怎么去使用它。而我早在你之前就得到了另一位创世神印入灵魂的太初莲花,是安·拉本人亲手交给我的,你在我面前这么做,等于是主动献上礼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