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8章 女神的抉择

因为创世神阿努不在,神域中又失去了主神,于是众神都请求智慧之神埃阿出面主持大局,成为神域中新的主神。埃阿是如今阿努纳启神国中资历最老的神灵,也是马尔都克离去之后唯一拥有造物主成就的天神。

埃阿却摇头拒绝道:“当初马尔都克与恩里尔决裂之时,就曾想推举我为阿努纳启神系的主神,我当时拒绝了,如今也一样拒绝。我有我的世界、享受着我的永恒,无心再卷入那样的纷争,只在神国中等待着阿努归来。但神域中确实不能没有主神,你们当中如果有谁愿意去做的话,我都会支持。”

结果争吵却变成了推举一位新主神的商议,阿达多自告奋勇要成为主神,大部分神灵置身事外,既不与他争也不反对,于是众神通过了决定,阿努纳启神域中最新的一位主神诞生了。

主神是神域之主,并非神国之主,神域是人间的信仰国度,要想真正将神域变成自己的神力源泉之领域,仅仅取得主神地位并不够,还需要指引人间民众信念上的转变,所有的神权活动以及献祭仪式都要以这位主神为中心。

所以阿达多才会在亚述帝国降下神谕,鼓动恩里尔城继续对抗撒冷城,并以神灵身份承诺提供守护与帮助。如果这一步计划成功了,阿达多又消灭了阿蒙,那么他在众神中以及人间国度里的地位便已确立,可顺理成章的指引亚述及哈梯王国改变神殿献祭的位序,尊他为新的主神,人间又会增添新的神话传说。

如今的阿达多,刚刚取得众神认可的主神地位,但还没有真正掌控神力源泉之领域,成功或失败,就取决于他与阿蒙这一战。

至于阿达多获得的那件“秘密武器”,据穆芸女神所知,竟然与创世神阿努所留下的天命书简有关。阿努在天命书简中留下了一句交代,只有身为造物主的埃阿能够听见,在阿达多成为新的主神之后,埃阿转告了阿达多,并指点他获得了一件“秘密武器”。

具体是怎么回事,穆芸女神也不是很清楚,但阿蒙听说之后却心中有数,因为他也刚从九联神国回来。如果说天命书简中留下了什么玄妙的话,十有八九与安·拉印入阿蒙眉心的那朵太初莲花类似。

阿蒙能猜到阿达多得到了什么,阿达多却不清楚阿蒙得到了什么。既然阿达多一定会来,阿蒙当然也要做好准备。

整个撒冷城已经全部动员起来,就像当年的叙亚城邦对抗那场大洪水一样。乔治公开的身份并不是伊甸园中的神使,他仍然是撒冷城邦的首席大祭司、撒冷军团的主神官,在他的命令下,撒冷城几乎取出了所有窖藏的神石,环绕城墙上临时布成了一座神术大阵。

这一幕仿佛似曾相识,当年的歌烈指挥叙亚城邦的民众也是这么做的,只是如今地点换成了撒冷城,指挥者变成了乔治。神灵的攻击自有神灵来对付,乔治要防止的是争斗波及撒冷城的民众。

阿蒙担心乔治一个人顶不住不住,又派了“沼泽女神”云梦来帮忙,让他们俩一起轮流主持防护城墙的神术大阵。运转这样的大阵,需要城中所有的魔法师都登上城墙,运用的并不是什么高深复杂的神术,最有效的是最简单的土元素防护神术,只是力量十分庞大,恰好是云梦的天赋所擅长。

乔治与云梦刚刚组织好撒冷城的神术大阵防护,就见远方风起云涌,乌云裹着雷鸣和闪电从亚述高原上空翻卷而来,绕过恩里尔城直扑撒冷城的方向。风暴中心离得还很远,都克平原上已是狂风大作一片飞沙走石。田野中尚未成熟的庄稼都被连根拔起,散布城外的农舍眼见着被掀翻屋顶,紧接着墙壁也被卷飞。

乔治紧握法杖望着远方,对身边的云梦道:“老天,我可从没见过这种阵仗!当年的歌烈对付的只是一场洪水而已,而今天的阿达多是要直接发动风暴过境,我们俩恐怕挺不住。”

云梦的神情也很紧张,瞪着眼睛说道:“阿达多自有阿蒙神来收拾,我们只需守护撒冷城不被风暴波及,待会儿肯定会有飓风和暴雨,还有闪电落下来劈城,我们运转大阵能挺多久就挺多久,实在挺不住,阿蒙神会派别人来替换的。”

就在这时,两人突然听见身后有人说话:“你们俩退到一旁,带领那些神官们好好布阵就是了,主持运转大阵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两人闻言急忙转身行礼道:“穆芸女神,您怎么来了?”

穆芸女神手持常春藤法杖,站在城墙上望着远处逼近的风暴淡淡道:“别忘了我的神殿也在撒冷城,我的神像与阿蒙一起站在神坛上。我曾经是都克镇的守护神,却没有保住都克镇的族人,如今阿蒙实现了对我的承诺,我还能眼睁睁的看着另一场灾难吗?”

穆芸没有参战,却登上城墙守护撒冷城,这就是在告诉阿蒙——尽管放心动手吧!”

……

阿蒙背手站在高空之上,脚下的云层盘旋起伏不定,云层之下便是严阵以待的撒冷城。天边的乌云带着轰隆隆的雷声缓缓压境,所过之处摧毁了田野与农庄,几乎什么都没留下。

阿蒙运足目力,穿越云层和闪电,终于看清了阿达多。这位风暴与战争之神,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铠甲,站在一艘奇异的飞梭上,那就是传说中的神器风暴战车,在他的周围盘旋着各种“风”——

有激射弥漫的风,仿佛能将一切吹散;有狂暴澎湃的风,仿佛能将一切卷落;有盘旋纠缠的风,仿佛能将一切绞碎;有凌厉飞旋的风,仿佛能捕捉世上任何目标;有隐蔽无声的风,仿佛能够移转世上任何攻击;有时隐时现带着毁灭气息的风,就连神灵也防不胜防;威力最强大的是咆哮的风暴,仿佛能摧毁天地之间的一切声息。

在阿努纳启神系中,这辆风暴战车也被称为七风战车,它所操控的七种风已经超出了凡人所能理解的概念,意味着能量的变化与运动,能够形成与化解各种攻击,拥有这辆战车的阿达多因此也被称为战争之神。

阿蒙面色凝重,当他看清风貌中心的战车时,缓缓的拉开了手中的战弓,一箭射了过去。这一箭没有任何花哨的技巧,蕴含了他最强大的神力,既然阿达多有恃无恐而来,那就看看他的实力如何吧。

仍然是无形之箭,阿蒙曾射落狂风神普鲁利,可是此刻这一箭射入风暴中心,他立刻感应到一股移转与化解的力量。在那看不见的飞矢轨迹上,突然出现了一片星星点点的光芒,所有的能量冲击恰恰在到达战车前皆被击散。

阿蒙暗暗吃了一惊,操纵着风暴战车的阿达多果然强大,他可以展开远距离的大范围攻防,而在这么远的距离上,阿蒙自己虽然不惧,却很难保护身处风暴中所有人的安全,果然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幸亏穆芸女神已经登上撒冷城的城墙。

阿达多的心中却更加震惊,他虽然操控战车挡住了这一箭,但是这一箭所蕴含的神力也远远超出了他原先的估计,这位阿蒙神竟然如此强大!假如他没有操控七风战车、又没有得到“秘密武器”之前,恐怕很难战胜阿蒙全身而退。

阿蒙却没管阿达多怎么想,一箭无功紧接着便射出了第二箭、第三箭,同时高声喝道:“阿达多,你难道要躲在乌龟壳里与我作战吗?那你就好好呆着吧,看我怎样将你这只乌龟射成刺猬!”

无形的箭矢在风暴中化为一道道飞散的星芒,阿达多操控战车挡住阿蒙的攻击还没来得及答话,阿蒙的第四箭突然改变了方向,竟划出一道绕过风暴中心的弧线,远远的射向阿达德身后的一位神使。

阿达多正全力防护自己的周边,一不留神没挡住。阿达德大喝一声,挥舞手中一根黑溜溜的鞭子抽在无形的飞矢上,风暴的边缘一片黑光爆发,这位神灵被凌空震退了好几歩。

阿蒙的实力超出了原先的估计,但气势汹汹而来的阿达多已不可能再回去,他大喝一声道:“阿达德,你们解决掉他的手下,我来对付阿蒙!”他操控战车向着阿蒙直撞而去,战车所处的位置就是风暴的中心,阿蒙已被这辆战车上散发出的毁灭气息牢牢的锁定,无可闪避。

阿蒙一边射箭,一边在向后飞退,阿达多紧追不放,那怒吼的风暴从正面卷过了撒冷城。低垂的乌云闪电之下,撒冷城的城墙发出了轻微的嗡鸣声,还隐约闪现着一道道翠绿色纹路。那是穆芸女神法杖上发出的光芒,沿着城墙蔓延而开牢牢地将这座城池护住。

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阿达德与阿达多卷起的是漫天风暴,虽然攻击的目标是阿蒙神以及伊甸园中的众神使,但风暴的余威足以摧毁地面上的城市与农庄。而阿蒙不仅要对付强大的敌人,而且还要顾及撒冷城中的民众,原计划是当风暴过境时让云梦和乔治运转神术大阵的死死的守住,尽量把战场引到更远的地方。

穆芸女神的出现让阿蒙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力出手一搏,但他仍然不想离撒冷城的上空太近。虽然守护城池的神术大阵可以保护已撤入城中的民众,但是城外的平原受到这场大战的威力波及,所有的农舍和庄稼都无法幸存,这一季的收成没有了房屋还得重建,损失当然是越小越好。

阿达多操控战车追击着不断后退的阿蒙而去,那接连射来的飞矢也挡不住七风战车狂暴的冲击,他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从正北方越过了撒冷城。阿达德率领六名神使也操控着盘旋的气流列成队形随后跟进,梅丹佐与加百列等人并未着急接战,跟随着阿蒙的身形一起后退。

七风战车的速度惊人,这一轮冲击把阿蒙逼到了数百里之外,再往南飞便是哈梯王国所建立的美索城邦范围了。阿蒙不想给这个无辜的城邦带来灾难,而阿达多身为阿努纳启神域中新的主神,将来也要享受哈梯王国的献祭,他也不想给美索城邦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见阿蒙退往美索城邦的方向,阿达多正在心中暗骂其无耻,准备操控战车七风合一,运转回旋的风暴将阿蒙身形截住,却发现阿蒙的身形陡然停了下来,抡起手中的弯弓像抡战斧那样化为一道弧光直劈了过来。

阿蒙的身形一定,左右两翼的加百列等人随即迂回包抄发起了反冲锋,绕过了七风战车,迎向了阿达德等人。

阿达德早就在等着呢,他手中的鞭子盘旋成一片吞天噬地的黑光。梅丹佐的速度最快,命运之匙化为一道金光直刺阿达德。这件神器所发出的攻击就像不可抗拒的命运,从来没有失过准头,但是一片黑光扫过,梅丹佐的手腕莫名一软,竟似看错了方向一般刺偏了。

命运之匙这件神器自然没有问题,可使用它的梅丹佐却好像出了点差错。

林克手持封印之眼及时在旁边挥出一剑,为梅丹佐挡住了火焰神基比尔的偷袭。这时加百列也冲了上来,秩序之刃斩出一片空间裂隙,切断了灰烬神从侧翼卷来的浓烟,银光去势未尽仍劈向阿达德。

黑光又是一阵盘旋爆发,被秩序之刃斩开的缺口随即合拢,加百列的身形却莫名一晃仿佛站立不稳,秩序之刃切割空间的威力也没有完全爆发出来。在高空想稳定身形,必然要施展神术控制气流,神术运转之时若稍有偏差就会站立不稳,秩序之刃有切割空间的神力,但使用者必须对立足的空间控制的绝对稳定才能发挥。

阿达德既然是气象之神,自然擅长操控气流,但他最擅长的神术却是诅咒神术。所谓诅咒神术与祈福神术的效果恰恰相反,她不仅能磨灭人的信心与勇气,而且能够影响人的反应与判断,放大恐惧与伤痛。高手相斗只要稍微有差错受到干扰牵制,便不可能取胜。

正因为如此,阿达德在阿努纳启神系中又被称为厄运之神。

米迦勒·海鸥发出一声长啸,变化出巨大的海鸥身形,在空中展开洁白的羽翼向前一扇,将加百列、梅丹佐、林克人都包裹在羽翼的庇护中。无数羽毛如锋利的箭矢一般飞出,形成漫天激射的箭雨。

这些羽箭在有形与无形之间,每一只羽毛的威力在神灵面前并不算强大,但是连绵不断密密麻麻的飞出,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攻防屏障。米迦勒并没有成为一只被褪了毛的海鸥,那些羽箭仿佛是一支之幻化的光影,双翼上洁白的羽毛仍然完整无缺。

海鸥是负责在后方掠阵的,他展开如此大范围的漫天攻击,是因为阿达德身边的神使也都冲了上来。黑光不断的扫过,那些羽箭纷纷失去准头,像雪花一般飘落。梅丹佐等人虽一时还能抵挡,但如此相斗绝对坚持不了很久,一不留神被黑光扫中可能就会被当场斩落。

这时又听见两声长啸,摩西挥舞着铁枝法杖、谣里奥手提着锯齿鳍刀从远处飞来加入了战团,伊甸园中的神使已经全部出动了。紧接着又传来一声清喝,阿尔忒弥斯的身形出现在远方,她举起一只手,芊芊素指上带着一枚戒指,戒指正中镶嵌着一枚红色的宝石。

宝石上发出淡淡的红光射向前方,并没有冲着阿达德等人展开攻击,而是落在梅丹佐等人的身上。阿尔忒弥斯的声音在梅丹佐等人的灵魂中传来:“你们尽管施展手段,我虽不能出手战斗,却可以为你们祈福,消除那厄运之神的诅咒。”

黑光中心传来阿达德的怒喝声:“你怎么可以进入阿努纳启神域?”

阿尔忒弥斯淡淡答道:“你们的创世神在哪里呢?恩里尔与马尔都克又在哪里呢?我自行来到这里,这并不违反什么。我也遵守神系之间的约定,只是为这几位神使祈福而已,并没有在此攻击阿努纳启神系的神灵。”

阿达德的怒意更盛:“阿努纳启神系刚刚诞生了新的主神,就前方远方驾驭风暴战车的阿达多!”

阿尔忒弥斯一耸肩道:“哦,是吗?那你就让他过来与我好好谈谈,以神灵的身份做出确认,以便留下新的约定印记。”

阿达德一时气结,现在这个时候阿达多万万抽不出空来做这种事,一切只能等到战斗结束之后再说了。紧接着他又发出了冷笑:“你以为能对抗我的诅咒神术,他们就能逃命了吗?等阿蒙一死,这些神使仍是我的囚徒!”

他说的倒没错,如果阿尔忒弥斯仅仅只是施展祈福神术不加入战斗的话,阿达多带着六名神使,绝对不是梅丹佐、加百列、林克、海鸥、摩西、谣里奥等六人能够力敌的。激斗仍在继续,空中的气流盘旋不定,风暴中心绕过美索城邦缓缓的向东南方向漂移,已经到达内陆湖的上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