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7章 风暴来临之前

阿尔忒弥斯在奥林匹斯神系中号称月光与狩猎女神,她递给阿蒙的就是狩猎女神的战弓,而阿蒙在成为神灵之前也是精擅射术的。如果说大陆上的凡人中谁的射术最为高明,当属吉尔伽美什与亚述女皇塞米尔,阿蒙当年比不上他们,他修炼的射术甚至也模仿与借鉴了这两人。

但如今的阿蒙不仅已是神灵,而且一系列惊心动魄的遭遇使得他的力量已比刚刚成为神灵时强大了许多,再用这张神弓射出的箭,狂风神够呛能逃掉。

阿蒙如今的实力恐怕连阿达多也想不到,如果阿达多还以为他是在恩里尔殒落之前,被恩里尔追杀逃命、带伤脱身的那位神灵,是要吃大亏的。假如阿达多真的派狂风神为诱饵来引诱阿蒙追击的话,也不会料到阿蒙身边有阿尔忒弥斯,还拿到了狩猎女神的战弓。

阿蒙笑了笑,将披肩和护腕接了过来佩戴在自己的身上。阿尔忒弥斯虽然身材修长健美,但是柔嫩的肩膀与纤纤素腕当然不似阿蒙那么魁梧,可是这披风与护腕戴在阿蒙身上,竟然完全合适,可见它们是能够随着身心变化的神器,不仅有防身的妙用,还能辅助施展神弓箭术。

阿蒙收起银弓招手道:“摩西、云梦、乔治、谣里奥,你们四个留在伊甸园看家,同时关照撒冷城的动静,其他人跟我走,去会一会狂风神。看看是他逃得快,还是阿尔忒弥斯的神箭更快!”

阿尔忒弥斯提醒了一句:“阿蒙,是你的神箭,我可不会主动攻击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

阿蒙玩笑道:“佩戴你的披肩和护腕,用你的神弓射出来的箭,当然带着你的神箭之威,只怕我的射术不精,配不上这么好的神弓啊。”

梅丹佐手持命运之匙说道:“那就快点,别没等我们赶到,那小子又逃了!”

阿蒙却摇头道:“不必着急!若他真是一个陷阱的诱饵,不看见人追来他就不会逃。我们就从天上不紧不慢的飞过去,如果他捣完乱还一直在那里等着,发现我来了才逃的话,就确定无疑有埋伏了。管它什么埋伏,让他有来无回便是!”

……

狂风神普鲁利的个子很高,但远看上去却觉得此人很矮,因为他的身材是横着长的,胖鼓鼓的像个圆球。当他卷起狂风的时候,圆溜溜的肚子一煽一煽的,就像个飞在天上喘气的大蛤蟆,样子十分滑稽。第一眼看见他时往往都会被逗乐了,甚至忘记了这位神使有多危险。

就是这么一个滑稽的飞天肉球,身形周围环绕着透明的盘旋飞翼,那是凝聚不散的狂风,只有通过光影的折射才能看出其中凝聚的气元素能量。如果从单一神术的操控能力来看,这位神使可以号称世上最出色的气元素神术大师,他竟然能将气元素护铠变化成流动的形状,可随时用来进攻与防守。

他的风翼扫过,能将世上最坚硬的岩石切成碎片,盘旋的风翼展开,便是一场可怕的风暴。他对气元素神术的操纵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程度,也难怪速度惊人,而且在狂风中很容易隐藏行迹不被发现。

此刻亚述高原山脚下矿场上空最猛烈的风暴已经过去,四处皆可听见惊恐的呼叫声与痛苦的哀嚎声,那乱卷的狂风还没有完全平息,因为普鲁利并没有走也没有收起攻击。他正站在高空望着撒冷城的方向,哪怕是神灵从远处飞来,只要进入他卷起的风暴范围中,他就能通过气元素微弱的波动立刻察觉。

看他的样子似乎很享受,在这一刻普鲁利觉得自己仿佛是天地之间的主宰,那风暴中哀嚎的人们,生死都掌控在他的手中。就在此时,普鲁利的眼角突然跳了跳,转身朝西南方向望去。空中远远地飞来六个人,正是阿蒙、阿尔忒弥斯和伊甸园中的四位神使梅丹佐、加百列、林克、海鸥。

这六人并未隐藏身形,而且速度也是不快不慢,向着风暴中心直飞过来。普鲁利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他不知道是否该立刻就逃?按照原计划,如果阿蒙神追来,他应该立刻转身飞遁,卷起狂风搅得一片天昏地暗,倚仗速度向北越过亚述高原那道如屏障般的山脉,才能成功逃得掉。

阿蒙身为神灵也一定能看出这一点,若想抓住普鲁利,在发现他的时候就要全速冲来,在普鲁利翻越山脉顶峰之前将其拿下。风暴神阿达多就埋伏在远处山脊的后面,驾着他那艘能够操控七种风的飞天战车。那辆战车是世间最神奇的一支飞梭,也是阿努纳启神系的一件神器,威力强大无比。一旦阿蒙追着普鲁利冲过山脉,阿达多定能叫他有来无回。

可现在的情况却有点不对劲,天边来的六人中,飞在最前面的就是阿蒙神,阿蒙显然也发现了普鲁利,可是并没有加速,仍然不紧不慢的从远方缓缓逼近。

这与常理不符,阿蒙到底想不想追上普鲁利呢,难道还以为普鲁利会等在原地展开一场大战吗?以这个速度飞过来,还没到近前,恐怕普鲁利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普鲁利是打算要逃,可是又不能就这么逃,他必须要等到阿蒙到达能够展开追击的位置,可是这个分寸不太好把握啊,因为阿蒙来的太慢了!

普鲁利运转风翼蓄势待发,心中不住的对自己说:“再近一点、等他再靠近一点,我立刻就跑,让他以为能在山顶追上我。”

当诱饵可不是一个好差事,自身也是一种极大的冒险,当年阿蒙就做过诱饵,引恩里尔进入陷阱最终被马尔都克斩杀。如今的普鲁利被派来做诱饵,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阿达多手下的神使中速度最快的,而且防御能力也最为出色,这保证了他逃跑时的安全。

看着阿蒙神从远处逼近,距离已经差不多了,普利特的风翼鼓动已经准备开溜了。站在这里不动让一位神灵如此逼近,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不管那么多了,只要阿蒙再上前一步,他就快点跑吧。

就在这时,阿蒙神却突然停在了空中,他一停,后面跟着的五个人也站定了身形。这个距离恰恰是普利特能展开风暴攻击的空间范围,而双方在这么远的距离展开的攻击威力都不会太大。普鲁利正在纳闷间,阿蒙神开口说话了——

“你就是狂风神普鲁利?能够受到指引加入神系,并获得本源力量的九级成就,已是人间莫大的幸运,就此陨落未免太可惜。更可惜的是你竟不知自重,不仅在今天犯下罪行,想当年都克平原上的那场大洪水,你也参与了吧?

你原是恩里尔所指引的神使,恩里尔已陨落,你若自知悔改可能还有一线生机,可如今又投到阿达多手下继续作恶。当年那场大洪水,阿达多也是恩里尔的帮凶,无论你们逃到什么地方,我都不会放过的!”

阿蒙突然提到了当年那场大洪水,那是恩里尔操纵云层与高空气流所导致,身为狂风神的普鲁利当然也帮忙了。阿努纳启神系中还有另外两位已超脱永生的神灵协助恩里尔出手,分别是风暴神阿达多与气象阿达德。

普鲁利闻言一怔,随即感应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仿佛穿越时空牢牢的锁定了他,当阿蒙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伸手凭空取出了一支银色的战斧向前一挥。普鲁利听阿蒙提到那场大洪水,已然明白阿蒙是不可能放过他的,一看他挥斧所带动的气息,就意识到这位神灵是想施展空间裂隙术直接闪现到身前,他怪叫一声鼓动风翼转身便走。

普鲁利的速度确实快的惊人,风翼一展,瞬间卷起无数道透明的利刃盘旋着斩向远方的阿蒙,空中一片光影凌乱看不清任何东西,而普鲁利已经化为一道残影射向北方的亚述高原。

那漫天的透明利刃并没有挡住阿蒙,银斧挥出化为一道诡异的弧光消失,仿佛切割出一条空间裂隙通道。下一瞬间秩序之刃打着旋在原地出现,被后面的加百列收回手中,而阿蒙的身形一步踏出,出现普鲁利刚刚消失的地方。

假如普鲁利跑得再慢一步,就会被阿蒙直接撞上。阿蒙穿越空间现身,却并没有追击而去,他站在高空已经举起手臂,手持一张半月形的银弓,左肩绿色的披风在飘荡,右臂上银色的护腕发出如点点寒星闪烁般的光芒,三件神器同时被催动。

他一站定顺势就开弓虚射了一箭,弓弦上并没有真正的箭,这一箭是看不见的,只是无形的能量凝聚,穿过了漫天乱卷的风暴,如一道闪电追击而去。

逃遁中的普鲁利心中一寒,他万没想到阿蒙神的力量竟如此强大,手中的那张弓是不可思议的神奇,就算是阿达多也射不出这样的一箭!这是无视风暴阻隔的无形之箭,在这么远的距离追上他的身形,竟然还蕴含着如此强大的能量。

普鲁利有两个选择,一是转身正面抵挡这一箭,未尝不可以接下来,但那样便意味着停止逃遁,一旦失去速度很容易就被阿蒙神堵在高原山脚下。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拼了,做出了第二个选择,倚仗着强悍的防护能力硬挡这一箭,速度不变的飞向高原的山巅。

箭射中风翼的时候,漫天的风暴瞬间停歇,环绕普鲁利周身的风翼都被震碎,紧接着又传来一声轰然巨响与哗啦一片回音,接近山巅的崖壁崩塌了一大片,有无数巨石泄落。

普鲁利并没有被一箭洞穿,这一箭震碎了风翼的防护,形成的强烈的震颤余波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仿佛是一柄巨锤砸中了山崖。这既有流动的气元素传递转移能量冲击的玄妙,又包含着高明的空间移转神术,普利特的防护能力确实强悍。

但这位狂风神也仅仅是让自己没有被当场射穿而已,他发出一声长嘶喷出一串血雾,飞遁的身形依靠惯性冲过了山巅,然后张牙舞爪的从空中跌落。普鲁利已受重伤控制不住身形,假如没有人在山那边接住他的话,这位狂风神非当场摔死不可,更别提继续逃窜了。

阿蒙出其不意一箭射落普鲁利,只要追上去再来一箭,普鲁利就必死无疑,这位神使暂时已没有任何自保之力。这一箭射的确实漂亮,身后的门徒们齐声喝彩,然而阿蒙却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收起银弓转身道:“走,我们回撒冷城!”

空中飞来的六个人说走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也根本不问那跌落山脉另一侧普鲁利的死活。假如山那边无人接应,普鲁利肯定得摔死,也没必要多看一眼;假如山那边有人救起了普鲁利,摆明了是个埋伏陷阱,阿蒙才懒得追过去,他连好奇心都没有。

……

山那边当然有埋伏,而且不止一个人,有两位神灵和六名九级神使,火焰神基比尔和灰烬神努古斯也在其中,最中间是两位神灵,正是阿努纳启神系的风暴与战争之神阿达多、气象与厄运之神阿达德。

这两位神灵的名字很像,实际上都是恩里尔起的,他们也都是在恩里尔的指引下成为了神灵。阿蒙射箭之前对普鲁利说的话,他们也都听见了。

阿达多驾着战车冲阿达德说道:“你听见了吗?阿蒙还记着当年那场大洪水,恩里尔发动大洪水的时候,我们也都参与了。如今他已成为神灵,勾结马尔都克斩落了恩里尔,是不可能放过我们俩的。”

阿达德沉着脸点头道:“我听见了,今天是来对了,就让阿蒙陨落在此处,永绝后患!只可惜内尔伽勒不肯来帮忙,他还在等什么呢?”

阿达多冷哼道:“那家伙对我说,只有阿蒙攻打冥府的时候他才会出手。却不想一想,如果我们不集中力量,让阿蒙逐个击破的话,到时候还有谁能帮他去守护冥府?他不来也没关系,以我们现在的力量就算没有陷阱,也足以斩落阿蒙!”

话音未落,就听见一声痛苦的长嘶,身受重伤的普鲁利扎手扎脚的飞过山顶摔了下来,看架势就像被人揍了一顿扔过来似的。以普鲁利的速度之快、防御能力之强悍,竟然没有飞过山顶就差点送了命,让埋伏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一阵风卷住普鲁利的身形,将这位已陷入昏迷的神使送到山腰密林中暂时躺下,众人都在紧张的等待阿蒙神冲过山顶追击而至,然而山那边却静悄悄的毫无动静。阿达多首先反应过来不对劲,催动风暴战车升上了高空,恰好看见阿蒙等人连头也不回的飞向了撒冷城。

阿达德也飞到了高空,咬牙切齿道:“看来阿蒙已知道高原上有埋伏,故意射出这一箭却不来追,分明是在羞辱我们!”

灰烬神努古斯小心翼翼的提醒道:“二位天神,普鲁利竟然没有成功脱身,阿蒙这一箭可比当初强大多了。”

阿达多眯着眼睛说道:“他的实力确实超出了我原先的估计,但就算如此,也不是我的对手!我有风暴战车,还有最新的秘密武器,就算是当年的恩里尔也未必比我现在更强大。他不敢追过山脉,已说明了他的胆怯!”

阿达德也喝道:“我早就说过,以我们的力量,何必惧怕他呢?以前是不知他去了什么地方,所以才设下陷阱让普鲁利引他现身,如今已经知道他就在那里,索性放开一战!”

阿达多阴沉着脸点头道:“那好,既然他不来,我们就去!让整个撒冷城的民众都为他们的神灵付出代价。”

两位神灵说话的同时,高原上卷起了盘旋的气流,云层渐渐汇聚变得越来越低、越来越厚,涌动翻滚呈现出一片恐怖的景象,乌云中有丝丝电光伴随着霹雳声不断传出,又有一场的带着毁灭气息的巨大风暴正在生成,让人不禁想起多年前摧毁都克镇的那一场大洪水来临之前的征兆。

……

撒冷城的民众已经接到了阿蒙神紧急降临的神谕,命所有人都回到城中准备迎接一场风暴袭击。

阿蒙已从穆芸女神那里了解到,恩里尔当年就是驾着风暴战车操纵高空的气流发动的那一场大洪水,帮凶有两位神灵和一位神使,分别是阿达多、阿达德和普鲁利。

风暴战车是阿达多的神器,经过阿努纳启多位神灵祭炼,威力强大无比,而阿努纳启神国中传来的最新消息,阿达多还得到了一件“秘密武器”,其神奇之处难以想象。

阿蒙要攻打埃雷彼女王冥府的消息,在阿努纳启众神中引起了一番争执,有的神灵置身事外;有的神灵比如穆芸心里是支持阿蒙的,却不便直接帮他动手;还有的神灵则准备消灭阿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