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6章 似是故人来

尹南娜仍然弱声道:“可你分明不高兴了,我难道感觉不出来吗?……在你成为神灵之后,我也彻底明白了,那所谓穆芸女神的魔咒,多少都是我自己惹出来的。”

阿蒙一耸肩:“既然如此,你还想要我说你什么呢?”

穆芸女神却突然扑哧一笑,从很委屈的神态又变成很开心的样子。阿蒙不解的问道:“你又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开心?”

穆芸女神眨着眼睛笑道:“当然是因为你了!还记得吗,你在我面前从未生过气,不论我做过什么事,你都没有不高兴,今天是第一次。其实我心里也知道,你当初是为了完成对我的承诺,后来是为了感激我也愿意帮助我,你不是不在乎我,但对于我本人的存在是无所谓的。直到你听说这件事不高兴了,我才确定你有所谓,是我想要的那种在乎。”

阿蒙看着她,却不说话。尹南娜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而如果阿达多知道你想攻打埃雷彼的冥府,你曾经用什么手段对付恩里尔,他说不定就会用什么手段对付你,你一定要注意不能落入陷阱圈套。……阿努纳启众神就算想帮你也不能插手,但你可以请她帮忙。”

阿蒙问道:“谁呀?”

穆芸女神掐了他一把:“明知故问!当然是你那只又温柔、又美丽、又能干、又嘴馋的猫儿了!她可是已拥有造物主的成就。……如今阿努纳启的创世神不知去向,神域中又失去了主神,她倒是可以趁这个机会进来。没人能管她便不算违反神系之间的约定,但她只能是帮你,不能主动发起攻击。”

……

阿蒙与阿尔忒弥斯并肩出现在伊甸园时,门徒们都吓了一跳。只见那美丽的女神棕色的卷发一直垂到腰际,长袍闪烁着淡淡的如月华一般的银光,左肩披着绿色的披肩,裸露的右臂上佩戴着一枚银光闪闪的护腕,眉心有一轮弯弯的下弦月的印记。

林克、梅丹佐、乔治、云梦、加百列、摩西最先反应过来,在问候阿蒙之前先向她行礼,态度很是恭敬,而神情都很亲切。

他们都是当年见过薛定谔的人,知道那只猫的架子大的吓人,先向她行礼一定没错。虽然来的是阿尔忒弥斯,但是众人在阿蒙神面前的态度就像当年看见了那只猫。

早年在林克的部落中,那只又肥又懒又馋的猫就如同神灵一般存在,而铁甲兽王云梦更像是薛定谔的手下小跟班。后来阿蒙率领大军征战,那只猫变的既漂亮又神气,而大将军与那只猫同席的时候总是让猫坐在正座上,属下们都是知道的。

门徒们如今已经清楚贝斯特女神的来历,当年的薛定谔就是受禁锢的贝斯特女神,而且是阿尔忒弥斯重入人间的修炼历程,这位来自奥林匹斯神系的神灵如今已拥有造物主的成就。

所有门徒中,摩西的态度最为严肃庄重,他拜倒在地说道:“当年是您分开了赤海,让我与族人们安然离开埃居,一直不知该如何感谢,今天终于有机会向您行礼!”

而海鸥的态度是最好奇的,他行礼说道:“我听西莉娅说过,当年阿蒙神把国王晾在一边,却让一只猫坐在正座上用餐,她因此向阿蒙神提出了决斗的要求。知道前因后果才明白,您用餐的时候,那哈梯国王确实也只能在一边晾着。”

阿尔忒弥斯皓齿明眸,就连笑容仿佛也为整座伊甸园增添了亮色,她与阿蒙的每一位门徒都打了招呼,最后笑着对云梦道:“真没想到,你这只铁甲兽如今也成了八级神使,还是如此美丽的一位姑娘!”

云梦化出了原形,就像当年那样趴着点头行礼,口吐人言道:“这一切要多谢阿蒙神与您当年在洪水中救我上船,还把我带到了林克的村子,否则哪有今天?”

当年的薛定谔已经离去,可阿尔忒弥斯却回到了这里,与阿蒙众门徒见面自然非常高兴,她环顾伊甸园说道:“这里应该就是当年的穴居野人部落,如今却成了美丽的神宫,阿蒙,你真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你的朋友与下属如今都拥有了惊人的成就!”

阿蒙不仅自己成为了神灵,伊甸园中的众神使如今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梅丹佐、加百列、林克、海鸥都已经拥有九级成就,云梦、谣里奥、摩西、乔治皆已拥有本源力量的八级成就,而且这些人中大多战斗力相当强悍。阿蒙成为神灵的经历很特殊,他所指引的门徒也与普通的神使很不一样。

在恩里尔殒落之前,伊甸园中只有加百列与梅丹佐突破了九级成就,而等到阿蒙从九联神国回来,又有门徒晋级。阿蒙进入九联神国与安·拉谈话,看似时间并不长,但神灵之间交流的信息太多了,那一朵太初莲花印入眉心,等阿蒙回过神来就用了一年多,这段时间门徒们也在成长。

阿蒙这位自行探索领悟本源力量的神灵,走遍大陆各国所指引的神使们也是当今最出色的人才,唯一遗憾的就是已阵亡的约翰。

门徒们这段时间只在伊甸园中修炼,日子过的悠闲而舒适,等到阿蒙回来一声令下,他们也都有任务了,准备跟随着阿蒙神浩浩荡荡杀往阿努纳启的冥府。尤其是梅丹佐,早就觉得闲的无聊,巴不得有这样的事情。以往都是别人欺负上门,现在有阿蒙神带队主动出击,更有阿尔忒弥斯相助,倒成了伊甸园有史以来最热闹的大事件。

……

阿尔忒弥斯是奥林匹斯神系的神灵,照说想请她来并不容易,但阿蒙自有办法与她联系,两人的灵魂中都留有彼此的印记,可以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呼唤对方,彼此自然有所感应。如果不是这样,阿蒙有什么事想找她得派人远去希顿王国,向着阿尔忒弥斯的神像祷告才行。

阿尔忒弥斯陪同阿蒙来到伊甸园,同时也对他把情况分析清楚了:“我当然愿意帮助你,照你所说,如今阿努纳启神系的创世神不知所踪,而且神域中的主神也不在了,无人司职,我进入阿努纳启神域也不算违反神系之间的约定。

但是若遭遇阿努纳启的神灵,我只能保护你,却不能主动攻击他们,这个约定还是不能违反的。除非你能把他们引到神域之外,我才能与你一同出手。至于攻打冥府,我恐怕只能跟在身边防止有人伤害你,不能做别的事情。”

阿蒙当时微笑道:“你能来我已经很感谢,我当然了解神系之间的约定,请你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攻打冥府,我自有办法对付埃雷彼。但阿努纳启神系中还有别的神灵听说这个消息,一定会趁机对付我,我主要是防着风暴神阿达多那样的人,不想中了暗算。”

阿尔忒弥又说道:“既然我来了,当然要一直保护你,你去冥府的时候我也会去,但我也想请你帮一个忙。”

阿蒙笑道:“有什么事你就说,你我之间,还用谈谁帮谁吗?”

阿尔忒弥斯答道:“你既然与安·拉已经约定,将来斩落塞特之后会成为九联神域中的主神,那我就征求你的同意并要你帮我去做一件事,就像你要拆了阿努纳启的冥府一样,我也要去拆了奥西里斯的冥府!你答不答应?”

阿蒙吓了一跳,赶紧解释道:“我接受了安·拉开创神系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也知道冥府对于一个神系的重要性,它的存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之所以要拆了埃雷彼的冥府,不仅是因为私仇,而是因为我早就发过誓不希望看见那样的冥府存在。可你为什么要拆了奥西里斯的冥府呢?难道还在记恨当年的事吗,不是早就解脱了吗?阿尔忒弥斯,你不再是贝斯特、也不是那只猫了!”

阿尔忒弥斯却莞尔一笑:“你有你的理由,我也有我的理由。薛定谔对于我来说并不是生生不息的经历中另一个生命的历程,而就是我身为阿尔忒弥斯女神修炼求证的一部分,真真切切就是我的经历。我倒不一定想拆了那座冥府,只是想和奥西里斯做个了结。

奥西里斯将自己困在冥府多年,企图用这种方式突破造物主的成就,他却不明白,不从这种自我禁锢中解脱,他永远也无法突破。他当年对贝斯特有过指引的帮助,也有过禁锢的仇怨,所以我既是找他算帐也是帮他解脱,就看他是否有这个幸运了!我只问你,到了那个时候,你究竟帮不帮忙?”

阿蒙点头道:“帮,一定帮忙!若有一日我成为九联神系的主神,不仅允许你去冥府找奥西里斯的麻烦,我还会陪着你一起去的!”

阿尔忒弥斯抓着阿蒙的胳膊开心的摇晃道:“你一直就是阿蒙!”两人就是这么说说笑笑,进入了阿努纳启神域,来到伊甸园招集众门徒商议攻打冥府的事情。

……

阿蒙是大将军出身,精通用兵之道,照说像这种事情应该干的越隐蔽越好,最好是事先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袭击,让对方毫无防备才能一举攻破冥府。

但这次他却反其道行之,事先不仅把消息泄露出去了,而且托穆芸女神转告阿努纳启神国中的众神,唯恐有神灵不知,看这架式是希望把动静闹的越大越好。兴奋的梅丹佐甚至还问道:“我们集合队伍杀往冥府,是不是还要竖一杆大旗?阿蒙神啊,您看这旗上写什么好呢?”

众人都被他逗乐了,林克起身真准备去扯大旗,却被阿蒙笑着阻止。恰在这时,阿蒙却听见了来自撒冷城中的祷告,原来是亚述高原山脚下的矿场遭到了风暴袭击。猛烈的狂风从高原上卷下,一片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死伤了不少矿工,包括撒冷城邦派到矿场驻守的卫队都有伤亡。

阿蒙随即将消息转告了林克等人,皱着眉头问道:“伊索刚刚向我呼唤,北部矿场又遭受风暴袭击,已经是近几个月来的第五次了,累计伤亡超过了两百多人。有史以来,那个地带从未有过风暴,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治赶紧解释道:“当然是人为的,是狂风神普鲁利干的!恩里尔城如今的处境已是苟延残喘,我已经派人与浮士德谈判,打算象征性的花一笔钱把他们的城邦连同土地都买下来,体面的结束亚述帝国对都克平原的入侵。没想到这时候神灵却插了一手,鼓动他们继续与撒冷城对抗!”

阿蒙进入九联神国面见安·拉,竭尽全力才能接受印入眉头那一朵太初莲花所包含的庞然信息,其中有很多内容至今也无法悟透,当时更不可能关注九联神国以外的事情。但就在那段时间,都克平原上的形势仍然在演变中。

伊索针对恩里尔城制定了“冷战”策略,拿回了都克镇族人传统的矿场,并沿着亚述高原的山脚下开辟了新的矿场同时屯田驻兵,从恩里尔城侧后方逐步迂回推进,已经盯死了穿越亚述高原到达恩里尔城的后勤补给线,战略态势上占据了绝对优势。

恩里尔城这么继续消耗下去,对亚述帝国已是越来越得不偿失,只剩下体面的撤出这么一个选择,这对双方而言都是有利的。伊索又适时派使者与浮士德接触,给了亚述帝国一个台阶下,愿意象征性的付一笔钱,向亚述帝国买下恩里尔城邦与他们开垦的土地。

但就在这个时候,风暴神阿达多却降下了神谕,他号召恩里尔城继续与撒冷城对抗,并以神灵的名义承诺,会帮助与护佑恩里尔城取得胜利。同样的神谕也降临在亚述帝国的皇都尼微城,阿达多是阿努纳启神话中的恩里尔之子,战争与风暴之神,他的神像一般是在配殿中站在恩里尔的身旁。

神灵的话果然应验了,位于恩里尔城侧后方、撒冷城所开辟的矿场接连遭受了突如其来的风暴袭击,就连矿场之外守卫军队的驻地也未能幸免。这些驻军名义上是矿场守卫,实际上是监视与限制恩里尔城活动的军事力量,看来神灵是在帮助恩里尔城打破封锁。

尽管阿蒙不在,但伊甸园中的众神使也察觉了不对,及时赶过去查看,发现暗中捣鬼的是狂风神普鲁利。

恩里尔手下的神使中原先有六大战将,分别是火焰神基比尔、灰烬神努古斯、天牛神朱璇、飞牛神怡霏、狂风神普鲁利、暗狼神明月夜。其中天牛神与飞牛神皆被吉尔伽美什射落,恩里尔殒落后,明月夜已脱离阿努纳启神系,而火焰神、灰烬神、狂风神都重新接受了阿达多的指引成为他手下的神使。

阿达多原先也是恩里尔所指引的神使,后来成为了超脱永生的神灵,号称风暴与战争之神。狂风神普鲁利的修炼与阿达多是一脉相承,如今也最受阿达多的器重,他最擅长的就是操纵风暴。

普鲁利好几次来捣乱,造成了撒冷城邦的人员伤亡,梅丹佐等人也赶过去阻止了,却没能将这位神使抓住,因为根本来不及交手。普鲁利应该不是那六大战将中战斗力最强大的,但却是速度最快的,一阵狂风卷去便无影无踪,除非是超脱永生的神灵,否则一般的神使根本追不上!

他每次出来捣乱,一旦发现梅丹佐或加百列等人赶到,立即望风而逃,越过高山飞往亚述高原深处,等追过去早就没影了。那里毕竟是阿努纳启神系的地盘,梅丹佐等人也怕中埋伏,况且阿蒙不在他们也不敢擅做主张,只有加强防备。

这一次阿蒙回到伊甸园,带着阿尔忒弥斯召集众门徒见面,结果狂风神普鲁利又趁机出来作恶了,撒冷城遭受的损失是最惨重的一次。

梅丹佐面带怒意道:“他这是找死!”

阿蒙脸上的努意更盛:“阿达多号称风暴神,在恩里尔的指引下成为神灵,普鲁利号称狂风神,是恩里尔所指引的九级神使。当年恩里尔发动那场大洪水摧毁了我的家乡,用的就是操控风暴和云层对流的手段,我听说这两个家伙也是帮凶!还没等我找他们报仇,他们居然敢找上门来!”

加百列抽出战斧起身道:“阿蒙神,您这就要去斩杀普鲁利吗?无需您出手,神使自然由神使来对付,只需要堵住他的去路即可!”

阿蒙却冷笑着摇了摇头道:“如果你们谁都追不上他,而且每次都是逃的无影无踪,此人最擅长的速度也不会比我慢多少。他这么干,恐怕就是想引我去追,而且清楚只有我才能追得上他。我当初是在逃跑中将恩里尔引入的陷阱,阿达多想对付我,未必不会用同样的手段。”

众门徒也想到了这种可能,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这时阿尔忒弥斯将自己绿色的披肩与银色的护腕摘了下来递给阿蒙,又凭空抽出一支半月形的银弓道:“阿蒙,你何必要追他呢?我倒想看一看,那狂风神跑得能有多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