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5章 埃雷彼输掉赌约

尹南娜将阿蒙的手臂抓紧了:“我可不希望殒落的人会是你。已超脱永生的神灵,其实只要自己不卷入这些纠纷,就不会失去永恒的生命,这一点谁都明白,但有些事却回避不了。我未尝没有预感众神之战的序幕已经拉开,但却不愿意看见,所以也不愿意去想。”

阿蒙一翻腕握住她的手道:“你不去想,但有人不得不想,阿努恐怕早就想到了这件事,所以他才会用那种方式离开神国来到人间,我们虽不清楚他在做什么,但至少知道他在尽力尝试什么。”

尹南娜:“虽然阿努已经离开,但众神仍然要遵守誓言,你若主动攻击阿努纳启的冥府,众神不论愿不愿意帮助埃雷彼,但都不可能帮助你,连我也不能。”

而阿蒙将她的手握在掌心中揉摩:“我当然不会让你与我一起去攻击你姐姐的冥府,只要你把这个消息转告给阿努纳启众神,就已经是帮我!……其实我也无意伤害冥府女王埃雷彼本人,只是想拆了她的冥府,希望她能明白一些事情。……还有一件事我很好奇,埃雷彼是你的姐姐,但关系却非常不好,你们姐妹俩是怎么反目成仇的?”

尹南娜低下头弱弱的说道:“其实有很多事,我早想告诉你,但又怕你听了会生气。我和姐姐谈不上成仇,但是反目确有其事,是因为一个男人,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当年的尹南娜可真是个惹事精,就阿蒙认识她以来短短的经历,从吉尔伽美什到恩启都、再从狮子王到杜姆兹,麻烦事可从来没少过,关于这位女神的传说他也听过不少,没想到又冒出来一件。

阿蒙苦笑着一摆手道:“算了,如果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你还是别说了,我不想听!”

听阿蒙的语气不悦,尹南娜把肩一缩,竟像个小女人般将脑袋躲进他的怀里弱弱的说道:“你生气了吗?当然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但我还是要对你解释清楚,因为它还牵涉到另一位神灵。”

尹南娜讲述了好几百年前的一件往事,竟然还牵扯出一段三角关系来,故事是从神灵指引神使开始的——

除了像杜姆兹这种因为出身的关系、从小就会受到神系指引的人之外,大部分神使并非生来就能得到神灵的青睐,他们都是因为某一方面的成就或天赋引起了神灵的注意,这才会被指引成为神使,比如当年的贝斯特就是一只开启灵智的猫。

想将一体两面的力量修到高阶成就并不容易,神灵也不会白白的去浪费时间与精力,他们只会指引天赋或资质特别出色的人或生灵。其中最简单的一个办法,就是指引人间已有的大成就者,他们往往都很年轻又有把握通过本源力量的种种考验。

在传统的观念中,这种指引也是一种恩赐,指突破高阶成就并不是简单的传授修炼道路就可以的,也要耗费各种精力。人间还有一些人,虽然天赋极佳资质出众,但连神灵都会忌惮,比如吉尔伽美什或恩启都那种人,所以神灵也不会挑选他们做神使。

毕竟神使不仅是神灵的传人,而且也是神灵的仆从。不得到正确的指引,人间的大成就者很难获得“生生不息”的成就,最终也更难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

数百年前,亚述王国中就出了那么一位很合适的人才,他是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名字叫内尔伽勒,引起了阿努纳启众神的关注。埃雷彼看上了他,决定指引他本源的力量,身为冥府女王在人间是一种很可怕而恐怖的存在,埃雷彼也不想将这位美男子吓着,于是化身为一位凡间的姑娘去接近他。

如果用人间故事庸俗的讲法,埃雷彼的手段也很老套。这个小伙子在赶路时居然迷了路,黑夜里投宿一户亮着灯光的人家,那座房子里居然只住着一位年轻美丽的姑娘。内尔伽勒忐忑不安的说明自己在夜晚莫名迷了路,但他不是坏人,只想借宿一晚天亮便走。

姑娘却很热情的接待了他,给他搬来了椅子,内尔伽勒很客气的没有坐在上面。她给他拿来了酒和肉,内尔伽勒很感激的拒绝了,一位姑娘独自在家又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生活恐怕也不容易,他不想享用她家的好东西。后来她给他端来了洗脚水,内尔伽勒红着脸说不必,他并不想打扰她的休息,萍水相逢,没必要为他做这么多。

第二天早上,内尔伽勒想告辞的时候,却发现姑娘已经准备生火做饭,正在后院里奋力的劈着柴。她的身姿很美,可那柔嫩的双手挥着柴刀的情景却让人看着十分不忍,内尔伽勒于是就上前帮忙,劈完了柴火却发现姑娘家的木柴已经不多了。

姑娘招呼内尔伽勒吃早饭,然后便送他出门并祝他一路平安。内尔伽勒却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就走,反正也没什么事,何苦不帮助这个善良的姑娘呢?于是出门后并没有上路,而是拔出武士的佩剑去山上砍柴了,黄昏时才背着一大捆很整齐的木柴送了回来,顺手还打了几只野兔,于是这一天又没走成。

第三天该走了,可是早上刚一出门,山野里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内尔伽勒不得不又留宿在姑娘家。美丽的姑娘并没有因为陌生的客人不离开而厌烦,仍然很热情的招待他,把家里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并劝他不必着急,既然雨路难行,不如等天放晴了再出发。

这雨时大时小下了一连两天,第四天夜里睡觉的时候,内尔伽勒突然醒来,因为有寒冷的水滴滴在他的身上,原来是屋顶漏雨了。第五天天空放睛了,内尔伽勒却仍然没有走,他不能让这个善良的姑娘独自一人住在漏雨的房子里,于是在附近砍树劈成细木板,制作修补屋顶的材料。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天,姑娘则对他连声表示感谢。

第六天内尔伽勒爬上屋顶开始修房子,姑娘则站在下面给他递木板,两人合作的非常好,眉来眼去似乎都有春情萌动的感觉。他们累了一天终于把屋顶给修好了,姑娘做了可口的晚餐,答谢这位偶遇的英雄,内尔伽勒终于喝酒了。

明天应该告辞了,内尔伽勒不知为何心中十分不舍,而姑娘一边敬酒一边说道:“多谢您,我英俊的英雄!你已经为我耽误这么多天,明天就该上路了。今天修屋顶弄的身上都脏了还出了不少汗,晚餐后我给您烧水,好好洗个澡。”

半醉的内尔伽勒也说道:“我来烧水吧,拎大木桶打水可是个力气活,你今天也出了一身汗,也洗个澡吧。”

吃完饭喝完酒,烧水洗澡,内尔伽勒在行李中取出一套干净衣服换上,浑身上下形容不出的舒服。这时候姑娘开始洗澡了,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原来她看见一条虫子从木桶边爬过。听见尖叫的内尔伽勒挑开帘子冲到了姑娘身边,然后他就看见了那美丽的姑娘一丝不挂的从木桶中站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切不知道怎么发生的,他拥抱了她、吻了她、抚摸了她,她也伸出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热烈的回吻他。如腾云驾雾一般,内尔伽勒抱着身上还湿漉漉的姑娘进屋了,两人在床上抱在一起……缠绵了一夜。

这姑娘是如此的美丽、勤劳、善良,既然都抱上床了,两人的关系当然不同了,内尔伽勒决定将她带走,成为自己的新娘,当他几天前来投宿时可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奇遇!

这个姑娘当然就是埃雷彼,她本是来考验这位武士的,但是越看他越喜欢,到后来甚至改变了原先的想法,不再单纯为了指引一位神使,是她主动诱惑了他。内尔伽勒为人正直而诚实,但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人间小伙子,在山野中迷路却发生一段艳遇,他也喜欢这姑娘,根本就没有想到这是诱惑。

内尔伽勒准备和姑娘商量,想问她家里还有什么亲戚,他要带她走。而埃雷彼也在心里琢磨,怎样以某种方式指引这个小伙子本源的力量,让他成为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然而这两人都还没开口呢,到了第七天,姑娘的妹妹突然来了。

来者当然是穆芸女神,她是因为好奇同时也是出于恶作剧的心理跑来的。姐妹俩曾经说过,谁都可以来指引这位武士,能够发现合适的人选指引一位得力的神使并不容易,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赌约吧。埃雷彼先出现在内尔伽勒的眼前,随后情况却发生了变化,这位冥府女王并没有把内尔伽勒当成单纯的神使或仆从,真的看上了他。

穆芸女神上门,埃雷彼也不好立即点破,便告诉内尔伽勒这是她的妹妹。这天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身边有如此美丽的两位姑娘陪着喝酒,内尔伽勒的感觉就像做梦一般。

多喝了几杯之后,聊的话题就多了。内尔伽勒感叹道:“你们姐妹两人,都像传说中的女神一样美丽!”

埃雷彼开心的笑了,穆芸女神却趁机问了一个问题:“英俊的武士,难道你见过女神吗?如果女神降临人间想指引你,他们分别是青春与爱之神穆芸和冥府女王埃雷彼,你会选择谁呢?”

可怜的小伙子不明真相,带着醉意看着埃雷彼,随口就答道:“当然是青春与爱之女神……”

他的话还没说完,埃雷彼的脸色就变了,一跺脚化为一阵阴风卷翻屋顶冲天而去。根据神灵之间的约定,内尔伽勒既然当面作出了这样的回答,那么指引他的人就将是穆芸女神。除非穆芸女神同意,否则埃雷彼不能再指引内尔伽勒为自己的神使。

若是刚见面的时候,内尔伽勒答出这样的话,埃雷彼尽管不高兴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到了如今这个地步,穆芸女神却来了这么一手,埃雷彼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穆芸女神倒也没有横刀夺爱的意思,只是出于争胜的心理,开玩笑问了那么一句话。如果内尔伽勒就是愿意接受埃雷彼的指引的话,她当然也没必要阻挠。但冥府女王的脾气很大,既然心中不满,便当场发作就那么走了。

内尔伽勒被吓坏了,难以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穆芸女神赶紧变化出神灵的形像,向这位惊骇不已的武士解释了事情的经过。等回过神来的内尔伽勒意识到自己答错了话,他想去找埃雷彼解释,但冥府女王已不再见他了。

这便是埃雷彼与穆芸最初交恶的经过。至于那位内尔伽勒,穆芸女神也并未违反承诺,仍然指引了他本源的力量。后来内尔伽勒通过“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成为了阿努纳启众神的一员,可是埃雷彼仍然一直不见他。

……

阿蒙听完了尹南娜讲述的往事,感觉哭笑不得,皱着眉头道:“内尔伽勒是阿努纳启神话传说中的亡灵神,我一直以为他与冥府女王埃雷彼有什么关系,却没想到是这种关系。他竟然是你指引的神使而且获得了超脱永生的成就,这都好几百年了,埃雷彼一直没见过他吗?”

尹南娜低着眼帘说道:“埃雷彼的脾气,你又不是没领教过,当然说不见就不见了,几百年来她再没见过内尔伽勒。”

阿蒙皱着眉头追问道:“后来内尔伽勒成了你所指引的神使,再后来他成了超脱永生的神灵,那么你与他……?”

穆芸女神有点不安的赶紧解释道:“我就知道你听了这个故事会不高兴,但是别误会,我与他并没有其他的关系,只是指引他本源的力量而已。甚至因为这件事,我从未派内尔伽勒执行过任何任务。”

阿蒙终于笑了:“这件事,叫我怎么说你好呢?埃雷彼的脾气确实大了点,神灵嘛,一生气就是好几百年。但你当初做的确实也不应该,从旁观者来看,假如你也喜欢那个内尔伽勒,想试试他的心意未尝不可,或者抢在埃雷彼之前做些什么倒也无可厚非。可明知那种状况,还要……”

尹南娜摇着阿蒙的手臂打断他的话道:“我当然知道,是我做的不应该!所以我没告诉过你嘛。明知你会不高兴,但今天还是要说出来,就是想提醒你。内尔伽勒一直对埃雷彼心怀歉疚,如果你去攻打冥府,他一会去帮埃雷彼的。

是我指引他成为了神灵,在神系中我可以劝阻他,但因这种事劝阻他不去帮埃雷彼的忙,很有些说不出口。但是我若不阻止内尔伽勒去帮埃雷彼,你就将面对他,这可真的是两难。

内尔伽勒曾经是人间最高明的亡灵神术大师,你也许并不惧怕,因为我清楚你从贝斯特那里也得到了亡灵神术的传授,知道其中的奥妙。但你的门徒们若碰见了内尔伽勒,恐怕难以对付。我今天对你交待往事,就是想问问该怎么办?如果你想让我去劝说内尔伽勒不要插手,我这就去劝说。”

阿蒙伸手在她的后背拍了一巴掌:“我的女神啊,你可别再掺和了,内尔伽勒想要帮埃雷彼的话,就让他去吧!我只是有些奇怪,内尔伽勒的修炼既然是得自你的指点,而你并不擅长亡灵神术,他怎会成为一名亡灵神术大师?”

尹南娜解释道:“埃雷彼虽然不再见内尔伽勒,但后来却托智慧之神埃阿背着我转交给内尔伽勒一件东西,里面记录了亡灵神术的修炼秘诀和种种印证感悟。她对埃阿说,既然当初曾想指引内尔伽勒,就把这件东西交给他,也算完成了心中的承诺,不再欠他什么了。”

阿蒙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我能不能也请你帮个忙?如果内尔伽勒想去帮埃雷彼,你就让他去,并转告他一番话。”他并没有发送信息印入灵魂,而是伏在尹南娜耳边悄悄低语了几句。

这种交流方式可不像神灵之间的对话,尹南娜愣了愣竟有些没听明白,抬起头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阿蒙又凑到她的耳边,悄声说了一番话,隐约只能听见“当初是怎么把她抱上床的……忘了她是冥府女王吧,还把她当成那位姑娘……如果真有那个心,干嘛不再来一次?……说不定,就解决了……假如挨揍,那就挨揍吧……”之类的只言片语。

这是凡人交流所用的细碎耳语,尹南娜突然听明白了,她红着脸给了阿蒙一拳道:“你怎么这么坏!”

阿蒙却笑眯眯的答道:“坏吗?可我觉得是在做好事。”然后又轻喝一句:“这些话你到底传还是不传?”

尹南娜委屈的低下头道:“传!我转告内尔伽勒便是,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好。”

阿蒙摇头道:“我没生你的气,你的样子为何这么委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