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4章 欲望的尽头

莲花飞入阿蒙的眉心便消失不见,阿蒙怔住了,一瞬间仿佛不能思考,就算身为神灵有着那么强大的灵魂,也要竭尽全力才能勉强吸收与融合庞大的几乎无法想像的信息,一段时间内连动都动不了。

再看安·拉的指尖上空,那朵小小的莲花仍在缓缓旋转,仿佛根本就没飞出去过,刚才的那一幕好像只是幻影而已。他看着那朵莲花继续说道:“你一定听过人间的神话传说、那些云游诗人所记录的诗篇,据说伊西丝女神战胜了我,并让我说出了名字和真正的语言。现在,我就把那所谓的名字与真正的语言都告诉你。”

飞入阿蒙眉心又消失的那朵莲花幻影,是一种记录,与阿努打造的天命书简中所记录的内容性质是一样的,包含着迄今为止安·拉开创这个神国的一切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其中很多内容与感悟远远超出阿蒙目前的境界,他一时之间还印证不了,但这段信息留在了他的灵魂中,在将来修炼时可以逐步参照借鉴。

而安·拉还在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人间的传说很有趣,人们以自己所能理解的方式去演绎神话。实际上伊西丝也曾有过你此刻的经历,我将当时神国的一切信息以及我的修炼秘密全都告诉了她。阿努将天命书简交给阿玛特,也许与我那时的目的是一样的,我也希望有一个人能够取代我维持这个神国的存在。

伊西丝得到这一切之后,却立下誓愿要获得超脱于创世神的成就,可她失败了,千年修炼弃于一旦,永恒的生命也殒落无踪。但这条道路是可以成功的,因为奥林匹斯神系的宙斯已经印证了,只可惜它太难,甚至比凡人成为神灵还要艰难,我尚未参悟透彻该怎么去做。”

阿蒙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安·拉指尖上旋转的那朵莲花问道:“难道你也打造了与天命书简一样的东西?”

安·拉也看着那朵莲花点头道:“是的,它的名字就叫作太初莲花。”

阿蒙又问道:“您是什么时候打造的?”

安·拉微微一笑:“就是刚才!你带来的信息点透了我,我才了解阿努炼制天命书简的用意如此。谢谢你,阿蒙!”

阿努炼制天命书简用了近千年的时间,而安·拉打造这朵太初莲花却是一弹指而成。这倒并不意味着谁比谁更高明,安·拉与阿努同为最古老的创世神,其修炼感悟早已足够,也一直在思考着与阿努同样的问题,他听见阿蒙带来的消息,这千年修炼的印证瞬间凝结,一念之间便祭出了这朵太初莲花。

相比安·拉这样古老的神灵,阿蒙简直像个新生婴儿,眼前的一切都象征着未知的探索,他今天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忍不住又问道:“为何你与阿努这样的创世神,都会不约而同有一样的想法呢?”

安·拉从莲花上抬起视线反问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疑问,能否让我先问你一些问题,你不必回答只需思考。……首先,人间的帝王或英雄,他们所追求的极致是什么?如果一切愿望都能达成的话,又会是什么样子?”

这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命题,一个人来到世上,从最本能的欲望出发,他要吃、要住、要生存、要繁衍后代,但有了社会文明思考之后,这一切又会发生改变。比如像辛纳赫那样的帝王,他会想征服世界,那么征服世界的尽头是什么呢?——就是拥有整个世界!

现实欲望的尽头,就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你的。

这是谁也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就算是神灵也不能!可是创世神却能以另一种方式做到,就是于无中生有自己开创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并不是幻影,是永恒的真实!神灵能获得超越凡人之解脱,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如此。

如此说来,塞特指引埃拉赫特进行的一神教改革,将创世神安·拉奉为“唯一的神”,并将其余神灵都称为天使,也不是没有道理。

安·拉告诉阿蒙不必回答,果然就没有等他回答,又继续说道:“如果你对这个问题有过思考,就会明白创世神已经实现了欲望的尽头,并不会对处境有任何不满,也不会因为不满而想离开神国。已经拥有了世界,还想拥有什么呢?

但你是否知道,创世神的成就是如何取得的?那朵莲花印入你的灵魂,已经告诉你其中的修炼秘密。它与造物主成就的区别主要在于一种愿望与承诺。愿望就是开创这个世界,承诺就是指引神灵享受永恒的神国。

所以创世神不能离开而让这个世界消失,这是创世神为实现愿望所承诺的责任。我知道塞特也希望求证创世神的境界,但他连所作所为的后果都不肯面对,所以不可能获得创世神的成就!从你的经历来看,你是我所知的、最有希望突破这种成就的神灵。

而对于我或阿努而言,并不是对神国世界有什么不满,只是有追求另一种超脱的心愿,想知道那样的成就是何种存在的境界?”

听到这里,阿蒙若有所思的问道:“可您为何要将自己的修炼见知与灵魂印迹都告诉我呢?”

安·拉答非所问道:“对于我这样已取得创世神成就的神灵而言,已拥有整个世界。但某种意义上,世界也只是那朵莲花或那卷书简,我和阿努都想超脱莲花与书简之外,就像凡人成为神灵那样得到更大的超脱。”

阿蒙点头道:“是的,我理解你们的想法,可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安·拉又笑道:“阿蒙大将军,别忘了你在人间获得的称号‘伟大神灵荷鲁斯眷顾、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继承安·拉荣耀、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其中有一个名衔就是‘继承安·拉荣耀’。在伊西丝殒落之后,我一直在等待一个人,更确切的说就是等待你这样的神灵。

你与马尔都克一样是世间罕见的天才,最珍贵的并不仅是天赋,而且还拥有其他神灵所没有的经历。既然他能做到的事情,你也可能做到,更重要的一点,你与他不是同样的人。所以我想寻求你的帮助,不是现在,而是在将来!

在请求一个人帮你做什么的时候,你也要付出些什么。所以我也愿意帮助你,将我所知的一切告诉你。你是否拒绝我的请求并没有关系,我今天只是先做了该做的事情。”

这位创世神倒是挺有意思的,他有求于阿蒙,不论阿蒙是否拒绝他的请求,先给了阿蒙一位创世神所能给予的最大帮助!

阿蒙不得不在花瓣上站起身来行礼道:“尊敬的创世神,您究竟有什么事想请我帮忙?”

安·拉不紧不慢的答道:“我有两件事希望你答应,第一件事发生在第二件事之前,但第二件事是你答应第一件事的前提条件,否则我想你是不会答应的,所以要提前说清楚。根据我刚才提出的要求,你斩落塞特将是在拥有创物主的成就之后,到那时,你是否愿望加入九联神系并成为神域中的主神?”

这位创世神的话语伴随着一段信息,向阿蒙提出了两个请求——

第一个请求,如果阿蒙有朝一日成为造物主并斩落了塞特,安·拉希望他加入九联神系并成为神域中的主神。也难怪安·拉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因为阿蒙本人也曾说过类似的话。

那是在加百列奉埃居帝国的密令追杀阿蒙,在决斗中战败之后。阿蒙给罗德·迪克写了一封信,派使者送到海岬城邦,托这位城主再派人转交给埃居法老。他在信中说道:“想赎回加百列大武士,我开的条件,就是安·拉的帝国主神地位!”(作者注:相关内容详见181章“超出世人的想象”)

第二个请求,如果将来有一天,安·拉像伊西丝那样殒落或者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离开神国,希望阿蒙能够代替他这位创世神,维系九联神国的存在。

这不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届时阿蒙至少也要有创世神的成就,能将这个神国融入到自己的灵魂开辟的世界中。这种情况也就意味着,安·拉要将九联神国连同这个神系都交给阿蒙!

当然了,安·拉的目的不是为了放弃,而是在解脱一种束缚。他想追求更高的超脱境界,若难以通过考验便会殒落,但他还要完成对众神的承诺不能让九联神国消失,所以永远也无法立下誓愿,真正的迈出那一步。

这第二个请求,只有在阿蒙至少拥有创世神的境界、而安·拉又殒落的情况下才生效。假如真的到了那个时候,阿蒙在某种意义上就变成了安·拉,或者他的灵魂中融合了安·拉曾经的存在,因为他已经掌握了安·拉开创神国的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

“继承安·拉荣耀”的名衔将名符其实,阿蒙将继承传说中安·拉的“名字和真正的语言”。

听见安·拉的请求,阿蒙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在他当年仍是凡人时,对众神是怎么看的?他最恨的神灵当然是塞特与恩里尔,最亲近的神灵应该是阿尔忒弥斯与穆芸,最看不起的神灵就是荷鲁斯,所见过最强大的神灵是马尔都克。而真正曾让他发自内心敬佩的,却是那早已殒落的伊西丝。

从凡人的角度来看,安·拉提出的请求倒很像是在交待后事。阿蒙若已取得创世神的成就,而安·拉殒落或消失,他倒未必不愿意继承这个神国。但阿蒙却没有着急答应或拒绝,沉吟了片刻说道:“请您让我再想想,等到我斩落塞特之后再给您答案,好吗?”

安·拉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回答,微笑着说道:“你现在给我答案也没用,当然要等到那个时候。……阿蒙,我能不能多问你一句,在你成为神灵之前是否想过,成为神灵之后要做些什么呢?”

在这位创世神面前,阿蒙眯起眼睛回想这个问题。早在他成为神灵之前,行走在叙亚沙漠中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时,就曾发下誓愿——

“如果真的有一天,当我将渡过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我的愿望不是加入或建立那样的神系、成为那样的神灵。我希望建立一个信念中的家园,它可以指引所有向往的人,而不是由神灵特意去指引谁。所谓神灵不再是神灵,只是人们信念中的神明,人们可以在生命中选择天国般的家园,或是去承受内心中地狱般的煎熬。这便是我成为神灵的愿望,脚下的道路最终要通向那里。”

如此看来,他注定与别的神灵有所不同,要想完成誓愿,至少也要有创世神的成就,而且要超出创世神的成就。也就是说他可以答应安·拉的请求,因为在他的誓愿中,修炼求证的道路将超越与包容这些。

除了这个誓愿之外,阿蒙还曾发誓要做一些事情,包括斩杀塞特、惩罚恩里尔、帮助穆芸、寻找玛利亚、拆了埃雷彼女王的冥府等等,还真不少!

安·拉仍然没有等待阿蒙回答,意味深长的又说道:“有些事你恐怕已经做到了,而有些事你还需要努力,另一些事你已经可以做但还没有做,那就去做,这也是一种求证。”说完话这位创世神一挥手,便从阿蒙的眼前消失了。

阿蒙又出现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那极远又极近的地方仍是一条金色的河流,河流的尽头还是那朵硕大的莲花和花心中一轮红日。阿蒙向着九联神国行了个礼,转身一步踏出不生不灭的永恒,再度降临人间。

安·拉最后的话倒提醒了他一件事,他曾经发过誓,有朝一日要把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给拆了。如今阿努纳启神系的创世神阿努不知去向,一位主神恩里尔殒落,另一位主神马尔都克脱离了神系,正处于混乱无主的状态中。

阿蒙想要动手拆冥府的话,正是完成愿望的最佳时机,先把这个心愿给了结!

……

尹南娜在玫瑰园中见阿蒙回来,听说了他在九联神国的经历,自然是又惊又喜,但得知他扬言要拆了埃雷彼女王的冥府,不无担忧的说道:“安·拉让你在取得造物主的成就后再去找塞特算帐,这其实也是我的建议,但我清楚你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不好说出来。现在这样,我多少也放心了。……但你想拆了埃雷彼的冥府,知道那么做意味着什么吗?”

阿蒙点头道:“我当然清楚那意味着什么,它可能会让阿努纳启众神表明立场,我也想知道究竟有谁会出面帮助埃雷彼来对付我?我想拆了埃雷彼的冥府自有原因,你应该很清楚恩怨始末,而我那么做并非是单纯的报仇,也是因为这个世上不应该存在那样的冥府!”

尹南娜眉头紧锁道:“埃雷彼在阿努纳启众神中的人缘并不好,但若是帮她对付你的话,阿达多一定会出手的,他正愁没机会找你算帐呢!”

阿蒙冷笑道:“这样正好,我打算提前把消息放出去,就让埃雷彼等着我来吧!阿努纳启众神也一定会听说这个消息,有谁会与我做对,那么现在就站出来,也省得让我天天惦记着!”

尹南娜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道:“原来你是想通过这件事看阿努纳启众神的表态,分清谁是你的敌人,所以要在攻打冥府之前就把消息散布出去?”

阿蒙接着点头道:“是的,当年身为一个凡人,我从未开罪过恩里尔,可是恩里尔又对我做了什么?我甚至没跟阿达多打过交道,可是阿达多一定要对付我。我甚至不太清楚还有哪些神灵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使绊子,不如现在就把态度表明。”

尹南娜忧心忡忡的说道:“我怎么有一种众神之战又要开启的感觉?”

阿蒙用手抚着她柔软的腰肢道:“我的女神,你难道还没看明白吗?自从恩里尔想斩落我,却又被马尔都克斩落的那一刻起,众神之战便已经开启。我虽没有经历千年之前的那一次众神之战,却有一种预感,这一次的众神之战要比那一次的规模大的多,甚至会成为各个神系之间的纷争。不仅有神灵会殒落,甚至还有神系会消失,这恐怕是很多神灵都难以想像的。”

尹南娜的声音竟有些发颤:“恩里尔已经殒落,还有哪位神灵会殒落呢?”

阿蒙轻描淡写的说道:“可以预见的将来,在我与塞特之间,必然会陨落其中的一位!别忘了塞特是如今九联神系的主神,如果大陆上两大神系的主神全部陨落的话,难道不预示着卷入各个神系的众神之战吗?我也身在其中,成为这纷争的一部分,明知如此,可我也必须去做一些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