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3章 太初莲花

在阿蒙早年所指点的传人中,亚伯是他非常喜欢的一位,如果将来有机会,阿蒙也不介意指引他为伊甸园中的神使,但亚伯却已经没有这个幸运,阿蒙也觉得很遗憾。当阿蒙了解到亚伯的死亡真相之后,一直没有闲暇去理会这件事,如今该隐随使团竟然到了撒冷城,本打算去九联神国的阿蒙临时改变决定,先去把这件事处理了。

阿蒙没有在都克平原现身,而是等到该隐返回巴伦境内、夜宿阿卡德镇的时候,他才开口说话。

该隐睁开了眼睛跳下床,跪伏于地诚惶诚恐的答道:“是您吗?我的恩人、我的老师、指引我的神灵!我一直在日夜盼望着您的出现。”

阿蒙的声音冷冷的答道:“日夜盼望我的出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几乎能看到你的灵魂中冒出了黑烟!你明明进了撒冷城,却连我的神殿都不敢进去,也从未向我祷告。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一句,你的弟弟哪里去了?”

该隐还心存侥幸,以哀伤的语气答道:“他已经死了,就在当年乌鲁克军团与您的大军交战时阵亡。但无论是已逝去的他还是仍然活着的我,从来都不敢责怨您。我只是觉得悔恨,没有完成对父亲的承诺,不能时时刻刻都守护着他。”

阿蒙的声音也变得哀伤:“该隐,我曾经救过你,传授了你一体两面的力量,而如今再见你时,你竟然连说话时都封闭了灵魂,不想让我窥见你真实的想法。你已经拥有高阶成就了,能够做到这一点,却是在我面前!

我看见亚伯的鲜血在大地上流淌,仿佛是在向我哀告。我已知道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如果他真的死于敌人的刀枪,我会觉得遗憾,但并不能多说什么。可是他肋下中的那一记攻击,分明是我所传授的力量,由他的哥哥施展!我有我的责任,可你又为何会变得如此残忍无情?”

该隐的脸上立时失去了血色,抬头呼喊道:“神灵啊,不是这样的……”

他在大声的辩解,看上去仍然跪在原地向着神灵说话,留下的却是一个信息幻影,本人已化为一道暗色的血光穿过窗户飞遁而去,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夜色里。一道金光洒向阿卡德镇外的郊野,身形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该隐突然感到一阵灼热的刺痛,就地一滚消失在泥土中。

他跑的很快,但阿蒙的金光已在他的灵魂中留下了烙印,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回荡:“我不知你修炼了何种力量,竟然得自我所指点的源头,能与这黑夜融为一体。我便给你一种惩罚,你将永远生活在黑暗中,日出的光明会将你化为灰烬!就算在那无穷无尽的黑夜里,你也将面临无穷无尽的追杀。”

天空上,明月夜站在阿蒙身边一皱眉道:“他跑的可真快,一眨眼就不见了!就连号称暗狼神的我,此刻都失去了他的气息。他就似融化在黑暗中,这是什么神术,我从未见过,是您教他的吗?”

阿蒙的神色也很惊讶,摇了摇头道:“我当年确实指点过他,但他如今修炼的力量我却没见过。这世上正确的道路可能都通往同一个不生不灭的永恒,但错误的道路谁也不知通往何处。看来在他听说我成为神灵之后,也向往永生,却不知摸索出了怎样的路径?”

明月夜问道:“神灵啊,您叫我来,就是想刺杀这个人吗?”

阿蒙点头道:“我也遵守众神之间的约定,不想直接对一个凡人出手。你既是大陆上最好的刺客,那此人就交给你了,这是明夜和暗夜的争斗!我会继续指引你如何控制与使用那狂暴的力量,它甚至可以成为一种传承,你的传人将永远追杀那所谓黑暗的永生。这便是我交给你的任务,如果你做到了,再来找我。”

明月夜在云端上向阿蒙行礼,纵身跳到黑暗的原野中,像一头敏捷的野兽去追踪该隐的痕迹,很快也消失在夜色里。阿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一步踏入不生不灭的永恒中。

……

处置该隐只是一个小插曲,阿蒙这一次离开伊甸园主要目的是去造访安·拉的九联神国。当他尚未成为神灵时,便砍倒了埃居十几个城邦主神殿中塞特的神像。塞特目前虽然还是九联神系人间神域中的主神,但他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已随之崩塌。

任何事情都是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的,总有一天历史会被淡忘,只要塞特还立在那神坛之上,神话传说甚至也会被篡改。但阿蒙却不想给他这个喘息的机会,当年阿蒙刚刚成为神灵之时,塞特与恩里尔就守在罗尼河的入海口处企图斩落他。

如今恩里尔已经殒落,阿蒙怎会放过塞特?想当年他尚未成为神灵时就没怕过他,而如今已成为超脱永生的神灵,力量又比当初强大的多,更不可能会怕他。但是想找塞特必须要去九联神系的神国,除了报仇之外,阿蒙更想见见另一位传说中的创世神安·拉。

他已知道安·拉降临了什么样的神谕,命令九联神系的众神使不必再去管阿蒙,这件事让塞特自己解决,这让阿蒙很好奇,也想当面说一声谢谢。

想去九联神系的安·拉神国并不难,阿蒙所修炼的最重要的神术就是得自伊西丝神殿的秘藏,当年正是依靠“伊西丝之守护”才成功渡过了最终的考验。那枚由历代圣女所炼化的众神之泪已经与他的身心奇异的融合为一体,只要他催动金光中所包含的誓愿,想去那里的话,自然会获得一种指引。

阿蒙踏入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在空无一物的虚空里一挥手,笼罩着身体的金光挥洒,形成了一条金色的光带仿佛通往不知名的无穷远处,而那光带的尽头仿佛又在眼前。好似一条不停从“过去”流淌向“未来”的金色河流,而阿蒙站立于“现在”不动,迎接那源头的到来。

虚空里出现了一朵硕大的太初莲花,就像拢在一起的双手张开,花心上捧着一轮红日,那金色的河流便是从日轮下的花心中涌出。

阿蒙在一无所有的时空中突然看见莲花与红日的出现,灵魂中的景象与身心中所见在此刻并无区别,笼罩在身体上的金光受到一种指引感召,极远处的红日突然变得极近,将阿蒙吞了进去。

身形被红日吞噬,感觉却不是火热,眼前陡然一暗又是一片光明,竟然出现在一片似曾相识的山河世界中。这里的景象酷似埃居帝国北境罗尼神河上游一带,蜿蜒的罗尼神河穿过山地,形成一道道瀑布,最后流入平原河谷中,那本应是沙漠的地方却成为一片美丽的草原。

阿蒙出现的位置正是这条河流第六道瀑布的上空,这里沿河两岸山谷中分布着一座座宫殿,与人间的九联神宫格局很像,只是空间距离要广袤的多。看样子这里是人间的白天景像,光线柔和丝毫不刺眼,仿佛将万物包裹不留下一丝阴影,抬头却看不见太阳而是一片星空。

他一出现在九联神国,就听见下方的某座宫殿里传来一个愤怒与惊恐的声音:“阿蒙,这是阿蒙,他怎可以出现在九联神国中!”

在不同的宫殿中又传来好几位神灵的声音:“他既然能够来到,就是可以来到!”

塞特仍然喊道:“可是他并没有加入九联神系,不是此神国中的神灵!”

又有一个嘲笑的声音说道:“阿蒙当年也不信奉你这位天使长,可一样进入神殿砍翻了你的神像!神国并不能阻挡神系之外的神灵到来,只要他能领悟这个神系在人间指引的信念。阿蒙是安·拉的客人,用不着获得你的邀请。”

阿蒙听见了塞特的声音,怒意升腾正要飞扑而去逼他现身,众神的话语却突然隐去。这片神国的山河开始移动,阿蒙仿佛成为这片天地中唯一静止不动的存在。天地的移转瞬间把他带到了那条河流的源头,等一切景像都重新静止之后,阿蒙看见了一朵硕大的莲花。

这朵莲花与他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看见的那朵太初莲花几乎一模一样,神国中的那条罗尼神河便是从花心中流淌而出。花心上原本是那一轮红日的位置,此刻端坐着一个人,向着他点首微笑道:“我就是安·拉,九联神系的创世神。阿蒙,我一直等你,而你终于来了!”

阿蒙站在河流上的虚空中,与花心里端坐的安·拉是面对面,好像一步就能迈过去,但这短短的距离在灵魂中却又显得无限远,仿佛永远也到不了那花瓣上。这朵莲花之外有一个看不见的混沌漩涡,正是阿蒙感到无法接近的原因。

阿蒙向安·拉行礼道:“尊敬的创世神,没想到你的样子会如此年轻!”

花心中端坐的安·拉,看上去竟然是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他的样子很俊美,肤色微棕,阿蒙甚至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头戴着一顶高冠,高冠顶端是一轮太阳装饰。在他的身形之外便是那混沌的无形漩涡,仿佛分不清光明与黑暗,以神灵的侦测神术扫过也没有任何感知,只能穿越这一片未知看见这位神灵。

听见阿蒙的话,安·拉笑了:“你觉得好奇或者是惊讶?我与阿努恐怕是天枢大陆上所诞生的最早的神灵了,我们分别创立了最古老的神系。你所看见的我的容颜,便是神灵的心境。”

他又抬手一指河流两岸的神国道:“从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辟灵魂世界,无中生有展开时空山河,就像一个人从孩提走向童蒙,睁开眼睛去看大千世界,学习、感知、领悟、创造出一切。你如果早两千年来,会看见我的样子还是一个孩子,眼神中充满着好奇,仿佛一切未知皆有可能。”

阿蒙点头道:“原来如此!您刚才说一直在等我,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吗?我是为了塞特而来,你应该知道我的目的。”

安·拉不动声色的说道:“未经我的允许,任何神灵都不得在我的神国中争斗,但塞特是自己惹了这些事,也应该让他自己去承担后果。我会给你一个机会与他单独解决,但你不要忘了一件事,你想斩落他也要做好自己被斩落的准备。”

阿蒙答道:“在我尚未成为神灵时,就早已做好了这个准备,只怕塞特不肯承受这个代价。”

安·拉点头道:“是的,我了解塞特。你宁愿冒着被斩落的风险也要斩落他,但他却不想因为你而失去永恒的生命,哪怕有一丝可能也不愿意冒险。我知道他的愿望,他想成为另一位创世神,可是这个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你的来到就是他所作所为的后果,如果连这一点都不能面对,如何追求更高的境界?

若想让我同意你在神国中与他决斗,也必须有一个条件,就是你本人有造物主的成就。否则的话他逃出神国,你也很难把他揪出来。但你若有了造物主的成就,不论他在何地,我都可以指引你瞬间找到他,我毕竟是开创这个神系的创世神,指引了神系中所有的神灵,还是能做到这一点的。”

阿蒙愣了愣:“您为何要提出这样一个条件?”

安·拉:“你来到我的神国,企图斩落我的神系中的一位神灵,难道自己不应该付出努力与代价吗?我降下神喻让人间所有神使不要再为难你,而你如果在神国之外别的地方与塞特决斗,则与我无关。”

阿蒙解释道:“我并不认为您在为难我,恰恰相反,我认为您甚至在帮助我,我也想表达感谢。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你为何要让我成为造物主?”

安·拉又笑了:“塞特的所作所为,对九联神系造成了伤害,我虽不能离开这里,但也知道人间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些流传的关于你的故事。你已成为神灵,拥有永恒的时光,只要有誓愿,完全可以等到那一天。你连被斩落尚不畏惧,难道还畏惧追求更高的境界吗?”

阿蒙摇了摇头道:“请恕我仍然不太明白,您为何希望我追求更高的境界?”

安·拉不紧不慢的说道:“正因为我了解你的经历,所以对你很好奇也很关注,或许你正是我所等待的那个人,也是阿努所等待的那个人。当你成为神灵站在我面前时,我更加确信这一点!据我所知,你没有加入阿努纳启神系,但阿努与我一样会想找你谈谈的,难道你没有见过他?”

成为神灵以来,阿蒙还是第一次有一头雾水的感觉,他不解的反问道:“尊敬的创世神,您难道不知道阿努已经离开神国了吗?”

这回轮到安·拉露出了震惊之色,竟然从莲花上站起身来。环绕莲花的无形混沌消失了,阿蒙只觉得眼前一花,突然就站在了安·拉的身边。原来是那朵莲花莫名舒展,一片花瓣伸开到了他的脚下,把他接引了过去。

安·拉做了个手势,请阿蒙坐在花瓣上,用恳求的语气说道:“请坐下说话,阿努怎会离开神国?我请求你把所知的一切都告诉我。”

阿蒙将自己所知的有关阿努的情况都告诉了安·拉,这一切信息都是穆芸女神转述的,神灵之间的交流自然神奇,安·拉也似亲身经历了阿努纳启神国中所发生的那一幕,他端坐在莲花中竟陷入了沉思。

阿蒙有些好奇的又问道:“您与阿努是同样古老的创世神,怎会丝毫不知他的消息?”

安·拉从沉思中抬起头来叹息道:“就连阿努纳启的众神都不知情,我又怎么可能知道?我不能离开九联神国,自然也不可能去阿努纳启神国拜访他。我身在神国也能了解人间所发生的一切,通过神像的眼睛以及人们对我的祷告,还有众神融入神国的灵魂印迹。你的故事在人间以及众神中流传,我当然清楚,但阿努的事情却不可能有人提及。”

说完这番话,安·拉眼望着不知名的虚空,又似喃喃自语道:“同为天枢大陆上最古老的创世神,阿努倒是比我先走一步,他竟然用了这种方法,可能是回避考验的另一种尝试。这也许是一条弯路,但不尝试之后他也是不会明白的。”

说话间安·拉抬起了一只手,伸出了一根手指。阿蒙眼中露出了惊异之色,只见安·拉的指尖上空凭空出现了一朵巴掌大小的莲花,与他身下的莲花是一模一样的,还在虚空中缓缓的旋转,花心上托着一轮小小的红日。

阿蒙的惊异还不止如此,这朵莲花出现,安·拉随即一弹指,它竟旋转着飞向了阿蒙的眉心。阿蒙没有闪避也没有反抗,在这个世界中安·拉掌握着创世的规则,施展任何手段都是随心所欲,而且阿蒙也没有感应到他有丝毫的恶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