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2章 铁甲兽在飞

阿蒙应该知道伊索和约书亚在做些什么,也知道民间在流传什么样的故事,却并非是他想过问的事情。伊甸园中的众天使也清楚这些事,反而觉得很有趣,尤其是林克,到撒冷城的时候没事还和伊索在一起编排故事。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军政大事。洛华德成为恩里尔城的城主之后,首要任务是补充巨人军团的兵源,并组织了更庞大的后勤队伍。这一切多少都是利用洛华德家族的影响力进行的,而征集人员和物资可是个得罪人的差事。

如今已不是辛纳赫大帝统治的时代了,如果恩里尔城胜利在望,自然有的是人愿意为建功立业做出贡献,可如今的恩里尔城处境明显不乐观。

力量对比此消彼长,撒冷城兴旺强盛之后,采用了一种“冷战”的策略,不仅收回了属于都克镇族人的传统矿场,而且沿着亚述高原山脚下的矿脉开辟新的矿山,逐渐蚕食恩里尔城的战略空间,形成了从侧后方迂回包抄的态势。

撒冷城的势力范围越来越逼近穿越亚述高原通往恩里尔城的补给路线,一旦有冲突的话,很容易就把他们的后援截断,恩里尔城实际上被盯的死死的动都没法动。恩里尔城也开垦了土地,但是它的物产仅仅够维持这个城邦居民的生存而已,更多的战略物资还需要从亚述本土补充。

恩里尔城当年是做为一个进攻据点建造的,只有在扩张壮大中才能发挥它的作用,当战略态势改变之后,防守维持却成了一种无谓的消耗。想放弃的话又可惜,但不放弃并没有利益反而每天都要承受损失。

撒冷城并不着急开战,只是采取了一种封锁限制的策略,就自然能将恩里尔城熬到受不了的那一天。

伊甸园中的神使们,也获得了跟随阿蒙以来难得的闲暇时光,这一年过的非常快乐与祥和,而且又增添了一名神使,就是谣里奥。谣里奥早就想进入伊甸园,但一直等到阿蒙神从玫瑰园返回之后,才正式接受了指引。

谣里奥进入伊甸园,是在他召唤兽的身份得到解脱之后,这又与另一件喜事有关,就是米迦勒·海鸥娶了西莉娅公主。一位地位崇高的大神术师、高贵的王国公主怎么能嫁给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呢?这样的婚姻依常理而言,将受到哈梯王室的反对。

但西莉娅做事倒很干脆,派人给亚设国王送了封信,内容大致如下——我要嫁给米迦勒·海鸥,他是阿蒙指引的神使,如果您反对的话,我会请求阿蒙神亲自与您谈谈。

亚设国王见到这封信立刻派出了使者,不仅同意这门婚事而且还送上了丰厚的嫁妆。在他看来,海鸥作为神灵的使者,身份与公主足够相称,而另一方面,亚设可不敢让阿蒙神亲自来找他谈。阿蒙如今已有“人间帝王杀手”的称号,不论这是不是一个玩笑,已成为国王的亚设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自不敢轻易以身相试这位神灵的神迹。

西莉娅一出嫁,就意味着成了海鸥夫人,但海鸥这个姓氏代表的是出身,西莉娅是人而不是海鸥,所以又给自己起了个姓氏叫若水。其寓意很明显,如果米迦勒是海鸥,她就像托起海鸥的水波,在伊甸园中的名号就成了西莉娅·若水。

林克是一个喜欢赶时髦的人,穴居野人出生的他自然没有什么姓氏,于是也声称自己的姓氏就是林克,然后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乌利尔,自称乌利尔·林克。

海鸥娶西莉娅的时候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解开与谣里奥的灵魂契约,将这只魅惑人鱼从召唤兽的身份中解脱出来。谣里奥当年来到大陆成为西莉娅的召唤兽,是他自愿的,否则以他的强大,西莉娅很难降服并与之签定灵魂契约。而如今海鸥要求西莉娅释放谣里奥,谣里奥也愿意,毕竟际遇已不同。

谣里奥来到伊甸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也修炼了那一对天使的翅膀。当他以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形召唤出洁白的羽翼时自然很好看,可是当他现出魅惑人鱼的原形,还长着那对大翅膀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滑稽了。

但谣里奥却不觉得自己的样子滑稽,因为还有云梦垫底呢。古往今来,可曾看见过一只铁甲兽张开双翅在天上飞?今天就看见了,旁边还飞着一只人鱼,他们都是一样的翅膀!

这两位奇形怪状的天使飞出伊甸园,扑扇着翅膀飞过幼底河谷,在山地边缘落下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恰好拦住了一个人,正是阿努纳启神系的暗狼神明月夜。恩里尔殒落后,明月夜也面临着重新的选择,是脱离神系还是接受另一位神灵的指引?

对于神使而言,当然希望继续留在神系中接受指引,火焰神基比尔、灰烬神努古斯等人都重新接受了风暴神阿达多的指引,仍然是阿努纳启神系的神使。而另一方面,明月夜修炼的力量非常特殊,是将一种可以变化与控制的狂暴融入身心,必须得到指引才能继续修炼下去。

恩里尔殒落之后,那个莫明其妙的陷阱最终也被查清了来历,原来竟然是当年的明月夜布置的!明月夜两次刺杀阿蒙没有成功,还差点被打成废物,在后来重要的战斗中丝毫没有发挥作用,已被阿达多厌弃。

明月夜成了一位被神系放逐的神使,这世上谁还能够指引他?而且他还听说阿达多心怀愤恨,有可能还会惩罚他,那么这世上还有谁能庇护他?这位暗狼神只能想起阿蒙神,除了阿努纳启神系的诸神之外,他也只与这位神灵打过交道。

明月夜想起了与阿蒙曾经的约定,于是来到撒冷城向着阿蒙神祷告。因为阿蒙曾经答应过,当明月夜恢复了巅峰状态,可以再度来找他决斗,但在此之前,明月夜不许伤害阿蒙的门徒和撒冷城中的民众,这是阿蒙给他的一个从使命中解脱的机会。

明月夜遵守了这个约定,却以此为契机向阿蒙发出召唤,提出放弃决斗的请求,并希望接受阿蒙神的指引!

他曾经与阿蒙动过手,知道阿蒙也掌握那狂暴的力量,而如今阿蒙已经成为神灵,那就说明阿蒙了解这种力量修炼获得最终超脱的路径,能够指引他的人恐怕只有阿蒙神。阿蒙恰好离开玫瑰园返回伊甸园,听见了明月夜的祷告,于是派出两位门徒来见他。

见到明月夜之后,云梦却歪着脑袋打量了他半天,气哼哼的说道:“你就是那个暗狼神,号称大陆上的第一刺客?当初就因为你,我在黑火沼泽里钻了大半个月,可惜没找着!你既然刺杀过阿蒙神,今天还有脸来请求他的指引?”

谣里奥也在一旁喝道:“想当初我也被派去守黑火沼泽的商道了,就是为了防范你这种人捣乱,辛苦了大半年啊!”

明月夜赶紧躬身道歉:“当年的所作所为,给二位添麻烦了,我愿意以今后的行动来补偿!今天来就是想请求阿蒙神的原谅,并发誓接受他的指引,与二位一样,成为阿蒙神的神使。……有一件事你们并不清楚,我并不仅仅是恩里尔所指引的神使,也像召唤兽一样与他签定了灵魂契约。刺杀阿蒙神是恩里尔的命令,并非我的本意!”

一听这话,谣里奥露出了几分同情之色,而云梦却仍然板着脸呵斥道:“这并不能为你的罪责开脱!事情是你做的,就要承担其后果,不能因为有人指使就免除你的责任,身不由己可以理解,但不等于它没发生!……阿蒙神让我们来问你,你为何要提出这样的请求?”

明月夜答道:“我所修炼的是一种狂暴的力量,就像身心中潜伏着一头随时爆发的猛兽,如今只有阿蒙神能够指引我。据我所知,只有他才真正掌握这种力量的奥妙。”

云梦冷笑道:“只有阿蒙神才能指引你所修炼的力量,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与阿蒙神无关!阿蒙神也可以指引其他人,为什么偏要是你?”

谣里奥在旁边小声问了一句:“明月夜,阿蒙神还让我们来问你另一个问题,如果他拒绝,你打算怎么办?”

明月夜的眼中掩饰不住失望与遗憾的神色,朝着幼底河谷的方向拜匐于地道:“阿蒙神啊!就算您拒绝了我的请求,我也要请求您的原谅!我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基比尔神与努古斯都接受了阿达多的指引。我了解他们,因为曾经伤害过您所以更加忌惮您的存在,正在蛊惑阿达多继续与您为敌。”

这时,阿蒙的身形突然出现了,开口说道:“谢谢你给我带来这个消息与好意提醒,虽然我已经知道。你想请求我的原谅,那么就为我做一件事情,跟我来吧!”

见阿蒙神亲自现身,云梦与谣里奥都退到了一旁,阿蒙命这两位神使返回伊甸园,自己则带着明月夜离开了。阿蒙本没有打算见这位暗狼神,但因为另一件事情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带着明月夜去见另一个人。

……

巴伦王国的大神术师该隐没有想到辛纳赫竟会遇刺身亡,万幸的是,他虽然曾被亚述帝国所收买,企图混在杰凯刺杀小茜公主的行动中陷害冯纽王子,但这件事最终没有暴露,他隐藏的很好。

冯纽王子继位之后,杰凯不仅没有受到惩罚,而且成为了王国的三位大祭司之一。该隐在表面上是一直支持冯纽的,杰凯也向国王冯纽一世举荐了该隐。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像该隐这种出身民间的大神术师没有复杂的派系背景,更应该受到新君的提拔重用。

杰凯其它的举荐,冯纽一世都恩准了,唯独对提拔该隐的建议迟迟没有表态。该隐等了很久才等到冯纽一世单独召见的机会。冯纽一世口头表彰了他的成就,并说了很多嘉许与勉励的话,最后让他去执行一个任务,如果完成的好,自然会得到应有的奖赏。

这个任务与阿蒙当年在伊西丝神殿所接受的任务差不多,也是到都克平原去考察,但方式不一样。

简单的说,冯纽一世要派出一个使者团,对哈梯王国边境的布达米亚城邦、美索城邦进行友好访问,随行的还有哈梯国内各商行的代表。这自然也是一种推进贸易往来的活动,考察两国之间可以合作的各种机会,在外交上很有象征意义。

这个使者团的最后一站也将到达撒冷城邦,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地。如今风水轮流转,撒冷城一带又成为大陆上最重要的精铁与神石产地,还拥有大陆上最好的工匠,很多物产都是哈梯王国目前需要的。

使团由一名外交官率领,该隐是跟随使团的神官。他的地位很高贵也很特殊,是内部的监督者,负责监督这个使团所有成员的活动。冯纽一世还另外交给他一个任务,那就是考察都克平原的风土人情、各城邦的发展状况,有重要信息都以神术记录下来。

一想到撒冷城是阿蒙神的地盘,该隐心中有一个隐藏多年的秘密被触动,他本能的不想去,可是冯纽一世已经下令,他必须接受这个任务!

出访的这一路上,该隐所在的使团受到了很礼貌的接待,就算到了撒冷城也没有任何异常的状况,他所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结束访问、完成任务之后,使团离开了撒冷城邦,该隐终于松了半口气。等离开都克平原渡过幼底河回到巴伦王国境内时,该隐终于彻底放心了。看来阿蒙神要么是早已遗忘了他,要么就是根本不在关注他。

渡过幼底河之后,到达基什城邦主城还有三天的路程,第二天晚上,使团就在阿蒙与梅丹佐曾经到过的阿卡德镇上休息。身为王国的高级祭司、一位大神术师,该隐当然住在镇上神殿最好的房间中。

这天夜里,该隐仍然向往常一样坚持着每日不断的冥想修炼,血脉中似乎有一种力量蠢蠢欲动,这是他在阿蒙离去后自行摸索与掌握的一种力量。

虽然阿蒙没有继续指点他一体两面的力量,但该隐听说阿蒙的身份是一位神灵后,也猜测到真相,其实阿蒙是由一位凡人修炼成神,而并非人们所传说的那样是一位神灵来到人间。他当年也得到了阿蒙的传授啊,如此说来,他所探索的道路也可能通往永生的境界,“永生”已成为这位该隐的誓愿。

在冥想中刚刚感受到血脉中的力量涌动,仿佛包含着某种饥渴的欲望,灵魂中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该隐,你还记得我吗?”

这个声音让该隐永生难忘,说话者就是当年他和亚伯在农庄里曾帮助过的那名魔法师,也是在幼底河上救了他们兄弟俩以及满船人性命的恩公阿蒙!阿蒙传授了他们兄弟俩一体两面的力量,在他们唤醒这种力量后便离开了。

后来他们兄弟俩以神术师的身份得到了乌鲁克城邦的任用,还加入了吉尔伽美什麾下的神官卫队。吉尔伽美什训练的那支神官卫队,成员都出身于没落的普通贵族,而且都有中阶神术师的成就,吉尔伽美什让他们像武士那样去修炼低阶体术,成为可以携带武器冲锋的骑士,是战场上一支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

该隐与亚伯兄弟俩由于修炼的是一体两面的力量,成为中阶神术师之后,自然也就拥有了中阶体术的成就。他们没有泄露这个秘密,但在神官卫队中表现的极为出色,受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褒扬和重用,同时还成为了乌鲁克神殿的祭司。

在红岬防线的大战中,阿蒙率领的埃居大军与吉尔伽美什率领的乌鲁克军团有一场激战,吉尔伽美什的神官卫队向阿蒙的亲兵卫队发起了冲锋。一轮骑兵穿插交战再度收拢队形后,该隐安然无恙,亚伯却已经倒在血泊中。

在作战之前,兄弟俩还发生了一场争执,因为他们知道对方的主帅就是自己的恩公阿蒙,他们身怀一个秘密,就是一体两面力量的修炼秘诀。(作者注:详见本书133章“战场上的对话”结尾部分。)

万人混战的场面,一个人的倒下也许并不引人注意,混乱中甚至很难分辨亚伯是死于何人的刀枪。但是阿蒙当时注意到了这两兄弟,后来也在神官们记录的战场信息中仔细观察过那一幕,场面却非常混乱看不清楚。

当阿蒙成为神灵之后,此生经历的一切往事已明晰无比,甚至能像回放一样去“观察”自己所认识的每一个人、经历过的每一件事,这便是神灵与凡人所不同之处。阿蒙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亚伯在发起冲锋时中了哥哥很隐蔽的暗算,那才是他阵亡的主要原因,当时战场上几乎没人能看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