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41章 圣经

直到今天阿努也没回来过,也就是说如果他在人间成为一个新生的生灵,到现在应该还活着,已经有近百年了。他的身份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其他生灵,但绝对不会知道自己是阿努,与其他生灵一样生活在世上一切重新开始,灵魂深处却带着阿努离开神国之时的誓愿。

这样一位神灵在人间,究竟会有怎样的遭遇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只能说妙不可言!

穆芸因恩里尔企图击杀阿蒙却被马尔都克斩落之事,来到神国向阿努解释,不料阿努留在天命书简中的声音却回答了这样一番话,令众神惊讶不已。他们直到今天才获悉阿努竟然已经走了。

阿努纳启神域中的两大主神之一的恩里尔陨落,另一位主神马尔都克竟然没有来到神国向阿努解释,说明他显然已经突破了创世神的成就,从加入神系的誓言中解脱。至于马尔都克究竟是成为了另一位创世神,还是突破了比创世神更高的境界,众神却不得而知。

阿努纳启神系如今的状况,等于是创世神不见了,而神域中的两大主神也都没了,这可是自神系诞生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事情,众神一时都有些茫然无措。

而阿努离开之前似乎早就料到了可能会出现今天的局面,那天命书简中的声音又说道:“生灵的一世很短暂,我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等到我回来的那一天,穆芸,希望你能把阿蒙请来见我,我很想和他聊聊。”

……

在恩里尔殒落大约三个月后,阿蒙悄然来到了尹南娜的玫瑰园。穆芸女神手下的十余位神使如今除了舒布拉之外,竟然都回到了这座神宫中,主动开放门户欢迎阿蒙神的到来,并告诉他阿蒙女神一直在等他。

阿蒙的脸色有些苍白,就像凡人生了一场病般还带着些许虚弱的痕迹。当他走向远处山脚下的宫殿时,看见了花丛中的温迪。温迪望见阿蒙来了,站在溪流边的花园里向他挥着手欢快的喊道:“我的神灵,我一直等着您呢,要用最美的花朵来迎接您的到来!这些花儿漂亮吗?都是我新手种的,只有在这样的神宫中才能培育出这么美丽的花朵!”

阿蒙走近的时候,不经意间转了个身,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气度容颜,丝毫看不出虚弱的痕迹。他微笑着来到花丛中说道:“真的很美,我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花朵,但你比这些花儿更美!”

温迪羞红了脸,手扶花枝低着头弱弱的说道:“女神在等您呢,好像很着急,您快进去吧,等有时间我再陪您好好赏花。”

尹南娜的眼光犀利,阿蒙在她面前掩饰不了自己的虚弱,这位女神一见面就拽住他的袖子问道:“你受了伤,谁干的?恩里尔还是马尔都克?”

阿蒙苦笑道:“当然是恩里尔,想引他上钩也必须付出代价,我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脱身?但这值得,他殒落了,我的父亲和老疯子也可以瞑目了!至于马尔都克,我与他有过约定,无论他以什么身份出现,他本人不可以主动伤害我,也不可以命令手下的神使攻击我。”

穆芸女神哼了一声道:“你以为马尔都克对你是好心吗?他本人自不会向你出手,但也巴不得借恩里尔之手斩落或重创你!你现在这样子已经够走运了,这段时间哪也别去,伤势没有养好之前绝对不能离开玫瑰园。”

阿蒙笑了笑:“我自然哪儿也不会去,我虽受了伤,却也完成了多年来的心愿,并且有所收获。知道吗?我甚至隐约领悟了造物主成就的修炼道路,也想好好的潜修一段时间,将那些感受体会清晰,以便将来求证。”

尹南娜看着他,美丽的眼睛眨了眨,饱含深意的说道:“领悟造物主的修炼道路其实并不难,我多年之前就已有心得,正想找个机会与你好好交流。真正难的是修炼印证的过程,这与人间的事情是一样的,有时候你明知道怎样做才能获得某种成就,但要想真正做到却很不容易。”

阿蒙伸手搂住她的肩头道:“因为我不是阿努纳启神系的神灵,我们在一起很少交流修炼的问题,现在正好有机会印证一下彼此的感悟。我的青春与爱之神,你所印证的一定比我更清晰。”

尹南娜终于笑了,倚在阿蒙胸前道:“那倒未必,成为神灵之前你就是一个很特别的人,现在更是一位很特别的神灵。神灵的修炼也贯穿始终,如果超脱永生之后还有愿心的话,就能体会到这条道路早已存在。

造物主的成就,能在不生不灭的永恒中开辟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一切都来源于灵魂印迹与修炼见知。这种根基,早在成为神灵之前、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时就打下了。没有这个源头,就谈不上无中生有的造物主成就。

而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方式,又与每个人的经历有关,而你在大陆上的经历坎坷波折,回头看,生命的历程是那么的跌宕起伏多姿多彩。很多神使成为神灵之前,根本不可能有你那些遭遇,人间帝王杀手那么一个称号就足以看出你的奇特。你我交流各自的感悟时,可能我还会占你的便宜更多呢!

神灵的成就往往是不能用时间来衡量的,如果在神国中享受那永恒的舒适,千年也不会有什么变化。而且神灵的成就并不意味着法力的高低,却是运用力量的方式以及规则的不同,这才是真正的突破。”

阿蒙静静的听着,尹南娜说话的同时自然伴随着印入灵魂的信息,解释其中复杂深奥的含义。神灵之间的信息互证是随时的,并不意味着要坐好了正儿八经的像谈判那样对话,印入灵魂便不会忘记,只看能否在修炼中真正印证。

等尹南娜说完了,阿蒙才柔声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正是我的经验中所欠缺的,毕竟刚刚成为神灵不久,很多事情还在体会与思考中。……我来的时候发现,你将手下的神使都召集到玫瑰园,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又出了什么事情吗?”

尹南娜突然叹了口气,伸手将阿蒙的胳膊抓紧了,就像一根常春藤遇到一株可以依靠的大树,低着头说道:“意想不到的事情,与整个阿努纳启神系的命运有关。马尔都克已经脱离了神系,另一位主神又被他斩落,而创世神阿努竟然离开了神国不知去向。”

说话的同时她已将阿努纳启神国中发生的事印入阿蒙的灵魂,不仅解释清楚一切,这段信息中还包含着如何进入阿努纳启神国的指引。虽然阿蒙并不是这个神系的神灵,但阿努留在天命书简中的声音已经开口,将来想邀请阿蒙进入神国见面。

阿蒙闻讯也是惊讶不已,他随即向穆芸解释了自己所了解的宙斯以及伊西丝女神修行求证的情况,皱着眉头问道:“难道阿努想避开考验用另一种方式突破?我怎么感觉这好像是一条弯路。……而马尔都克在斩落恩里尔之后突破了创世神的成就?我怎么又感觉他不仅仅是一位创世神?据我所知,马尔都克可不止拥有一个神灵的称号。”

穆芸答道:“马尔都克在巴伦王国的献祭中,享有五十个神灵的名衔,普通的神官念一遍下来舌头都抽筋!”

阿蒙摇头道:“不在这五十个神名之中,应该是别的神系中的神名。至少有一个名字我知道,却要遵守约定不能主动说出来。而摩西他们当年返回都克平原时,被一位自称巴克里的神灵所诱惑,听说巴克里是天枢大陆以东波兹帝国所信奉的神灵之名,我怀疑他很可能就是马尔都克!”

穆芸面露忧郁之色:“阿努走的是不是弯路,你也只能猜测,还不能真切的去体会他的境界。但马尔都克确确实实是突破了创世神的成就,至于他获得了怎样一种成就,不久就会清楚的。如今阿努纳启神系众神无主,除了智慧之神埃阿还能沉得住气,其余的众神都失去了主心骨。我也觉得不安,所以才把众神使都召集到玫瑰园。”

阿蒙把她搂住了,轻抚着后背说道:“创世神是指引神系的人,就算他不在,你也未曾失去成为神灵的指引,不必茫然。你说众神无主,但我却更关心另一个问题,恩里尔陨落后,他手下那些神使将何去何从?”

尹南娜答道:“这也类似于当年众神之战后的局面,恩里尔手下的神使如今的处境与当年的那九种怪兽是类似的。他们可以脱离神系,但必须遵守不泄露神系秘密的诺言。如果有神灵代替恩里尔继续指引他们,他们仍然可以留在神系中,成为另一位神灵手下的神使。”

说到这里,尹南娜又不无担忧的抬起头道:“据我所知,一些神使已脱离了神系,就像当年的蝎子王。但还有一批神使接受了风暴神阿达多的指引,与你有仇的火焰神基比尔与灰烬神努古斯,都成了阿达多手下的神使。

在阿努纳启神系中,阿达多是在恩里尔的指引下成为神灵的,他视恩里尔为父神,就算招惹不起马尔都克,也一定会找你麻烦的!阿达多的战斗力相当强悍,又聚集了这么一批强大的神使,你一定要小心!”

阿蒙冷笑道:“风暴神阿达多,神话传说中的恩里尔之子?亚述的巨人军团正式的名称就叫作阿达多军团,还真是应验了敌人的名字!但我从未见过这位神灵,可能从我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就没有来过人间,我根本不可能招惹过他。如果他想找我的麻烦,我自不会客气!连恩里尔我都没怕过,还会畏惧他吗?”

尹南娜挥粉拳轻轻打了他一记:“我没说让你客气,只是让你小心,阿达多的战斗力虽然比不上恩里尔,却比你要强大!”

阿蒙微微一笑:“我现在受了伤,没有恢复之前自然不会离开玫瑰园。但配合马尔都克斩落恩里尔也不是没有收获,我的领悟更多,也将比以前更加强大。”

……

不知不觉中一年过去了,一年的时光对于神灵而言很短暂,那永恒的神国中几乎与短短的一天没什么区别。但对于阿蒙这位神灵而言,却是难得的人间岁月,他成为神灵之后几乎都没有消停过,直到恩里尔陨落,他才带伤进入尹南娜的玫瑰园休息。

没有凡人知道阿蒙神在玫瑰园中这一年是怎样度过的,当他再次出现在众门徒面前,仿佛与昨天一样没什么变化,但那无形中的气息却比以前明显强大的多,眼神也变得更加深邃。

阿蒙留在玫瑰园的这一年中,人间诸事仍然像无数曾经发生过的历史那样继续发生着。撒冷城迎来了它建立以来的黄金岁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有了尤西尔和帝奇·周这两位处理军政事务的人才,伊索也轻松了不少。这位奴隶出身的城主如今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他早年的爱好中,又开始搜集大陆上各种神话传说。

伊索并没有远行,他所搜集整理的也不是远古故事,而是将近年来所看到、听到有关阿蒙神的传说。撒冷城民众信奉的就是阿蒙神,但阿蒙做为一个新诞生的神灵,有一点还无法与那些古老的天神相比,他还没有留下形成一个信仰派系的经典,这些本就应是人间的信徒整理的。

伊索如今要整理的就是一部由阿蒙神的谕示、神迹、信众献给他的赞美诗篇所形成的经典。都克镇族人在摩西走后新的领袖约书亚,与伊索已经成了老朋友。他受到伊索的启发,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为都克镇族人所信奉的阿罗诃整理经典。

阿罗诃的谕示、神迹、赞美诗篇很好收集,皆与都克镇族人的亲身经历有关。当约书亚将自己收集的资料与伊索所整理的阿蒙神的故事拿到一起交流时,两人却发现其中很多内容是交叉的,有些故事甚至是重合的,这两位神灵有时就像是一个神灵。

阿罗诃只在指引都克镇的族人返回家乡时出现过,但这件事本身就包含了阿蒙神的故事。提到阿罗诃的神迹就无法回避阿蒙,无论是当年的阿蒙大将军还是如今的阿蒙神。

是阿蒙将族人接到了自己的领地,创造机会放他们离去,是阿蒙命伊索和林克建造了这座撒冷城,迎接他们到来。如果说阿罗诃是以神灵的身份出现,指引族人们希望与信念,那么阿蒙就是以凡人的身份出现,给族人们创造了种种条件和帮助,就似某种力量的一体两面。

伊索是了解内情的,却不便明说,而以约书亚之聪明,也隐约猜透了什么。

当人间的信徒在讲述神灵的传说时,往往都有一种不自觉的习惯,将大陆上流传的各种神奇事迹,不知不觉中都移植到自己所信奉的神灵身上,而且还经过了巧妙的加工。这样做不仅是给神灵的脸上贴金,仿佛自己也变得更加荣耀。

在神灵看来这么做也许比较无聊,但人们有意无意间总有这样的习惯。

都克镇的族人在撒冷城邦享有很高的地位,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曾经就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而撒冷城所信奉的阿蒙神,曾经就出身于都克镇的矿工。按照信徒们自作主张的解释,阿蒙神是以都克镇矿工的身份出现在人间,借此拯救世人。

如此一来,都克镇的族人仿佛就成了曾与神灵同在的人,地位无形中也变得尊荣起来。他们的自我感觉多少也是如此,他们虽然信奉的是唯一的神阿罗诃,而对于撒冷城中其他人很多人信奉阿蒙神这种状况,潜意识中多少也感到骄傲。

族人们在撒冷城定居,占有最好的土地,受人尊敬还拥有高超的技艺。当他们不再背负祖先的苦难时,力量与智慧则成为祖先留下的财富,也使得他们成为撒冷城最富有的人。他们所拥有的优势,自然是那些穴居野人、高原巨人以及大陆各地的流浪者无法比拟的。姑娘们都愿意嫁给都克镇的族人,如今他们也开枝散叶有了自己的后代。

族人们在对孩子讲述“唯一的神”阿罗诃的故事时,不知不觉中也编入了不少阿蒙曾展现的神迹。更有意思的是,当他们重新讲述当年走出埃居的经历时,故事渐渐也有了变化。

比如九联神系的神使曾使出种种手段阻挡他们的脚步,一度让族人们陷入了绝境,实情也许有损于阿罗诃的光辉,于是在讲述中又有了另一种演绎,成了阿罗诃施展神迹惩罚埃居人的故事。

据说都克镇的族人离开埃居返回家乡时,阿罗诃施展了种种神迹,不仅惩罚了企图阻止他们的埃居追兵,也考验了族人的信念。故事被重新演绎,成了流传的神话,神话又被后人编成经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