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39章 恩里尔的殒落

当年的阿蒙尚未成为神灵,杜姆兹以为他不堪一击,想直接抓住他送到冥府去交换姐姐珀兰罗丝。而明月夜却吃过阿蒙的亏知道厉害,提醒杜姆兹做了二手准备,假如不敌的话就故意逃走将阿蒙引到这里来,这巨大的山脉绝壁间布置了一个非常巧妙的陷阱。

这个陷阱的核心只是一个小型法阵,如果不去触动几乎没有任何异常,它需要很强大的法力瞬间引爆,然后这一整片山壁就会崩塌下来。这个法阵还有个作用,就是将崩塌的山壁所产生的力量瞬间连为一体,就算是超脱永生的神灵一时不防恐怕也下场堪忧。

当年阿蒙生擒了明月夜之后,把身受重伤的明月夜给放走了,又押着杜姆兹去冥府交换珀兰罗丝,但这个陷阱还留着,无人触动仿佛已被遗忘了。制造陷阱的明月夜也没想到,有朝一日阿蒙会用来对付恩里尔。

山崩本身伤害不了恩里尔这样已拥有造物主成就的神灵,就算一座山塌下来把他埋进去,恩里尔也能化为一道青烟毫发无伤的钻出来。但明月夜当年布置这个陷阱,就是为了对付如同神灵一般强大的存在,它主要的作用并不是利用崩落的山石伤人,而是将山崩的力量连为整体形成强大的能量冲击,束缚与攻击落入陷阱的对手。

恩里尔见机很快,那鞭影挥出已经把这一片崩落的山壁全部抽成了粉末,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移转空间。但那强大的力量冲击凝聚,竟将这个神术空间硬生生的轰塌,几乎能将一切打碎成齑粉的冲击波,直接击在螺旋形缠绕恩里尔身外的鞭影上,仿佛连天幕都传来震动的回音。

恩里尔中了陷阱埋伏,阿蒙在哪里呢?当山崖崩落的时候,在什么地方最安全?当然是还没有塌下来的那半边山体中,就像下雨时躲在淋不着雨的屋檐下。阿蒙手持封印之眼,化为锐利的钻头,直接钻进了山体深处。

当山崩之后他的身形又在新剥落而成的绝壁间露了出来,朝着恩里尔所在那一片巨石横飞的混沌世界奋力挥出了一剑,仍然是一股强大的封印之力。阿蒙唯恐明月夜当年设下的陷阱效力还不够,于是又加了一把力,将山崩爆发的能量冲击全部收缩在一起,都冲着恩里尔轰了过去。

阿蒙这一剑挥出,那崩落的无数巨石以及倾颓的庞然山体都在空中停顿了片刻,似乎那塌泄的力量都被抽干移转了,然后又继续隆隆崩落。阿蒙只挥出了一剑而已,这一剑却运转了他最强大的力量,然后身形化为一道金光朝着天空笔直的急射而去,甚至没有多看落入陷阱的恩里尔一眼。

天空出现了一个灰色的漩涡,漩涡中劈出了黑色的闪电,以无法阻挡也无法闪避的方式击中了阿蒙的身体。阿蒙的身形被淡淡的金光包裹,一个踉跄踏入了不生不灭的永恒虚空中,从人间世界消失了。

阿蒙刚刚脱身而去,就听咔嚓一声巨响,无数道鞭影从烟尘中挥出,硬生生的将那陷阱的禁锢以及阿蒙施加的封印力量击散,不远处的山壁受到这一股能量的冲击又轰隆坍塌了一大片,无数巨石四散飞射,恩里尔的身形又露了出来。

他的样子很狼狈,披头散发身上的皮袍也碎裂了好几处,那支长鞭已经毁了,长长的鞭梢断裂成无数截随着碎石一起洒落山脚,手中只有一支光秃秃的鞭杆。恩里尔的确强大的惊人,他毁了这支与身心炼化一体的神奇法器,硬生生的冲破陷阱的束缚脱身。

然而他的身形刚刚出现,高原上弥漫的尘埃还未散去,却陡然有一股比那山崩还要恐怖的气息又将他牢牢的锁定。恩里尔此刻的感觉,比阿蒙突然遭遇他时要惊骇的多,这一瞬间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而来者的力量比他还要强大的多,正是他的死对头马尔都克。

马尔都克魁梧健硕的身形不知何时已站在高空,冷冷的说了一句:“恩里尔,你也有今天!”

他说话时丝毫不给恩里尔喘息的机会,手中挥舞一柄长刀狠狠地当头斩落,伴随着四面八方无处不在的咆哮力量。这把刀在马尔都克手中只有四尺多长,明晃晃的刀身上带着雪花状的纹路,色泽竟是暗黑与雪白交错,那锋利的刀刃上还有肉眼无法分辨的细微的波浪纹路。

刀从空中斩落化为了百丈光芒,明暗交错带着剧烈至极的震撼,将空间切割成无数的碎片,那嗡鸣声甚至将远处正泄落的碎石皆震碎为飞雾。

……

浮士德正在神殿中主持一场仪式,代表巨人军团向着恩里尔献祭,呼唤神灵赐予力量,让这支曾经使敌人闻风丧胆精锐军团重新充满斗志。军团的主要将领以及城主洛华德都跪在神像前,浮士德手持法杖念诵着赞美的篇章,大殿中的气氛神秘而庄严。

在这位顶尖的九级大神术师的感应中,那神坛上的恩里尔神像并非只是冷冰冰的石头,而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不可思议的神灵正站在那里。

正因为如此,浮士德才想回避这样的场合,然而以他的身份却不得不终日与之相处,在那神灵的目光注视下主持这些仪式,内心却有一种常人所无法理解的焦灼感。然而今天却出现了异常状况,正在念诵祝文的浮士德灵魂中却听到了一种奇异的声音,仿佛是什么东西碎裂了,声音的来源就是那神坛上雄伟的恩里尔神像。

神像还是神像,肉眼看上去没有任何改变,但依附在它身上那无形的感应却在这一刻碎裂了,仿佛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瞬间化为了一块冷冰冰的人形巨石。

浮士德的祷告在这一瞬间竟然中断了,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假如换一名普通的神官出现这种失误,一定会受到训斥与责罚。但众人当然不敢去喝斥或者责问贤者国师大人,他们也感觉到一丝不对劲,但又说不清哪里不对,纷纷悄悄抬起视线,有人以不解的眼光看着浮士德,也有人以困惑而迷茫的眼神看着大殿中央的神像。

只见浮士德的脸色就像生病了般一阵苍白,又像喝醉了般一阵潮红,等回过神来旋即恢复了正常的神态,轻轻咳嗽两声仿佛在提醒大家保持礼仪,以庄重的语气继续念诵着献给神灵的祝文,那浑厚而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再度回荡在大殿里,仪式继续。

……

火焰神基比尔与灰烬神努古斯被阿蒙远远的甩到数百里之外,但他们仍然朝着远方的山脉紧追不舍,突然听见了地平线之外传来天崩地裂般的声音,离得那么远也能感到那令人恐怖的气息,遥远的呼啸仿佛直接刺入灵魂中。

那是马尔都克的魔刀斩落的威势,虽然不是斩向他们,但是那种气息仍然让他们颤抖,浓烟和火焰在空中顿了顿,紧接着他们灵魂中的一样东西消失了。

那是一种誓言的烙印,早在很多年前他们接受恩里尔的指引加入阿努纳启神系时,就存在于灵魂中。只要恩里尔还在,他们就将执行神系的种种任务,这既是一种束缚,也是誓愿中自然而然的使命感。但在此刻却突然产生了妙不可言的变化,仿佛又变成了他们加入神系之前的样子。

出了什么事?难道恩里尔已经陨落了吗?这怎么可能!

……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暗狼神明月夜一直在幼底河和里斯河入海口之外一座风景秀美的孤岛上默默地疗伤。他曾经两次刺杀阿蒙未果,两次都带伤而走,不仅是因为阿蒙打伤了他,而且过度使用那种狂暴的力量也给他自身带来了很大的损伤。

尤其是第一次伤还没有完全好,第二次又跟着杜姆兹一起去暗算阿蒙,结果被揍得差点都爬不起来了,全身筋骨无一处不带着伤痛的烙印,很长时间内失去了继续战斗的力量,在众神使中暂时成了一个废物。

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不等待伤势痊愈,再度强行使用那狂暴的力量,可能就会留下永久的无法恢复的损伤,所以必须找一个远离纷争的地方静静的疗伤。而阿蒙与他曾有个约定:“我可以不杀你并放你走,还能给你一个从使命中解脱的机会。但你要答应一个条件,你觉得自己完全恢复巅峰状态,可以来找我公开决斗。不要再搞什么伏击或刺杀,等到你有把握的那一天再来,而在此期间,不许伤害我的门徒与撒冷城的民众。”

于是明月夜就来到了这个远离大陆的孤岛上,用了几年的时间休养恢复,如今刚刚接近于痊愈。这一天当他正准备离开海岛飞向天枢大陆的时候,灵魂中突然传来仿佛是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有一个烙印消失了。

这烙印来自于一个灵魂契约,他与恩里尔手下的其他神使不一样,不仅接受恩里尔的指引获得了本源力量,而且他还相当于恩里尔的“召唤兽”。

恩里尔作为阿努纳启神系的两位主神之一,拥有造物主的成就,对于各种人间神术的掌握自然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他本人也是比西莉娅远为高明的召唤神术大师。他对明月夜的指引与对其他的神使是不一样的,重点传授他如何修炼与控制那种狂暴的力量,使之与身心融为一体,就像在人的身躯中潜伏了一只野兽的灵魂。恩里尔也与明月夜签订了一个灵魂契约,使之成为受他驱使的、大陆上最危险的刺客。

这个灵魂契约就是融入身心中的烙印,而如今这烙印突然消失了,只可能意味着三种情况:要么是恩里尔主动放弃了这个契约;要么是明月夜已经强大到可以冲破烙印的束缚;要么是恩里尔这位神灵已陨落。

暗狼神明月夜眺望着海岸线呆呆的愣在那里,他自然有所感应知道发生的是第三种情况,但这又怎么可能呢?明月夜仿佛是解脱了,可灵魂中又感觉到一阵茫然与恍惚。

……

哈梯王国的叙亚城邦,大祭司华莱特匆忙的赶向神殿的后庭、他的老师歌烈所居住的幽静小院。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让这位一向沉稳的大神术师忘记了应有的礼仪,几乎是一路小跑冲进了院子,在屋门外才站定脚步道:“歌烈老师,学生有重要的事情!”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显然是让他自己进去,歌烈却没有说话。华莱特快步迈过门槛走进屋中,却愣在了那里。只见那位受举国敬仰、在民众心目中宛如神灵一般的老人家,正默默的跪在地上,望着屋中一面空空如也的墙壁,肩膀正在轻微的颤抖,闭着眼睛竟然已是热泪满面。

华莱特做梦也想不到,歌烈居然也会哭,而且无声无息哭的是如此悲痛,他不敢惊动老师只有默默的跪在身侧,等歌烈止住泪水。

这里是歌烈卧室外的私人会客间,地点是恩里尔神殿的后庭,按照惯例像他这样的祭司居所,这一面墙上应该是诸神的浮雕或者绘画,否则有违神殿建筑的规定。但歌烈这间会客间里就是空空荡荡的一面墙,上面什么也没有。整个王国中,也只有他老人家才有足够的权威按照自己的意愿如此布置神殿中的房间。

哈梯王国的祭司们私下谈论这件事时,不仅不敢指责歌烈对神灵不敬,在公开的场合反而会赞颂这位德高望众的大神术师,他们都说诸神的荣耀与歌烈的荣耀已融为一体,他老人家已经到达了无需借助任何外在形式来表达的境地。话虽然可以这么说,但没有第二个祭司敢学歌烈这么做,因为他们不是歌烈。

良久之后,歌烈才止住了热泪,从衣袖中取出一块柔软的白棉擦干了脸颊,神色恢复了平静。他站起身来到桌边坐下道:“华莱特,你不必如此惊慌,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恩里尔神像的变化,不仅只发生恩里尔城邦的神殿里,而是发生在天枢大陆上所有供奉恩里尔神像的神殿之中,浮士德既然有所察觉,在叙亚城邦中的歌烈怎会没有感应呢?

华莱特的眼中充满了困惑:“老师,您已经知道了?这我并不意外,可这件事怎会发生呢?太令人震惊了!”

歌烈叹息一声,淡淡的答道:“十年前那一场大洪水摧毁了都克镇也几乎吞没了叙亚城邦的时候,我就在想是否会有这一天?却没想到它来的这么快!既然都克镇幸存的少年可以成为神灵,那么摧毁都克镇的神灵又为何不能陨落呢?”

华莱特悄然以信息神术问道:“尊敬的老师,我很了解您的信念,在您的身上闪耀着神性的光辉,当年在那场大洪水中,真正的神是您而不是恩里尔。而如今您为何又为了恩里尔的殒落而痛哭呢?”

歌烈看着他答道:“知道我为何将拉斐尔派往都克平原,却一直将你留在身边?你与拉斐尔的出身不同,行事比他更稳重,但困惑也比他更多。我的泪水就像当年那场洪水,是为我的老朋友尼采所流,也是为神灵的殒落而流。

恩里尔的下场并不令我伤心,但神灵的陨落却令我哀恸。想想你曾跟随我的日子,我们用半生所守护的信念、那万千民众所守护的希望,恩里尔曾象征着这一切,甚至还会继续象征着这一切。他的陨落足以成为世间沉痛的哀伤,我也在为命运流泪,天枢大陆已经爆发的苦难绝不会因此而止。”

华莱特眼中的困惑之色更深:“尊敬的老师,听您的意思已经知道恩里尔为何殒落,难道是阿蒙神斩落了他?”

歌烈点了点头,又轻轻摇了摇头道:“是的,是因为阿蒙,但又不是阿蒙,阿蒙神的出现便预示了恩里尔的殒落。但我很了解阿蒙神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至少目前还没有。恩里尔天神的殒落,某种意义上与辛纳赫大帝的陨落是一样的。

辛纳赫征服了巴伦王国,却因为吉尔伽美什的一箭而烟消云散。信奉恩里尔的国度将信奉马尔都克的国度逼得节节败退,恩里尔这位天神的威严看似将要达到顶点,但最终却因为本人的殒落,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会斩落又能斩落他的人,必然是马尔都克。”

华莱特终于露出一丝恍然的神色:“原来如此!是马尔都克斩落了恩里尔,那么亚述和哈梯所信奉的主神也会随之改变吗?”

歌烈又摇头道:“它不会自然的立刻发生改变的,除非亚述与哈梯王国也发生埃居那样的变化,否则那冷冰冰的石像还会矗立在神坛之上,接受人们的献祭与膜拜。在恩里尔陨落之前,这位主神需要人间的王国,而等到他陨落之后,人间的王国也还需要这位主神名义上的存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