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36章 白天与黑夜

塞米尔又下了几道命令,她将带着辛纳赫的灵柩返回亚述王都尼微城,各军团调换防区重点保证新占领城邦的稳定,主要将领也跟随辛纳赫陛下的灵柩一起回尼微城。国葬之后,洛华徳与浮士德将赶赴恩里尔城。

随后塞米尔结束了继位之后的第一次朝议,退回皇宫后殿。洛华徳站在原地半天没有说话,宰相阿尔法走过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洛华徳大人,您是帝国的新希望啊,真是文武双全,举国上下都期待着您开创新的功业!”

浮士德想求见塞米尔,可是宫中内侍告诉他,女皇陛下累了,而且因辛纳赫大帝之死很是哀伤,不想私下接见任何人。浮士德只得默默的离开了皇宫,他在里斯城的住所当然是恩里尔神殿中最豪华的居室,可这位大神术师却不愿意住在神殿里,甚至连经过大殿时都不由自主的施展收起气息的神术,刻意回避那神坛上的神像。

他在心中尽量安慰自己,女皇陛下派他去恩里尔城,就是为了让他避开神殿。在恩里尔城他尽可以住在自己喜欢的地方,也没有任何人敢约束他,但是在都城中,身为帝国的首席大祭司、万民敬仰的贤者国师,他必须住在主神殿中,每日面对恩里尔神像主持各种仪式。

在他面对恩里尔神像时,心中自然有一种想回避的感觉,甚至封闭了自己的心灵,在祷告时哪怕神灵也听不见他真实的心声。

可是另一方面,塞米尔将他派往远隔亚述高原的远方,就是一种疏远,仿佛不想与他共处王都。虽然表面上女皇陛下对这位贤者国师大人足够的尊敬,在军国大事上也显示了完全信任,但也都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和以前一样,两人的私人关系没有任何改变。

表面上是如此,可是浮士德清楚,塞米尔对他已经相当宽容甚至是刻意庇护了。因为辛纳赫遇刺,当时主持神术大阵的浮士德其实要负最主要的责任。

虽然包括当时在场的大神术师迭戈乔在内,所有人不仅没有指责浮士德使用气元素护铠术,而且对他暂时挽留了辛纳赫的生命充满了感激,也是浮士德向塞米尔求情,使在场所有的禁卫免遭处罚。但浮士德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并非一定要使用气元素护铠术才能挡住那一箭,当时更重要目的就是给吉尔伽美什创造刺杀的机会。

就算别人都不清楚内情,塞米尔女皇一定是知道的,却什么都没说,连提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有个别人曾质疑浮士德保护辛纳赫陛下不利,却遭到了女皇的训斥和惩处。

浮士德到现在也揣摩不出塞米尔对他究竟是怎样一种态度,女皇陛下明知道他背叛了辛纳赫故意让刺客得手,掌握了这个足以让他身败名裂的秘密,却并没有惩罚他,仍然让他做高高在上的贤者国师,这是她对他的好。可塞米尔偏偏又把浮士德派到了恩里尔城,去面对一场注定要失败没有希望的战争,这是她对他的惩罚吗?

在跟随辛纳赫的灵柩返回亚述王都尼微城的路上,浮士德心中一直充满了矛盾纠结。其实塞米尔对侍他并没有比以前更冷淡,但也没有比以前更亲近。可是如今情况变了,浮士德的想法和感觉也随之变了,总觉得离心中的爱情更远了,而他做这一切是希望能更近的!

浮士德感觉灵魂仿佛分裂成两个部分,自己在与自己对话。辛纳赫之死他确实要负主要责任,但是除掉这位残暴的大帝正是他的初衷,如今成功了,应该感到欣慰才对,为何心中那种不满足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呢?

亚述帝国巩固战果、收缩战线的国策是他亲手制定的,恩里尔城在计划中是要被放弃的,这也是浮士德本人提出的策略。他做出的决定,塞米尔也采纳了,那么派他本人去实施又有什么不对呢?

恩里尔城的失败,可能会影响到身在前线的贤者国师大人的荣誉与声望,而塞米尔适时的派了另一个替罪羊洛华德去顶这个未来的罪名,这种安排足以让浮士德感激。他既然按照心中的愿望帮助刺客刺杀了辛纳赫、扭转了亚述帝国的国策,还有什么不满呢?

可浮士德还是觉得痛苦,黑夜里,他独自默问自己:“浮士德啊浮士德,你什么都没失去,而且实现了自己的初衷,除掉了残暴的大帝扭转了一个帝国的命运,为何越来越失落呢?”

当一个看似不可能的愿望实现了,那心中潜伏的欲望也开始蠢蠢萌动,以前明知不可能而不会去想的事情,就像无可救药的种子般纷纷萌芽。回到尼微城之后在辛纳赫大帝的国葬之前,住在帝国主神殿中的浮士德,每夜心中都在忍受着莫名的煎熬,仿佛灵魂中撒旦留下的烙印在灼烧他。

他在想塞米尔,但塞米尔的形像仿佛变得抽象而模糊,成了很多女人的影子,那含媚的笑与娇美的身体甚至还带着呻吟和喘息,使浮士德感到一阵阵战栗。另一方面,他越来越难以忍受神殿中恩里尔神像的存在,虽然他不在神像前,但也知道那目光注视着神殿中的一切。

塞米尔深居皇宫,除了例行的朝议,浮士德没有别的机会见她。这也正常,因为女皇陛下在为辛纳赫大帝守灵,在这个敏感的时刻,不适合有任何异常的举动。这却让浮士德感到莫名的焦灼,终于有一天夜里,他像逃离一般悄悄离开了神殿,乔装打扮出现在尼微城中一家豪华的妓院里。

一位九级大神术师乔装出游,自然不会露出破绽,姑娘们并不清楚这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者就是举国尊敬的贤者国师大人。浮士德有的是钱,出手大方的很,姑娘们都乐开了花,恨不得施展浑身解数伺候他飞上最欢快的云端。

五十多岁的九级大神术师浮士德,其实身体与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样棒,那从未宣泄过的青春活力第一次如此畅快的爆发,他喝了不少酒,也经历了一生中前所未有的放纵。在天亮之前他醒来了,看着香阁中十位姑娘的艳色裸呈娇躯,在她们的大腿间、小腹上、乳沟里放下了亮闪闪的神石,然后悄然返回了神殿。

没有人发现贤者国师大人夜里做了什么,第二天上午有一场例行的献祭仪式,仍然由浮士德主持。这位帝国首席大祭司站在神坛旁吟唱着神圣的诗篇,可是根本心不在焉,他觉得自己很荒诞,昨夜那一切只是无聊的空虚。

可是到了夜幕再度降临的时候,他又堕落于这种空虚的纠缠中,灵魂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道:“浮士德,你这又是何苦呢?”于是他又悄然离开了神殿,去寻找他的夜生活。

尊敬的贤者国师大人虽然是亚述帝国无可争议的最有知识的人,但对逛妓院却没有多少经验,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便难以约束。他总是去同一家妓院,那里很大很豪华,他出手总是很大方,姑娘当然很美很娇媚。

这样的客人是最受妓院欢迎的,但浮士德有一点做的很过分,也许他并不仗着自己有钱或者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慷慨,只是放纵而已。这家妓院最美的姑娘几乎都陪过他,在举国为辛纳赫大帝哀悼的日子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激情的夜晚。

人们不清楚浮士德的身份,只知道是个其貌不扬的小老头,却在妓院中乱撒钱叫很多美丽的姑娘每天夜里来陪伴。后来浮士德并不再每天都轮流更换一批不同的姑娘,至少他看中了其中的一个,连续多少天,让她每夜都陪着自己。

因为这姑娘的眉目之间依稀有几分长的像塞米尔,却显得那么柔弱而娇嫩,总是怯生生的带着忧郁的神色,无论浮士德给多少钱,这姑娘也不能像其他姑娘那样发自内心的冲他娇笑。当他占有她的时候,甚至能感觉到她内心中的战栗与抗拒,这更加激起浮士德的欲望,她就像需要他来滋润与呵护的花朵。

他在妓院中这么玩又没人清楚他的来历身份,迟早会惹是生非的。没过多久,浮士德果然惹事了,事情的起源就是这个姑娘。帝国中有一位年轻的将军以前也经常到这家妓院玩,前段时间跟随大军出征了,这段时间带着战场上收获的财富回到了王都,他也经常来找那个姑娘,结果连续好几天都听说那姑娘在陪一个小老头。

战场上杀人无数的将军,脾气都不会太好,终于有一天晚上他忍不住叫来妓院老板,要与那位客人商量,他愿意出一大笔赏钱,把那个姑娘叫来陪他。但是那个小老头根本连理会都没理会,一点都没给他这位杀敌无数的帝国功臣面子,于是他喝醉了酒冲进了浮士德所在的香阁。

虽然说一位武士面对一位神术师,突然的近身格斗才更有威胁,但那也要看什么样的武士面对什么样的神术师。浮士德当然没带法杖,酒也稍微喝多了一些,在床上连眼皮都没抬只是轻轻一挥手,这位六级武士就撞破侧墙飞出去受伤了。

这下乱子可闹大了,有一批与这名将军交好的军团将士闻讯而来要找这个小老头算帐,但浮士德已不知去向。妓院老板也说不清那个既神秘又有钱的小老头是从哪里来的。结果一伙战场上凯旋而归的功勋将士们拆了妓院的一座香阁,还砸坏了不少东西打伤了好几个人,就连王都的守备卫队都惊动了。

此事就发生在辛纳赫正式下葬于亚述历代帝王陵墓的两天前,宰相阿尔法大人深为震怒,下令严惩闹事者并追查此事。闹事的将士们都被收拾了一顿,可是上哪儿去找那个小老头呢?根据描述,那个小老头长的有点像贤者国师大人,但有人说出这句话之后就赶紧抽自己嘴巴,连声解释并非有心冒犯。

说来也有趣,阿蒙当年也曾在梦飞思一家妓院闹事,并借题发挥闹的满城风雨。可是浮士德不一样,当他酒醒过来立刻就走了,不可能像阿蒙那样亮出自己的身份去大闹,他甚至不能让自己的名字泄露出去,否则的话将是帝国近期最大的丑闻之一。贤者国师的名誉与声望,也成了他的背负。

浮士德再也没有去过那家妓院,也再没有见过那个姑娘,因为三天后,他就与内政部长洛华德大人一起赶赴了恩里尔城。

到达恩里尔城之后,浮士德没有住进神殿中,而是住进塞米尔曾下榻的临时行宫。恩里尔城里没有妓院,而这位贤者国师大人也觉得前一段日子的所作所为是那么荒诞,仿佛那是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他绝对不愿再提起。

然而每当夜晚来临时,他却觉得灵魂更加荒芜,多少年来一直习惯于祷告,如今却不知向谁祷告?不愿意去提的经历却又忍不住去想,当那个姑娘看见他挥手将闯进门的将军打出墙外时,露出的神色不是赞叹与崇拜,而是无法掩饰的惊恐,就连那柔软的身体都变得僵硬了。

他在镜中看见自己的样子,满脸皱纹其貌不扬,又想起那个冲进门的将军是那么的年轻而英武,也许姑娘们心中真正喜欢的是那样的男人吧?他莫名又开始了祷告,却不是呼唤神灵:“撒旦啊,是你说的,我的愿望是主宰,而你所指引的力量是它的仆从。请告诉我,塞米尔明知我的心意却远离我,是否因为我不够年轻英俊,那样的容貌才能够吸引一个女人吗?”

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真的听见了撒旦的回应:“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因为你不能决定她是否会爱上你、是被什么所吸引。但这一切从来都不是无缘无故,你只能决定自己拥有怎样的魅力,也许你该向青春与爱之神祷告,但据我所知,一切还在于你自己。我指引你一种力量,它可以让你恢复年轻英俊的容颜,而并非是可以被看穿的信息幻术。”

这次是真正的阿蒙在说话,当浮士德回到恩里尔城的时候,阿蒙也回到了都克平原,他听见了浮士德向撒旦的祷告,并在灵魂中给予回应,同时也指引了浮士德本源的力量,并另外指点了一种特殊的变形神术。

这种变形神术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生命,也不能让浮士德成为另外一个人,但浮士德拥有足够强大的法力,可以在自己从头印证本源的力量时,显示出年轻英俊的样子。实际上这是一种神术辅助体术的修炼,能够重塑血脉,但前提条件是浮士德需要通过“身体的纯净”、“血脉的纯净”、“极限的突破”等考验。

……

阿蒙是在汉莫拉比二世驾崩两个月后离开巴伦城的,行踪非常隐秘,混在奈斯科特·李的商队中,坐在一辆很普通的马车里,身边有温迪随行。人们只知道这一男一女是奈斯科特·李的亲戚,要跟随商队到达撒冷城,并不清楚他们是阿蒙神与曾经的巴伦圣女。

国家换了君主,有人欢喜有人愁,对于乌鲁克城邦的大商人奈斯科特·李而言,真是苦尽甘来。他原先在马尔都克城中设立了商号,与梅丹佐合作通过流浪探险者走私军用物资,包括战马与盔甲武器等,同时还做放贷的生意,很挣钱。

于是这位商人看准机会加大了投入,在马尔都克城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不仅包括与撒冷城之间的走私买卖,新建的马尔都克城本身也需要商业贸易支持。城主尤西尔曾经设宴款待来巡视商行的奈斯科特·李,口头褒奖了他并承诺将找机会表彰他的功劳,给他争取一个贵族的身份。

但这一切美好前景都被一场战争毁灭了,由于亚述帝国突然从东北方向大举入侵,冯纽王子所率领的大军紧急从幼底河西岸撤退回援,马尔都克城被哈梯大军攻破并更名为布达米亚城,尤西尔城主也不知所踪,奈斯科特·李损失惨重。

最赚钱的商行没了,贵族的名衔也更别指望了,这位商人竟然瘦了一圈。他很羡慕梦飞思城中的同行希欧,因为在战争中结交了阿蒙神,希欧如今不仅成了下埃居数一数二的大商人,而且成为梦飞思城邦物产署副署长,拥有了贵族的名衔封号,获准买下一大片领地。而他的经商才华不亚于希欧,怎就这么不走运呢?

一天午后,奈斯科特·李正在喝着闷酒长吁短叹之时,忽然喜从天降。原来是新君冯纽一世继位后,竟然下了一道命令,表彰乌鲁克商人奈斯科特·李在国家处于战争时所做的贡献,不仅赐予他名衔封号,并且给了他一个王国财政部的虚职,论爵位比希欧在埃居的身份还要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