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35章 帝王之心

在巴伦王宫中,阿蒙见到了病榻上的汉莫拉比二世。这位老国王已年近八旬,他曾经很富态,而如今却消瘦的厉害,脸颊与下巴的皮肤打着褶耷拉着,眼窝深陷,颧骨和额头却有一抹不正常的红色光泽。

一看见这抹光泽,阿蒙就知道此人早已病入膏肓,换成普通人恐怕很久之前就死了,他一直依靠神官们施展的各种祈福神术在维持。但神术的力量再神奇,也只是将一个人的身体机能调整到最佳状态,当这些机能本身就已衰竭的时候,再高明的祈福神术大师也是无能为力的。

汉莫拉比二世处于一种半沉睡半昏迷的状态,躺在那里半张着嘴喘着粗气,却仿佛挣扎着在期待什么。阿蒙走进来的时候,他突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浑浊的眼眸中竟有了强烈的欲望光泽,双肩和胳膊肘都动了动,似乎想从床上起来。

守护在病榻周围的神官们小声惊呼道:“陛下醒了!”

阿蒙轻声说道:“国王陛下,你不必坐起来。”说着话一弹指,汉莫拉比二世脸上那不正常的红晕消失了,恢复了苍白中泛着死灰的颜色,但他的神智却完全清醒了,也能清楚的开口说话。

汉莫拉比二世躺在病床上用苍老的声音诚惶诚恐的说道:“神灵啊,请原谅我的失礼,病痛折磨着我,像毒蛇噬咬着我的身体,我已经感觉到那毒液蔓延到每一个角落,不能起身跪拜在您的脚前。感谢您亲自来到这里,我祈求您的赐福!

万物枯荣交替,秋天落尽黄叶的树木在冬天仿佛已死去,然而等到大地回春之时,又能重新焕发它的生机。据说这是神灵唤醒万物的神力,神灵啊,请赐予我这种神力,我将永远是您的奴仆。”

阿蒙来之前猜的没错,汉莫拉比二世一开口就祈求神灵让他起死回生,重新恢复生命的活力。阿蒙走进来之后,除了国王之外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已经朝他跪下了,包括跟在后面的冯纽王子与王国首席大祭司。大祭司的神情本有些犹豫,但见冯纽王子也如此,也不得不跟随着下跪行礼。

阿蒙没说话,伸手一指病榻上的国王,一层淡淡的金辉笼罩着汉莫拉比二世的身体。这位国王的脸上恢复了正常的血色,奇迹般的发现自己在瞬间恢复了活力,仿佛回到了这一生最年轻强壮的时光。他惊喜的心情难以形容,竟然一挺身从病床上跳了起来,跪倒在阿蒙的身前用激动发抖的声音呼喊道:“感谢您,无所不能的神灵!您赐予了我新的生命!”

屋子里的其他人看见这个情景,震撼之色难以形容。自古以来谁也没听说过神灵能让哪位帝王起死回生,但阿蒙神一招手,真真切切就把临终的汉莫拉比二世给救“活”了。尤其是冯纽王子的神色非常复杂,震撼中带着说不清是困惑还是遗憾的表情。

阿蒙却摇了摇头道:“树木枯荣交替,也有真正枯槁的一天。每个春天新发芽的叶片,也不是去年落地的那片叶子。人的生命终将结束,灵魂或许会以另一种方式新生,但那已经不是你,国王陛下!我并非赐予了你新的生命,你此刻感觉充满力量,那是我的谢意,用我的神力在支撑着你。”

阿蒙并没有让汉莫拉比二世起死回生,他只是施展了一种神术“伊西丝之守护”。在经历“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时,那伊西丝神殿历代圣女所传承的众神之泪已经与阿蒙的身心奇异的炼化融合为一体,他虽然不会只有圣女才能施展的“伊西丝之祝福”,但是施展另一种神术“伊西丝之守护”时,比世上的任何神术师都要高明。

阿蒙以自己的神力在支撑汉莫拉比二世,让他重新恢复这一生中最年轻强壮时的活力,也激发了他生命中最后的潜力,灵魂变得清醒与舒适无比。但是阿蒙不可能永远的站在这里将那属于自己的金光笼罩在汉莫拉比二世的身上,只要他一离开,这位国王就会再度倒下。

深深的失望之色在汉莫拉比二世的眼中一闪而过,随即取而代之的是更强烈的期盼,他跪在地上抬起头来说道:“神灵啊,您既然有如此神力,我是否可以请求您就如此守护我,让我继续充满青春的活力。”

阿蒙面无表情的反问道:“国王陛下,你向我请求赐福,并说愿望永远为我的奴仆。我赐福予你,让你临终前从病榻上起身,你却又向我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永远将我的光辉披在你的身上,岂不是成了你永远的奴仆?就连大陆上的帝国都不能永远保持强盛,更何况一位帝王的生命?”

国王的要求过分了,神灵显然不高兴了。汉莫拉比二世低下头道:“神灵啊,请原谅我,!我能否向您请求另一件事,在那死后的世界,灵魂是否能够永享安宁与幸福?”

阿蒙答道:“你莫不如直接说出你的愿望,想到另一个世界去做君王,但我想问你另一个问题,假如另一个世界的王国真的存在,你见到了你的祖父汉莫拉比一世,还有巴伦的历代君王,请问谁能享有那君主的荣耀,是你吗?所以你期望的世界它是不存在的。

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你逝去的灵魂将被阿努纳启的冥府接引,让冥王听见你祷告与祈求的声音,在你这一世的灵魂印迹中汲取她想要的东西,而你将停留在瞬间的黑暗中仿佛是永恒。灵魂可能还会有新生,但那对你没有意义,只是你对它有意义而已,明白了吗?”

汉莫拉比二世没听明白,抬起头来问道:“新生?我想祈求的便是新生,请问新生的我会是什么人?”

阿蒙发出了无奈的叹息:“所谓新生,并不是你!当秋天的落叶于尘土中腐朽,尘土又会变得肥沃去滋养树木在春天发出新芽,那是另一个生灵,你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如果你一定要问清楚那是什么人的话,神灵也没有办法决定。或许它只是这样的生灵,如果这只鸟儿曾是一位帝王,它对你有意义吗?”

阿蒙伸手一指宫门旁挂的鸟笼中的一只鹦鹉,意味深长的问面前的国王。国王看着那个鸟笼愣住了,嘴唇微微蠕动不知想说什么。

阿蒙转过身向宫门外走去,一边缓缓说道:“你拥有这个王国,可能是顺理成章,但却把它看作理所当然。可是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就应该永远享有这一切呢?去问世上的其他人吧,也许你也可以是他们,他们也可以是你。披着我赐予你的金光,渡过人生中最后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夜晚,这是我赐予你的礼物。”

说完这番话,阿蒙的身形在宫门前消失了,跪在那里的汉莫拉比二世仍然披着淡淡的金辉。……第二天早上,巴伦国王汉莫拉比二世驾崩,举国哀悼紧接着又是举国欢庆,哀悼国王的逝去,又欢庆新国王冯纽一世继位。

就在汉莫拉比二世驾崩的同一天,天枢大陆上还有另一位帝王陨落。亚述帝国的新陪都里斯城邦发出公告,无敌的亚述大帝辛纳赫在战斗中重创了阿蒙神,但被那位邪恶的神灵暗算不幸身受重伤,终于不治而去。

辛纳赫本可以继续活下去,也随时可以死,只看塞米尔什么时候决定停下守护他的祈福神术大阵,而这一天终于到来。

贤者国师浮士德大人,以帝国首席大祭司的身份当众宣读了辛纳赫的遗嘱,将帝位传给他一生中最钟爱的皇后、伴随他在战场上建立过无数功勋的塞米尔。至于昏迷不醒不能说话也不能动的辛纳赫,能否留下这样一份遗嘱,没人说的清楚,但浮士德大人的话就是大帝的谕示。

塞米尔真是他最钟爱的皇后吗?在不久之前,这位大帝还要迎娶另一位皇后小茜公主,就是在举行婚礼的仪式上遇刺的,此事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也可能辛纳赫是在临终之前萌生悔意,觉得塞米尔才是他真正值得托付大业的人,无论如何,塞米尔成了真正的女皇!

其实这个遗嘱只是锦上添花而已,这段时间塞米尔以皇后的身份摄政,已经掌控了前线的军事力量,同时得到了以浮士德为首的神官集团的支持。皇后成为女皇,国内并非没有反对的声音,贵族集团曾有另一个提议,支持塞米尔摄政,但是立辛纳赫年仅三岁的幼子为新的大帝,只是这个提议被辛纳赫的“遗嘱”否决了。

也有贵族势力趁机向塞米尔发难,既然无法否定辛纳赫的遗嘱,那么就拿辛纳赫遇刺这件事做文章,其中以从尼微城紧急赶到里斯城的帝国内政部长洛华德·曼田为代表。曼田家族是亚述帝国的世系大贵族,出身于这个家族的地方官吏与军中将领有不少,与朝中各种势力都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洛华德也是这个家族中目前地位最高的帝国官员。

洛华徳的祖父曾经是亚述宰相,在他去世之后,另一位大贵族世家的代表人物阿尔法得到了辛纳赫的重用成为宰相,两大家族在争斗中阿尔法家族占了上风。而如今亚述帝国发生这么大的变故,各种明争暗斗也随之展开。

洛华徳并没有公开质疑塞米尔成为女皇的合法性,在塞米尔第一次召集陪都群臣举行的朝议上,洛华徳慷慨陈词,发表了一番演说:为了维护帝国的荣光,一定要为辛纳赫报仇!可是凶手是阿蒙神啊,上哪儿找去?

采取的措施可以有两条,一是帝国大祭司浮士德代表帝国向恩里尔祷告,请求伟大的天神惩罚异域的邪神,另一条措施就是发动大军攻破撒冷城、摧毁阿蒙的神殿、占据那座城邦的土地、将那里的居民都变成帝国的奴隶。

率军攻占巴伦王国六座城邦、开辟新疆域的军团主要将领都在场,但他们都不想去揽这个差事。翻越艰险的亚述高原发动远征,本身就是吃力不讨好,行军中的非战斗损耗非常大。如今他们已经功成名就,拥有大量的财富、领地与奴隶,谁愿望去冒这个险、受这个罪?

恩里尔城与撒冷城之间的大战已经说明这场仗绝对不好打,巨人军团伤亡近半,除非将帝国另外的四支精锐军团再派过去一支,还要配备比平常情况下规模大好几倍的后勤队伍,否则难以取胜。如果一定要打的话,最好派别人去吧。

众将领心中都是这么想,但谁也不好说出来,洛华徳的话冠冕堂皇占了大义,表面上就连塞米尔也无法反驳。这是她掌权之后立即就碰到的第一个难题,如何面对这种诘问、怎样为辛纳赫大帝报仇?如果她不接受洛华徳的建议并采取足够有说服力的措施,恐怕威望会大受影响,说不定帝位也不稳固。

群臣各怀心思都看着宝座上的女皇,而塞米尔面沉似水却看不出有什么反应。等洛华徳把话说完了,诸位大人们不得不纷纷表示支持,唯恐显得自己对帝国不够忠心。塞米尔女皇点了点头说道:“洛华徳大人,我要感谢您为帝国所尽的心力,您应该受到嘉奖。”

塞米尔当场下令,赏赐给洛华徳一片新的领地和数百名奴隶,看上去好像是一种安抚或妥协。洛华徳谢赏之后又说道:“女皇陛下,我想要的并不是这些赏赐,而是在请求帝国不要忘记辛纳赫大帝的仇恨和我们所守护的荣耀,您打算如何摧毁阿蒙神殿?”

塞米尔不紧不慢的答道:“与巴伦王国的战争刚刚平息,所占领的大片疆域需要经营巩固,目前的四支军团无法抽调远征。但是洛华徳大人的提议也必须考虑,说到与撒冷城之间的战争,我比在座的诸位更了解,因为我与贤者国师大人都亲自上了战场。

当时那一战我们失利,而撒冷城也仅仅是惨胜而已,他们的损失比恩里尔城更为惨重。帝国最精锐的巨人军团已经派到都克平原,如果能够恢复鼎盛时期的战斗力,绝对能够攻占撒冷城甚至征服整个都克平原。另外四支军团攻打巴伦王国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战果,我们最精锐的巨人军团为什么不能呢?

目前最重要的是两件事,信心与力量!至于信心,我们都已经看见了,洛华徳大人对恩里尔城的胜利充满信心,那么剩下的就是力量了。从战略上来看,一是需要组织更充分的后勤支援,二是要组织兵源弥补巨人军团的损失。我任命帝国最忠心、最有才干的大臣洛华徳兼任恩里尔城的城主,负责为辛纳赫陛下报仇!

洛华徳大人,我派帝国最强大的神术师浮士德随您一同前往恩里尔城,并赐予你充分的权力,组织后勤并在亚述帝国征集兵源扩充恩里尔城的力量。我的心情与您是一样的,甚至想象当初那样亲自上战场,但无奈要为整个帝国更多的事情操心,就将这件大事托付给您了!”

女皇竟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派一名文官去恩里尔城主持军事!群臣的反应不一,有人惊讶的合不拢嘴,有人则想笑又强自忍住了。洛华徳本人则愣在当场,他万没想到塞米尔会让自己出头而不是派谴帝国的另一支军团,想推辞却又没借口——就属他叫的最欢,不派他又派谁呢?

有见机快的大臣立刻高声赞颂女皇陛下的英明决定,并同时赞颂洛华徳的忠心与勇敢,紧接着大家都纷纷附和。洛华徳不去也得去了,他给自己修了那么高的台阶,现在上去下不来了。

补充巨人军团的兵源、组织后勤增援,需要从亚述本土抽调人力物力翻越高原,无论是谁去做这件事,必定会触犯一批人的利益。嘴皮子一动让别人去干当然轻松,但要亲自去落实的话绝对是吃力不讨好。如果能在都克平原大获全胜获得足够的利益倒还好说,但如果失败或者勉强惨胜的话,绝对是得不偿失。

既然洛华徳拿这件事情发难,塞米尔很干脆的就把他本人派到前线去。他这么一位内政部文官,能指挥大军作战吗?其实在战场上真正掌控军队的还是巨人军团的军团长非利士,洛华徳真正能负责的将是最头痛的后勤与民生保障。至于军政大权他也掌控不了,因为塞米尔把浮士德也派去了。

在这个时候将帝国首席大祭司派到远方的前线也许不太合适,但浮士德本人却不好反对,因为在辛纳赫驾崩之前,就已经把他和皇后派到那里了,后来因为临时要主持册封新皇后的仪式才把浮士德暂时叫到里斯城邦。如今辛纳赫已死,塞米尔成为女皇,让他回去继续执行辛纳赫的命令也是顺理成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