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34章 神灵不是那位神灵

温迪眨着长长的睫毛,站直身体道:“您请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阿蒙周身的气息无形中充满了神灵的庄严,却仍然面带微笑说道:“当你登上这座高塔,才发现天神之门不是你所想像,只是生命的牢笼而已。但在你没有来到之前,除了敬畏之外一定还有所憧憬,若这里真的是通往神国的大门,你的愿望是什么?”

温迪明媚的双眸仿佛蒙上了一层波光迷雾,她眯起眼睛回忆着说道:“我当然希望神灵能带我去神国,去享受那传说中脱离人间的幸福。神灵啊,请您告诉我,凡人可以进入那神灵在天上的国度吗?哪怕是在死后。”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然把身为神灵的阿蒙给问愣住了。自从他少年时离开都克镇的时日起,就一直在解答老疯子留给他的谜题——人是否可以成为神灵、怎样才能成为神灵?如今他已经有答案,因为他本人已成为了神灵、求证了这条道路。

但这个答案却解决不了温迪的问题,能看出来,这个纯洁而美丽的姑娘根本不适合修炼体术,而且也不是一名神术师。世上的人们突破高阶成就本已艰难无比,更别说成为神灵。阿蒙身为神灵尚且未去过任何神国,而凡人更不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到达那不生不灭的永恒中。

但温迪的话却让阿蒙思考着另一个问题,与他的誓愿有关,也与在冥府中的经历有关。有没有可能开创一个世界成为灵魂的归宿,短短的瞬间仿佛就是永恒,那里就是梦想中的天国或者心中的地狱。那里的人并不是神灵,只是死后的灵魂,不能自如出入不生不灭的永恒,他们在逝后的瞬间永恒中到达那里,或许可以再离开。

阿蒙闪念间想到了这么多,和颜悦色的对温迪说道:“你提的问题,我也在思考,希望将来能够解答。至于现在,我来到这里是为了与另一位神灵见面,请你先出去并把门关上好吗?当我离去的时候,会帮你离开天神之门去人间想去的地方。”

……

温迪从马尔都克的寝宫中走了出来并关上大门,值守在外殿的宫女们都吓了一跳,急忙迎上前去道:“圣女大人,出了什么事,您怎么可以出来!”

尽管三年来温迪天天去侍奉马尔都克午后小憩,从未见过这位神灵现身,却一定要按照规定的仪式在床上躺足够的时间。时间没到她就出来了,这是天神之门从未发生过的事件,宫女们都吓了一跳。

温迪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尽量平静的说道:“神灵要在这里会见另一位神灵,不想有人打扰。”

只见宫女们齐刷刷的一捂胸口,皆成石化状,过了片刻又一齐对着内殿的大门跪下,有人呼喊道:“圣女大人,根据古老的仪式,当神灵降临的时候,要敲响塔顶上的钟声!”

温迪怔了怔有些踌躇,但随即露出了很威严的神情,这是三年来她第一次以巴伦圣女的口吻说话:“神灵说过不许打扰,就算是王国规定的仪式也不行!”

巴伦通天塔上的钟声终究没有响起,却有宫女飞奔到宫殿外下塔向祭司们报告神灵降临的消息。

……

阿蒙看着温迪绕过屏风走出寝宫关上了大门,突然有所感应,一扭头正看见马尔都克坐在另一张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见阿蒙扭过头来,马尔都克以戏谑的语气道:“我还不清楚你好这一口,拐人拐到我这里来了?”

阿蒙叹息道:“那姑娘号称巴伦圣女,却没有被真正当作一个人来看待,只是一件永远不被接受的礼物,你又何苦这样做呢?”

马尔都克摇头道:“这可不是我干的,是巴伦历代国王与祭司们干的。”

阿蒙也摇头道:“可这一切就发生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数百年来,你何苦让这里囚禁那么多美丽的青春呢?”

马尔都克微微一翘嘴角:“这是世人的献祭,表达他们的信仰,身为王国的主神,我应该允许他们选择自己的方式。你如果喜欢那个姑娘,尽管带走就是了,除了穆芸女神可能会有点不高兴之外,没有别的神灵会在乎这件事。”

阿蒙又说道:“既然你没有阻止巴伦王国的这种献祭方式,她们是来侍奉你的人,至少……”

马尔都克突然笑出了声,呵呵笑着打断了阿蒙的话反问道:“阿蒙神啊,你是男人吗?”

阿蒙一愣:“我当然是。”

马尔都克:“你刚才那番话,思想还受人间的时代所限,而我是早已超脱之人,或者说我已超越了塔下的时代,我认为男女是平等的,你呢?”

阿蒙一皱眉头:“我也这么认为,但你这么说又是什么意思呢?”

马尔都克双手扶在椅背上翘起二郎腿,晃着脚尖不紧不慢的说道:“假如有一位绝色女子,世间的男人无不希望能与这样的女子欢好。于是人们推选了一个男的,让这男的和这那女人上床,你说这个女人有必要答应吗?”

阿蒙答道:“当然没道理,简直是荒谬!”

马尔都克一拍椅背道:“这不就是吗!像我这样英俊、强壮、魅力绝世的男人,人们选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出来,就可以占我的便宜吗?我当然可以连见都不见!如果你认为男女平等,自然应该这样想。”

饶是阿蒙一向不苟言笑,此刻也忍不住被马尔都克逗乐了,笑完之后才问道:“我带走温迪之后,你又会怎么做呢?”

马尔都克收起笑容淡淡道:“我什么都不做,巴伦王国自会再选一位圣女送到这里来,完成他们的仪式。”

阿蒙刚想继续说什么,马尔都克突然一招手,他听见了无数人的祷告声、看到了他们的形像,那些在苦难、奴役以及生死边缘挣扎的人们向着马尔都克祷告,很多人所期待的就是温迪在天神之门中的生活——豪华的宫殿、成群的仆从、世上最好的美食与衣物自动送到面前,永远不必担忧也不必操劳。

马尔都克又撇了撇嘴道:“你说天神之门是温迪的命运牢笼,但是这塔下的人间更是无数人的牢笼。温迪想离开,却有太多的人想到她所处的牢笼中来,然后又会有另一种想法。身为神灵,你也解救不了所有的人,若有可能,还是考虑那个更大的牢笼吧。……你来到天神之门不是为了温迪,我们还是谈正经事吧。怎么斩落恩里尔,你已经有计划了吗?”

阿蒙答道:“我若无计划,也不会到天神之门来见你。恩里尔一定会等着我现身,你认为他会派人在什么地方随时查探我的动静呢?”

马尔都克注视着阿蒙答非所问道:“你被火焰神和灰烬神合力所伤,实力已经被恩里尔摸清楚了,看你的样子,法力好像还没有恢复啊?”

阿蒙点了点头:“是的,我需要在人间找一个最适合修炼的地方,而且要绝对的安全。”

马尔都克又问道:“你尚未接受任何神系的指引,自然不会去神国,但你应该在人间有神宫吧?”

阿蒙又点头道:“是的,我有一座神宫叫做伊甸园,不过还没有完全修建好。”

马尔都克的笑容有点神秘:“那么你最佳的休养地点,就是穆芸神宫了。”

阿蒙也笑了:“所以我知道恩里尔会在什么地方等我,只要我一出现,他自然能发现我的行踪。”

马尔都克又补充道:“他一旦出手,就不会给别人救你的机会,你现在这个样子可有点让人担忧,不完全恢复力量恐怕不行。”

阿蒙一指周围道:“所以我才会来到天神之门,不仅仅是为了见你。不得不说这座塔修的很好,这里是人间最适合神灵养伤的地方,也最适合我潜修恢复力量,而且很安全。”

马尔都克又呵呵笑出了声:“阿蒙啊,你可真会占我的便宜,巴伦圣女拐走了,连宫殿也要借用。”

阿蒙板着脸道:“你可以拒绝。”

马尔都克的身形缓缓消失了,笑声还在寝宫里回荡:“我怎么可能拒绝,相比你引诱恩里尔出手所承担的风险,我的付出似乎太少了。你尽可以在这里恢复力量,为了感谢你刺杀辛纳赫成功,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是把温迪带走,要么向我提另一个要求。”

阿蒙淡淡答道:“不必提另一个要求了,我已经向温迪承诺会带她走。”

……

出大事了,天大的事情!神灵降临天神之门的人间宫殿中,而且住在了那里!巴伦历代国王为侍奉天神马尔都克修建的宫殿第一次有了它本来的用处。除了巴伦圣女温迪之外,没有人见过神灵,但有些人却在灵魂中听见了神灵的声音,神灵要在天神之门中安居一段时间,不想被打扰也不想消息外泄。

由于神灵降下了神谕,普通的民众们自然不知道这个消息,只是很好奇为何通天塔下的马尔都克神殿连日来各种献祭仪式不断,王国高官和祭司们纷纷登上了通天塔。位高权重的大人们登上高塔,却不能进入那座宫殿,只能在宫殿外膜拜祷告。

神灵在内殿中的一切生活起居,都由巴伦圣女温迪照顾,宫女们只能在外殿伺候,温迪所传达的每一句话,都被当成神谕一样对待。大家都以为是马尔都克天神降临了,王国中只有少数几人才清楚那是阿蒙神。

阿蒙是冯纽王子送来的,但王子殿下也没想到这位神灵居然占据了宫殿和巴伦圣女,就那么大摇大摆的住在了通天塔上,而马尔都克天神好像也没有降下神谕表示反对,冯纽王子也只得不吱声了。

阿蒙在天神之门中住了好几个月,安心潜修没有任何人来打扰,温迪在照顾他的日常起居,其实阿蒙也不需要她照顾什么,但有这么个人在身边至少很多事方便了不少。阿蒙也告诉了温迪实话——自己并不是马尔都克,而是阿蒙神。

温迪得知真相时,先是愣了半天,然后突然扑倒在阿蒙脚前抱住了他的双腿放声大哭。王国大祭司前不久曾在天神之门的前殿大厅中进行过祷告仪式,这个仪式按惯例由巴伦圣女温迪做象征性的主持,温迪也听说了最新的消息——阿蒙神降下惩罚、亚述大帝辛纳赫生命垂危将不久于人世。

巴伦大祭司的祷告又与亚述帝国发出的公告不同,当然是拣神灵爱听的话说,而且更接近于事实的真相。

亚述大帝辛纳赫摧毁了温迪的家乡里斯城邦,而阿蒙神“惩罚”辛纳赫也等于是给温迪报仇。眼前的神灵就是心中最为感激的阿蒙神,温迪怎能不激动?

阿蒙扶起温迪问道:“听说我不是马尔都克,你为何哭的如此伤心?”

温迪此刻已忘记了对神灵的畏惧,甚至没有想到自己是否失礼,干脆一把抱住阿蒙在他胸前呜呜哭诉道:“是您,是您刺杀了那暴君辛纳赫,我这一生将永远感激您,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报答!”

虽然放声哭泣,但温迪更多的是喜出望外,如果早知道有神灵会降临在天神之门,她也宁愿是阿蒙而不是马尔都克。自从阿蒙住在这里之后,温迪完全“活”了过来,仿佛灵魂苏醒,不再是一具美丽的躯壳。她仍留在塔顶无法走出去,可感觉完全不同了,浑身充满了少女动人的青春气息。

尽管阿蒙没有刻意交代什么,但温迪也没有向人点破内殿中的神灵不是马尔都克而是阿蒙。反正大家都认为马尔都克,那就这么认为好了,连马尔都克本人都没有现身反对,其他人还有必要说什么呢?

冯纽王子一直是清楚这件事的,巴伦国王汉莫拉比二世也从冯纽王子这里了解到内情。三个月后的某一天,温迪走进内殿告诉阿蒙一件事,冯纽王子与王国大祭司在宫殿外请示神灵,希望他能去见国王一面。国王陛下本应亲自来此,无奈已经病重卧床,所以特意呈上王国最珍贵的礼物,请求神灵当面赐福。

阿蒙这段时间以神灵的身份住在天神之门,除了潜心修炼恢复力量之外还有别的收获,他收到了巴伦王国位高权重的大人们所送来的各种重礼,加起来已是一笔令人咋舌的巨大财富。这些礼物他还不能不要,如果温迪出去传达他的话说一声拒绝,会把那些人吓得浑身流冷汗甚至想要跳塔。

这些礼物除了很多华贵的器物与珍玩之外,就是大量的特殊神石。别看巴伦王国战败之后国力大衰,但国中这些贵族的财富却并未受多少影响,很多人出手相当大方,进献给神灵的礼物自然要挑最珍贵的,可不是一般的心意。

阿蒙正好缺钱呢!他本人要钱倒没什么用,可是这笔财富对现在的撒冷城邦却异常重要。近年来的建设与征战,穆芸宝藏早已消耗殆尽,撒冷城虽然也有物资出产,但目前的产出远没有战争与建设的消耗快,城邦财政已经窘迫到了山穷水尽的边缘。正好把这笔钱拿回去交给伊索,可解撒冷城的燃眉之急——阿蒙在马尔都克这里可真是赚了不少!

既然收了巴伦王国这么一大笔财富,而国王送来的礼物又是其中最为贵重的,阿蒙倒不好意连一点面子都不给。而且听温迪转达冯纽王子的意思,汉莫拉比二世明知他是阿蒙神并非马尔都克,却仍然迫切的想见这位神灵!

阿蒙叫温迪转告殿外的冯纽,在塔下停一辆马车,不要惊动其他人,他会直接出现在马车中。这天傍晚,冯纽王子的卫队簇拥着他的车驾离开巴伦通天塔,后面还跟着王国大祭司的车马与卫队。闲杂人等退避行礼,阿蒙乘坐的马车直接驶进王宫,就连驶入宫门时也没有停车下马,这是何等尊贵的客人才拥有的礼遇!

阿蒙在车中问冯纽:“你的伯父明知我不是马尔都克,并非他的王国所信奉的主神,为何还要这么迫切的求见我?”

冯纽叹了口气道:“一位国王在重病垂危时想见神灵,您说还会有别的事吗?”

这句话道破了自古很多帝王晚年的心态,他们已拥有了人间一切荣华,可以用权力与财富去实现各种愿望,但却有一种欲望永远得不到满足,那就是当生命的尽头到来时,他们也要像那些卑微的贱民一样死去。

这时他们向神灵祷告,往往都会祈求得到那长生不死的良方,病重的帝王则希望神灵能使用神力帮助他们起死回生。如果这一切并不能够实现,他们的祷告并不会改变,只是换了一种形式,祈求在死后仍能享受生前的一切,到另一个世界继续去做君王。

病重的汉莫拉比二世向马尔都克祷告,但是听不到神灵回应的声音,当他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时,却听说阿蒙神降临于天神之门,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也要求见这位现身于人间的神灵,至于这位神灵是否是他所信奉的,此刻已经不重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