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31章 壮士断腕

浓烟、火焰、风暴如螺旋形的海啸一般,将阿蒙神困在高空,火焰神、灰烬神、飞牛神已在施展全部的力量合斗阿蒙。阿蒙挥舞封印之眼如惊涛骇浪中屹立的礁石,一次又一次将这三位神使的攻势斩得粉碎。

并非所有的九级神使都是擅长这种战斗的,比如阿蒙熟悉的帕兰罗丝,可能是阿努纳启神系所有神使中修为最接近超脱永生境界的,但她绝对不能应付这种场面。恩里尔手下的战将中,以灰烬神、火焰神、狂风神、天牛神、飞牛神、暗狼神最为强悍,尤其是灰烬神,就连一般的神灵碰到都难以应付。其中天牛神朱璇已被吉尔伽美什射落,而暗狼神就是曾刺杀过阿蒙的明月夜。

阿蒙见地上的行动已经结束了,他也不想恋战欲赶紧脱身,却被三位强大的神使困住了。尤其是那女巨人怡霏,简直是不要命的疯狂,他必须击退其中一人冲开一个缺口才行,如果想速战速决,阿蒙也不得不付出代价。

他浑身笼罩着一层淡淡金光,在浓烟与烈火中挥起封印之眼,化为一片仿佛能湮灭一切的力量朝着飞牛神迎面斩去。阿蒙集中全力向一人出手,封印之眼穿过了盘旋的霹雳风暴仿佛将一切静止,直击在飞牛神手握的螺旋形长刀上。

空中如惊雷乍现,怡霏魁梧的身形被震退。阿蒙踏步上前毫不放松,又是一记蛮力猛斩。

怡霏这边挡不住,但是火焰神和灰烬神那边的攻击却没有闲着,只听砰的一声,阿蒙浑身笼罩的金光之外突然燃起了火焰,他看上去就像熊熊燃烧的人形火球。因为火焰神持续不断的攻击,阿蒙全力进攻怡霏无暇防守之时终于被“点燃”。

阿蒙此刻必须收回法力去熄灭这火焰才会不受到伤害,但封印之眼却仍然朝着怡霏重重的斩落。

只听咔嚓一声巨响,封印之眼竟然削断了螺旋长刀的尖端,澎湃的力量将怡霏护身的法力击散。这位女巨人在急退中翻了个跟头,被硬生生的斩落。她正要稳住身形与灰烬神换一个位置,企图避开连续攻击的锋芒,一支长牙箭带着咆哮声已经斜飞而至。

那咆哮声是如此的尖锐,仿佛唤醒了灵魂中的刺痛,然后怡霏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长箭在空中射爆了一片血肉横飞的雨雾,怡霏被吉尔伽美什一箭射杀。若是平时正面对敌,怡霏未必不是对手,可此时她在阿蒙连续的攻击之下,身形已经失去控制,而阿蒙甚至没有理会灰烬神的夹攻,又朝她挥出了第三剑。这第三剑她能不能挡住没人清楚,因为吉尔伽美什已经趁机将她射落了。

在吉尔伽美什射杀怡霏的同时,那包裹着阿蒙的熊熊烈火突然熄灭化成了一阵浓烟。这可不是阿蒙自己熄灭的,他没有抵挡住火焰神的攻击,紧接着又中了灰烬神一招。灰烬神是恩里尔手下最强大的神使,尤其是与火焰神联手的时候,有一种手段就叫做“恐怖的灰烬”。

燃烧的火焰,阿蒙还能运转法力去熄灭它。可是灰烬神将这火焰熄灭,却等于所有的攻击能量瞬间爆发殆尽,那是相当强烈的伤害,可能会造成一种永久的难以恢复的损伤,哪怕是神灵也需要治疗很久,更可怕的是在战斗中会失去继续对抗的力量。

然而阿蒙似乎早就做好了这种准备,哪怕没有吉尔伽美什的帮忙,他也是宁愿受伤也要冲开缺口快速逃离。吉尔伽美什射杀怡霏,阿蒙身上的火焰熄灭化为浓烟,随即挥封印之眼反手一斩,却不是斩向敌人而是斩向了自己。

情景令人目瞪口呆,阿蒙一剑将自己从中间像切菜般的划开。这是只有神灵才能施展的手段,因为凡人不可能真正的把自己斩成两半,而且阿蒙还借助了手中那神奇的封印之眼。天空出现了一前一后两个阿蒙。

前面的阿蒙完好如初,就是那身上的金光稍微暗淡了几分,他化为金色的流星朝着里斯河方向激射而去。而后面的那个阿蒙身上没有金光、手中没有宝剑、周身被浓烟包裹,随即在浓烟中化为灰烬洒落。

阿蒙的手段虽然神奇无比,但也颇有毒蛇噬手、壮士断腕的意味,他并没有受伤,却损失了法力,将已经被“恐怖的灰烬”所沾染的伤势一剑斩去,同时脱身而走。

……

吉尔伽美什射出最后一支獠牙长箭,手中神弓随即落地,他身子一软竟然半跪在马车上,单手支地仿佛很虚弱的样子。小茜公主又一次从座位上扑倒,一把将吉尔伽美什抱在怀中,焦急的问道:“吉尔,你怎么了?”

吉尔伸手扶住小茜公主柔嫩的肩膀,抬头看着她露出了微笑,喘着气说道:“我没事,只是累了。”

吉尔伽美什当然累了,他今天一出现就射出了十二支连珠羽箭,然后又射出了两支惊天动地的獠牙长箭,最后把自己也化为一支箭射入敌阵,一拳将辛纳赫击飞。当他最后射出格杀怡霏的这一箭时,已经感到一阵虚脱,就算他天生神力又是人间的巅峰九级大神术师,此刻也只能在小茜公主的搀扶下坐到了车座上。

小茜公主张开双臂软软的环住了他的腰,马车虽然已经减速,但仍以正常的速度在奔驰,前方已经是里斯河。拉车的马想停下,吉尔伽美什凝聚最后的力量一弹指,两道疾风打在马臀上,两匹马长嘶一声踏进了水中,却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托了起来,漂浮在水面上凌空踏过河面。

这可不是吉尔伽美什的手段,水面下隐约露出一只巨大的铁甲兽的后背,恰好就在马车下方游动,随着马车一起过了河。铁甲兽王云梦在这次行动中负责潜伏在里斯河里接应,梅丹佐刚才已经骑马过河用不着她帮忙,却正好把这辆马车接了过来。

小茜公主却不知道马车下面有一只大铁甲兽托着,她倚在吉尔伽美什的怀中望着对岸的村庄和蓝天白云,甚至莫名的希望这条河流再宽一点,让车马踏着温柔的波浪载着她和情郎就这样游荡。

这是辛纳赫大帝的车,小茜公主就是乘着这辆车进入里斯城接受万民的膜拜。而当她坐着马车再次回到里斯河彼岸的时候,天地间已经再无别人,她从魔爪下被救出,双手环抱着的吉尔伽美什。

马车驶到河心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坐直了身体,双手一抄把小茜公主抱在腿上,伸手抚在她的手背上,轻巧的摘掉了那枚有毒的甲片,顺手丢进了里斯河中,温柔的说了一句:“我本就不应该把它给你。”

小茜公主依偎在他怀里,嘟着嘴微红着眼圈,却是一脸幸福的神情,将双手举到吉尔伽美什的眼前道:“还有这些,你把它们也摘掉吧,我全部都不要了。”

吉尔伽美什刚才只摘走了其中一枚有毒的甲片,小茜公主其他的指甲上还装饰着甲片呢,现在却要他把它们都摘了。吉尔伽美什看着她,伸手一摸,将那些晶莹美丽的甲片全摘了下来信手扔进河里,随后马车终于踏上了里斯河彼岸。

马车过河,阿蒙也化为一道金光飞过了里斯河上空。火焰神和灰烬神见飞牛神被射落,而阿蒙竟然自损法力脱身而走,愣了愣随即化成火焰和浓烟急追而去。他们激射的身形在里斯河上空似乎撞上了无形的屏障,陡然又停了下来。

一个威严的声音在他们的灵魂中响起:“基比尔、努古斯,这里是马尔都克的神域,你们不可擅闯!”

火焰神高喊道:“难道马尔都克要庇护刺客吗?”

那个声音冷冷的答道:“马尔都克不庇护阿蒙,只是允许他进入神域,却不允许你们、恩里尔手下的神使渡过里斯河。阿蒙神并没有刺杀辛纳赫,他只是出手挡住了飞牛神的攻击而已,而你们二位却早已埋伏好并主动出手,这是神灵之间的争斗。辛纳赫之死只是人间的厮杀,他本人又在战场上杀了多少人呢?如果说是庇护凶手,难道你们想指责恩里尔?”

对岸说话的应该是马尔都克手下一位未露面的神使,由于人间的战争,虽然马尔都克已经被恩里尔逼得节节败退,但里斯河西岸如今仍然是马尔都克的神域,马尔都克不让他们进入,这两位神使也只得望河兴叹。

阿蒙早就不知道去了何处,马车载着吉尔伽美什和小茜公主也走远了。只见梅丹佐骑着白马溜溜达达的从上游方向走到了对面的河岸。他身上的红披风已经破碎不堪,成了很多片连在一起的烂布条,却仍然很神气的隔着河对着火焰神做了个鄙夷的手势,一拨马慢悠悠的走远了。

……

辛纳赫明明还有一口气呢,可是几位神使的对话却当他已经遇刺身亡了,也许在神灵眼中,这位大帝此刻是死了还是活着已经没什么区别。而那边的游猎场上,浮士德还在运转着神术大阵给辛纳赫施展种种治疗神术,禁卫们围成一圈小心翼翼的紧张守护着。

从作战的角度,他们的损失其实并不大,总共损失了几十匹战马,有近百名战士受了轻重不一的伤,阵亡者如果不算怡霏的话,只有一位宫廷大神术师怀特。但此刻计算伤亡已经毫无意义,因为辛纳赫大帝生命垂危,刺客们都全身而退。

天枢大陆的历史上,再没有比这更完美与惊人的刺杀行动了。

太阳已落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周围点起了篝火。神术大阵的光芒将禁卫的守卫圈内这一片空地照的雪亮,而辛纳赫大帝仍然躺在那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央。神术大阵仍然运转不停,其中的很多神官已经汗透重衣,他们的法力快要支持不住了,挽救辛纳赫大帝的生命仿佛比刚才与刺客们作战更吃力。可是浮士德还没下令停下来,谁也不敢停,就连周围守护的禁卫们也不敢擅动。

目前贤者国师浮士德就是在场地位最高的帝国官员,一切行动只能听他的指挥,很多人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贤者国师大人能救下辛纳赫的命,哪怕只是暂时的挽留一段时间也好。否则君主遇刺身亡,根据辛纳赫本人定下的残酷法令,他们这些随行的护卫人员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浮士德不仅是在救辛纳赫,也是在救在场的所有人。

入夜之后,有的神官已经在全身颤抖,嘴角渗出了血丝。时节是春天,可夜幕下的山野中却弥漫着浓烈的寒意,护卫在周围的禁卫们心中莫名升起一种无法抗拒的恐惧,哪怕在征战厮杀中都没有这么害怕过。

这时东南方向出现了一片火光和奔驰的马蹄声,远远的就听见有人高喊道:“皇后陛下驾到!”那是一支举着火把的军队,听说消息从里斯城邦紧急赶来。

皇后?辛纳赫今天到游猎场就是来册封皇后的,册封仪式已不可能再举行,那猎宴也永远不会开席,小茜公主也被刺客带走了,只留下随时可能断气的辛纳赫。此刻却听说皇后驾到,那只能是留在里斯城邦中的塞米尔。

半空中的浮士德看见塞米尔赶到,终于停止了神术大阵的运转,以疲惫的声音开口道:“陛下的伤势终于控制住了,总算保住了一条命,可以搬上马车小心护送回皇宫。”

……

在里斯河西岸的一片山野中,冯纽王子带着亲卫扎下帷帐,看场面也是在游猎。目前巴伦王国的局势如此紧张,小茜公主不得不远嫁辛纳赫,而听说国王汉莫拉比二世已经病重,这位王子怎么还有心思郊游打猎呢?

帷帐中坐着一群人,正在举行一场小型的猎宴,桌上烤制的美食就是亲卫们从附近山野中打来的猎物,但帐中坐着的人却是刚刚参加刺杀辛纳赫行动的诸位“英雄”们,那本应该嫁给辛纳赫成为亚述皇后的小茜公主赫然也在其中。

帷帐外停着一辆华贵的马车,正是辛纳赫大帝的坐驾,旁边还有一匹英俊的白马。帷帐内除了冯纽王子与巴伦军团的军团长罗宾将军之外,还坐着八个人,分别是阿蒙、吉尔伽美什、小茜公主、歌烈、梅丹佐、华莱特、谣里奥、云梦。

冯纽王子正在给歌烈敬酒:“歌烈大人,您曾在战场上击败过巴伦大军,但当时我们输的是心服口服。这次万万没有想到,以您这么尊贵的身份也会亲自涉险刺杀辛纳赫,我代表巴伦王国向您表示敬意与谢意!”

歌烈呵呵笑了:“身份越尊贵,就越不能做事情了吗?那么地位越高,岂不是越成了废物?我老人家也不能天天就被人供着,也应该出来活动活动。更何况连神灵都出手了,我怎能只是袖手旁观?刺杀辛纳赫不仅是为了哈梯王国与巴伦王国,最重要的是此人如果活着便意味着灾难。”

冯纽与罗宾又赶紧起身朝阿蒙行礼道:“感谢神灵!我们会向马尔都克天神祷告,请求在巴伦王国为您建立神殿,以答谢您的恩德。”

阿蒙坐在这里,使猎宴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冯纽与罗宾的神情多少有点紧张而且很不自在,因为他们可是与一位神灵同席,而这位神灵又不是巴伦王国所信奉的。这两人每次与阿蒙说话的时候,都得站起身来行礼再开口,不敢坐着。

阿蒙一摆手道:“你们就把我当成当年的阿蒙吧,我并不是以神灵的身份坐在这里。至于为我建立神殿的事情就不必提了,我并非阿努纳启神系的神灵,巴伦王国的子民也并未接受我的信念指引。但你们如果懂得感激,我也很高兴。”

吉尔伽美什插话道:“当年的阿蒙?埃居帝国的阿蒙大将军吗?当时那一场混战的各国大军将领可都在这里!”

歌烈感慨道:“这个世界的变化,真的让人难以预料,连神灵都不能尽知一切。”

冯纽王子又问道:“吉尔,辛纳赫真的死了吗?如果他死了,我们该如何应对?”

吉尔伽美什喝了一口酒,不紧不慢的答道:“辛纳赫死没死我不清楚,但如果他活着,还不如死了!至于你该如何应对,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已经不感兴趣了。”

歌烈提醒道:“既然罗宾军团长也在这里,我建议将巴伦军团调到里斯河前线重兵布防,因为辛纳赫遇刺之后,亚述帝国必然是塞米尔掌权,这位皇后也会做出重兵压境的态势。只有巴伦王国显示出不惜一战也足以一战的勇气与力量,局面才会真正扭转。”

冯纽王子微微皱眉道:“难道辛纳赫之死不仅不能带来和平,反而会挑起一场新的战争吗?诸位刺杀亚述大帝的目的就是阻止残暴的屠杀,难道会事与愿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