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30章 那一箭的风情

吉尔伽美什射出的獠牙长箭威力太过惊人,那强大无比的彩虹光环也没挡住,浮士德在生死之间瞬发了防御能力最强的气元素护铠,硬生生的将这支箭凝固在空中。

这种神术能将周围的空气凝固,外围粘稠直至内层坚逾金刚,而且浮士德运转神术大阵等于同时将三十名神官全力运转的最强大法力都集中起来,由他这名九级大神术师瞬发,其防御能力简直是坚不可摧。

气元素护铠虽然神奇,但使用起来却有一种明显的限制,它会把使用者本人“冻结”在原地,在神术效果没有消失之前,半空的浮士德和地面上的神官谁都动不了。浮士德自然不可能把所有的战士都“冻”住,他只用气元素护铠护住了自己和布阵的三十名神官,因为他们的法力是合在一起运转的。

怀特意识到不妙,立即从空中落下疯狂的挥舞法杖,战阵南方烟尘四起土石横飞,瞬间出现了一层由沙尘与涌起的泥土形成的土元素坚墙。他看的清楚,吉尔伽美什可不管战场上发生了什么,仍然踏步上前张弓又搭上了一支獠牙长箭,这一支箭已经伤不了浮士德,但他在空中可就成了靶子。

遭遇突然变故的怀特还没有忘记职责,瞬发神术掩护战阵,可他一位八级神术师在情急之下,瞬发的土元素坚墙术根本挡不住吉尔伽美什的第二支长牙箭。

这一系列变故前因后果解释起来很复杂,但一切只发生在吉尔伽美什向前迈出三步的短短时间内。面朝吉尔伽美什的禁卫们还在目瞪口呆的仰望天空,连接战阵防护的神术大阵却突然消失,他们的武器发出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不见,身前却涌出了一片烟尘。

吉尔伽美什的第二支长牙箭是平射的,朝着辛纳赫所在的位置,不论中间有多少阻挡,直冲着目标飞去。只听轰然如巨浪之声,刚刚半凝结的土元素坚墙被射开一个缺口,巨大的冲击气浪将挡在前方反应不及的五六名禁卫卷到了半空。

这一支獠牙长箭的速度却丝毫未减,带着呼啸声声已到辛纳赫眼前。辛纳赫不愧是一位杀敌无数的大武士,他发出一声怪吼,从马上跃起挥剑。

辛纳赫的剑带着血红色的光芒正斩在箭尖上,时空仿佛有瞬间的凝固,然后血光爆散,重剑与飞射来的长箭箭身上同时出现了裂痕,澎湃的能量冲击波以武器相击的一点为中心爆发,辛纳赫的战马已经飞了出去,而这位大帝本人的身形也向后飞射。

吉尔伽美什这一箭,就算是恩启都来接也得尽全力,辛纳赫虽能格挡但也必须后纵卸力。最倒霉的是大神术师怀特,他刚刚瞬发土元素坚墙术从空中落下,辛纳赫魁梧的身形就在巨大的冲击波爆发中飞撞过来。

可怜这位大神术师无法使用任何瞬发神术去伤害他要保护的陛下,稍一犹豫之间便被辛纳赫重重的撞上,当场摔得筋断骨折第一个殒命。

辛纳赫撞飞了怀特刚刚落地,双手握稳了佩剑,战阵的南线以及中央已乱,吉尔伽美什却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紧接着又射出了一箭。

这一箭简直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力,就连阿蒙这样的神灵也没见过这样的射术!如果当年在红岬防线的大战中,吉尔伽美什也对他射出了这样的一箭,阿蒙也许就没有机会成为神灵,因为当时的他很难活下来。

只听一声弓弦响,那张威震天下的神功突然诡异的消失不见了,只在空气中留下强烈的震荡余波。吉尔伽美什射出的不是獠牙长箭,竟然是他自己!——他的身形如箭飞射而去,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从刚才那一箭冲开的缺口中将自己射入了敌阵。

辛纳赫刚刚站定,吉尔伽美什这支“箭”就射到了,他的拳套上闪着金光,挥拳直击而来。饶是辛纳赫身经百战,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急忙双手持剑全力劈击。吉尔伽美什的拳头打在剑尖上,那由洪巴巴最坚韧的蛇皮炼制成的拳套裂了,他白皙的指节间血光乍现,甚至能听见细碎的骨折声。

这一拳也将辛纳赫闪着血光的重剑击的粉碎,身形飞射中拳头又打在辛纳赫的胸膛上。只听“砰”的一声,辛纳赫前胸的衣服化成了无数飞散的碎蝴蝶,伴随着一片光芒闪烁,其中还夹杂着飞散的细甲片。

这位大帝穿着护身的软甲呢,软甲也有神术防御效果,却无法抵挡吉尔伽美什这一击,伴随咔嚓一片怪异的响声,辛纳赫的胸膛陷下去一大片,口喷鲜血身形向后直飞而去。

假如浮士德指挥神官大阵没有被“冻结”在战阵中央,假如周围的禁卫没有被牵制住,吉尔伽美什就算把自己化成了利箭,也很难射到辛纳赫身前。但是已经没那么多假如,吉尔伽美什一拳击飞了辛纳赫,他看都没有多看这位亚述大帝一眼,旋即迅速跃起,竟然从半空中浮士德的头顶上跃了过去,恰好落在小茜公主所坐的那辆马车上。

激战到现在,小茜公主倒成了战场上被遗忘的角落,但她一直都是安全的,刚才有女巨人怡霏守在车前,又被浮士德所运转的神术大阵笼罩保护,现在她却突然“自由”了。吉尔伽美什没有抖缰绳也没有挥马鞭,但那两匹战马却同时发出了一声长嘶,就像被一股力量激发,奋蹄狂奔而去。

辛纳赫那么多禁卫,怎可能让吉尔伽美什带着小茜公主从容的离去呢?因为这一切发生的时间太短了,激战中很难反应过来,而且战斗也不只在这么一个地方发生。

就在吉尔伽美什射出第二支獠牙长箭时,浮士德指挥的神术大阵已经“冻结”脱离战斗,与谣里奥等三人作战的禁卫们根本没反应过来,武器上的光芒湮灭瞬间失去了神术大阵的掩护。但歌烈等人似乎早有预料,谣里奥原地一晃化为一条巨大的怪鱼,从他所在的山丘一直蔓延到禁卫们脚下的泥土仿佛都被瞬间液化。

大地在像波浪一般涌动,那条怪鱼朝天张嘴像是在唱歌又像是在发出很尖锐的叫声,将士们眼前一变,仿佛置身于动荡的波浪上,战马的四蹄和武士们站立的双脚都陷入了如沼泽一般的地面中。

这是魅惑人鱼谣里奥的天赋技能,对付心智坚定灵魂强大的高手可能没有太大效果,却最适合展开大范围的攻击对付一般的武士。如果浮士德还运转着神术大阵笼罩战阵,武士们则不会受其影响,但浮士德暂时被“冻”在空中,宫廷大神术师怀特本来也可以施展祈福神术,让战士们从这幻象中脱离,但他恰好被辛纳赫给撞死了。

华莱特高举法杖协助谣里奥,歌烈却一展身形飞到了低空法杖奋力向前一指,谣里奥所制造的幻象竟变成了真实发生的场景。前方那些禁卫脚下的泥土,真的好像变成液化的沼泽在涌动,人马瞬间泄落东倒西歪一片惊呼之声,魅惑人鱼制造的幻象和歌烈的流沙术配合起到了绝妙的效果。

土元素流沙术虽然很简单,但离这么远距离在这么大的范围内施展,让一片军阵脚下的土地全部软化,也可见歌烈的法力之深厚。

超一流的大神术师使用的可能并不是什么高明罕见的神术,而就是让简单的手段也拥有他人所不能的神奇效果。没有人曾见过歌烈冲锋陷阵直接对敌厮杀,这位大神术师就算出现在战场上也是全军统帅的身份,今天这一出手才看出,他老人家斗法厮杀也是绝顶高手啊!

歌烈飞的并不高,在空中施展流沙术,随即法杖挑在地上,又卷起一片狂风带着液化状的泥土飞扬,竟然把那些禁卫们不慎脱手的武器卷了起来。锋利的尖端向后,如箭雨般朝一个方向射了过去。

此时恰好是吉尔伽美什一拳打中了辛纳赫的胸口,这位大帝魁梧的身形向后直飞,那些被卷来的武器纷纷击中了他的后背。他的后背也有一片光芒闪过,那护身宝甲居然还有防御效果,将很多长剑与梭枪被弹开,只有那么三支梭枪扎进了身躯。然后辛纳赫轰然倒地,委顿于刚刚变得松软瞬间又恢复坚硬的泥土上,身形被掩埋一半。

歌烈发出这一击的时候,吉尔伽美什已经跳上小茜公主的马车,然后驾车狂奔而走,而空中的浮士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歌烈也不恋战,随即抛出一支飞梭,带着谣里奥和华莱特向着深山中激射而去,并没有理会战场上其他的情况。

接着只听见一片惊恐的大吼:“陛下——!”

另一个方向刚才还在战斗,两名大武士与一名大神术师带领数十骑禁卫围攻梅丹佐。梅丹佐挥舞命运之匙化为一道道金虹般的光芒,正在苦苦支撑,但此时这个战阵的后方突然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大神术师迭戈乔察觉不对,一转身正看见辛纳赫倒地,而南北两侧那些东倒西歪的禁卫们也回过神来,发现辛纳赫已遇刺倒下,齐声发出惊呼,他们瞬间就乱了。

梅丹佐趁机一挥命运之匙,金光迸射顺势从头顶划过直向身后,他化为一道金光遁走。他骑来的那匹白马还在远处的山丘下,梅丹佐落在了马背上,一催马也向着里斯河的方向狂奔而去。三拨刺客突然间全部走了,而且他们都没往天上飞,吉尔伽美什驾着马车、梅丹佐是骑马,就连操控飞梭的歌烈也是在低空贴着地面急速而去。

禁卫队伍乱了,没有人下令,惊慌的侍卫们不知道是该继续守卫在辛纳赫身旁,还是去追某一个方向的刺客。大神术师迭戈乔已经跌跌撞撞的扑到了辛纳赫的身边,这时空中有一道光芒洒下,正落在辛纳赫的身上,就听浮士德的声音高喊道:“救陛下要紧!”

“冻结”神术大阵的气元素护铠终于解开,时间虽然很短暂,却又显得那么漫长,当神术大阵又恢复运转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光芒洒落在辛纳赫的身上,他的身体很平稳的从泥土中浮了出来,陷落的胸膛竟奇迹般地恢复了原状,背后插着的三支梭枪也仿佛被看不见的手拔了出来,却看不见一丝血迹。

这是多么神奇的治疗神术啊,由浮士德运转神术大阵全力施展。茫然无措的禁卫们此刻连大气都不敢喘,迭戈乔大神术师惊喜的叫了一声:“陛下还活着!”

辛纳赫果然还活着,他闭着眼睛吐出一口血沫,显露出还有一丝生命的迹象。浮士德赶紧喊道:“谁也不要轻举妄动,陛下现在的伤势碰都不能碰,必须全力运转神术大阵不停的治疗,稳固他的生命。”

众禁卫没有再去追击谁,而是围成了一个环形的防御圈,将辛纳赫大帝和神术阵保护在中间。浮士德口中念念有词,空中各种光芒不断落在辛纳赫身上,总共施展了多少种玄妙手段、有怎样神奇的治疗效果,只有贤者国师大人自己才能说得清。——看这个架势恐怕连死人都能救活吧?众人只能在心中如此祷告。

大武士克里普斯带领三百骑禁卫终于从营地赶到战场,但他们已经救驾来迟。迭戈乔远远的就喝了一句:“勒住坐骑全部下马,不要震动地面,影响贤者国师救陛下的命!”辛纳赫的生命迹象是如此的脆弱,就连地面的震动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辛纳赫怎么会没死呢?吉尔伽美什天生神力,运用神弓的加速将自己当做箭矢射了出去,结结实实一拳打在了辛纳赫的胸膛上,就连一座小山都能崩塌。他能留一口气当然有两个主要的原因,首先因为他本人也是一位大武士,挥剑也化解了吉尔伽美什的部分力量,身上穿的软甲也可能是大陆上最珍贵的神术宝甲,能够分散和转移强大的冲击。

但最重要的是吉尔伽美什那一拳并不是以取命为目的,它震散了辛纳赫的力量和全身的筋骨,让这位叱咤风云的亚述大帝彻底变成了一个废人。别说是浮士德,就算是神灵也不可能治愈这种伤势,他不能再做出一个动作也不能再说出一句话来。

当然了,这也是辛纳赫自己身子骨够硬、防御的力量也够强,如果换一个人也许早就被打成血沫飞散了,哪还能等到浮士德来施展治疗神术。

……

吉尔伽美什此刻正驾着马车在起伏的草原上奔驰,转东朝着里斯河的方向而去。小茜公主坐在车上就如做梦一般,看着吉尔伽美什驾车的背影。

吉尔伽美什一出现,连射十二支羽箭步步逼近,又射出两支长牙箭穿透大阵,最后连自己都化为一支箭射进了敌阵的最中央。这一连串的动作是眼花缭乱,看得小茜公主根本反应不过来,她甚至没有看见吉尔伽美什一拳打飞辛纳赫的那一幕,然后就看见天神一般的吉尔落在马车上,把她的人和心儿都带走了。

她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脸颊,还是有感觉的,却又显得那么不真实。就连驾车的两匹马儿此刻也感觉有点不真实,因为它们不可能跑这么快啊,简直像是肋生双翼的飞马,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托着四蹄狂奔,那辆马车也像是浮在水面上轻飘飘的。

尽管没有追兵,吉尔伽美什仍然施展神术让这辆车跑得飞快。按照阿蒙事先定好的计划,得手之后丝毫不要纠缠,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战场,而且不要飞上天空。这次刺杀行动可能会有神灵插手,至于神灵的事情就让阿蒙去解决,也由阿蒙来断后。

前方就是奔流的里斯河,拉车狂奔的两匹马却感觉四蹄以及后面的战车突然一沉,那奇异的力量消失了。飞驰的马车陡然减速,坐在车中的小茜公主猝不及防向前一扑,娇呼一声恰好扑进了吉尔伽美什的怀里。

原来是吉尔伽美什已经转身站了起来正抱住了她。公主的眼圈湿了,脸蛋红扑扑的就像喝醉了一般,樱唇微启在他怀中喃喃呼喊道:“吉尔!”

吉尔伽美什却一伸手轻轻的把她送回到座位,低喝一声道:“坐好!”随即只见这位英雄在车辕上站稳,朝天举起左臂凭空又抓住了那张神弓,右手往弓弦上一搭,顺手又抽出一支布满奇异纹路的獠牙长箭。

小茜公主坐在车上,仰望着张弓搭箭的吉尔伽美什,她像是真的醉了,神情就似花痴状。她不清楚吉尔伽美什对着天空张弓搭箭究竟想干什么,甚至也无心去想,天地之大,她眼中只有他。

眼看就要过河了,吉尔伽美什怎么又突然张弓要射箭呢?因为激战并未停止,地面上的刺杀行动结束后,天空上的大战才进入真正的高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