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七卷:撒旦
第229章 战场上的歌声

远处的小茜公主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神情很是焦急。她很担忧梅丹佐的安危,同时也在暗暗责怪这位勇士不该这么鲁莽,简直是想出风头不要命了。

梅丹佐并无一丝惧色,在众人的喊杀声中突然传来了飘渺的歌谣声,用一种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唱出,却靡靡霏霏形容不出的悦耳,有几十匹奔跑的战马突然跪倒在地,骑士们猝不及防摔下马去。飞在半空的大神术师怀特高喝道:“这是音波幻影攻击,还有刺客在北面!”

神官们齐声吟唱,祈福神术驱散了歌声的影响,很多战士才回过神来,刚才有人听见歌声一松手把武器都扔掉了,禁卫的战阵一时有点乱,只有高手们才一直保持清醒。梅丹佐已经远远落地持金梭而立,就见北方的丛林中突然出现了一幅奇异的景象。

明明是山却仿佛变成了海,一片蔚蓝的海浪倾泻下来,浪尖上站着三个人?不,应该是两个人和一头直立的怪物。此怪物鱼首人身,飞快的摆动尾巴催动浪尖,它身后一左一右站着两名手持法杖的大神术师,是歌烈与他的学生华莱特。至于那头“怪物”自然是西莉娅的召唤兽谣里奥,这三个人竟然也来了,还组成了一个小型战阵。

看着远方海浪冲来,很多武士惊恐的想躲避,这时就听一片法杖传出的嗡鸣声,众人灵魂中的幻影被破去,原来一切都是幻象而已。但是那三个人已经出现在北面的一片陡坡上。他们速度好快,而且就是从深山丛林里冲过来的。辛纳赫的游猎一结束,山中的守卫当然也撤走了,他们却随后直扑而出。

那海浪的幻影一破,歌烈与华莱特同时高举法杖,无数道螺旋形的风刃射出,将对面射来如雨般的箭矢引开。而谣里奥挥起一柄锯齿形的长刀,透明的刀芒像飞射的波浪涌向亚述禁卫军阵。

两名大武士同时挥剑,弧光斩断透明的锯齿刀芒。而禁卫们拔出腰刀,他们的刀身上都镂刻着花纹,在神官们的吟唱声中映射出一片丛林般的刀芒阵,似铜墙铁壁般的不可逾越。

梅丹佐炫目的出场以及歌烈等三人的偷袭,完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时却听怡霏大喝一声:“小心南面!”

此时第三个方向也有刺客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就在谣里奥挥出锯齿刀的同时,猎场的南边突然走来一个孤独的身影,他穿着粗麻布长袍,脚蹬已经磨破的靴子,手里拿着一张武士长弓,背后背着一壶羽箭,离得很远就张弓搭箭射了过来。

此箭无声无息仿佛能穿透空间一般,到了近处才发出呼啸之声,辛纳赫身后的卫队没有防备,让羽箭带起的冲击波掀的一片人仰马翻,紧接着就听“砰”的一声,一道白光从虚空中冲出,将这支羽箭击得粉碎,神官们组成的神术大阵化解了这一箭的攻击。

随后白光接连爆射,发出有节奏的砰、砰之声,因为吉尔伽美什可不只射出了一箭,而是稳步上前连连射出羽箭。他迈步在草原上,走的不快也不慢,身后留下一两行深深的足迹。梅丹佐首先发起冲锋,接着歌烈与吉尔伽美什一明一暗从南北两个方向随后发动袭击。吉尔伽美什射出连珠羽箭的时候,梅丹佐挥着金梭又冲向了战阵,而谣里奥一旦挥刀便没有停手。

激战已经展开,三个方向同时出现了强大的刺客,但护卫们在辛纳赫的约束下却没有乱。两百名禁卫军、四位大武士、三位大神术师,还有一队宫廷神官在旷野中仿佛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战斗堡垒。他们并没有分散发起反冲锋,而是就向着梅丹佐所在的方向推进。

两名大神术师在战阵中为战士们祈福,禁卫武士所使用的武器都有神术加持,光芒连成一片,如同移动的、带着杀气的城墙。而浮士德指挥的神官大阵牢牢护卫着战场,弥补防守中的每一处破绽,还能发起反击。

最华丽的战斗场面出现在西侧的梅丹佐这边,他手中的命运之匙发出的攻击超出了人们的理解,根本无法移转其力量,就像命运的考问,在正面战斗中只能硬接抵挡。金色的光辉如一道道炫目的闪电从各个方向斩落,但他却在且战且退。

因为对方的战阵连为一体就朝着他这个方向迅速推过来,梅丹佐一个人是万万抵挡不住的,顶多只能在后退中牵制袭扰。如果两边没有其他人帮忙的话,梅丹佐此刻恐怕已经被人困住、插翅难逃了。

最激烈的战斗却发生在北侧,谣里奥的刀芒几乎是透明的,带着波浪一般荡漾的力量挥洒,远不如梅丹佐的梭枪发出的金光那么华丽。可是他身后有歌烈与华莱特,一边运转神术保护他不受反击的伤害,一边增强他的攻击威力。这一侧禁卫军的战阵不时爆出如烟花般的连串闪光,成激烈的焦灼状态。

最平静的战斗发生在南边吉尔伽美什这一侧,他只是从远处走来,接连不断的射着箭,每走近一段距离,羽箭的威力便增强一分,无声无息的射出,到了战阵前才发出呼啸之音,又不断被神术防护与各种刀剑光辉击的粉碎,只留下一团团爆散的能量冲击波。

小茜公主终于看见了吉尔伽美什。他的样子是那样的朴素,不断地向着敌人射出朴实无华的一箭又一箭。小茜莫名觉得心中有一股热流涌出,她已经听不见激战的声音了,只是傻傻的望着吉尔伽美什远远的走近,张开嘴想喊什么,但嗓子仿佛被堵住了。

三条战线的突袭,梅丹佐这边显然是落了下风,而谣里奥这一边暂时是势均力敌,只有吉尔伽美什在步步逼近。但辛纳赫这边的护卫们还没有发挥最强大的战斗力,浮士德指挥宫廷神官护卫团展开神术大阵,只是稳住阵脚保护陛下而已。而辛纳赫本人拔剑在手,剑身隐约散发着血红的光芒,也还没有动手。

飞牛神怡霏坐在马车上盯着不断走近的吉尔伽美什,瞳孔在渐渐的收缩。远处的营地中,克里普斯已经率领三百名禁卫军,骑马向这边冲了过来。辛纳赫用神术信号发出号令,要他们从侧翼包抄,直插歌烈与华莱特的身后。看上去僵持的战局很快就要扭转,这些刺客如果不赶紧逃跑的话,届时恐怕都无法脱身。

刺杀想要成功的话,最重要的就是偷袭得手,若一击不中便须远遁千里,形成这种面对战阵的强攻便已经是刺客的失败。辛纳赫手握长剑露出了冷笑,他在想着先亲手斩下哪一名刺客的头颅?

怡霏却不关心大战的胜负,也并不理会刺客行刺辛纳赫能否成功,她一直只看着吉尔伽美什的动作。吉尔伽美什的箭壶中只有十二支羽箭,以他射箭的速度和距离计算,走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箭就会射完。

当吉尔伽美什手中最后一支羽箭离弦的时候,怡霏也像离弦的箭一般从马车上冲天而起,在半空发出一声震耳的巨吼,手中挥出一件奇异的武器。它像一支长梭,却扭曲成螺旋弧形,又像一柄弯刀两侧都带着锋利的弦刃,形状很似一只打磨过拉长的奇异牛角。

这件武器挥出带着冲击灵魂的霹雳声,一道螺旋形的风暴从空中涌出直卷吉尔伽美什的身形。吉尔伽美什曾一箭射落她的孪生姐姐天牛神朱璇,怡霏要等的就是他。这一击出手不仅带着强大的力量,而且包含着愤怒的禁锢,要将吉尔伽美什卷在风暴中心不得脱身。

吉尔伽美什射出最后一支箭便扔掉了长弓,如果离得近可以看清他的双手戴着一副拳套,以洪巴巴身上最坚韧的蛇皮为材质精心炼制而成,恩启都也曾有过一副同样的拳套。他的拳套上闪耀着淡淡的金光,但力量的气息却与恩启都那种纯粹的武士不同,带着低鸣声包含着奇异的神术,仿佛有一件看不见的铠甲随着拳套蔓延,罩住了全身。

如果他挥出拳头的话,不仅是强大的冲击能量,还带着瞬发的高阶神术,他已经准备好挥拳迎向空中击落的风暴。然而此时的场面又发生了意外的变化,吉尔伽美什的拳头刚刚挥出一半,却突然一翻腕抓住了一张长弓,正是他当年亲手打造的那张名震天下的神弓。

这张弓吉尔伽美什曾送给了阿蒙,阿蒙交给了梅丹佐保管,此刻又回到他的手中。吉尔伽美什一翻腕持弓在手,正好是射箭的姿势,然后只见他一拉弦,又凭空在弓弦上抽出一支箭来。这不是能量虚凝成的箭,他这次来刺杀辛纳赫大帝,那粗麻衣袖下面还带着一支手镯,是这位大神术师的空间法器。

这支箭是从手镯里抽出来的,长约三尺,白森森的箭杆上弥漫着恐怖的气息,箭身上有奇异的纹路仿佛还在流动,没有箭羽就是光秃秃的一根箭杆,也没有箭簇,箭杆的前端自然收尖显得锋利无比。这是洪巴巴的长牙,本应该是弧形的,却被吉尔伽美什炼制成这样一支箭。

吉尔伽美什的神弓,弓脊是用洪巴巴的颚骨炼制,弓弦是用洪巴巴的蛇筋制成。这支箭一搭上弦,弓弦立刻发出奇异的震颤,似愤怒的咆哮又似痛苦的哀鸣,旷野中传来如万千头野牛狂吼的声音。这位看上去朴素的武士一瞬间仿佛成了顶天立地的神灵,就连他周边的草原都在强大的气息波动中显得模糊不清。

拳套带着金光缓缓张开弓弦,半空中仿佛出现了一头九头怪蛇的虚影。浮士德脸色立即就变了,因为吉尔伽美什瞄准的并不是天上的飞牛神,而是远处正浮在半空主持神术大阵的他。

这一系列变故都发生在同一时间,吉尔伽美什张弓搭箭,飞牛神怡霏冲上天空向吉尔伽美什发出霹雳风暴。吉尔伽美什却连头都没抬,根本没有理会怡霏,因为他在灵魂中听到一个绝对信任的声音:“吉尔,天上的事情让我来,你全力对付神术大阵。”

这是阿蒙神的声音,真正的偷袭从现在才开始,一支长剑带着封印的力量划出虚空,那螺旋形飞卷的风暴尚未完全展开就被硬生生的斩断于半空。随着这一剑划出,阿蒙神手持封印之眼也一步踏出虚空。既然恩里尔派来的神使出手了,他这位神灵终于亲自现身。

阿蒙一剑斩断风暴,再挥剑带着一股吞没的力量斩向对面的飞牛神,飞牛神舞动那螺旋形的长刀,激烈的风暴在半空卷起硬接了阿蒙一剑,身形向后飞退。与此同时突然有两条人影从辛纳赫的卫队中直冲上天,带着浓烟和火焰左右合击阿蒙,瞬间在高空形成了品字形的包围圈。

他们正是恩里尔手下的两大战将,火焰神基比尔与灰烬神努古斯。恩里尔早就想到了阿蒙可能会来刺杀辛纳赫,已提前布下了埋伏。但是恩里尔却没料到阿蒙会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而且辛纳赫身边的浮士德与小茜公主才是那位大帝致命的威胁。

激战从天上到地下,在各个方向同时发生。人间的高手已经无暇顾及神灵之间的争斗,吉尔伽美什的那一箭已经射出,这是他平生所射出的威力最强大的一箭,普通的强弓与箭矢无论打造的再坚固也不能承受如此沛然的法力。

这支长箭的尖啸声瞬间盖过了战场上所有激斗的声音,假如浮士德不全力应对的话,绝对会被当场射杀。布阵的神官们都大惊失色同时催动了最强大的法力,一片光华散出,空中竟展开了一道彩虹。

呼啸的长箭射入彩虹中,将七彩光环一层层射碎,最后竟奇异的定在了空中,那强烈的能量冲击也没有散开,仿佛被凝固在粘稠的空气里。

大阵之外的宫廷大神术师怀特情急之下叫了一声:“国师大人,卷轴!”。随即露出了惊慌的神色,因为那一直笼罩着整个战局的神术大阵突然收缩了威力,不再守护激战中的武士以及辛纳赫陛下。

在吉尔伽美什射出这支长牙箭之前,辛纳赫的卫队一直是稳占上风的,别看刺客从三个方向夹击,但护卫队形非常严密,只向着西边的梅丹佐快速推进。浮士德率领宫廷神官护卫团布下的神术大阵罩住了整个战阵,禁卫的武器上都镂刻着神术阵花纹,在神术阵的催动下连为一体就似铜墙铁壁。

他们的职责首先是保护陛下的安全,所以并没有分散出击,而远处营地中克里普斯已经率领三百名禁卫冲向歌烈等三人的后方,很快就会把刺客击败。歌烈、华莱特、谣里奥三人后路被截断,陷入苦战的梅丹佐也是逃不掉的。辛纳赫虽然性情凶残,但指挥作战却是一丝不乱。

怡霏的出手是第一个意外,禁卫们并不清楚这位女巨人的来历,没想到她一发动就如此威猛,难道是一位神灵隐藏在辛纳赫大帝的身边?怡霏冲上天空的巨吼声以及展开的霹雳风暴是如此骇人,以至于面朝吉尔伽美什这一侧的战士们心神都为之所夺。

阿蒙神的出现是第二个意外,他从虚空中一步踏出,挥剑斩断霹雳风暴将怡霏击退,然后空中又出现了浓烟和火焰,真的展开了一场神灵的大战。面朝南方的禁卫们在这一瞬间几乎都忘记了呼吸,带着震撼至极的神情看着天空。无论怎样的勇士,亲眼看见神灵在天空大战,无论如何都会怀着深深的敬畏,不可能人人都是恩启都啊!

第三个意外就是吉尔伽美什射出的那一支长牙箭,威力无与伦比,破空呼啸声甚至淹没了天空上神灵的激战声,目标直射悬浮在半空的浮士德。悬浮在辛纳赫上空的宫廷大神术师怀特是一阵骇然,他下意识的高喊浮士德,提醒这位贤者国师使用卷轴。

其实怀特早想提醒浮士德用卷轴了,刚才一直没开口是因为没有必要,刺客无法闯进战阵,神术大阵的护卫很严密,自然不必浪费防守卷轴,吉尔伽美什的距离还远,暂时也用不上进攻卷轴。但对付谣里奥等人完全可以祭出高阶攻击卷轴啊,那样能省不少力气,怀特就是用两支高阶卷轴将梅丹佐从半空击落的。

可能是因为禁卫战阵已占上风,克里普斯带人很快就要包抄到位,浮士德也完全可以先不用卷轴。但是吉尔伽美什那一箭射出,怀特就意识到不妙了,他还没有想到刺客有可能得手,只是看见这么多意外变故突然发生,担心情况失控提醒浮士德速战速决,可惜他的提醒已经晚了。

应对吉尔伽美什那一箭,想使用防御卷轴根本来不及,只能借助神术阵运转瞬发神术。看见那一支长牙箭接连击碎彩虹上的光环,最后被凝固在半空中,怀特心中陡然一片冰寒,因为浮士德指挥的宫廷神官护卫团组成的神术大阵突然脱离了激战。

他们不是主动退出,而是不得不被隔离在战场之外,因为浮士德使用了气元素护铠术!


阅读www.yuedu.info